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天府健谈组委会
2020-10-29 10:04
[亿欧导读]

CAR-T虽然现在非常热门且有前途,但产业化、商业化的路途仍是比较艰难的。

驯鹿医疗CSO郑彪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2020年10月9日-11日,“天府健谈·CHS 2020第五届中国大健康产业升级峰会”正式召开,本次峰会由中国卫生信息与健康医疗大数据学会和四川省卫生健康委指导,成都市卫生健康委支持,中国卫生信息与健康医疗大数据学会全科医学与健康管理工作委员会与亿欧大健康联合主办。

中国大健康产业升级峰会已成功举办了4届,本届峰会以“分布式创新·重构健康生态”为主题,采取1场主会场+4场分论坛+若干配套活动的形式,聚焦创新药、智慧医疗、非公医疗、健康管理、健康大数据应用等五个主题,聚集政、产、学、研、投各界上百位医疗行业大咖,共话大健康产业创新之道。

作为本届峰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创新药产业论坛”于10月11日上午举行。驯鹿医疗CSO郑彪在大会上发表了《CAR-T and Cancer Immunotherapy》的主题演讲。

他的主要观点如下:

1.CAR-T虽然现在非常热门且有前途,但产业化、商业化的路途仍是比较艰难的。

2.CAR-T经历过三代以上的迭代后,现在非常热门。当下,中国在这个领域已有超过美国的趋势。从临床试验数量上来看,中国的临床CAR-T数目可能已经要比美国多一倍。

以下为现场演讲速记(根据现场演讲有所删减,未经本人审定):

创新药确实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向,我今天就讲一下有关CAR-T在免疫治疗方面的应用。

从被遗忘到再度热门,中国在CAR-T领域已有赶超之势

用免疫来治疗肿瘤,一般大家都认为是从纽约的William Coley Award医生开始的。1978年的纽约时报曾对此进行了报道。该医生一共治疗了1000多例癌症患者,其中非常令人惊讶的是,一半以上的病人都治愈了,疗效非常好。而这些患者主要是有在头颈部的肿瘤,不可手术。

当时的免疫疗法就是用细菌产物来主动进行治疗,但由于时代的限制,那个时候工艺开发、临床上的标准化问题,每个医生所使用的程序都不一样,所以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推广。1901年,当另一种更有效的癌症治疗方法——放射性疗法出现后,人们很快忘记了科利的免疫疗法。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医生的工作也得到了肯定。1975年,就设立了免疫领域顶级奖项威廉·科利奖。2020年,Dr. Zhijian “James” Chen等5人获得了该奖项。

最近几年,免疫疗法确实非常热门。从肿瘤的突破性疗法来看,一般来说50年就会有一个突破,1846年的外科手术刀,到1903年的放射疗法,再到到1949年的化疗,还有之前的靶向疗法。

而免疫学的治疗突破就比较短,包括PD-1的应用、CAR-T等。免疫疗法可以说是非常鼓舞人心的。肿瘤的免疫治疗分为几类,比如溶瘤病毒,还有今天我要讲的是CAR-T,以及比较热门的是TCR-T。

CAR-T经历过三代以上的迭代,它非常热门,特别是中国在这个领域有超过美国的趋势,大家如果平时有注意的话,在临床上面,中国的临床CAR-T数目可能要比美国多一倍,所以在这个方面,中国做得非常多,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热门的CAR-T治疗背后,产业化商业化道路艰难

虽然数量很多,但现在上市的就两个产品。可以说,非常有前途,但是路途也漫长,产业化、商业化的路途也是比较艰难的。

现在CAR-T用的基本上都是自体的,它的制备时间比较长,所以病人需要等一段时间。每个病人作为一个单独的产品,产品的活性有着不一致性,制备成本高昂,制造方面有相关的缺陷。

而异体现货型细胞产品,它则有更多的优势,比如产品可及性,价格相对较低,速度也快,安全性的改进有更大的空间。竞争力的价格可以降下来,速度也比较快,产品的优化空间、安全性的改进都有着更大的空间。

现在成功上市的也好,在研的也好,大部分都是做血液肿瘤方面的攻关。肿瘤的微环境对于CAR-T的扩增、生成、发挥作用有影响,确实有很多的困难需要克服。CAR-T最主要是需要扩增的能力,没有抗原刺激的话,也不会得到很好的扩增。另外,还有它的毒性,包括其他细胞因子的产生,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课题。

对于CAR-T本身来讲,如果要治疗实体瘤就有很多课题要做,潜在的问题也就暴露出来了。设计CAR-T有很多方面都可以着手,跟溶瘤病毒差不多,你可以改造CAR-T,还有一些增殖的细胞因子,CAR-T可以从很多方面来着手,包括跟溶瘤病毒以及其他的一些来共同作用。

我们驯鹿医疗以血液肿瘤为创新的基石,正在向实体瘤和自身免疫疾病拓展,早期研发的项目也包括了血液瘤到实体瘤。

产品线现在进入Ⅱ期的,有CT103A,是用于治疗复发或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它在2019年已经完成了23例疗效评估,ORR达到100%。这个月底到明年3月份,它将开始Ⅱ期的临床试验,计划完成36例有效病例回输。

从安全性分析来看,已经回输的15名受试者中,有7名受试者发生CRS,均为1,2级,未发生≥3级以上的CRS,所以安全性还是比较好的。而从药代动力学的角度来讲,体内CAR-T细胞扩增时间长的受试者的缓解持续时间也持久。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CAR-T免疫治疗产业化商业化天府健谈-直击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