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链家左晖:关于竞争,我有一个朴素的忠告
房产服务
一勺言
一勺君
2016-12-30 15:05
[ 亿欧导读 ] 左晖核心观点:①中国是做生意非常好的地方;②这个行业没有什么真正的竞争,消费者选你只是因为没得选;③在众多业务面前知道自己不做什么很重要;④人足够聪明很重要,要主动学习主动迭代;⑤远离爆款词。
链家,左晖

【编者按】左晖曾公开演讲,“在房产中介这个行业里面,我觉得会有三个阵营,一个是传统的中介公司,第二是最近几年起来的互联网中介公司,第三就是链家。我们这代人的宿命只能干脏活、累活,只能做比较重的事情。我们给自己定的一个核心策略,第一做重、第二做慢。在我看来,慢就是快。我非常抗拒捷径。”,此次采访中左晖又一次重申“拒绝走捷径”,也许正是因为“走捷径”让我们的实体经济欠下了太多的债。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勺言”,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一个专访成功的标志必须产生两种感受:读着很爽,阅后受教。

一个成功的专访大约由三件事组成:一份装逼的采访提纲,一个能够制造金句让气氛升温的受访者,以及,现场感十足的还原写作。

只有提纲与写作是本人可以控制的,但其实,一旦坐在左晖的正对面,你也无需顾虑金句与气氛。

坐在正对面的左晖,自带鸡汤,内心强大,用词不落窠臼,冷静,洞察。他是一个不动声色的真正的厉害人物。

12月23日下午,在北京酒仙桥的链家总部,一个不大不小的办公室里,挤进来近十人,众目睽睽之下,我把提前预设好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朝他投掷过去。

一个半小时的对话刚到一半,我就得出了这个真实感受。他每个回答都让人不虚此行。

最后,左晖讲了一个往事与一个段子。他说,这两个事情对我影响深远,告诉我,永远不要走捷径。

而在屋子里的听众看来,那段往事似乎是他“慢就是快”商业哲学的启蒙。

核心观点提示:

1,很多报道说中国的税率重,我觉得挺莫名其妙的,中国其实是做生意非常好的地方。

2,这个行业没有什么真正的竞争,不是消费者选你,而是消费者没得选,觉得你还OK,不差而已。

3,当很多机会在你面前的时候,能说出来我不做什么,不管是大业务还是小业务,这个对我们来说更重要。

4,人足够聪明是最重要的。

5,大佬最大的智慧是帮着你做减法。

6,这个时代,也许就是这些送盒饭的企业才是真正伟大的企业。

7,远离爆款词。

8,不要幻想自己未来能够青史留名,没有那么多机会。

日期:2016年12月23日,地点:链家北京总部,全文7000余字,每个字都有声音。

“你觉得我们应该把谁当成假想敌?”

一勺言:很高兴第一次专访你。我去年在中城联盟的现场听你演讲,题目是这个世界还需要链家吗?我当时就有一个疑问,左总是不是一个危机感特别强的人,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演讲主题?

左晖:总体来讲,我不太想做得很“累”,但这个累是打引号的,如果大家都在挤压,生意就挺无趣的。从本质上来讲,你做这个事情时,恰好社会又很需要这个事情,或者说你能提供明显的价值,这种价值很难被其他人所取代,那么,这个生意就没有那么累,没有那么复杂。

所以这个命题,起码是我的一个思考习惯,我会跳出来想这个事情:这个事情一定有人做吗?对谁会有什么价值呢?这是思考习惯。

一勺言:可是,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在这个基础上还有必要向自己提这样的问题?

左晖:有时好有时坏。我最近也看到很多报道说中国的税率重,我觉得挺莫名其妙的,中国其实是做生意非常好的地方。

一勺言:真心话?

左晖:真心话。全世界的市场可能就是三个:中国,美国和其它。中国市场太大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竞争非常弱,很多行业几乎没有真正展开竞争,但是我们的市场成长得很快,你今天赢,未来却不一定。

我也不觉得我们公司有多强,我们跟很多品牌是差不多的,不是消费者选你,而是消费者没得选,觉得你还OK,不差而已。

今天中国这种品牌太多了,所谓的强,无非是占更多的市场份额。可是,中国很多生意的竞争还是非常弱的。因为需求在那儿,看起来拿下来了,但真的是因为你厉害吗?我觉得不一定。

一勺言:你非常谦虚。我很好奇的是,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评价自己过去一年的工作?哪个事情是让你特别操心、花费最多的精力的?

