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金融
作者:投中网
2020-11-03 12:15
[亿欧导读]

细数龚虹嘉的投资出手,几乎都是“反主流理念”、“反天使投资”甚至“反VC”的。让龚虹嘉持续获得超高回报的案子,大概都是VC学不来,也投不到的。

投资/金融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丨曹玮钰

编辑丨董力瀚

来源丨投中网


01 “真正的”天使投资人

今年早些时候,李竹和龚虹嘉做了一场对话。末了,李用这么一段话评价这位老乡:

“龚总是真正的天使投资人,估计也是国内每年投资金额最大的天使,看问题的高度和一般的投资机构也不一样,宽度也不一样,对创业者的容忍程度也是非常宽厚,这可能正是龚总能不断取得成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我们当然相信李竹是在真诚地夸人,不然不会用这么多定语,但这句“真正的”很有思辨意味。

如果对龚虹嘉赚了大钱的案例加以分析,就会发现,此人的投资风格是“最不真正”的天使投资,甚至可以认为是“反天使投资”乃至“反VC”的。

天使投资通行标准是啥,你我都背得出来:投资3F,金额小,股比低,提供帮助,激励团队,初期低回报、高投入,后期分股也要大方。

龚虹嘉却把标准打个稀碎。看看海康威视吧,这个让他赚到了25000倍回报的壮举是怎么发生的?

2001年,911引发全球安防浪潮,国企中电科的52所脱编了28位工程师成立海康威视,负责人正是龚虹嘉在华中科技大的两位老同学。

戏剧性的是,海康威视的首选并非龚虹嘉,而是龚的好友李竹。李随即拒绝,理由无可挑剔:海康威视是国资控股,创始人不占股,天使投资怎么玩得转?

龚虹嘉则与对方一拍即合,龚出资245万,占股49%,成为海康威视第二大股东,其余51%股份则掌握在中电科手中。

除了资金,龚虹嘉还帮着解决了急缺的核心技术,视频编解码H.264技术。

这里又是一段趣闻。龚虹嘉想招一位年轻的“技术大牛”做核心技术研发,对方当场提了三个“放肆”的条件:第一,不坐班;第二,要先给一笔钱保证下半辈子衣食无忧;第三,只签一年合同。龚虹嘉呢?一口气全答应了。结果这位老兄埋头家中半年,真把技术做出来了,H.264编码技术正是日后海康威视安防帝国的技术基石。

现在来看,这个案子至少有三点是不合天使投资常规的:首先和国企并肩早期投资,创始团队不占股;再者,投资人占股的比例过高,足有49%;第三,在没有任何成果的情况下,承诺早期员工财富自由。

按照主流的标准,上面三条随便哪条给到主流VC,恐怕都避之不及,你看李竹就避开了。龚虹嘉一次性踩中三条“红线”,却赚到了史无前例的回报数字。

还有一个案子也能说明问题,嘉博文。这家公司业务是回收餐厨废弃物,转化为有机土壤调理剂。2007年,这家公司曾获得高盛等机构的投资,但在VC基金的存续期间,公司业务并未迎来大规模应用,也没什么IPO的可能性,VC便纷纷强制要求管理层赎回。

2015年公司濒临倒闭之际,龚虹嘉出手了。他在采访中透露,把一部分海康威视的退出资金投到了这个项目,“每年总得放一两个亿”。在龚虹嘉的支持下,差点凉了的嘉博文跑出来了,成为固废资源化领域的隐形巨头。

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把VC的耐心都已耗尽,龚虹嘉不仅出手了,一出手还是好几个亿,这是又一个“反VC”的案例。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话应该怎么说?是“龚虹嘉投的项目和团队,都是VC肯定不会投的”,还是“龚虹嘉赚了大钱的案子,都是VC投不到的”?

