坐拥68亿美元基金,投资有道的GGV关注这些领域

其他
新经济100人
小新
2016-10-10 16:45
[ 亿欧导读 ] 太多的钱对创业者未必是好事,创业者会被资本绑架。估值是有代价的,估值是硬生生把你拖上一个台阶,你满足了资本不满足,越往上爬难度就越大,空气就越稀薄。
投资,GGV,投资布局,垂直电商,智能硬件,分享经济 图片来自“123rf.com.cn”

【编者按】今年4月份,GGV(纪源资本)宣布完成12亿美元的基金募集,现旗下共有38亿美元资产,作为阿里巴巴的投资方,GGV在投资方向上一直稳步发展,投资时最看重的是人和团队、市场趋势。

GGV投资领域现注重三个方面:垂直电商智能硬件分享经济

本文首发于新经济100人,作者小新;由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在中国市场上,新募集12亿美元的GGV将在互联网全球化、消费升级、IOT物联网、农村经济四个方向上发力。

未来互联网是重模式

「2015年上半年,移动互联网红利已经到头了。真正的分水岭在2016年底,很多在前两年拿到钱的公司,到年底才烧完,那时候会整合掉大批公司。」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告诉「新经济100人」。

2016年4月,GGV宣布完成总计12 亿美元的基金募集。完成后,GGV管理旗下8个基金共38亿美元资产。

符绩勋穿着随意,简单的T恤、牛仔裤,语调不紧不慢,仿佛每句话都要经过深思熟虑。2000年互联网兴起,VC涌向中国,泡沫破碎,VC又纷纷退去。符绩勋坚信互联网带来的信息化,确实在改变很多人生活。泡沫破灭不过是市场周期性波动而已。因此,会说中文的符绩勋加入德丰杰。百度是他的成名案例。投资百度的巨大丰收,让当年的符绩勋恐惧:恰好他加入德丰杰,恰好德丰杰没人说中文,恰好遇到李彦宏。这到底是自己的运气,还是本事?自己能否找到下一个独角兽?2005年12月,符绩勋加入GGV。

2000年到2010年,中国互联网更侧重于信息通路的功能,对线下生产、生活的变革不够深入。直至2010年以后,移动互联网让符绩勋意识到「真正的创新时代来了」。

在此之前,GGV投资的公司名单里有梅花味精、碧生源、瑞声科技、BCD半导体等,他们关注的领域更广泛,涉及快消品、节能减排、半导体产业等。2011年,GGV调整战略方向,专注于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他们判断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些公司更有价值:

 第一,垂直电商公司。电商公司的形态也有变化:通过内容驱动获得精准用户,打造用户黏性强的社区,再通过内容推送转化成交易。GGV投了小红书(一家侧重一二线城市女性海外购物的社区电商网站)、Keep(一款健身软件,15个月融资4700万美元)等公司。

第二,智能硬件。智能硬件的本质不是卖产品,而是卖服务。产品是一次性买卖,服务是可持续的多次交易。智能硬件通过连接获得大数据,根据数据提供更好的服务。小牛电动(一家制造电动车的公司,2016年在京东众筹创下8171万元纪录)、无人机亿航等都是GGV投资项目。

第三,分享经济。改造第三产业,使其更高效。GGV投资了Airbnb、滴滴出行、Grabtaxi(东南亚一款打车应用)等。

GGV相信,未来互联网是重模式,线上加线下,或者硬件加软件。除了C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下沉在B端(例如农业、物流、药品分发等领域)同样有巨大的机会。符绩勋举例说,美国有不到4万家连锁药店,其中80%以上是大型的连锁零售药店,属于几大连锁巨头;但在中国药店有40多万家,仅存些规模较小的全国医药连锁,整个市场非常碎片化无法达成规模效应。

 2015年以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渗透进入饱和期,获客增速放慢,用户越来越聪明,获客成本更高。市场进入新拐点,高频应用厮杀成红海,但符绩勋认为低频应用改造还有机会,因为渗透更慢,例如企业级应用(在美国,GGV投资了Slack,这家SaaS公司刚刚完成2亿美元的融资)、移动医疗,都有不小的想象空间。

 在符绩勋看来,项目能否成功的因素无外乎这两个:第一、市场和趋势;第二、人和团队。最重要的就是人和势的匹配,如果不匹配这个事情就不成功。他非常谨慎,「投资人得考虑机会成本,每个投资人的时间和钱都是有限的,投了某一个项目后,你就得花时间和精力,也就很可能会错过下一个有潜力的项目。」

 2005年,符绩勋认识了去哪儿的两位创始人戴瑞福和庄辰超。接触后,符绩勋有两个问题没想明白:第一,搜索有百度、旅游有携程,去哪儿这样一个垂直搜索比价产品究竟有没有价值?第二,一个老外和一个中国人能做成这件事吗?