左晖:我们过去这些年的发展,总的来讲是比较线性的,并没有大起大落的感受。

可能外界原来不太了解我们,当做了100的时候,他还觉得我们是1。当我们做了1000,可能大家觉得我们做了10000。对外界可能是1跟10000的差距,但是对我们来说,无非是从100长到了1000。

一勺言:哪个角色消耗了你更多?

左晖:每个人都应该承担自己的角色,我还能起到很大作用,工作做得好坏,我还没有来得及总结。总的来说,我这两年在整个公司的角色更偏后一些,主要是在战略与文化方面多一些。

一勺言:在公司内部,链家人是怎么称呼你的?

左晖:老左。特别不熟的叫“左总”。

一勺言:见到左总之前(大家哄笑),我写了一篇文字,链家的边境线会在哪里停下?这么多年,链家做了金融,也进入了新房市场,长租业务也很厉害。大家都很关心,链家帝国的边境性会在哪里停下来?2008年之前的谷歌,以及与360打仗之前的腾讯,都曾经被问及同样的问题。

左晖:这个说法太抬举我们了。

今天整个中国的企业“欠账”是非常多的,“创新”的空间还是非常大的。业务有很多纬度,2C和2B,今天我们最大的资产服务上市公司是2B的一个企业。

我觉得未来的十到二十年,中国整个2B市场会变得很大,对链家来说,这是几乎完全没有涉足的部分。从物理性质来说,有住宅和非住宅,我们现在是做住宅,其实非住宅的空间是很大的,未来会有很大的发展。

这个空间是非常大的,现在不是怎么做加法的问题,而是怎么做减法的问题。当很多机会在你面前的时候,怎么能说出来我不做什么,不管是大业务还是小业务,这个对我们来说更重要。因为我们做所有业务的时候都会问到这个问题,哪怕是很小的业务,会说不干什么?比如说我们目前不去做2B,不去做非住宅,不做开发。在我们做的这个领域里面,空间依然很大。

一勺言:现在链家大概有12万左右的经纪人,管理这么大的公司,估值大概400亿,未来增长会更快。我把你们当成一个员工众多的互联网公司来看,当前,你看到你们出现大公司了病么?

左晖:没有太想这个事。所谓的线上企业,线下企业,界限会越来越模糊,有一部分可能是纯技术、纯平台的企业,但是这个界限会越来越小。我觉得没有什么纯粹的线上线下企业,互联网只是一个工具,把这个工具给用好。

经纪人是不是我们的员工?我们也没有特别搞清楚这个问题,虽然跟我们签了劳动合同,我们也发工资,也要交社保等,但是从内心深处,我觉得更倾向于把他们当成客户来看,可能更准确一点。

昨天有一些人到公司来,我送他们走到电梯口,上来几个人,他们说,你们公司很多人不认识你?我说很多人都不认识我,他们都在很远的地方。

如果把他们当成员工,管10万人太难,但是如果把他们当客户看,10万人那没有关系,越多越好。经纪人既是我们的员工,也是我们的客户,也是我们的产品,这些角色都会有。

一勺言:很多大佬擅长演讲,喜欢造梦。可是,怎么让员工的观念与行动能够跟上大佬的思想,你有什么管理上的心得?

左晖:这是两个能力的结合,第一,从A到B,A是搞清楚你在哪儿,B是要去哪儿。总体来讲,中国的企业今天的战略能力都比较弱,把A点到B点真正能说清楚,这个事情本身就很难。第二,关键的路径要搞清楚。

大多数所谓的执行力出了问题,是因为战略能力不够,没有说清楚,洞察力不够。对组织来讲,管理的落地、组织、绩效与IT支持,这四个事情一个都不能少,这是基本功。

我特别深的一个感觉是,有一种传说,说我比较低调,我不知道从何说起。我真的不是低调,我只是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你要做一个事情,要做好久才能做出点样子来,我天天说,我说什么呢?我们上回说的事,我们正在干,等我干完再说。

现在,迭代非常快。但是我觉得很多企业都还在农业社会,工业社会的基本功都没有做到。在服务行业,基本服务的标准这些都还没有。大多数企业的基础的信息化管理能力非常弱,最基本的数据的电子化都做得非常弱,我们这个城市完全是一个农业社会的城市,路名根本搞不清楚。北三环东路多少号,中关村南大街,完全是模拟的,不是数字化的。

整个中国的企业需要补的功课其实非常多,总体来讲,我感觉是执行力的问题,这些功课不做的话,这些问题永远都会被问到。

一勺言:很多人开始发现,链家越来越在雇主市场上受到欢迎。你怎么看?

