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IBM、百度等公司的尝试,看人工智能如何应用于教育领域!
教育信息化人工智能
芥末堆网
卢楠
2016-11-22 17:49
[ 亿欧导读 ] 人工智能、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出现,能够极大地造福于人类,因为它能够把最优质的教育资源惠及所有的老百姓。而在线教育最好的模式也许不是替代名师,最好的模式可能是人机结合。
教育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在2016年11月21日举行的2016百度教育盛典“畅想教育科技高峰论坛”上,来自各领域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了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在线教育和未来教育的发展方向等问题。

张高,百度教育事业部总经理

Satya v.nitta,IBM认知和教育技术负责人

Marielza Oliveira,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主任 

王树国,西安交通大学校长

秦玥飞,黑土麦田公益联合发起人

张亚勤,百度总裁

Clarissa Shen,Udacity 全球副总裁 

黄晶生,哈佛中心(上海)董事总经理

以下是来自本次论坛的分享:

张高:为什么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在教育时代已经来临?我们今年看到很多大事件,美国乔治亚理工大学5月份做了一个实验,让机器人模拟导师在网上答疑。毕业季很多学生会问问题,往往老师很忙,问的问题得不到回答。但今年感觉非常好,问出来的问题秒回,12点钟问的问题也能答。大家不知道是机器人,只知道是一个导师,叫Watson,非常敬业。五个月之后,大家觉得这个老师太棒了,我们要把他评为优秀老师,这时候IBM宣布这是IBM和乔治亚理工大学一起开发的Watson,完整模拟了一个人,而且不是一天,是模拟了五个月,大家居然没认出来。我认为,这确实是教育智能化里面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标志着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在很多领域已经来临。百度教育现在也在积极投入这个领域,我们希望未来的体验是每一个名师都有一个助教,“一人一名师一助教”

Satya v.nitta:刚才张博士谈到了百度的一些情况,我很有兴趣。IBM的一个重要的人工智能的计划,就是助教,每一个儿童都有一个智能的老师。这个计划代表了全球很多学习者,包括儿童、小学生、中学生,他们去学习、阅读,一直到大学、到终身的学习,我希望他们都能够使用到这样的智能教师,以个性化的方法去学习。他们要和助教对话,聊天,问问题,系统也能够回答他们的问题。我们现在是做了第一步,但是我觉得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也做了很多投资,那就是神经学习,特别是去理解神经以及人的一些新技术,包括AI、VR,怎么和电脑一起更好地促进信息分享。我们的计划更多的是要和神经科学、AI、人工智能进行融合,进行跨学科的学习,带来更多个性化的学习方式,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我们长期的期待。我们也有一些关键的合作伙伴,包括早期的学习中心,还有培生和其他教育机构;我们还有很多学术研究机构,包括乔治亚理工大学、MIT等等,他们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Marielza Oliveira:首先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背景,现在已经是工业化的尾声了,工业化已经完成。以前我们的思考方式就是,有一个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型,我们经常在思考的是节省劳力,用更多环境的成本,这是工业化的时代。

现在有很多问题,一是人口的增长,在未来可能会有数十亿的人诞生,在未来五十年之内,我们还在老龄化,人的平均寿命在提高,特别是现在诞生的这些人,平均寿命可以达到75岁或者是更长一些,因此现在的情况是社会的压力,很多人在退休之后30年、40年还会在工作。从环境的角度讲,我们已经用尽了很多自然资源,特别是今年8月份的时候,就消耗了全年的配额,其实我们每年花的都是明年的配额,我们在快速耗尽自然资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现在也认识到了这样的问题,我们觉得这些问题是至关重要的,会影响我们的生存安危,在未来五年也许就会带来一些环境危机,包括能源、石油等等,还有一些污染的情况。

我们在思考的是,我们需要一些培训,特别是在社会层面,我们需要去培训人,让他们知道怎么样更好地为全球和国家的发展目标做贡献。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很多目标,比如说来自于联合国的2020目标就是可持续发展目标,去年有很多国家签署,这里面包括一个目标就是要有高质量、共享、平等和终身学习的机会。我们也在思考怎么样实现这样一个目标,那就是从小到大不断地终身地培训人,不仅要培训,还要给他们提供教育,特别是在他们的生命周期中提供一些重要的培训,并且教给他们能够更好地给全球发展贡献福利的技术。我们现在也看到巨大的变革,南苏丹就是一个例子,新独立出的国家。所有的事情都在非常快速地变化,所有人都必须不断学习,才能够更好地武装自己。

