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科技 作者:亿欧 2017-09-26 11:39
[亿欧导读]

2017年9月21-22日,由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政府指导、亿欧公司主办的“GIIS·全球产业创新峰会”在罗湖区京基100瑞吉酒店盛大启幕。

本文来自: 亿欧

9月21-22日,由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政府指导、亿欧公司主办的“GIIS·全球产业创新峰会”在罗湖区京基100瑞吉酒店盛大启幕。9月22日下午举办的智能+峰会上,多位智能制造创业者和投资人共同讨论了中国在智能制造上面临的问题和机遇。

主持人:由天宇 亿欧智库研究院院长

参与嘉宾:

沈晓龙 同川科技总经理

俞春华 李群自动化联合创始人

陈洪武 国科嘉和执行合伙人

邱希龙 润浙资本董事长  

盛雷 奥银湖杉基金创始合伙人

芦进 创大资本合伙人  

以下为现场嘉宾演讲整理内容:

由天宇:各位大家下午好,今天我们请到了几位在工业制造或科技行业从事过多年工作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我们会一起探讨,在智能制造话题下,我们面临的一些问题与机会。

第一个问题,我们老说中国是制造大国,但不是制造强国。之所以不能称为强,其中的问题出在哪儿?我们跟美国、日本、德国相比,我们的弱势在哪儿?

同川科技沈晓龙:我一直跟工厂打交道比较多,过去一直跟他们做自动化解决方案,现在自己也在研发生产销售一些产品。中国确实有非常大的产品输出量,所以我们是制造大国。但在制造强国这一块,更多的是指在尖端技术或者供应链基础方面,我们相比国外还比较薄弱,比如说我们现在做工业机器人,有两大块是比较薄弱的。

第一大块是基础元件,虽然我们也在自主研发,但是加工的机床、轴承、某些材料和工具,像这些基础的东西其实我们是欠缺的。在这些基础之上,我们去设计应用,比如像基于Windows开发一个APP,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我们缺乏原始积累,这个确实跟发达国家有很大的差距,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

另外在企业的整个运营方式,相比国外弱一些,因为他们的消费升级相对来说早一些,所以在运营方面比我们先进一些。

李群自动化俞春华:我看到的是我们在人才方面的问题,在德国和日本都有一种“工匠精神”的提法,中国有几千万的工人,但是到底有多少是真正具有“工匠精神”的工人?能为基础零部件、基础材料提供30年、40年从一而终工艺研究的工人,其实是很少的。正是因为这种基础人才的缺失,导致我们有量大但是不强大问题的产生。

润浙资本邱希龙:我比较赞同一句话:面对改革,不动好过乱动,乱动死得更快。我们认为中国在工业领域不如欧美国家,但实际上欧美国家比我们强的并不是智能装备,而是在智能理念、供应链管理上。所以我们自己的制造业更多的是要强化对企业成本的规划、供应链管理,这些方面也是智能化,先把智能化的理念梳理出来,然后再去考虑要不要上装备这件事。

由天宇:我们接着往下聊一个问题,智能制造可能是这几年比较新的一个话题,但是很多业内的朋友跟我讲说,对于非从业者来说,这个事你们想得太简单了。它不像微信和支付宝这样一样单点打穿,一年时间就能够覆盖几亿用户。在供应链上、在工业制造上,它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涉及的细节和领域很多。我想请各位谈一谈,我们讲新制造很难,这个“难”难在哪儿?

创大资本芦进:谈到智能制造,大家知道创大资本今年产生了一个明星项目叫F5无人便利商店,实际上我们在两年之前投了这个项目。现在我们能体会出来,这个难点在哪里。其实,对于人的理解是最难的,因为人工智能需要理解人,去替代人、去帮助人,这个人的理解是最难的。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无人便利店最难的过程是交易环节,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但是最难的就是信任问题。支付宝能够打败国际的电商企业,就是利用支付过程中由于空间与地域原因产生的信用差,它在里面产生了交易。我们看到的某些无人便利店是顾客先拿货后支付。但是你会发现,在中国这样一个信用环境条件下,怎么可能先拿东西再交货呢?都是先交钱再拿货,就简简单单这样一个支付环节,我觉得对于人的理解是非常难的。

