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好现场音乐和艺人培养?10多位从业者这样说

音乐
音乐财经
于墨林/董露茜
2016-12-19 20:38
[ 亿欧导读 ] 在近期中国音乐产业大会上,十多位音乐产业创业者及投资者在现场做了分享,主要谈及以下观点:未来版权大战会回归到理性状态;如何做好艺人培养和粉丝经济;直播会成为音乐行业下一个盈利入口,现场演出仍存在一些问题。
音乐 图片来自“123rf.com.cn”

【编者按】12月18日,在第四届中国音乐产业大会上,国内外共有10多位资深音乐人士以及资本投资者,共同探讨音乐了产业的热点话题,包括当下热门的音乐版权大战、艺人培养、粉丝经济等,通过看多家音乐创业者、投资者以及资深音乐人士的观点分享,大家可以更加全面清晰了解当下音乐产业发展的现状和问题。

本文发于“音乐财经”,作者于墨林/董露茜;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在大会现场,除了不少嘉宾都提到希望音乐产业真的处在“最好的时代”之外,被重复提及的词就是“粉丝经济”和“直播”。从这不难看出,当前音乐产业的各个环节都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变现模式,同时保持着对技术的高度关注。作为合作媒体,音乐财经整理了大会嘉宾的精彩发言。

版权大战:回归理性

对于数字音乐领域来说,版权曾是各家平台争抢的核心,但随着版权分布趋于稳定,建立起了行业基本准则,各方对版权的态度都有了转变。

京东众筹事业部流行文化负责人高雷表示,曾经大战的逻辑在于“谁有版权未来就会获得用户”,但目前资本方也不允许数字音乐平台疯狂的用版权获取用户了,“这种商业模式是否成立,有待考量,我个人认为未来版权大战应该会回归到理性状态。

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解释了版权大战对于平台的意义,“版权大战是规范版权行业的过程,而不是把‘大战’两个字看得十分重要。”随后丁博还表明了对版权的态度,“版权应该是保护行业的盾,而不是行业内部的矛。”

拥有传统唱片公司的太合音乐集团,则提到了关于内容多少的问题。“版权大战中我们一则喜一则忧,作为内容生产方,我们发现在内容的创作上远远不够满足现在这么多的渠道、这么多的粉丝需求,今天有很多产业基金在关注变现的渠道,希望能把有限的资金更多关注原创内容。”太合音乐集团海外数字部总经理Michael说道。

而至于版权现状会给行业带来哪些变化,爱听卓乐CEO潘才俊认为,“从用户层面来说,大战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而在这种情况下,不同的平台发展出了不同的听歌体验,有的提高音质、有的加强社交,让用户在整个体验的感觉上更上一层楼,这也算是行业的淬炼。”

大洲影视文化公司总经理曾雪涛,站在影视制作的角度提出希望与音乐界探讨出更好的结合方式。“我们一部电视剧不仅仅是版权的使用者,也是作品传播的平台,现在音乐没有融入到中国影视剧大的产业链中,这会导致我们制作影视剧时很难与音乐实现完美的对接。”

如何做好艺人培养和粉丝经济?

无论是独立音乐人还是流量型艺人,他们的商业变现都是对“粉丝经济”四个字的不同拆解。不可否认的是,粉丝经济将会成为音乐产业下一阶段的重要关键词,而如何保证从业者不会失去理性的疯狂追逐,还是需要每个人认真思考的。

好妹妹乐队、陈粒两位独立音乐圈头部音乐人的奚韬,通过对两组音乐人选择不同演出方案的案例,表明了自己对当下经纪人与音乐人关系的态度。“我不是传统经纪人的身份,我们是合伙人,每个音乐人在音乐方面都非常有个性,他的个性跟音乐创作息息相关,我是为他们的音乐风格找到市场,而不是让他们更适合这个市场。”

天娱音乐总监闻震,分享了他经历的从传统唱片公司的挖掘、培养、推出,到选秀时代跳过培养瞬间爆发的变化,因为看到选秀无法消化大量艺人的问题,所以很认可奚韬的模式。“我个人认为未来艺人有两个渠道出来,一个是独立音乐人,这种粉丝是绑死的;另一种是流行艺人,但他们的培养会先送出国学习、合作,然整个音乐产品提升到国际化的水准。”