 2008年开始,符绩勋关注到中国人旅行消费趋势发生变化,个人休闲旅游消费的势头在上升。携程做得重,偏重商旅业务,而去哪儿从比价切入刚好契合休闲旅行者对价格的敏感。2009年,GGV投资去哪儿网。

 做中介业务,上限是六七亿美元公司,做不了独角兽。2011年起,符绩勋想给去哪儿找战略合作。百度入股去哪儿,在带来巨大流量的同时,也让去哪儿有时间把供应链打通,在2013年交出好看的上市故事。

 与去哪儿长达4年的接触期,这说明GGV的风格:相对谨慎的态度,偏向中后期的投资给GGV带来稳健回报和较高的项目成功率。

 符绩勋当年错过了京东,那时用传统的眼光看,京东还是太超前了:「风投一定是不断学习的过程,有些行业不能用固化的经验来看。」越是早期阶段,越要看人,因为势还不是那么清楚。对创业者的把握,在不同行业也有不同,如果是社交性产品,可能核心就是一个人,只要他是很好的产品经理;如果是电商,供应链长,团队则更重要。

 2016年新一期总计12 亿美元的基金募集,其中包含关注中国早期发展机会的首期探索基金(GGV Discovery I ),明确向前端布局,着重在天使轮投资,从几十万美元到小几百万美元。「遇到不完美但足够亮眼的CEO,没有产品也该给。」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说。

项目没有争议意味着颠覆性不够大

截止2015年,GGV投资了180家公司,到现在活跃的近120家,中国公司占6成,年回报率百分之二三十。其中,A轮投资比例增加,这家在中国算得上老牌的基金正以更激进的态度去押注那些可能有巨大潜力的创业者。

 2014年8月,亿航无人机刚完成天使轮,GGV管理合伙人李宏玮就和亿航创始人胡华智接触。胡华智找了十几个人打听,对GGV的评价都是正面的,他才放心。李宏玮技术出身,很多年前在在新加坡研究过无人机,双方交流顺畅。年底,亿航无人机宣布获得GGV1000万美元A轮融资。

 李宏玮将前世纪互联总裁兼CFO萧尚文介绍到亿航做CFO。萧尚文做过几家上市公司CFO,世纪互联也是GGV所投项目。「他们找人不是碰到就推荐一下,没碰到就算了。他们会把它当作一项工作,有期限压力。」亿航联合创始人熊逸放说。

 GGV投资亿航时,亿航连产品雏形都没出来,但凭借对团队和趋势的判断,李宏玮坚持投资亿航,这也是GGV2015年投出的最大一笔A轮投资。

 李宏玮留着及肩中短发,身穿黑色套装,说话干脆利落,普通话流利,偶尔夹杂英文单词。康奈尔大学工程学系毕业、新加坡国防部高级工程师、西北大学MBA、摩根士丹利白领、前集富亚洲投资人,这是李宏玮加入GGV之前的人生轨迹。加入集富亚洲时,李宏玮连普通话都不会说,她在集富亚洲有了更多机会和大陆的创业公司接触,敏锐地感觉到,这个市场绝对值得她全心去投入。

2004年6月,腾讯香港上市,2005年8月百度登陆纳斯达克,刷新纳斯达克自2000年以来IPO首日涨幅最高纪录。同月,雅虎以10亿美元及雅虎中国所有资产换取阿里巴巴40%的股份及35%的投票权。

 中国互联网公司表现出的利益回报,吸引了国际风投进入中国。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吴家麟邀请李宏玮创立GGV中国团队。2004年,吴家麟所在的GGV对阿里巴巴投资,当时阿里巴巴估值2亿美元。在中国风投的早期,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人对VC的理解都比较片面。李宏玮曾与海辉科技的董事们打交道,对方平均年龄60岁以上,他们直接告诉李宏玮,VC就是养猪的,他们做企业的是养孩子。养猪是为了有一天能卖个好价钱,而养孩子不是为了卖掉公司。而李宏玮认为,不管是养猪还是养孩子,共通之处是为了把产业做大。

李宏玮的投资逻辑,先是看趋势,其次是看人。她看人主要看两方面:第一,他最终的梦想在哪里?第二,有没有带队的能力?优秀的创业者是自恋的、傲气的,觉得这个事情只有他一个人能做好;也富有感染力,这对搭建团队很重要,因为早期公司招人很难,全靠梦想吸引人。