在远程教育上我们看到很多重要的角色,在线学习可以接触到数十亿的人口,我们需要给他们提供教育。在线学习或者说远程教育要承担起更大的作用,首先要更加具有包容性,可以包容各式各样的学习方式。现在技术可以融入到整个教育系统当中,特别是给那些很难进行学习的群体,比如弱势群体、残障群体等等,给他们提供学习的工具。它也可以通过关注人们在网络上的一系列搜索来帮助他们更好地学习,通过大数据进一步帮助自己,帮助他们充盈知识,打造更多的优势。

除此之外,教育系统是非常重要的,主要注重三十岁以前的教育。三十岁以后,从加入工作岗位到最后退休,这是终身学习的重要展现。整个人的生命周期保证终身教育,这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远程教育能够发挥的重要作用,帮助人们通过模拟,通过一种浸入式、体验式的学习广泛参与进来。

还有一点需要思考的,整个教育的内容包括什么?不仅有教育的平台,还需要了解教育的内容。我们应该补充传统的教学信息,同时进一步增加可转换、可转移的技能。我们需要在整个生命周期当中不断学习、不断应对挑战,需要成为具有批判思维的思考者,需要有能力把自己融入到互联网中,来找到工具。在这方面,媒体必须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展现更多事实,给我们更多思考空间。我们需要了解现在的职业和发展方向,在我们的人生中,可能不仅会调动工作,有时也会改变职业和事业。十年前非常受欢迎的工作是网络设计师,现在却被其他的工作替代了。所以我们需要那些软技能,转移的技能,必须要让人们更有创意性,而不只是在固定的工作岗位上获得工资。

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教育领域,还有很多其它的领域,比如说在线教育系统也可以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其实在线教育可以是世界级的。在线教育主要专注网络方面,是无国界的,可以把人们通过网络整合到一起,让他们有共同的理解,找到共同点,来彼此了解世界多元文化的不同之处。比如我来自巴西,我的孩子去美国读书,他所学习的内容和我们在巴西所学习的知识是不太一样的。或者说,在我的哲学课程上我从来没有听到过孔子,我知道西方国家的很多哲学理念,但是我们并不知道孔子,这就是网络学习给我们带来的可能性,我们可以了解各个国家的问题,并进一步推崇这种多元化。因为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工作,我们会到不同的城市,从城市到农村,到不同的国家工作、生活,这都是我们最需要了解的内容,只有在线教育才可以提供这种工具和平台。

王树国:我个人非常认同这样一个时代的潮流,这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二十一世纪注定是一个新技术风起云涌的世纪,也注定了是一个颠覆性技术层出不穷的世纪,刚才两位友人都谈了这方面的理念,我非常赞同。

但是我也深深为现有教育体系感到担忧,所以我多次在海内外的论坛上呼吁过,大学也好、中学也好,我们应该去反思我们自己,因为这个时代走在了我们的前面。我认为这些新技术原本应该从大学产生,但是恰恰诞生于大学之外,这是让我感到深深忧虑的地方。因为大学的社会定位应该是引领社会发展,但是现在社会走在了大学前面,那大学的价值何在?

让我高兴的是,尽管诞生在大学之外,但是这些毕业者还是毕业于大学。像刚才张博士讲的人工智能,尤其是他们开发的百度的教育大脑,我觉得非常好,不失为这个时代的一个伟大创举,甚至将会改变世界、改变人类。

大家应该有一个共识,不要再沉眠在过去传统的教育形式之下,这个时代人工智能、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出现,所有这些新技术能够极大地造福于人类,因为它能够把最优质的教育资源惠及所有的老百姓,这是它让我欣赏之处。这种教育方式打破了原来传统的封闭式的校园,面对面的传授,师傅带徒弟,这种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在某些方面远不及人工智能,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应该反思。

但是大学还是有存在的必要,因为感情的交流往往需要面对面。我想在整个实践过程当中,“人工智能+传统的教育方式”应该有机结合起来。我更需要强调的是,大学应该关注社会,不要再把校园封闭起来,把自己远远地隔离于社会,这是一种被社会淘汰的态势。作为一个大学,应该主动融入社会,而不是被社会边缘化,这样才能让我们的学生更好地接受教育。