0“反VC”的人才标准

如果你去问龚虹嘉最后悔的案子,答案肯定是拒绝王兴。美团刚起步,王兴通过李竹找到龚虹嘉,希望融资1000万元去签5000家商户。二人聊了不到一小时,龚虹嘉没投。

“看王兴斯斯文文的,性格比我还内敛,不是适合干这件事情的合适人选”。龚虹嘉这个拒绝理由也毫不出奇。事后龚的反思是“自以为是”,但根源恐怕不在这。

我们谈得具体一点:龚虹嘉可以在没看到任何成果的时候,一口气答应早期员工的财富自由,可以凭一种非主流的、极致的投资方式赚到2.5万倍的回报,同时他也能完美错过王兴——这个时代的“优质创业者代表”,最符合主流商业价值的优质企业家。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龚虹嘉的人才标准下,他是“看不到”王兴的。

王兴是什么人?可以说,他是全民创业时代下“优秀创业者”概念的集大成者,是最符合主流商业价值的优质企业家。他身上的每一条线索都是VC的投人准则:保送清华,毕业拿着全额奖学金去美国,博士读一半辍学创业,创办人人、饭否的连续创业者。顶尖的教育背景,还附带个“辍学创业”的标配剧本,王兴怎么看都是妥妥的优质样本。

除了美团,龚虹嘉还拒绝过大疆,尤其令人惊讶的是,他拒绝的是沈南鹏推介过来的大疆。

按照龚的说法,六七年前和沈南鹏在香港吃午餐。沈给他介绍了大疆,理由是有机会成为中国靠智能硬件挣钱的第二多的公司,前提是“他认为我是在中国靠做智能硬件挣钱第一多的人”。此时大疆刚接受红杉的早期投资,价格不高,龚却拒绝了,理由基于航空管制不看好无人机。

拒绝了后来的千亿美金企业家和后来的福布斯全球第一风险投资人,龚虹嘉简直是个拒绝主流的集大成者。那么,入得了龚虹嘉的眼的,又是什么人?

盘一盘他赚了大钱的案子就有端倪了。海康威视初创团队是从中电科脱编的国企员工;做到全球前10的智能卡应用开发商握奇数据,创始人是一位北京的中专老师;龚虹嘉第一桶金德康通信的创始人是三位60多岁退休的技术专家,研究所干了大半辈子,不懂管理,招了几个上海交大博士,不到半年全部走光,摩托罗拉来谈合作,几位老头觉得对方是来“搞我们”的。

这应该怎么总结?龚有所谓的“人才标准”吗?

那大概就是“土”了。他喜欢用“土”来形容自己,想来这一方面是自谦,二来也暗含着一种标准。龚虹嘉挂在嘴边的“土”,并不是气质上的土,而是一种反主流,甚至反现代的人才标尺。比如龚虹嘉就把三位大佬纳入到“土”的阵营,“丁磊不精通管理、陈天桥没出过国、马化腾没读过MBA,中国最成功的网络公司都是这些土鳖做出来的。”

翻译一下,龚虹嘉的意思大约就是:用“反主流”的投资理念和人才标准,也一样有top级别的结果。

不过呢,上个章节的结论,看来我们也只说对了一半:龚虹嘉的大案子是VC投不到的——但VC主流标准里怎么找顶级企业家,龚虹嘉也不会。

0“运气最好”?

收获25000倍回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回答这种问题挺麻烦,盈满则亏,不如打太极,归结为“运气”最省事。

“我从大学读书、工作、创业、到做天使投资人,甚至包括娶妻,都是在一个非常窄的圈子里面进行的。几十年来,数番来来回回,我都和这几十个人发生着各种联系。人生这么多的大事都在一个专业班上完成,而且还从与班上同学合作赚得自己第一、二、三桶金。”

谈“小圈子”,本质上就是谈“运气”,这也确实可以解释他的前几桶金,但时至今日,龚虹嘉的成绩单用运气来概括肯定是狭窄了。

龚虹嘉的投资密码,暗藏着的是强大的手腕、认知和经验。

比如,中源协和的案子。中源协和是国内细胞存储龙头企业,早在1993年就在A股上市。2015年和2016年,中源协和两次收购上海傲源,均告失败。

2017年,龚虹嘉介入,迅速帮助中源协和完成收购。交易完成后,龚虹嘉持股中源协和10.21%,次年,龚虹嘉通过减持海康威视套现48.72亿,增持中源协和超过3%股份,之后直接出任中源协和董事长。