 GGV15周年大会时,很多著名投资人、企业家参加。Keep创始人兼CEO王宁是名90后,是李宏玮所投项目里最年轻的CEO,她带着王宁挨个介绍给那些嘉宾们,拿过他们的手机下载Keep。「她像带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王宁告诉「新经济100人」。

 李宏玮告诉王宁:「GGV没有投过失败的CEO。」

 2009年12月,GGV投资李学凌的欢聚时代(YY)1200万美元,估值8000万美元,3年后欢聚时代纳斯达克上市。投资前,李宏玮跟着YY的玩家混,看他们怎么玩。她去广州做尽调,坐在穿着大裤衩、踩着拖鞋的李学凌身边,看他玩游戏。她关注CEO是否真的懂产品,发现李学凌每天混在上面,用各种马甲和玩家交流。

 做市场调研,她让GGV员工在凌晨两点到北京、上海、广州网吧发问卷调查,摸底发现YY市场占有率和李学凌说的80%一致。完成市场调研之后,李宏玮又邀请YY的核心团队到上海,5个人一块打牌。李宏玮觉得牌桌上能看出人性,也能看到整个团队的磨合程度。李学凌打牌生猛,不问规则,只要自己看好就压上去,而YY的CTO却是保守谨慎,善于忍耐。打到半途,李宏玮发现李学凌采取诈唬的方式吓退其他牌手不跟,就干脆改规则。在新规则下,李学凌输了。下场后,他坐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就说:你这规则不合理。他在学习,在思考。

 这场牌局暗合李宏玮的心思:太保守的CEO胜算不大,总是想得很全面的话,结果什么都抓不住。CEO需要抓住一个点、一个产品,去赌。CTO则相反,需要谨慎。

 而UC创始人俞永福是另一种CEO。他是投资出身,不会让投资人坐在旁边看他如何工作,但他会站起来在白板上画他的格局,告诉李宏玮UC准备如何获取用户,如何建立自己的护城河,每个步骤非常清晰。「他是一个战略者。」李宏玮评价俞永福。俞永福一直不想只做流量生意,想把流量沉淀下来。李宏玮也承认,做到今天,试了很多产品,收效甚微。

 吴家麟是GGV创始合伙人,一手主导了2004年GGV对阿里巴巴的投资。正是吴家麟找来了李宏玮成立GGV中国团队。他退休的时候彻底退出,什么都没留下。这为GGV的合伙人制度奠定了根基:「如果有一天,我觉得我老了,跑得慢了,我也会完全退出,把平台留给新人,这是合理的。」李宏玮告诉「新经济100人」。

 GGV的合伙人对自己负责的项目权力比较大,没有一个绝对的老大,管理合伙人每人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大家一起讨论项目,但最后拍板的一定是项目负责人。如果负责人扛得住其他合伙人对项目的质疑,敢担风险和责任,也可以决定投资一个有争议的项目。

 小牛电动CEO李一男个人因涉及内幕交易而被拘留时,有投资人跳单,GGV将这部分给担下来了。李宏玮也有过顾虑,她觉得「雪中送炭难,锦上添花容易,怕输的VC很难赢。」她觉得小牛电动团队值得她赌一把,「在这个行业里,我还赌得起。」2016年,小牛电动经历风波,却按期开发布会推出新品,创下京东众筹的新纪录。

 像小红书和Musical.ly的投资,在内部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童士豪很是坚持:看准了创始团队和这个市场的匹配,哪怕有再多不确定性也得干。在童士豪眼里,投资很多时候就像赌博,他的身上是有江湖味道的,敢赌。「大家都看好的项目不见得一定会行。它的争议性不够大,所以它颠覆的可能性也比较小。」

中国模式输出海外的时代到了

技术出身的李宏玮,偏爱硬件产品:「我认为世界之所以能够被改变,是因为有实体的产品。世界可以被服务优化,但世界只能被产品改变。」

符绩勋看好农业、房产、汽车等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结合,以及健康医疗,中国社会的老龄化、独生子女的遗留问题都是痛点。他认为当下中国痛点太多,痛点多,就意味着机会多,未来三五年技术驱动型创新会越来越多,技术迭代速度会不断加快。

大部分时间在美国的童士豪更侧重跨境以及海外市场的公司。中国企业的模式输出海外,也是GGV眼里的机会。GGV投资的一家团队全在上海的公司Musical.ly,做短视频应用,在北美市场日活已经800万人。

2015年7月,Musical.ly,超越Facebook、Youtube、Instagram等,登顶全美iOS总榜,上线不足一周,10多人规模的团队全部在中国。

中国企业的出海才刚刚开始,依托技术,创新很容易渗透全球的每个角落。

童士豪身材魁梧,圆脸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笑起来眼睛就眯成缝。2013年加入GGV后,童士豪投的第一个项目是Wish。Wish的创始人Peter Szulczewski是波兰人,这家公司将中国的商品卖给海外用户,类似一个海外版的淘宝。童士豪问Peter Szulczewski,第一,你平台上卖得好的商品是有品牌的,还是没品牌的?第二,货从哪里来?来自中国的比例占多少?第三,在Wish上购买商品的用户主要分布在美国几线城市?第四,美国的销售额占比例多少?第五,中国有没有团队?

