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金融 作者:李晖 2017-01-29 09:30
[亿欧导读]

备付金集中存管规定: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首次交存平均比例在20%左右,最终将实现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

本文来自: 李晖

继2016年整肃二清、摸底评级等一系列监管重拳后,针对第三方支付机构膨胀的风险敞口和展业乱象,央行近期再出“抽薪”之策——收拢备付金管理权限。

根据央行近日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2017年4月17日前,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该账户资金暂不计付利息,首次交存平均比例在20%左右,最终将实现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

这一政策影响在于直接“锁住”了第三方支付利润来源之一的“备付金利息”,对之前此项收益可观的互联网支付和预付卡支付持牌机构冲击最大。虽然行业巨头支付宝、财付通、拉卡拉等均表示将积极支持新政,但更多的机构选择缄默。

《中国经营报》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这一杜绝支付行业潜在风险的政策延续了央行去年以来整肃第三方支付诸多乱象的监管思路,对机构来讲并不突然。随着靠吃息差生存的简单模式的逐步终结,第三方支付在风险敞口收紧的同时,机构转型、分化将进一步提速。

备付金风险

事实上,备付金的收益甚至用途在支付行业里是一个人尽皆知,却讳莫如深的敏感地带。

客户备付金,即指用户的待付货币资金。例如在网上消费时,在下单付款到确认收货的过程中,这笔代付款会存在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账户,成为机构的客户备付金。按照央行的官方解释,客户备付金不属于支付机构的自有财产,所有权属于支付机构客户,但这笔钱不同于客户本人的银行存款,不受《存放保险条例》保护。

在互联网支付领域,以淘宝为例,买家如果不主动“确认”,在快递发货十天后系统将自动触发“收货”,购物款项划拨到卖家账户中。而在这几小时到几天的时间差会形成巨大的资金沉淀,并在支付宝的银行账户中产生利息。而这笔收益一直归第三方支付机构所有。

事实上,在2013年6月央行发布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中,明确对客户备付金的存放、归集、使用、划转等活动进行规定。但在客户备付金利息收益等问题上留存了空间,并没有进行明确。一位资深第三方支付从业者表示,备付金账户产生的利息由支付机构支配,实际被监管默认的。

这也让一些机构开始利用这一“灰色地带”变相牟利。央行发言人在答记者问中就明确指出,一些支付机构违规占用客户备付金用于购买理财产品或其他高风险投资。

上述资深从业人士亦承认,这一做法一直是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潜规则,甚至成为一些机构的“主业”。以一家备付金为10亿元的支付机构为例,就算按照目前活期存款0.35%的利率计算(往往机构通过协议存款会得到更高利率),每天获得的收益将近1万元,的确是“躺着赚钱”。

而在预付卡领域,这笔备付金的收益则更为可观。据《中国支付清算行业运行报告》(2015)显示,2014年全国166家预付费卡发卡机构合计发卡2.39亿张,发卡金额740.88亿元。“预付卡由于沉淀时间更长,且能够形成‘卡内残值’的永久收益,吸引了极多企业蜂拥。而对这部分资金的管理一直处于监管真空,任由预付卡企业自行支配。”我爱卡主编、资深信用卡研究人士董峥表示。

也因此,预付卡也成为备付金风险事件的集中爆发区第三方支付历史上被吊销的三块牌照均来自挪用备付金。据央行透露,其中浙江易士涉及资金5420.38万元,广东益民造成资金风险敞口6亿元,上海畅购造成资金风险敞口7.8亿元,波及持卡者5.14万人。

根据央行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平均每家支付机构开立客户备付金账户为13个,最多的开立账户高达70个。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267家支付机构的客户备付金合计超过4600亿元。而这一数据在2013年仅仅为1266亿元。

曾经多年从事第三方支付行业,现任中国耀盛集团金融科技事业群总裁郭鹏认为,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当前的市场环境和2013年已有较大不同,备付金的总量和分散度快速飙升,为监督带来难度。接近5000亿的风险敞口必须通过顶层监管措施去收紧。