很有意思,不谋而合,最近我在做一个新的尝试,很大胆的一个尝试,我在畅想二十一世纪大学可能会产生的一种新的形态,就是建立在新技术前提下的开放式大学。所以我们正在创造一个新的大学校区,叫“科技创新港”,也叫“智慧学镇”,我们希望变成开放的、融入新技术的、把企业社会需求和课堂教育有机结合起来的新的校园。现在看来状态很好,因为获得了很多社会力量的支持,包括百度,我们正在联合做一个精英班,由百度根据他们对新技术的认识,选拔一些有志于在这个领域发展的孩子,一起探讨世界的未来,探讨技术的发展。这样一种个性化的服务、智能化的服务是二十一世纪未来发展的方向。

坐在这儿我觉得很有意思,因为男士们好像还比较传统,都西装革履,但女士们服装都各式各样。我还记得我上学的时代,所有人都穿着绿军装,但那个时代过去了,这是一个个性化的时代。所以现在所有人不愿意穿一样的衣服,我们把它叫做撞衫,所有的人都在张扬个性,这是人类发展的自然趋势,每一个人都想张扬个性。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所有的服务系统,包括教育,包括生产产品,都应该尽最大努力利用新技术满足人民群众个性化的需求,所以才出现了智能,没有智能,这一切是完不成的。

秦玥飞:其实在耶鲁大学的课堂里面学到的知识,直接被运用到农村的工作里面的是很少的。这就是为什么到了农村之后,我也得重新开始学习,只有重新学习了农村的这套工作方式跟工作流程,才能把工作做好,这也说明了教育的重要性。如果当时在耶鲁大学毕业的时候,传课早一点出来,上面已经有了一些农村工作方面的课程,比如农村“三农”政策,如何开办一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如何推动农村校车安全,农村土地流转的ABC……如果有这些课程的话,也许我毕业后到农村去的工作就可以少走非常多的弯路。

我现在当大学生村官是第六年了,现在服务的是第二个村子。第一个村子服务了三年,在这个村子里,我们也做了一些在线教育跟信息化教学的探索。我们当时是把无线宽带互联网接入校园,老师、学生人手一台平板电脑,学生在云端就可以通过云技术获取北上广深最好学校老师的教学资源;同时用人机交互的系统,学生的学习情况可能就会直接推送到老师的终端,老师可以精准掌握学生的学习水平,精准地跟学生有的放矢地指导。这样就实现了一个翻转课堂,在公立学校,一个老师对50个学生的情况下,可以实现老师对学生一对一的帮扶。

其实在农村课堂之外,在线教育也可以给农村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说,在我当大学生村官的同时,我和几个耶鲁大学的好哥们儿,创办了一个公益组织叫“黑土麦田公益”。每年我们做的事情就是招募一批优秀的大学毕业生,送到国家级贫困县的乡村从事精准扶贫。今年我们招的清华、北大、耶鲁、哈工大等优秀学校的毕业生,正在15个贫困村,通过开办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形式,带动农民创业致富。同时他们也在推动一些农村的公共服务。

上次跟张老师交流之后,我们碰撞出了很多火花,比如这些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在农村开办了农村合作社,有的是做苗绣的合作社,把绣娘发动起来带动当地致富;有的是做山茶油、有的是养鸡、有的是养鸭,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也要重新学习。我们现在的办法是,通过一套会议系统,把他们跟农业部的专家进行对接,这样也只能是一次性就耗费了。如果有一个像传课这样的系统,农业部的专家讲了养鸡或者山茶油或者苗绣相关的课程后,一直放在上面,更多的人就可以来学习。

另外,这些年轻人自己在农村创业的过程中也会探索出很多新路子,毕竟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所以他们自己也可以录制课程,然后上传到相关的平台,比如怎么创办一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土地流转要注意什么样的法律法规;比如乡村普法的时候,送法下乡,做模拟法庭,每做一次就录制下来,可以让其他村庄的大学毕业生或者年轻人在别的村庄里推广。

