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可选消费, 金融 作者:金融首席观察 2017-01-03 19:30
[亿欧导读]

中国股权基金投资协会李伟群认为,2017年文化金融应重点关注这四方面:①发挥文化股权基金投后管理的积极作用;②坚持发挥长期化安排的本色;③与其他金融机构联动,与银行、保险、证券等合作已迫在眉睫;④建立一个引导性母基金。

本文来自: 金融首席观察

【编者按】2016年,社会对文化金融的关注度大大提高了,各级政府在文化产业规划中将文化金融作为重要手段,文化产业也获得了金融界、投资界的更多关注。但是由当前的数据看,文化金融服务相对还比较单一。

此文中对文化金融框架进行了再次梳理,并提出2017年在文化金融方面我们应该重点关注的四个方面:发挥文化股权基金投后管理的积极作用;坚持发挥长期化安排的本色;与其他金融机构联动;建立一个引导性母基金。同时列举了美国、英国、法国等国家的文化金融模式,期望可以给大家一些参考和借鉴。

本文发于“金融首席观察”,作者孙芙蓉;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年前30日在首场“金城坊街论坛”上,各领域的金融专家对文化金融的本质与框架讨论热烈。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针对演艺界资本过度包装的个案,认为“这造成了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也与繁荣文化的目标背道而驰”。

中国人保执行副总裁王和称,“文化产业的发展在一个什么属性的资本下,它就将发展出怎样属性的意识形态。就是说,怎样的文化产业、文化资本,将打造出怎样的意识形态的文化,这对我们国家来讲其实际意义重大”。中国银行原副行长、乐视副总裁王永利则认为,“决不能够使得文化产业以追求短期资本回报而置其社会效益而不顾”。

文化金融框架的再认识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所长助理杨涛援引了央行一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12月末,我国文化、体育和娱乐业人民币中长期贷款余额2458亿元,另外共有132家文化类企业通过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了652只债券,累计融资5873.19亿元。从数据来看,中国的文化金融服务还比较单一,因此他给出了文化金融的一个清晰思考框架。

一是整个经济社会文化加金融。需解决一些最根本性的问题,在最广义的范畴内怎么样实现文化与金融良性双向的促进。如何利用金融的要素来引导整个社会文化的优化和提升,同时文化怎么样在整体上促进金融的健康发展来约束资本的无序扩张。这个实际上是跳出产业,跳出商业模式的一个全景式关照。

二是文化事业金融。可能具有公益性,公共性或者是微利性。不仅仅需要市场化的机制,同时还需要其他一些机制,包括类似于政策性的金融机制,财政机制等等,而且在这个领域,似乎也不能强调过度的市场化。

三是文化产业金融。这是人们所普遍关注的金融如何有效促进文化产品和服务的生产跟消费。生产和消费实际上是两个层面。一方面我们更多的指金融工具,金融服务如何支持文化产业,各类产品和服务的生产环节。另一方面,就是过去关注不足的消费环节。在消费金融里面,文化产品的消费,艺术品金融的消费,同样也需要有效的金融支持。

四是利用文化的要素来支持金融功能的实现基于文化的理财、资管,一些衍生产品等等,实际上它的最终的目的是文化艺术的金融化。就是说这个它本质的目的还是为了金融,实现金融的融资、投资、理财、风险管理,支付等等一些功能,这里面只是文化这样一些特殊的要素被包装到了实现金融功能的这个过程当中。

金视角的金融协同

中国股权基金投资协会秘书长李伟群经历了中国股权投资基金成长的全过程。他提出2017年文化金融应重点做好以下四方面工作。

发挥文化股权基金投后管理的积极作用。很多投资案例从概率上来讲就是成功的概率还是非常非常低的。行业协会也非常倡导,重视风险,做好投后管理的文化。目前投后管理在股权投资基金里都不太重视,或者说投资管理做得不够好。他认为这个管理不仅仅是风险的识别,更重要的是发现风险之后,怎么样去转移和控制风险。股权投资的特点不光是给钱,还要给经验、给资源。这个资源可能比钱更解决问题。或者说换个角度说,如果只投钱,没有投后管理支持的话,投入很可能就打水漂了。但如果说在投资前就做好了这方面的经验的积累,做好了这方面资源的储备,那在投后的话,就能给到这些项目一个持续支持。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坚持发挥长期化安排的本色。文化产业的确比传统实体经济不确定性更大。一是范畴大,类别很多。二是时间长,变数大。影视是变现比较快的,一个作品从拍到映,短则几个月,长则一两年,两三年,这还是离市场距离最近的,像书画、文化旅游等项目投资都是周期比较长的。可能三、五年,甚至是八到十年。这就需要长周期资金匹配。而银行资金,保险资金,包括信托资金从期限的角度来讲都是偏短期的,从股权基金相对有优势。

