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金融
作者:黄志磊
2020-10-27 19:31
[亿欧导读]

马云说,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所以不存在系统风险,已成“大象”的蚂蚁集团何尝不是一个金融系统,它又该如何规避自身风险。

马云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10月26日晚间,蚂蚁集团公布了其在A股发行价为68.8元/股、H股的发行价为80港元/股,上市后市值预计将达2.1万亿元(约合3185亿美元)。

截至10月26日收盘,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工商银行的市值为1.79万亿元,而作为近期热门股票的茅台市值为2.06万亿元,此次蚂蚁集团A+H股募资总额将达到345亿美元,超越沙特阿美刷新全球IPO募资规模记录。

IPO创纪录的蚂蚁集团,靠什么业务驱动?答案是放贷。

蚂蚁集团2019年数据显示,旗下三大业务模块“数字支付和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平台”、“创新业务及其他”,其中“金科科技平台”又分为“微贷科技”、“理财科技”、“保险科技”三大业务。

2017-2020 H1蚂蚁集团业务占比变化情况

2017-2020 H1蚂蚁集团业务占比变化情况 

蚂蚁集团拥有超10亿个人用户、8000万商家用户,微贷科技贷款余额超过2.1万亿元,2019年微贷科技收入418.85亿元,占蚂蚁集团总收入34.7%,业务包括网商银行小微商家贷款(也就是网商贷),以及花呗、借呗等消费信贷。

就消费贷来看,按照民间借贷利率不超过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LPR)的四倍要求,目前LPR为3.85%,司法保护要求上限为15.4%,冠以“普惠金融”的支付宝借呗,最高0.05%日率对应年化利率可达18.25%,已超过了司法保护要求。 

尽管收入规模受LPR影响,微贷业务近半年营收比例仍大幅提升,2020 H1微贷业务以285.86亿元营收超过数字支付和商家服务的260.11亿元,成为蚂蚁集团第一大收入来源,金融放贷实属蚂蚁集团赚钱的关键。 

普通消费者通过支付宝进行消费时,无意中已踏入蚂蚁集团的消费温柔乡,阿里巴巴旗下的1688、淘宝、天猫、饿了么等无意间成为支付宝消费贷的助推器,也就不难看出为何阿里巴巴鼓励消费者多使用支付宝。 

2020 H1蚂蚁集团人员占比

2020 H1蚂蚁集团人员占比

 除了坐吃金融利差,面对以银行为代表的合作伙伴,处于垄断地位的蚂蚁集团未能借助科技给予机构普惠。

根据其信贷合作模式,蚂蚁集团为金融合作伙伴提供风控评估建议,合作伙伴核准并放款,由蚂蚁集团负责监控、催收,如果出现坏账将由金融合作伙伴负责处理。

蚂蚁集团助贷与联合贷款模式

蚂蚁集团助贷与联合贷款模式

2020 H1蚂蚁集团消费信贷与小微经营者信贷总计21537亿元,假若按2%自营比例、15%年息率计算,利息收入为32.30亿元,与金融合作伙伴合作手续费为253.55亿元,对应贷款年化费率为2.4%。

考虑信用卡业务平均不良率、回收率,银行信用卡业务单笔业务净收益率在3.6%左右,蚂蚁集团收取了合作伙伴2/3的利润,却不需要承担放贷风险。为了获客,蚂蚁集团每年还会投入上百亿用于获客,借助阿里巴巴巨大流量池,维持这一业务垄断地位。

换句话说,蚂蚁集团不仅没有线下成本包袱,单靠金融借贷的“一借一还”息差就赚取了巨额利润,同时还持续向金融合作伙伴收费

不久前马云甚至直指巴塞尔协议“过时”,简单来说,该协议核心是资本充足率,也就是管控杠杆,金融业务需要充足资本金,才能对业务规模、风险规模进行管控。如果抛弃这一核心,没有资本金限制,蚂蚁集团可以大肆拉入正规银行进行放贷,借助流量与渠道的垄断地位,完成对银行全面控制。

不难看出,蚂蚁集团成长的关键来自于生态建设,也就是多年布局的各类消费渠道、合作银行,借助传统互联网企业扩张方式:早期通过优惠补贴完成用户扩张,随后凭借垄断地位向商家用户收取高额费用。 

毫无疑问蚂蚁集团确实进行了大量科技创新,简单来说,它让个人到商家的贷款变得更加直观简单,银行获得优质风险管控放贷更为方便、用户获得更佳的信用消费体验。

不容忽视的是,披着科技的外套,蚂蚁集团已是一家巨大的金融公司,投资者面临2个不确定风险。首先监管风险才是掣肘它持续发展的关键,这风险无法预见,面对诱人的金融业务,普通投资者更难以规避它带来的政策问题。

其次,马云说,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是因为“没有系统”,以当下蚂蚁集团体量和垄断地位,其何尝不就是一个大系统,蚂蚁又该如何规避自身系统性金融风险。 

以放贷为主的蚂蚁集团是否对得起史上最大IPO?你是否愿意投资蚂蚁集团呢?欢迎添加亿万工作人员微信(SueWork1003),参与“蚂蚁集团价值投资”微信群讨论。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黄志磊。
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蚂蚁集团阿里巴巴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