左晖:五年前他们就应该发现了,今天发现有点晚了,但是也能理解,对我们来说,我们不太会是明星企业,中国人又比较喜欢追逐这些东西。

一勺言:一勺言的粉丝向我留言,你更偏向青睐什么类型的员工?

左晖:对链家来说,我们对人会有一些基本的要求。第一个要求,主要是看人品,个人利益和团队利益如何平衡。这个人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就能够发现这个人的人品是怎样的,这一点非常重要。

一勺言:可是,做到这一点完全是制度设计的问题,并非全是人品,你可以让激励制度去引导。

左晖:每个人的特点是完全不一样的,所有人都知道当团队变好之后,理论上个人利益也会变好,只不过是看短和看长的问题。短期内个人利益都会受到损失,长期来讲个人利益会得到回报。

我们团队对背靠背工作的要求很高,所以在这里面,团队必须要保持足够的信任关系,这个信任关系一定要建立在我知道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这个团队的利益,而不是从个人的角度出发,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一勺言:你有名校,名企情结吗?

左晖:人足够聪明是最重要的。第二,人要有自我迭代的能力。

一勺言:自我学习的能力?

左晖:对,要主动去迭代,要去发生改变。

一勺言:我曾经有一个公开的机会向你提问,我当时问你有假想敌吗?你当时说没有假想敌。其实我从内心来讲,我是不太相信的。哪怕没有假想敌,也会有一个竞争对手,今天我想再问一遍,你真的没有假想敌吗?

左晖:你觉得我们应该把谁当成假想敌?

一勺言:这个我回答不了,是你自己内心的感受,也许你的对手不在这个行业里。

左晖:如果它离我们太远的话,猴年马月还不知道,我也看不了那么远。我们不是非常狂妄的企业,但是我们的确看不到什么对手,这也是让我担忧的,可能也是我们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和隐忧。

我们觉得,这个领域今天的竞争的确是非常不够的,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到今天为止没有真正展开过竞争。

一勺言:我很好奇,你所谓的这个真正的竞争到底长什么样子?

左晖:竞争层面上,十几年时间里,我们碰到的都是很低级的层面上展开的。从竞争的角度来说,对我们来讲,那些低级别竞争的意义不是特别大。

一勺言:你刚才提到了链家的隐忧,你不会真正告诉我它到底是什么吧?

左晖:这个行业没有什么真正的竞争,组织在外面遇到的压力是不够的,我们很多推动力是来自于组织内部的竞争。

“这个组织的活力,超出我的意料”

一勺言:链家加入中城联盟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你觉得这个圈子里的企业家怎么样,有什么印象深刻的感受?

左晖:有一些明显的感受,链家从去年刚开始做一手业务,我原来也不熟,很少参与。但是,我记得第一次参加活动,很多人很早起来去跑步,这种氛围不知道是不是王石带来的,总之还是挺有活力的,有点超出我的意料。

一勺言:房多多和链家同时加入联盟,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左晖:我的习惯是这样,我加入这个组织会为这个组织带来什么新的东西,有我加入,这个组织能不能变得更好?只要他有价值,就可以在这个组织里待下去。

一勺言:你已经感受到有用的价值了么?

左晖:人总是需要有组织的,你们也一样,你们也需要有个组织,也希望从别人那里得到更多的智慧,显然这些都是一些聪明人,很多人有很好的成就,一定会带来很多智慧。

一勺言:如果我把这个写进去,很多大佬会看到,你想从中城联盟里面收获什么东西?

左晖:我对一些事情有一些比较深入的思考,中城联盟的一些企业都面临一些困扰,从我的视角,我相信我的加入可以给大家不少新的体验。总之,我觉得没有生意上的考量。

一勺言:我知道很多大佬,在链家加入之前都抱着好奇和佩服的心态来观察它。链家进入之后,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到底有没有给你一些比较管用的建议?