机构加速转型

按照此次新规,央行将根据支付机构的业务类型和最近一次分类评级结果确定支付机构交存客户备付金的比例,并根据管理需要进行调整。

据央行发言人介绍,在交存比例上,一方面,根据支付机构开展的业务类型,对客户备付金利息收入的依赖程度越高,交存比例越高,以抑制支付机构扩张客户备付金规模;另一方面,按照央行每年对支付机构的分类评级,支付机构的合规和风控能力及管理能力越差,评级结果越低,适用的交存比例越高。此外,交存金额根据上一季度客户备付金日均余额计算,每季度调整一次。目前交存比例的浮动范围在10%到24%之间。

在第三方支付机构钱袋宝创始人、神州数字CEO孙江涛看来,在此前几轮监管措施后,规范经营的持牌支付公司几乎不再依靠备付金收益作为主要来源,这次新制度只是细化了监管,对机构而言并不突然。

业内普遍认为,根据交存比例精神,影响主要波及互联网支付和预付卡支付持牌机构,规模小经营单一的中小机构遭受冲击更大。

特别是收单机构,由于没有账户属性,钱就是走个通道即被划拨到银行,本就几乎占不到备付金利息的“便宜”。一家在收单领域排名十几位企业的高管直言:收单机构就是挣个通道费,钱左手进,右手出,基本都是T+1,甚至T+0结算,哪有“余粮”?

而在直接受冲击的互联网支付领域,根据此前财新报道,支付宝和财付通目前各自沉淀的客户备付金规模约在1600亿元和1500亿元,合计占全行业客户备付金总量的70%。此消息虽然并未得到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官方回应,但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创始人确认了这一数字基本准确。

按照两家巨头目前达到的监管评级A类看,即需按照12%的低档交存。以此比例计算,首次交存的客户备付金金额则分别为190亿元和180亿元左右,对比两家公司的体量,实际影响有限。

非活期存款形式的备付金存放方式确实为机构和用户找到了一种“都挣钱”的方法。2013年起,支付宝和财付通就通过余额宝、理财通的货币基金设计,通过鼓励平台用户从钱包转向不在备付金范围里的“余额”,为这笔沉淀资金找到了具有更高回报率的合规通道。

而在两者的带动下,这一方式也几乎成为大型支付机构标配。据不完全统计,包括快钱、汇付天下、拉卡拉等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均已对接活期货币基金,备付金的规模均在弱化。

不过这一方式对于目前才决定转型的机构并不一定是好办法。“几年前支付机构与基金公司的议价权还较高,可以实现双方都挣钱的理想状态,当下基金公司给予支付机构基本上在2到3个点,与银行存款利息相当,难以形成较有吸引力的理财产品。”郭鹏表示。

这种议价权优势的丧失还显示在第三方支付与存管银行未来的博弈上。按照此次新规“商业银行为支付机构交存的客户备付金不计入一般存款,不纳入存款准备金交存基数”的规定,国泰君安银行业分析团队认为,按此句揣测,目前集中存管仍然是存于银行,而不是存于央行。对于银行而言,不但节省了利息支出,还缩小了法定存准交存基数。

据前述资深业内人士透露,此前如果第三方支付机构能给银行几个亿的备付金,那么在很多城商行面前是相当有话语权的。而如果今后备付金逐渐减少,在协议存款利率谈判、通道费等问题上,支付机构都将变得被动。

事实上,第三方支付的转型一直是近年来的行业关键词,在郭鹏看来,基本上思路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像拉卡拉这样的大机构,上升做金融,一类则是中小机构,下沉做服务。对于大多数持牌中小机构而言,强化服务能力,与更擅长用户获取和留存的智能支付、消费金融公司合作是个机会。

另一个可能加速的态势则是牌照并购。新规落实后,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价值将显现马太效应。但孙江涛认为,如果央行不放开支付牌照的发放,短期内不会对相关支付企业估值产生实质影响。“目前资源有限,互联网金融企业需要通过可以控制的支付机构进行更好的用户体验和合规改进,这个刚性需求没有变。”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行业观察支付宝微信支付第三方支付蚂蚁金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