与其他金融机构联动。与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的合作已迫在眉睫,是否可以探讨股债联动,像假股真债、传统金融和股权基金的这种合作越来越多。有了这些合作,就可能对募集环节来说支持力度很大。当然这也取决于我们股权投资基金的管理人能不能把这个故事对银行、信托、保险讲清楚,如果讲得清楚,基金既有管理经验,又有行业经验,又有这些资源储备的,可能获得资金支持就相对容易。

建立一个引导性母基金。不少人模模糊糊地感觉文化体育是个热点,基金应该投入到大文化金融当中去。但是直接投到项目,又感觉专业性、投后管理能力不够。是否通过母基金方式让母基金在基金这个圈子里面去选择一些已经有投资经验,甚至有成功案例的资金管理人来帮助做投资管理。他认为股权投资细分的领域可以设计两层,一个是从母基金的方式来帮助投资人去选择好的基金管理人。第二是从母基金的支持角度来选择比较好的,或者很有特色的基金管理人来放大投资的回报。

信托业如何撬动文化产业

2016年64家信托公司共计成立5千款信托产品,总成立规模1万多亿元。其中文化信托占比很小,虽然文化艺术信托是公司转型的方向,但由于风险高,文化艺术门类圈层多等原因,目前很多信托公司处于观望与研究阶段。目前布局文化产业的信托公司不超六分之一。

2012年,首只影视信托产品诞生。2015年,中融、中建投、万向、国投泰康、昆仑五家信托公司共计发行了6款与大文化产业相关产品,基本为贷款类项目。信托公司进入文化产业一是成立文化信托基金,二是采用结构化模式引入各种相关投资者。五矿信托为《美人鱼》设计了“影视投资基金结构化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了影业90%的股权。“中融信托•财富骐骥8号影视投资集合信托计划”募集资金,采用了信托产品最为常见的交易结构,以股权质押、担保等作为风控措施进行项目贷款。

这种模式下信托公司公司风险以做大做强“资产管理”、“财富管理”、“投资银行”三大业务板块为目标的华融信托目前已累计为数百家国内优质企业提供了超7000亿元的综合金融服务,为委托人创造收益480多亿元,在业界形成了一定的品牌影响力和市场认可度。

其董事长周道许谈到,华融国际信托2016年利润同比增长30%,规模增长20%。他认为信托是一种最好的制度设计,其想象空间非常大。华融正打造一流的资产管理能力、财富管理能力、综合金融服务能力。

他认为文化信托关键是要打造好几个平台一是信息交流平台,二是工作平台,三是技术平台,四是产品平台,有了这些平台,华融信托以基金化、高附加值、智力密集信托产品线为支撑的业务模式以及在其他行业的专业优势就会平滑地迁移到文艺信托当中来。华融信托董秘彭鹏则对文化信托的前景以及特有的风险进行了分析,认为只有具备了对文化信托的独特风险有效防范能力,才可以去触碰文艺信托业务。

文化金融的国际借鉴

英国、美国、法国、韩国等,世界上很多政府都践行了用基金化的模式去安排解决文化金融的问题。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张越从国际经验的借鉴角度谈了各国的做法:

韩国走了大基金的模式,建立了韩国振兴文化基金,使母基金下面无数的子基金。母基金作为种子投进去,伴随着子公司项目的成长,体现我的意识形态,到实体作品出笼,一定有政府的话语权在里面。而市场化的组成部分,则去迎合市场的纬度,去体现其收益。

美国的情况也差不多,美国有全国文化基金,是努力在行政体系之外形成一个有机体系。首先拿国会的钱到联邦层面上,再把钱分到州的层面上,然后继续引入社会资本,特别是大量企业和个人加入。美国的特点是资金异常多元化,以满足大家对不同收益的定义和要求。

法国是法国通过税收的手段完成对文化的支持。卖出每一张电影票,大概几个点的提成给发行商,另外几个点的提成放在一个共同基金的掌控下,再去资助文化产业。

英国的钱来自彩票。彩票机制负责收集钱,再成立专业的协会比如说英格兰电影协会去管理影视公司,英国大概有12个这种文化的专业机构去管理各种文化基金。

张越认为这些国家不管采取什么样的安排,都解决了几个问题。一是弥合市场和意识形态在文化领域看似好像不可调和的矛盾,我们各拿各的钱,各取各的收益。二是通过基金这种形式去放大杠杆,然后把大家的利益结构化在其中她认为,中国的文化金融很快就会走入各自都找到自己位置的成熟运作当中。

至于说设立什么样的基金,用什么样的保险,银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社会资本充当什么样的角色,等大的框架和本质清楚了以后,比如它具备特殊的轻资产,多风险,价值纬度难以判断等等。只要性质认清了,各种金融工具,金融机构,各种不同性质的钱等等,政府的,个人的,企业的,捐助性质的,公益性质的,逐利性质等等就都可以在一定的结构下妥善安排进去了。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行业观察金融服务文化产业文化金融信托文化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