我觉得在线教育不仅仅对农村基础教育阶段有极大帮助,对农民工的返乡也会有更大的帮助。如果我们这些乡村传课或者所有有农村工作经历的人,可以把自己的工作经验放到网上,也许在北上广深的建筑工地挥汗如雨的年轻工人们,可能在搜家乡一张火车票时,通过大数据云端的技术识别出他的家在哪里,正好他的家适合养跑山鸡,然后又弹出一个链接,跑山鸡养殖技术是什么,弹出来以后给他一个创业的想法,然后他就可以在家里创业,陪着自己的父母,陪着自己的孩子。我觉得在线教育可以给农村带来的改变太大了,我们也期待百度做出更大的成果来协助农村。

张高:刚才秦玥飞讲得非常好,确实我们已经开始相关的工作,但是从教育事业部的角度来讲,智能化的时代跟我们今年经历的移动化的时代有一个最大的特点的区别:移动化的时代做的是加法,我们阅读有APP,传课有APP,移动时代可能有更多的工具来学习;智能时代要做减法,能不能用一个应用、一个服务,甚至感觉不到的交互,无处不在地帮助用户,这是我们所面临的一个挑战。刚才秦玥飞已经提了一个非常好的想法,我们有时真的不需要搜索一下家乡有什么创业机会,如果它知道你在外面打工很累,家乡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它为什么不能告诉你呢?就像一个名师一样,这是我们在未来的积极布局,怎么在工具上做减法,真正让每个人学到更多,找到更多的机会。

张亚勤:我认为在线教育一定是趋势,因为整个效率、体验在不断提升。但是在线教育目前阶段还没有真正完全替代名师,我也不认为在线教育最好的模式是替代名师,我觉得最好的模式可能是人机结合。有很多老师在教育里面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能不能减少老师的重复劳动,讲了一百遍、一千遍的课,让他的助手,让机器人去讲,他用更多的时间做有价值的研究,跟学生对话,启发学生的智慧,找到一些机会,这是未来在线教育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趋势,也就是今天提的“一人一名师一助教”,这是未来很理想的一个状态。

Clarissa Shen:星期五我跟塞巴斯蒂安我们的创始人在一起,他在斯坦福大学教人工智能,当时也是谷歌X创始人,是发明无人驾驶汽车的人。我们的大学可能有点不同,可能发展得也有点不一样,这三方面都是跟人工智能有关的。

第一方面是,我们已经不是完全在线。在线教育只是看视频,在Udacity很重视做项目,学生在学习的时候,不是以看视频为主,也不是等着教授来跟你一对一的讲,而是要自己做一些项目,这些项目都是企业发出的一些问题,在项目里面学习。不像传统大学教育这样,而是已经学习就像上班一样。比如,学生要学Android  Developement的话,就要把第一个Android的APP做出来,这些都是企业交出来的一些项目。在这里面,人工智能的反馈很重要。我们六个月前刚刚在中国落地,学生给我们反馈,很大的一个问题是说我怕我会失败,因为学这些技能其实很难。可能因为有高考这种习惯,他们就说,你给我这个问题,我很怕做错。第一个就是要教他们怎么在这个平台上学习,多鼓励他们说不要怕失败,在失败中可以学习到很多。所以我们给学生的挑战是说,一个项目你做出来,不要怕第一个做出来要完全完美地给我们交出来;你把它做出来,我们会给你很详细的反馈,有些是人工智能做出的反馈。

第二个方面,也跟人工智能有关。在我们平台上,大部分是一学期一学期来学习,你为了学这个,不像大学一样要六个月把这个学完,我知道上我们平台的人背景很不一样,他们大部分是以就业为主,可能都是大学生毕业,但是大学毕业背景还是不一样,有些人为了变成软件工程师,可能已经有数学或者编程的经验,还有像我们有物理老师希望转行。学生背景很不一样,他们学的时间有很大的差别。在这里面,我们也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进行推荐,帮助学生找到对他们来说怎么做是最好的,因为不是每一个学生学的是完全一模一样的。而且我们相信,只是要愿意学习,每一个人都应该有机会学习到。也许以前数学学得不是那么好,高考上大学的时候就觉得不应该在高科技公司做事,但是后来还是希望转行,我们也有很多这样的学生,进了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硅谷的大公司。这些都需要自己去学习,那个时候再回到大学学习,已经都有孩子,都有家,学的方式、时间也不一样,所以在线学习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可能有点不一样。

第三个方面,我们教的课可能偏就业。我看了里面很多视频,我们大部分招的人,来教这些课的不是大学背景的教育者,我们来教课的人大部分是直接从大公司里出来的,Google、Facebook……你要学Android就跟发明Android的Google人来学习,人工智能直接跟IBM Watson的人来学习。这里面一对一的我们也有用人工智能来补充,不是完全代替,在大数据、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这方面有些补充。