容艺教育CEO李霞也认同奚韬的观点,表示在当下需要根据每个艺人不同的特点,进行不同的经营方式,同时因为现在的市场更需要全能艺人,所以在培养艺人方面也需要向更全面的方向发展。而对于如何利用粉丝经济,她说道:“时代的变迁,给我们带来的是更加主动营销的方式,可以借助丰富的平台直达粉丝,这是与以往不同的新方法。”

松禾资本合伙人肖英勃从资本角度,解读了对粉丝经济的理解。“粉丝经济,关键词是经济。首先是艺人自身价值的直接体现,然后是广告代言,现在还有打气应援,这些都属于粉丝经济。并且艺人的流量可以向商品去转化,所以我们看音乐产业首先是几百亿的市场规模,如果把广告加上又是几百亿的规模,如果再把电商加上,这个市场空间是很大的。”

当然,也有人提出“我一直觉得粉丝经济是存在的,但是不是能规模化经营还是个问号。”基美影视经纪CEO黄烽表示,超高流量型的明星从海外回国,带动了国内粉丝文化的爆发。这些明星从音乐转到影视行业,为影视带去了不小的贡献,但这些只是一次转换,不可能持续很长时间。“从健康发展来说,音乐行业还是需要歌本身的成功,有大批量可传唱的歌,比流量型明星可以起到更好的作用。”

作为SNH48的副总经理,郭建良也强调了内容的重要性。“每个消费者面对自己的时候最诚实,不喜欢就不会消费。我们要关注怎么去培养好的内容,这才是关键。”而就打造SNH48的心得,他分享道:“每一位走在(艺人培养)这条路上的朋友们,要有很大的毅力,不能把韩国模式或者日本模式直接照搬过来,最终在中国我们还是要研究自己的模式。”

现场演出:线上线下音乐消费新体验

现场音乐是目前音乐行业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近两年新兴的直播也被多位业内人士看好,预测成为音乐行业下一个盈利入口。但目前国内的现场演出市场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而不同的从业者也有着不同的解读。

热波音乐节创始人李岱,以猫王和Rolling Stone为例,表明市场上有录音棚歌手、现场乐队两类艺人,“因为中国的现场乐队不够,目前国内都是用录音棚歌手做现场,所以我们需要去培养不同的艺人,来满足不同的音乐需求。”同时,她还提到,关于直播是完全不同于线下音乐的体验,“未来VR的音乐该怎么体现,不会是现在音乐人所做的形式,可能是从没想过的模式,是一个新的课题。”

今年过渡到O2O演出公司的乐视音乐,已经举办了8场大型演唱会,乐视音乐CEO尹亮表示,乐视想通过音乐内容寻找到新的方式,建立全新的商业模式。而直播,是没办法代替现场观看的,“直播没必要完全追求还原现场,它是另外一种体验,打通线上和线下两端的服务,才可能承载更多商业性的可能,承载更多服务的可能性。”

“我们的重点是在新的音乐人身上,希望挖掘新的风格,给市场带来新的增量。”草台回声创始人兼CEO戈非在谈到演出现场内容的时候说道,“现在行业优质的内容非常匮乏,差不多的阵容在不同的区域演出,这其实是需要突破的。我们之前做了非常小型的音乐节,烧了篝火,邀请了佤族的民间艺人,如果能把音乐最核心的文化、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呈现出来,受众的体验式非常好的。”

专注于电子音乐领域的乐杜鹃音乐创始人邱枫,介绍了他认为做音乐节重要的元素:内容要丰富、互动性要强、体验感要好 、有很强的高科技、很强的主题元素。邱枫说:“电子音乐节大部分是非常放松的,随着节拍达到高潮。在线上看直播是感受不到的,但线上又是变现很好的渠道,所以也在积极探索中。”

专注于中小音乐现场的演出商新声浪CEO温大维表示,“未来现场音乐的趋势一定会是越来越细分,越来越边缘化,都不冲突。一个事如果做到极致,里面一定会形成一个小的生态。”

小旭音乐的陈斐表示,对于独立音乐来说,现在确实是最好的时代。“通过互联网这个平台,音乐人有了自己的空间,中国有人口红利,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一定比曾经大众偶像盛行的时候,粉丝粘性更高。”

品质生活,服务升级2017中国互联网+新商业峰会
2017中国医药产业未来领袖峰会

全部评论

相关文章

关闭
  • 精彩推荐
  • 亿欧读者汽车使用与购买情况调研
  • AI +国际创新峰会
发送验证码
发送验证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亿欧公众号 亿欧公众号
小程序-亿欧plus 小程序-亿欧plu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