左晖:有的时候他说的事情总会触动我,人的思考过程就是做减法的过程,想不清楚事情的时候,其实这个事情就是这么一个事,你就是做不出这个结论。这个结论的做出是需要智慧的,最大的智慧是帮着你做减法。

一勺言:我看到你最新的演讲题目是“租赁崛起”。为什么会讲这个?

左晖:我是“万金油”,什么都能讲,杨博(链家研究院院长杨现领)刚刚写了一本书叫“租赁崛起”。

一勺言:听说卖1000元一本。我支持定价高一点,这样别人买回去会真正去看。付费也是一种门槛,筛选观众用这个最简单。你对中城联盟有什么期待?

左晖:总之,还是这个问题:这个组织的存在对整个行业到底意味着什么?

李洁(中城联盟秘书长):这个社会还需要中城联盟吗?

左晖:我觉得有点大,中城联盟为这个行业到底能带来什么?比如说绿色供应链,我觉得非常好。哪怕就是平时大家聚一聚的地方,就定位成这个也OK,因为大家需要这么一个东西。我读EMBA的时候,我曾经问过他们的院长,我说中国需要光华吗?

李洁:光华需要有光华。

左晖:有一个问题,中城联盟为什么要开放?

李洁:因为需要新鲜的空气。

左晖:很优秀的组织,当年都是非常慢的,但是并不妨碍它的价值。我同意开放,但是为什么要开放?这个要想清楚。

一勺言:中城联盟一直被认为是“房地产界的欧盟”,我采访每一个轮值主席时,都会问到,你心目中好公司的标准是什么?你一生当中最欣赏的品质是什么?

左晖:前段时间我看到一个说法说,美国最优秀的那些高科技企业他们在干哪些事,而咱们国家最优秀的高科技企业都在送盒饭。

但是这个时代,也许就是这些送盒饭的企业才是真正伟大的企业。

因为,中国的消费者在基础的商品和服务的体验上,今天还没有得到这些东西,基础的商品,基础的服务和标准都是不够的,中国应该有一批企业在这些领域里能够有所作为,起码让整个中国人的生活质量有一个基本的保障。所以,我觉得这一代的企业,如果能够在这些事情上有所作为,就很了不起,这是这代人必须要做的事情。

一勺言:可是,看起来格调没有那么高。

左晖:这代人就是应该做一些格调没有那么高的事情,因为我们欠账欠得太多了,永远在追那些烟花,但是后面的事情永远不会有人做,我们今天很多的基础工作真是太弱了。

对这些企业,我很敬仰,这是这个时代这些企业的一个宿命,不要幻想自己未来能够青史留名,没有那么多机会。但是这个国家,这个时代很需要这样的企业。

一勺言:这句话会有很多人为你点赞的。有人说,中国的互联网一半是电商概念,你却说出了背后另外一层含义。

左晖:很多人说今天虚拟经济发展太泛滥,要发展实体经济。可是,整个中国6亿的中产阶级,相当于两个美国那么大,这是多么大的市场呀,我们可以看到无数的机会,只不过现在实体经济不给力。

一勺言:这并不是虚拟经济的错。

左晖:你只会干容易干的活儿,稍微难一点的活不会干,但是不代表别人不会干,我相信新一代的企业会填补这个事情。

比如,今天整个中国在家居的产业链,是非常散乱的,产业链能力是非常弱的。今天的中国不是制造业大国,我们的制造业是非常弱的。我们想要一个好的床垫有那么容易吗?想枕一个好的枕头有那么容易吗?所以我会认为小米这个公司非常伟大。

一勺言:你提到了小米,其实有很多互联网公司,比如乐视,都有一个共同特征是,喜欢制造爆款词、热词,比如,生态,平台,入口、闭环之类的词汇,背后是一个商业模式,一个独角兽公司。你觉得这些词汇是好词汇,还是危险的词汇?

左晖:我们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去建立公司的语言,中国一个词汇,同样两个字组合在一起,人们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各自说各自的认识。在企业里面,我们用了很长时间去统一自己的管理理念,“生态”肯定是挺好听的词汇,但是不同企业的理解,还是有差异的。

一勺言:听起来你好像认为应该远离这些词汇。

左晖:跟刚才说的乐视这样的企业都是一样的,中国今天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企业,大家都在寻求比较大的财务上的弹性,每个企业都不太一样。

一勺言:你怎么看王石?加入之前您接触过他吗?

