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科技, 可选消费 作者:巨潮商业评论 2020-12-03 11:59
[亿欧导读]

这个市场上的巨头们,正在再造一个互联网。

金融/公司

本文来自: 巨潮商业评论 作者: 杨旭然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来源:巨潮商业评论(ID:tide-biz)

作者:杨旭然

编辑:王方玉

“归根到底,它创造了又一个“用科技提高效率”的典型场景。”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这样评价美国办公视频公司Zoom。

Zoom是他投资生涯最得意的代表作之一。疫情推动了Zoom营收的高速增长。其2021财年半年报收入直接蹿升到9.92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翻了3.7倍,在风险投资阶段就已入局的张磊凭此大赚一笔。

另一笔收获巨大的投资,是晨兴资本创始合伙人刘芹,在2013年11月参与的对金山办公(688111.SH)2000万美元的投资。截至2020年11月底,这部分股份价值超过11亿美元,回报高达50倍。

金山办公股价  来源:东方财富

在资本市场中,办公应用企业、特别是在线办公受到的热捧,还远不止于此。

如果将视角拉高,拉远,我们会发现,不论是Zoom和金山办公,或者是CRM的王者Salesforce、有着最高市值的老牌企业微软、专业的图像处理软件公司Adobe,互联网巨头孵化出来的钉钉、企业微信、飞书,这些成批出现的千亿、万亿级估值的企业,都身处这个共同的庞大赛道。

巨头迭代

办公软件每隔几年就会跑出一个巨头。但神奇的是,这个行业不会出现新巨头灭掉上一个巨头的情况,而是相互之间长期共存。

奈飞(Netflix)首席执行长里德•黑斯廷斯曾多次表示,睡眠是奈飞最大的竞争对手。 

传统意义上互联网企业的主营业务,长期集中在购物、刷剧、聊天、短视频等休闲娱乐生活上,构成了人们的闲暇时光。但就像黑斯廷斯的说法,这些闲暇时光是有边界的。

除了睡眠之外,互联网公司必须去面对的另一个重要的边界,就是工作——人们在工作中使用网络的时间,甚至比睡眠时间还要长。

互联网公司显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用户出现和停留的地方,工作办公作为用户停留时间最久的场景之一,很早就受到了创业者的关注。

1993年,Salesforce在美国旧金山成立,为用户提供客户关系管理平台,并且不必像传统软件一样安装软件甚至购买硬件,从而避免掉各类复杂的后台处理系统,因此也被称为“软件的终结者”。

Salesforce的出现实际上并不合时宜,因为早在1993年,互联网化的工作环境远未成熟,因此这家企业经历了长久的发展历程,到2004年才在纽交所上市,当年收入达到1.75亿美元。

Salesforce股价  来源:东方财富

互联网的生态逐渐成熟。在中国,较早开始学习Salesforce模式的企业是纷享销客,自2011年12月开始创业,先后获得了IDG、北极光、高瓴资本等知名风投机构的投资。

纷享销客创业的同一年,金山办公从当时已经在港股上市的金山软件(3888.HK)体系中分拆独立。在完全不知道怎么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下做办公软件的情况下,雷军仍然要求团队转型,重金投入研发,并放弃利润考核。

义无反顾的互联网化,给金山办公带来了足够好的回报。这款中国最早问世的文字处理办公软件之一,得以领先于此后出现的一系列对手,在移动互联网协同办公的赛道上跑在了前面:

2014年,钉钉早期版本问世;2015年,石墨文档上线;同一年,提供在线文档功能的“语雀”也开始从支付宝团队内部开始孵化,2016年,字节跳动研制出了一站式协作平台“飞书”,主打通讯、日历、云文档、云盘和工作台的深度融合。

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后,企业应用、在线办公市场快速热闹了起来,在协同办公软件领域,用户的选择越来越多。

特别是以钉钉、企业微信、飞书为代表的一站式协作平台,不仅具备了传统的OA功能,还集成了包括文档处理、财务处理等在内的一系列功能,便于企业管理,成为了企业管理层优先推广的工具。

当时人们普遍预计,以微软Office为代表的传统办公软件,将在这种办公应用线上化的过程中被颠覆掉——自从2006年Google Docs上线之后,这样的声音就一直存在。但现实的情况是,Office在办公应用的统治地位仍然稳固,全球范围内的用户,每年依旧雷打不动地给微软带来数十亿美元的利润。