一个两次未果、错综复杂的资产重组案件,龚虹嘉不动声色解决得干脆利落,最后甚至“反客为主”,这就远不止于“天使”能概括的了,这是“野蛮人”级别的手腕和财技。

除了投资功力一流,龚虹嘉的说话艺术也十分了得。

龚虹嘉是一位情商极高的老江湖,深谙中国式关系之道。比如,赚了大钱只说自己“运气好”。

对于很多事情,龚虹嘉也只是点点但不说破。今年早些的一场对话中,龚虹嘉被问及天使机构化是否是伪命题,他自始至终没有直接回答,再被追问“你还是支持个人做天使投资对吧”,老兄终于给了一句“这样考虑更加理智”。

与同行的相处,龚虹嘉也是又周到,又仔细。4年前,龚虹嘉和朱啸虎等人同台,当时的朱啸虎接连投中滴滴、映客和ofo,春风得意。主持人问龚虹嘉如何看待共享单车,龚却先大大地恭维了朱啸虎一番,力道十足,这里有必要摘录原话:

“我们在座见到朱啸虎还是比较崇敬的,原来说早期投资没有什么‘救世主’,那是谁都看不清楚的阶段,但我觉得自从有了朱啸虎,早期投资算是有了‘救世主’,只要他看重哪个项目他就砸大钱,往往他一砸大钱长则一年结束战斗,短则几个月结束战斗,我们都得花十几二十年才能结个果,你就整两三年。他的滴滴算是整得波澜壮阔一点,也快,所以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也改变了我的价值观,向你致敬。

我总结就是说,第一,人起名字很重要,他的父母给他起了朱啸虎,他在早期风投这一块表现出来的风格就是呼啸而来凶恶的老虎;第二,管别人的钱真好,风险大一样敢上,这也是我的短板。”

你瞧,把对方称作救世主,谈自己却净顾着揭短了。

所以龚老板的话绝不能当干货,你得当艺术听。实际来看,强大过人的资本手腕,另辟蹊径的深刻投资洞察,以及在中国式关系中如鱼得水的生存之道,才是龚虹嘉“真正天使投资人”的利器,而不只是什么随机的飘渺的运气。

04 “所有人”的LP

龚虹嘉高在哪儿?高就高在除了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他还是LP。

他不但是LP,而且还几乎是所有人的LP。

2014年,龚虹嘉创办了深圳嘉道谷投资,还与朱伟豪联合创办了嘉豪投资。根据报道,嘉道谷投资了红杉中国、IDG资本、高瓴资本、晨兴资本、经纬中国、英诺天使基金、梅花创投、中金资本、方广资本、清科创投等知名机构。嘉豪基金对外投资的GP包括元生资本、沸点资本、火山石资本、顺为资本、源码资本、GGV纪源资本、愉悦资本、赛伯乐投资、云启资本、南山资本等。

总共二十几家,你顺着榜单去捋吧,他几乎把国内有头有脸的GP承包了,简直是独立锻造了一只中国风险投资的“30ETF”。

龚虹嘉谈及过GP的选择逻辑,一是看GP的擅长方向、过往案例和投资风格是否与认知吻合,二是否能够弥补自身和团队在认知和能力边界上的不足,第二点比第一点投得更多。

这两个理由无可厚非,毕竟龚虹嘉的投资版图时常游离在主流之外,补补短板完全说得过去。但若想补短板,投个几家GP也就足够了。龚虹嘉为什么偏偏要投这么多家?

答案只有一个,不错过。

聪明如龚虹嘉,不可能看不到中国市场巨大的投资潜力。他选择用一种类似指数基金的策略做LP,把对外投资的盘子做到尽可能的大。龚虹嘉信奉“水利万物而不争”,时常把“不争”挂在嘴边。但在投资这件事上,龚虹嘉的动作语言是明明白白的“从不错过”。

天使投资人也好,LP也罢,还是得捧一下这位只喜欢自揭短板的投资人:对于职业投资人来讲,龚虹嘉的故事正像是带着某些残酷色彩的启示录,它有助于VC思考自己的边界和局限性,也有助于投资人们更深层次地理解这份职业,乃至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王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