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中国药店
2020-04-25 10:00
[亿欧导读]

县域虽无法抗拒本身固有的发展瓶颈,但在全国药品零售市场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各省各具特色的县域市场的发展仍生机勃勃,并呈现出了很多新特点,机会和变化仍可期待。

医药电商

本文来自: 中国药店 作者: 姜志敏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本文主要着重于位于广东、江浙、山东等GDP第一梯队和广西、江西、东三省等GDP第三梯队之间的GDP第二梯队省份的县域零售市场,主要包括河南、河北、湖南、湖北、福建、安徽等大多位于我国中部的省份。根据各省统计局和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的最新数据,该梯队各省份的2019年GDP均在3-6万亿之间,既是全国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亦是全国医药零售市场的中坚力量,比如,2018年河南、河北、湖南、湖北、安徽、福建省药品零售规模分别占全国的市场份额为5.13%、4.34%、4.2%、4.1%、3.78%、3.5%,六省合计占全国市场份额达25.05%。

其中,县域药店在各省药品零售市场上的地位至关重要。截至2019年5月,除了湖北占比为43%,河南、河北、湖南、安徽、福建等省份集中在县域市场的药店数量占比均超过50%,分别为64%、62%、59%、58%、52%,大多数省份的县域药店数已经超过一半,且一些人口大省,其县域药店占据全省的销售规模也已超过或接近50%,比如,河南(52%)、安徽和河北(均为48%)。县域零售药店正以全新的姿态加快崛起。

虽因政策限制湖北市场呈零散状态,但仍有市场规范较好的地方,比如襄阳,诞生了本土最大的连锁天济大药房,除了在省会和几个地市布局外,还渗透到周边县市;在本土大连锁和外来资本并购的铁耙横扫之下,河北市场仍有部分县域优质连锁占据一方,不断修炼内功,提高经营质量,比如任丘诚仁堂、唐山惠和医药连锁;人口大省河南,其县域连锁药店的发展规模领先于全国其他省份的县域市场,部分县域连锁门店增长之快,堪称黑马;因交通落后、地方行政区域太多不利于培养经济强市的安徽,虽然医药零售市场整体落后,但也不乏鼓励连锁发展的政策出台,县域市场的连锁率大幅提升;诞生了两家上市公司的湖南省,各地仍有诸侯,大连锁的触角并未完全深入县域,只局限于各自的发源地,再次刮起的加盟潮,或许将进一步促进县域市场的整合……

综上,县域虽无法抗拒本身固有的发展瓶颈,但在全国药品零售市场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各省各具特色的县域市场的发展仍生机勃勃,并呈现出了很多新特点,机会和变化仍可期待。

县市健康消费呈现新需求

首先,县域的顾客购药不再以价格作为唯一考量的因素,年轻顾客群体比例不断提升,他们更注重有质量保障和口碑的品牌商品。

其次,为了迎合县域消费者的多元化需求,抓住更多的盈利机会,近年来县域药店也开始涉猎大健康板块的各类增值项目,包括小儿推拿、艾灸理疗等,不断尝试新产品和新健康服务项目,向多元化发展。

第三,在县域医药消费的品类中,药品销售占比较高,其中心脑血管用药销售额占据首位,考虑到人口老龄化、处方外流等因素,预计未来慢病品类的销售额将会持续增长。

非药作为零售药店的重要创收商品,相关调研报告显示,保健品、医疗器械、中药养生以及婴童用品等是县域主流品类。其中,保健品依然是县域药店最重要的盈利品类,在县域很受欢迎;2019年中药饮片和药材销售品类仍维持着较高的增长速度,在药店的非药品品类中市场占比较高,中药饮片已经成为县域连锁药店新的增长点。县域药店需根据具体情况不断调整品类结构,以更好地适应当地消费市场的变化。

大连锁下沉,县域市场整合加速

县域连锁因拥有良好的地政关系、当地较高的品牌知名度、“船小好调头”的灵活经营体制等,竞争对手较少,竞争环境宽松,曾过着滋润的日子,独霸一方,县域为王。

然而,随着全国性或区域性大连锁在省会和地市级市场完成整合、开始下沉进军县级市场,这一局面被逐渐打破,大连锁的加入,加速了县域零售市场的整合。

以河北河南为例,河北沧州竞争颇为激烈,下辖县域都未能幸免,形成了高济医疗和新兴药房等大连锁强势渗透,与任丘诚仁堂、沧州南皮迎宾大药房和盐山县沧州振岭大药房等本土连锁,相互竞争的局面;河南县域消费力不比城市差,房租低,也吸引大连锁扎堆进驻,据悉河南药品零售市场中发展最强的本土企业河南张仲景大药房股份有限公司,也开始向县域进军,整合情况值得期待。

而为了低成本地迅速扩张地盘,同时考虑到县域直营连锁的人才瓶颈和管理不便捷等问题,加盟一直做得不错的湖南,除了楚济堂、养天和等老牌加盟企业,近两年又迎来了两大上市公司开展加盟业务,此前两大连锁只在发源地做得深入,比如益丰在常德的县域市场渗透很深,老百姓在长沙、郴州市场相对比较深入,而随着2019年加盟业务的继续加速,对县域的整合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县域中小药店面临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连锁药店的老板们不得不做出抉择,要么选择加盟,寻求品牌和资源优势;要么选择参股合作,学会借力;也有一些县域连锁在此刻抓住机遇、抢占空白市场,快速发展以站稳区域,成为当地有一定品牌影响力的企业,比如,集中在中牟县及其乡镇的郑州市新向民医药连锁有限公司,覆盖上蔡县的河南省发扬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等。

政策支持连锁下沉农村市场

虽然新版GSP等政策趋严,县域生存艰难,但仍有一些宽松政策和鼓励支持政策促进县域连锁发展。

政策相对宽松 相对于省会和地级市更规范更严格的政策要求,县域药品零售市场政策和监管较为宽松,比如,一些县域医保药店非药品仍可陈列,并未一刀切,这就为当地零售药店的发展提供了一定的生存空间,据悉河南的县域连锁得以快速发展的原因之一,即是宽松的政策环境利于企业快速开店、抢占市场。

政策鼓励连锁下沉乡镇 乡镇地区单体零售药店众多,且大多分布在交通不便的边远农村地区,不但规模小、药品少、执业药师等人才也极其匮乏。这既是一片空白市场,却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连锁药店进驻会面临存储配送等诸多困难,急需政策的支持。

2020年3月10日,安徽省药监局发布了《服务安徽省药品医疗器械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支持和鼓励有条件的药品批发或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向农村地区发展,并在存储配送、乡镇执业药师等方面放宽要求给予连锁一定支持。比如,鼓励药械批发、零售连锁企业兼并重组,实施批发零售一体化经营;支持有条件的药品批发或零售连锁企业为农村地区的单体零售药店提供业务培训、质量体系管理、处方审核等经营管理服务;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可不设立仓库,委托1-2家药品批发企业承担储存配送业务;允许从业药师、主管药师到农村地区承担执业药师职责,增强企业总部对执业药师任命的主动权和灵活性,等等。

其实,多地均发文鼓励连锁下沉农村,此前河北张家口也印发文件支持连锁向农村发展、布点,鼓励规模化、集约化发展。相关业内人士表示,一旦解决了农村执业药师缺乏问题,连锁下沉乡镇必将加速。除了一些跨区大连锁有机会,一些在物流配送、人力、品牌影响力等方面具备优势的县域龙头连锁,更具备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可以借此快速布局,迅速抢占农村药品零售市场份额。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县级医药新零售医药直播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