“每天无数人喊着要颠覆的Office,到现在仍然活得好好的”,金山办公CEO章庆元看到,实际上Office做到了用一套标准化产品,满足了几乎所有行业的需求,并且形成了庞大的生态体系,包括上下游的公司、研发代理商、二次开发者,都基于Office设计了各类OA、ERP业务,这让Office有种“基础设施”的意味,也体现出了文档处理软件在办公应用中的核心地位。

但反过来看,Office的持续强势,也并没有影响Google Docs、金山办公、钉钉、Salesforce们拓展自己的业务,一种非常和谐的情况出现了:老的巨头历久弥坚,新的巨头也在崛起,这个市场里,并没有出现那些此消彼长以新代旧的桥段。

平台化趋势

在线办公行业在朝着集成平台的方向发展,散落的“工具应用”将被进一步集成,金山办公也在做类似事情。

就在近日,Salesforce祭出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笔收购:以277亿美元的企业价值,将另外一家主打职场社交通讯的应用软件公司Slack收入账下,这笔收购成为了软件行业有史以来最昂贵的收购案之一。

Slack在国际企业应用软件领域是一个名声响当当的企业。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的办公软件钉钉、企业微信,就大量参照了Slack的设计理念。

其最鲜明的特征就是“开放性”,将市面上星罗棋布的各类企业应用软件兼容集成了起来,包括电子邮箱、短信、搜索在内的各类第三方服务,累计数量在百款以上。

如今它又将成为Salesforce的一部分,Salesforce的一体化服务能力将覆盖整个企业应用的前端+后端。理论上,用户可以在其平台上完成办公过程中的几乎所有步骤。

和Slack一样,Salesforce本身也是通过各式各样的收购——被收购的对象中包括了文档处理、在线客服、邮件营销体系、人际关系智能发现平台、媒体监控平台、网络视频平台等一系列前端、后端的应用功能,从而完成了从一个面向中小型企业的CRM系统软件,到办公应用大平台的蜕变。

一直没能被颠覆掉的微软,也是一个历史级的收购大师。早在1987年,就花1400万美元现金收购了一家名为Forethought的公司,这家公司的核心产品叫PowerPoint。从此,Office就稳坐演示软件的王座。

微软股价  来源:东方财富

从那之后,微软先后进行了超过250次的收购与投资,从包括Visio在内的各类办公软件,到企业社交应用Yammer,再到网络通讯软件Skype,以及企业社交平台领英LinkedIn等等,甚至还创立Surface平板电脑品牌直接杀入办公硬件。

伴随着软件产业与互联网生态的不断成熟,每一类办公应用产品都有属于自己的用户群体。并且由于使用习惯带来粘性,用户并不会在不同办公软件之间无限切换,各类应用因此长期共存。

在国内,办公软件企业也采用不同的策略扩充自己的功能与产品线,从单一功能向办公平台化演进。

金山办公最早只有WPS一个文字处理工具,到2000年之后就扩展到了包括表格、演示在内的办公套件,后期增加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多屏文档应用金山文档,在线办公的各种应用,整个体系不断拓展。

除了传统的文档软件WPS与移动端的金山文档之外,金山办公还有包括PDF解决方案、文本搜索系统稻壳儿、脑图、流程图等一系列产品,并且基本实现了一个账号打通。

不断地扩张功能过程中,金山办公越来越超脱于传统的文档处理,逐渐向“办公”的大概念拓展,这是一个从文档工具,向一站式互联网化办公平台蜕变的过程。

与国内钉钉、企业微信等办公协作平台不同的是,金山办公以WPS文档处理软件起家,仍有很强的工具属性,这构成了金山办公的一部分护城河。

按照其内部的说法,金山办公既有传统的办公软件的属性,又有金山文档这样的移动互联网文档工具,还通过功能扩展与收购,形成了足够的平台属性,在B端、C端都可以获得收入,在办公应用市场里没有对标。

“金山办公只是一直没有用新的办公平台概念包装自己”,章庆元认为。金山办公不仅有高门槛、免费用的文档处理工具,相比钉钉、飞书等时下热门的集成式办公软件,实际上已经无限接近。 

