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中国药店
2020-01-04 14:00
[亿欧导读]

国谈97个品种对特药定点药房的冲击是比较明显的。

本文来自: 中国药店

【编者按】本次国谈的97的个品种,目前零售药店在经营的大概有三分之一,主要集中在罗氏、恒瑞、吉利德、阿斯利康等工业。本次降价,可以说对特药定点药店冲击是比较大的,“以价换量”能否在特药定点药店成真,这个是特药药店管理者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本文发于中国药店,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2019年11月28日,国家医保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联合发布《关于将2019年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

通知指出,“根据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安排,国家医保局会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组织专家按程序开展了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共97个药品谈判成功(附件1)并确定了支付标准,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以下简称目录)乙类范围。”

2020年1月1日,97个药品谈判品种正式落地,进入医保乙类目录,目前各地已经开始执行新的药品谈判品种医保价格。

本轮谈判医保药品准入谈判只针对2018年12月31日以前在中国上市的独家药品,新一轮的70个新增谈判药品品种,加上2017年谈判准入的品种中有27个再次谈判确定续约,两者相加共计97个。这个就是国谈97的由来。

据《《关于将2019年谈判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政策解读》,“新增药品有70个谈判成功,包括52个西药和18个中成药,价格平均降幅为60.7%。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平均在85%以上,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31个续约药品有27个谈判成功,价格平均降幅为26.4%。”

本次国谈的97的个品种,目前零售药店在经营的大概有三分之一,主要集中在罗氏、恒瑞、吉利德、阿斯利康等工业。本次降价,可以说对特药定点药店冲击是比较大的,“以价换量”能否在特药定点药店成真,这个是特药药店管理者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来看2017年首批36个谈判目录的销售数据:据业内统计,从样本医院数据看,2018年大部分品种销量实现超100%增长,进入医保对放量非常明显;由于降价因素,销售额增幅远低于销量增幅,但大部分品种有明显增长。

以罗氏赫赛汀而言,罗氏2019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罗氏赫赛汀(曲妥珠单抗)、安维汀(贝伐珠单抗)和美罗华(利妥昔单抗)三驾马车已经进入医保目录,其中国市场销售额的增长态势将会攀升到新高度。

赫赛汀可谓是国谈成功带量的样本之一,通过国谈纳入医保,销量大幅度增加,按照罗氏2019Q1财报,制药部门,美国市场增长14%、欧洲市场下降6%、国际市场(包括亚太、EEMEA[东欧、中东、非洲]、拉美、加拿大及其他国家)增长17%。美国市场的增长主要是应为Ocrevus,欧洲市场下降是因为仿制药对赫赛汀(-44%)和美罗华(-38%)的竞争影响。而国际市场增长17%主要得益于中国市场,得益于进入国家谈判,纳入医保支付。

赫赛汀的成功是偶然还是必然?国谈97个品种对特药定点药房的冲击如何?

笔者认为,赫赛汀的增长非偶然因素使然,2017年国谈品种在2018年销售量平均增长250%,由此可见国谈的优越性。

至于国谈97个品种对特药定点药房的冲击笔者认为还是比较明显的,影响的原因有二:

第一,降价后如何增量的问题

比如恒瑞的马来酸吡咯替尼片(艾瑞妮),国谈前的零售价格是9960元(28片),国谈之后其价格是4093.6元,下降58.9%。再如罗氏盐酸阿来替尼胶囊(安圣莎),国谈前的零售价格是49800元,国谈之后其价格是15232元,下降69.52%。当价格大幅度下调,而特药定点药店拿不到增加的量,则销售会大幅度下滑。

第二,政策的影响

2019年12月28日,国家医保局、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做好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药品落地工作的通知》,在通知中明确指出“各地医保、卫生健康等部门要根据职责对谈判药品的配备、使用等方面提出具体要求,指导各定点医疗机构根据功能定位、临床需求和诊疗能力等及时配备、合理使用,不得以医保总额控制、医疗机构用药目录数量限制、药占比等为由影响谈判药品配备、使用。”

文件的意思就是无条件进院。既然院内必备,那么患者出院购药的概率有可能降低,这将是影响特药定点药店最严重的一个因素。

上述两个问题是特药定点药店管理人员必须要考虑的问题,事关未来的竞争格局,事关企业是淘汰还是生存。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行业观察医药零售医保谈判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