左晖:王石很牛呀,我觉得一个中国企业家能保持个性很不容易。

一勺言:我百度你的简历,发现你似乎第一次创业就成功了。

左晖:运气很重要。在中国做生意,市场的爆发比你自己的成长要快。另外,我觉得很多行业今天都不让人那么满意,但是也得做起来,需要发展得更快一些。

“我非常喜欢看那些指责我们的文章”

网易:你给外界一种金句王的感觉,比如“慢即是快”,比如“做正确的事”。有一天我在链家经纪人的微信朋友圈中甚至看到了这句话。现在做正确的事,对链家来说是什么事?

左晖: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大家都比较急吼吼的要成功,我觉得很多事是急不得的,我天生对走捷径有反感。对于一个组织来讲,培养核心能力是最重要的,花很长时间要去培养出来。我们今天做的事情,永远是为五年之后做的,这种组织相对来说更安全。

网易:有什么故事能分享么?

左晖:我们家在陕西,我姐姐当年考大学,考到北京来了。我们那里是一个小地方,她一个同学来我们家,我们家是西安前面一站,他们坐绿皮车回北京的时候,他说能找到座。我就问,为什么能找到座?他说,大多数人一上车之后先往左拐,抬头看看,说那边吧。我永远都是从第一节上,往最后一节走,一个车大概11个车厢,1300多个座,每个都要看一遍,如果一个座没有就踏实了,每次都能找到。

这个事情已经很多年了,但是我的印象非常深,这个事情就是不走捷径。

另外,我们经常举中国工程师和外国工程师的例子,有一个流水线是装肥皂的,总会有空的肥皂盒,老外会做一些算法,发明一个机器,花200万美元。而中国的工程师则会在流水线末放一个电风扇。

我们不做中国的工程师,我们要做那个老外工程师,因为这个事情不可控,在整个企业管理过程中,十件事中有一件事是可以用电风扇解决的,但是有九件事是电风扇解决不了的。但是,这样的事在中国会有很大的共鸣,因为很多人都喜欢走捷径。哪怕成本比较高,哪怕很费劲,但是我们是可控的,一定是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

你说到底哪个快?哪个慢?哪个容易?哪个难呢?

一勺言:你如何看待竞争者,以及,那些批评链家的人?

左晖:竞争者或者同行,经常跟我们发生一些交互,会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回应呢?

第一,我发现,这些批评的声音里,说客户的内容说得很少,其实我非常喜欢看那些指责我们的文章,但是有的东西我扫一眼我就不愿意看,因为它们不说客户,不说消费者,只是在说经营模式,那个好虚。

第二,说员工说得少。我感觉任何一个企业对员工的爱应该超过对竞争者的恨。未来的经纪人是非常重要的群体,这个群体决定了这个行业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在这个领域里面会持续的努力。

第三,整个服务流程,可以被更深度地改造,目前互联网的参与是不够的。虽然我们做了不少工作,但是,我们也有一个估算,线上的流程覆盖率大概是25%左右,我感觉应该到70%、80%。

一勺言:可是,那样会涉及到对政府部门的改造,那很难的,不会是你的工作议题。

左晖:我说的线上覆盖,已经把政府那部分去除了,只考虑自己完全可控、几乎可控的。

有些事应该去拆,周总理的外交艺术就是拆,把一个事拆成两件事,把“A”拆成两个撇。今天听起来很多不可能的事,都可以去拆,之后消费者的体验会得到保证。今天很多人说你们怎么利用信息不对称去挣钱呢?我觉得这个说法太low了。未来房地产领域,我觉得链家拥有非常大的空间。

一勺言:非常感谢。

全部评论

相关文章

关闭
发送验证码
发送验证码
如果你遇到下面的问题

我在注册/找回密码的过程中无法收到手机短信消

我先前用E-mail注册过亿欧网但是现在没有办法通过它登录,我想找回账号

其他问题导致我无法成功的登录/注册

请发送邮箱到service@iyiou.com,说明自己在登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作人员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提供帮助

已有账号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