第三方价值

巨头孵化的办公软件渗透了太多的“价值观”和“经营理念”,这个市场需要更加中立的第三方平台。

Zoom作为一个独立的在线会议软件,已经在资本市场中被定出了1300亿美元以上的高市值,这还只是在线办公生态中的一项应用而已。

金山办公也有类似的情况。公司以2019年不到20亿元的收入,被资本市场定出了最高2000亿元的市值。

仅仅将这些现象简单归拢为“泡沫”是欠考虑的。整个在线办公市场的空间之大,可能会超过所有人的想象。并且,如今这个行业正在形成“超级平台”,从Salesforce、金山办公、钉钉等企业的成长历程中,都可以印证。

2020年12月1日,金山办公在WPS CHAO年度发布会上,宣布公司全新战略“协作”,同时一口气发布了包括表单、会议、日历、ToDo、脑图、流程图、海报(创客贴)、云文档等在内的X款均支持协作的全新办公组件,金山办公基于大工作场景,面向个人和组织的全家桶套件已初具规模。

和此前以多种类工具面貌示人相比,WPS正在成为一个协同办公的入口型平台,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兑现了来自资本市场的期待。

疫情的出现,加快了人们在线办公习惯的养成。站在企业管理者的角度,也希望所有工作流程,都能够在一个平台上一站式完成,以便于数据留存和流程优化。金山办公的平台化转型,属顺势而为。

很多中国企业现阶段必须面对的一个现实是,体量相对较小的创业型办公平台企业,其产品力大多有限,兼容性也不足。但那些相对成熟的大平台,则基本上都是腾讯、阿里或字节跳动孵化或投资的:

钉钉有全国范围内有超过3亿的用户数量,和1500万以上的企业使用,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智能在线办公企业。
企业微信也在5月份宣布,已经有了2.5亿微信用户使用。
2019年9月,原字节跳动内部的协作平台飞书开始面向市场开放,成为了字节跳动在ToB端最重要的布局。11月中旬,其最新版本「π」成功上线,新增了思维笔记、多重表格、飞书会议室、飞书妙记、飞书服务台等各种功能,并且还优化了视频会议、即时沟通等功能。
2020年7月,腾讯以7.7亿元总价投资了A股办公自动化企业泛微网络(603039.SH),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据其官网,这家A股公司已经为87个行业的4万多家企业提供服务。

几家互联网巨头布局的协同办公平台,成为了目前市场上大多数企业选择。

B(Bytedance)AT孵化的办公平台,基本上都延续了各自企业的经营管理理念,和对于业务流程的理解,如飞书体现出了公司内部的开放,员工可以直接看到领导者的OKR;钉钉在考勤、业务流程方面的严格细致,也是阿里巴巴销售文化的集中体现。

选择某一个平台,按照其功能设置进行公司日常经营的管理,就相当于基本上认同了这个平台背后巨头的管理哲学和经营理念。企业的价值观必然会渗透在它的工作流程、业务侧重里。

有些企业也许对此不会在意,但同样有企业会尽量去避免被其他企业所影响。是否要按照钉钉所推崇的方式进行流程管理?是否要像飞书一样做OKR的全公开透明?相信任何一个企业负责人,对此都会有不同的答案。

在美国市场,我们也并没有看到Facebook、亚马逊或者谷歌在办公平台上做了多么大的布局。不论是微软、Salesforce还是Slack,这块市场的主导者一直是以“独立方”的姿态存在,并不是从某家特定企业的业务流程中衍生出来的。

也许很多企业习惯于在钉钉、企业微信和飞书中三选一,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市场同样需要一个更加中立的第三方,为企业们整合各类办公应用,提供便利,用科技的手段,为企业经营管理提高效率。以金山办公为代表的第三方平台企业,更容易获得企业用户的信任。

结论

谈到对目前在线办公市场格局的判断,章庆元认为,至少现在来说根本就得不到一个明确的结论。原因在于,这个市场空间太大,各种企业、产品共存,相互之间的竞争与合作交织。

微软、Zoom、Salesforce、金山办公、未来的钉钉、飞书,一系列行业的龙头公司或功成名就,或走在估值飞涨的路上。

占据每一个企业与员工的工作时间与空间,这个市场上的巨头们,正在再造一个互联网。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