第二个难点,机器是否真做到了智能。比如说去掉人以后,如果简简单单只是一个出货机,那就是一个自动化设备,它没有达到人工智能的部分。它应当运算出来,第一顾客什么时候到这里来,我的熟食做什么样的鱼蛋,什么时候开始煮面。我预测今天有多少人来,今天会不会下雨,买雨伞的人有多少等等。这个把它放到无人商店里面去,不管最后终端的形态是不是像现在呈现出来的无人商店的样子,那都是我们要实现的功能,就是解决对人的理解,我觉得是最难的。

国科嘉和陈洪武:关于智造这个问题挺好的,实际上我觉得中国不缺智造管理方面的优秀企业家,但是往往对于应用场景的思考和把握,其实做得不太到位。现在中国市场规模越来越大,企业家的视野越来越广,在小的场景里面蕴含着很多机会。比如说我们投的钛米机器人,他们在跟医院沟通过程中发现一个场景,放射科因为射线对于护士、医生的伤害很大,一般的医护人员不愿意去这个场景。我们就做了一个可以替代护士、护工的医疗机器人,给病人送药,这样就把人从一个危险的环境里面脱离出来。一旦这样的机器做出来以后,很多医院都会去考虑跟我们下定单、沟通交流。类似这样的点点滴滴的积累,使得中国在这方面的机会还是非常大的。作为企业家来讲,应该多去寻找这样的真正解决用户痛点、用户需求的机会,而且这类机会是非常多的。

由天宇:昨天碰到一个在深圳本地做机器人的朋友,他们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机器人现在看起来很美好,但是真正交付给客户的时候,往往是不怎么使用或者使用成本很高。各位有没有碰到这样的问题?

奥银湖杉盛雷:传统行业现在也面临制造业升级和人工智能结合的问题。但是从技术提供商的角度而言,我们都说机器视觉很火、人工智能很火,但是这些技术提供商大多数都是海归、博士、科学家创业的企业,他们未必对企业的需求有非常明确的了解,以至于说他们开发的产品可能在跟实际的生产制造环节结合的时候,并没有能够解决实际的问题,更不要说成本和体验。

另外一方面,我也结合一下我之前投资的一个案例,是北京天智航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他们跟一般的机器人公司最大的不同,是从产品的研发定义到机器人的临床手术的实验都深度跟临床手术医生有一个很紧密的结合,而不是说工程师和企业家简单的一个商业化。所以我觉得大家在做智能制造的环节,还是要以制造业本身为核心,然后用企业家的视角、用投资人的资源,去融合适应制造工序所需要的技术。

由天宇:广东地区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制造业所在地,深圳、东莞等地有很多有老牌制造业企业,其实这些企业面临着转型,从传统的制造转到智能制造或者新制造,各位有没有接触过一些案例或经验,对于这些传统制造业企业来说是有价值的?

润浙资本邱希龙:关于案例,因为我不会直接投传统的制造企业,这方面的案例比较少。对于传统企业的智能化方面来说,我研究过一些。我认为在传统企业本身已经有很广的覆盖度,对于企业内部的各个环节都把控得很好,并且有很高的市场驱动的需求。比如慈星机器人是做纺织,纺织行业的库存非常大,要降成本,所以驱动慈星去做变革。这样的企业本身把控力很好,性价比能够达到,所以他就可以做。但是对于小规模甚至中小规模的企业来说,我不建议贸然做企业的智能化。

给这些企业提供服务的技术供应商,我也有一个建议,从少数技术做起来,不要一下子成为系统性的供应商。比如说声智科技,主要是麦克风阵列信号采集。他们把这个事做到极致,无论你是亚马逊的还是小米音箱,都用我的技术,所以企业应该盯着一个精准的需求,把它做到极致,不要一下子把图画得太大了。

李群自动化俞春华:李群三年前就布局食品包装领域。食品包装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在整个生产制造工艺过程中,我们发现在食品包装后端的用工量是非常大,企业之前在这一块布局非常多的人力来为食品做包装。

在机器换人之后,我们一条生产线替代了48个人左右。同时这条生产线又有一定的智能性,因为现在食品要溯源,所以把食品生产过程中的二维码信息全部录到他们的系统里面去,打印到包装上。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机器人或者是智能化的改造助力到传统行业的案例。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行业活动人工智能制造业机器人智能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