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林怡龄 编辑:刘聪 2020-12-16 21:06
[亿欧导读]

“在医保谈判中企业靠什么取胜?最终还是靠产品的定位和药物经济学性,追求疗效取胜。”

医保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12月16日,2020年国家医保目录药品谈判进行到第三天,此前“烟雾弹”不断的PD-1/PD-L1竞争形势逐渐明朗。

据相关媒体在现场获悉,今天上午的PD-1/PD-L1谈判或是进口产品,如O药、K药等,而下午主要为国产产品谈判。其中,默沙东的K药最低报价约在10万左右。

价格战开启,恒瑞降幅或达80%

对于参与谈判的药企而言,如何拿捏医保支付底价依旧是谈判的关键。据悉,药企有两次报价机会,而医保局根据药物经济学会先测算出一个价格来与企业进行谈判。

不过,尽管今年“灵魂砍价”并未重现,流出的价格降幅多在30%-40%,但在这场“厮杀”中,恒瑞医药的PD-1艾瑞卡®单价还是降至3000元左右。如果不计算慈善赠药的话,艾瑞卡®降幅或高达80%,以换得其目前4个获批适应症进医保。算上慈善赠药的话,艾瑞卡®每年治疗费用将从11.88万将至5万元左右,通过医保报销后,患者实际支付的治疗费将约为1.5万元。

而在医保谈判前,恒瑞医药公布其卡瑞利珠单抗援助后仅需3万元/年的治疗费用,一度引发业界猜疑是否在试探底价。在四个国产PD-1中,艾瑞卡®是目前覆盖适应症种类最多的抗癌药物,也是国内首个获批肺癌及食管癌适应症的国产PD-1抑制剂。

另外,有消息称,有两家国内企业PD-1报价分别为3万/年和3.7万/年。此次谈判现场,君实生物的谈判很快,随后匆匆离开。作为去年PD-1单抗药物谈判中“唯二”的内资药企,君实生物以极微小的差距与医保遗憾擦肩。目前,与君实生物获批同一适应症的仅有K药。

当前,进口PD-1药品赠药后的年治疗费用普遍高于20万元,其中K药赠药后一年的治疗费用约28.7万元,O药约25.8万元。而国产PD-1则为10万元左右。

公开资料显示,信达生物定价7838元/100mg,君实生物定价7200元/240mg,百济神州则定价10688元/100mg。而从去年进入医保后,信达生物的价格调整为2843元/100mg,医保报销后患者自付为2.9万元左右。

尽管谈判结果尚未公布,二级市场这三天则早已“闻风而动”。16日下午收盘,港股三家百济神州已涨6.13%报147.2港元,信达生物涨3.87%报63港元,君实生物涨3.17%报47.15港元(科创板股价收跌)。恒瑞医药则在16日继续保持97元的高位。这是其时隔4个月后重回5000亿市值,涨幅超7%。

PD-1/PD-L1赛道拥挤,适应症或是决胜关键

据悉,在本次谈判中,入围的PD-1/PD-L1单抗有7个品种,分别是4个进口产品、3个国产产品。除去去年已经进入医保的信达生物的达伯舒®,国产艾瑞卡®、百泽安®、拓益®都会与进口药可瑞达®、欧狄沃®、泰圣奇®和英飞凡®一较高下。

而在价格竞争之外,7个PD-1/PD-L1单抗也将在获批的适应症方面进行差异化竞争。目前,由于大部分PD-1/PD-L1制剂都在中国获批治疗不同阶段的NSCLC,其次为黑色素瘤和霍奇金淋巴瘤。因此,NSCLC将是竞争最激烈的领域。

在7家PD-1/PD-L1企业中,便有4家在华获批了NSCLC适应症,其中国产只有恒瑞医药一家。在该适应症上,恒瑞医药可与其余3家展开正面交锋。而在淋巴瘤适应症上,恒瑞医药同样将与百济神州一较高下,而于2019年进入医保的信达生物达伯舒®将遭遇威胁。

pd-1 pd-l1 新.png.png

中信证券研究部首席医疗健康分析师陈竹曾告诉亿欧大健康:“在医保谈判中企业靠什么取胜?最终还是靠产品的定位和药物经济学性,追求疗效取胜。”而有关进入医保目录的影响,西南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医药生物组首席分析师杜向阳此前在接受亿欧大健康采访时则指出:“其实有两方面的意义,第一个对于企业而言,可以加速药品放量,这是最核心的;第二对于患者来说,自费幅度会小很多,接受度更高了。

2019年,信达生物通过降价近64%拿到了2020年国家医保目录的入场券,随后实现放量。2020年上半年,达伯舒®在样本医院同比增长超过5倍,其销售额也来到9.21亿元,接近2019年全年。而这也是几家本土企业“抢破头”也要进医保的核心因素。

此外,杜向阳也指出,进入医保还有利于缩短投资回报周期。“过往创新药研发,如果是完全自主创新,没有六到十年很难上市。与此同时,上市之后还要考虑放量周期。如果刚开始都是自费的话,放量周期会很慢,可能需要有3年5年甚至更长时间,而进入医保就是‘捷径’。”

当下,PD-1/PD-L1的竞争市场早已暗流涌动。从2015年起,围绕PD-1和PD-L1的临床研究数量逐步攀升,如今,除去这8家企业,后续还有超过50种PD-1/L1单抗和双抗处于研发管线中。据中信证券统计,2019年,PD-1/PD-L1联合治疗的临床试验数量已经是单药临床试验的3倍之多。

“未来我们不是用PD-1单抗给大家看病,是用PD-1单抗给大家洗澡,为什么呢?太多了。”此前,科创板咨询委委员、肿瘤专家李进曾这样调侃目前PD-1靶点研发扎堆的现象。不过,中信证券指出,进入医保目录有望缓解未来商业化面临的严峻形势。

如今,靶点扎堆之外,各家也在在适应症扎堆上逐渐差异化,从扎堆肺癌、肝癌、淋巴癌等拓展到了尿道上皮癌等。

就在PD-1/PD-L1医保谈判的前几天,君实生物公布了其拓益®一线治疗非小细胞肺癌III期临床的结果,而在谈判的今日,恒瑞医药则公布了艾瑞卡®的两项临床试验结果,分别为卡瑞利珠单抗一线治疗晚期食管癌III期临床研究达到主要研究终点,和卡瑞利珠单抗治疗晚期/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III期临床研究达到主要研究终点。

PD-1/PD-L1可以比喻为万能靶点,多个肿瘤领域都可以适用,但有些产品可能在某些适应症里面有优势,这可能就是胜出的关键。”陈竹说道。无独有偶,恒瑞医药相关负责人也曾在某场活动上指出,恒瑞唯一的优势仅仅是适应症,而这种优势稍纵即逝。恒瑞今天的价格就是其他药企未来PD-1的天花板。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林怡龄。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PD-1/PD-L1医保谈判O药K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