Peter Szulczewski的回答打动了童士豪:无品牌的商品卖得更好,95%的商品来自中国,用户主要分布在美国二三线城市,来自美国的销售额占百分之五十,Wish在中国当时尚且一个人都没有。童士豪认为品牌商品议价权太大,并不利于创业阶段的电商公司。

当时Wish寻找伯克利大学的学生兼职,在ebay、亚马逊、淘宝上找商家,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到Wish上开店。来自中国的低价商品吸引了美国用户,尽管过长的邮递周期、质量低劣的非议围绕着这家公司,但是,童士豪投了它,帮助它在上海建立供应链团队,看着它从SKU不足10万增长至3000万,年交易额数十亿美元。

童士豪问Musical.ly创始人朱骏如何进入美国市场,朱骏举例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假设把欧洲人搬到新大陆建立国家。当人很少、GDP也很少的时候,如果平均分配的话,大家其实过得很惨,这样没有人愿意从欧洲搬过来,一开始你需要把大部分GDP分配到少数人手里,让他们先富起来。

换到Musical.ly这里,流量就是GDP,将流量分配到少数用户手上,等这些用户的播放量、粉丝量起来之后,又换成另一批用户享受流量。「做社交产品,创始人有没有灵气很重要。」童士豪说,「有极强的学习能力,灵气能和他想服务的族群达成匹配,才有机会做大。」

童士豪看好的CEO,往往是之前已经有一定积累,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做成,有强烈的、像复仇一样的心情去证明自己的渴望。「优秀的创业者首先是对战略的思考,要想得够远、够大;第二是能够识人、招人,找到合适的人,并能够煽动对方加入;第三,果断决策,优柔寡断是不行的。」

 2005年到2010年,是屌丝为王的时代,只有草根创业者才能落地,把二三四线城市用户拿到手。2011年开始,童士豪明显发现趋势的变化,小米国际化的速度比他想象的快,而微信国际化失利也给了童士豪很大启发:中国公司的实力已经足够出海,只是缺乏国际化人才来帮助他们。中国的生产、中国的品牌和中国的设计,如何包装到国外去,需要更国际化的团队来做。

 消费升级和全球化是中国两大趋势,童士豪认为免费的屌丝经济和付费经济会在接下来的时代共存,中国足够大,未来两极分化也会越来越明显。

 见过太多中美两地的创业者。童士豪认为中国创业者的好斗程度明显强于美国。在中国,好的创业者一定是既有效率,又拼命的。而美国创业者更偏好技术替代人工。

 强大的学习能力、对未来的判断能力,找人的能力,以及超强的决心,在全球各个地方,GGV在找寻这样的创业者。而在中国市场,互联网全球化、消费升级、IOT物联网及农村经济将是GGV接下来关注的主要方向。

 2010年以后,中国资本市场也有极大变化:创业板开板、并购增多、BAT大规模进行产业投资。风投退出途径增多,大量资本涌入创投行业,在2014、2015年达到巅峰。资本市场钱多,整体都在追求速度、规模,跑马圈地。「现在市场不好,找钱就越来越难,大家追求的是资本效率、投入产出比。」符绩勋说,他认为在大环境变化的时候,创业者要学会换档,稳住节奏。

「太多的钱对创业者未必是好事,创业者会被资本绑架。估值是有代价的,估值是硬生生把你拖上一个台阶,你满足了资本不满足,越往上爬难度就越大,空气就越稀薄。」

「资本没有100分的,资本爬得越高,期望值越高,永远有台阶让创业者爬。」

参与评论

相关文章

关闭
  • 精彩推荐
  • 早稻
  • 宜和宜美链接未来家
  • 第十七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
  • 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
  • 中国第十届高成长连锁行业峰会
  • 2017第二届全球投资大会

快来扫描二维码,参与话题讨论吧!

发送验证码
发送验证码
发送验证码
找回密码失败,请选择人工找回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账号密码登录

乐乐呵呵@微信昵称

该亿欧账号尚未关联亿欧网账户

关联已有账户

曾经使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网账户的用户

创建并关联新账户

曾用微信登录亿欧网但没有用手机注册过亿欧的用户

没有注册过亿欧网的新用户

先前使用邮箱注册亿欧网的老用户,请点击这里进入特别通道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