黄晶生:校长有一个担忧,传统的大学是不是还能够走到创新的前面,我觉得这个担忧应该是对的。但是我想非常乐观地说,在世界上另外一个角落里,有一所大学是引领世界潮流的,它就是哈佛大学。在线教育在前几年的时候,哈佛和MIT就有了在线教育的平台,叫edX,上面已经100多所顶尖的大学的课程,从欧洲的牛津大学到中国的北大、清华都有,已经有1000多门课在上面。但是就像张总刚才说的,在线教育的效果到底如何,这个东西还是有争议的。比如说你可以呈现出几百万人、上千万人的学习人次,但是完成率非常低,在线课程完成率甚至在5%以下,这个结果还是让教育者比较担忧的。

所以现在哈佛商学院引领的是在线教育2.0,就是要充分体现出来一个大学的精髓是什么。哈佛商学院的精髓,总结起来就是三点:

案例教学:就是真人真事,真的公司真的问题,而不是书本上的理论;

充分互动;

在学习过程当中要建立、培养并且发展一个社区。

这三点能不能通过在线教育来表现?哈佛商学院经过了两三年的努力,在2014年终于开发出了一个新的互动式的富有上面三大要素的教育,叫做HBX。综合刚才说的,教育是真人真事、真的公司、真的问题,这样一下就抓住了学习者的注意力。整个呈现形式是非常互动的,不只是人和机器的互动,而且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也就是说学员们自己之间的互动是非常重要的。80后、90后以后,他们是随着社交网络长大的,所以他们对在线形成自己的互动和社区是非常熟练的,一下就抓住别人的心。在付费的情况下,它的完成率达到了85%,而且那15%并不是他不去完成,而是没有及格。线上教育综合了线下教育的一些元素,比如说开始的时期和结束的时期,同一个班级500多人,在全世界是同时开始的,在结束的时候还有线下的期末考试,这些听起来都很传统,但是中间的学习过程就变得非常富有创新性。

哈佛商学院的MBA在上课前有一些基础课,这些基础课是要求大概10%左右的原来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商业的学生去完成,现在是通过线上的课完成。去年的数据是要求100多人上这个课,结果400多人都上这个课,为什么?这是一个有趣的上瘾的学习,这是一种创新。我想这给国内在线教育的从业者可能有几点提示:

好好研究一下在线游戏,怎么能够把学习跟趣味结合在一起。

不要重复开发,如果你要教基础的商业教育,哈佛商学院已经有了,我们谈合作。我今天看到张总的介绍,我觉得百度教育肯定也是我们应该谈合作的目标。

引领创新的潮流,除了穿着黑色T恤衫、牛仔裤的人可以做以外,穿着西服革履的人也可以做。

王树国:这个论坛向所有正在从事传统教育的国内外大学提了一个信号,就是我们在承担着社会未来力量培养的责任,但是我们并不是最完美的,社会在进步,技术在进步,我们要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第一,我不敢断定未来在线教育一定会取代传统的教育,也许要走很长的路。但是在线教育的活力绝不是传统教育能够忽略的。我始终讲,获得学位并不是人生的一个目标,它只是一个阶梯,未来在线教育将伴随你一生,你可以不断获取最优质的教育资源。第二,大学再不能闭关办学了,社会很丰富、社会很精彩,新技术的到来让大学感到了一种严峻的挑战,大学应该主动打开大门融入社会,所以刚才沈女士讲的那样一种办学方式我非常欣赏,大学也是多元化的,未必全世界的大学都按一个模式培养,大学也应该是丰富多彩的。第三,我们应该关注最广大的群体,特朗普当选已经告诉我们,平民要造反了,所以我们应该知道,不要再精英孤芳自赏。精英的作用是引领社会向前发展,让广大的群众受益,而不是精英俱乐部自我欣赏。

所以我们所做的一切,科技进步也好、人才培养也好,都应该关注让社会最广大的普通的百姓受益,这才是社会最根本的宗旨,离开这一条,不管是政治家还是科学家都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

5
5
10
20
50
80
100
其它金额
任意赏:

全部评论

相关文章

关闭
发送验证码
发送验证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已有账号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