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看医界 2020-05-04 10:00
[亿欧导读]

如何改变谁都不满意的医疗现状?

医院管理,医疗,医院运营

本文来自: 看医界 作者: 看医界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在公立医院工作了十几年后,知名妇产科医生龚晓明现在的身份是沃医妇产名医集团创始人,这些年来,他对互联网时代医生执业模式的转变有着非常深刻的体会。

谁都不满意的中国医疗

1998年,龚晓明自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工作。众所周知,想要挂上这所全国顶级医院的号,一般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我的一个病人曾经为了挂我门诊的号在门诊排了三天,最后一次挂到我的时候他说,‘你知道吗,我为了挂你的号昨天晚上在门外等了一个晚上。’”龚晓明回忆。

而实际上,目前中国医疗的情况,是老百姓不满意、医生不满意、政府也不满意。“这种情况下时不时会发生医生被砍、被杀的新闻,老百姓对整个医疗抱怨非常多,这种现状其实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大家要去思考的。”

龚晓明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认为,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现在医生没有像别的行业流动起来。“医生现在在管理上很多时候还在像30年前的国企一样,很多医生是属于公立医院医生、属于单位里面的人,这种不流动性使得我们在医疗管理上产生了很多的弊病。”

“医疗还是跟30年前国有商店是一样的。这种问题其实我想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医疗行政化管理,另外一方面我们医疗并不像其他商品一样买了之后就会有一个很好的品质,医疗有很多的未知数。我们做的手术有可能会出并发症,我们治的病有可能会没有一个很好的结果,这种情况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医疗如果是草率两分钟看一个病人,其实我们的老百姓是不太会满意的。”

医生水平差异巨大

龚晓明认为,中国就医不容易现状背后的原因实际上是因为三甲医院医生和基层医院医生水平上的差异,而水平差异问题的背后就在于医生的人才培养体系上。

“我觉得未来要改革的方向大概就是要回到我们向国外的同行去学习,公立医院或者说教学医院应该更多做教学的事情,住院医生要按照标准来招,现在我们开始在做这件事情了,上海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做住院医师培养体系建设。另外一方面就是要推动医生的流动,从住院医师体系毕业出来的医生应该有机会面向市场提供医疗服务。两条腿走路,我觉得是未来我们要推行的方向。”

2013年,龚晓明从国外求学回来以后,尝试着做一些改革,他从协和出来,先去了上海第一妇婴保健院。他模仿国外的教学医院一样出教学门诊,把专家门诊取消掉了,病人来看病的时候,没有他的专家门诊只有教学门诊。

“教学门诊是以带教为重点的。以前我在协和一个上午大概看30个病人,每个门诊都是非常累的,到了那里之后我带5个学生出诊,每个人看十个病人,一组我们可以看50个病人,他们在看的时候都会跟我来讨论病例怎么处理,所以在质量上相对来说比较均质的。”

好医生的三要素

离开体制也好或者是在体制内也好,龚晓明总结,好医生都是需ASK三要素。

“A是Attitude,你要有好的服务心态,很多医生在微博上跟我争论医疗是不是服务行业问题,我觉得如果真正进入为病人服务市场之后,你对这个问题是没有意见的,现在很多心态还是不正,在公立医院体系底下很多认为医疗不是服务;

S是Skil,你要有高超的技术才能服务病人;

K是knowledge是要有一个知识的积累,对于医生来讲能做到这三点很多时候你就能成为被观众认可的医生了。”

医生要用好互联网工具塑造品牌

然而,在目前的现实境况下,很多医生从体制出来后就变成炮灰了,龚晓明认为,这是因为医生存在市场和品牌缺失的问题,公立医院里面有人教做手术、有人教看病、有人教写论文、有人教申请科研基金,但是唯独没有人教医生做市场和品牌。

“过去很多时候,你坐在公立医院很多病人就来了,就像我当时在协和的时候挂号为什么难?很多时候病人是冲着协和这个品牌来的。现在对于很多医生从多点执业开始,就发现最大的困难是市场和品牌,所以这是我们任何一个好医生要进行多点执业和自由执业之前必须要做的一门功课。”

而作为一直伴随着互联网成长的医生,龚晓明认为自己是在利用了互联网工具时,无意当中把自己的品牌培养起来了,所以现在离开了体系自由执业,发现这个工具是很大的帮助。

作为非常早开通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的医生之一,龚晓明说,2010年,自己开微博的时候也不知道要用微博干什么,“2012年写了一篇文章发现影响好多人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互联网工具对于医生的帮助其实可以很大的。”

龚晓明分析了自己2013年在公立医院的门诊挂号数据,“2013年好大夫网站占了我很大一部分力量,那时候我还在公立医院但是真正从门诊挂号来的病人是非常少的。2013年自媒体刚刚开始,这两年可以看到我很多病人是因为读了我的文章、了解了我的理念、了解了我的技术以后来门诊找我的,所以现在自媒体上来找我的病人会更多。”

互联网在发展,工具始终是在变化的,不过龚晓明认为,作为医生,不变的是心态和拥抱互联网的态度。“移动医疗也好、互联网也好,一切都是为医疗服务的,当我们用好工具以后,可以增加一双翅膀,为我们如虎添翼。”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中国医疗医疗服务社会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