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科技, 金融 作者:斑马消费 2020-12-18 12:32
[亿欧导读]

KFH公司将持有Opera股权的一半卖给昆仑万维,另外的一半,是不是也准备找个时机注入呢?

科技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 | 任建新

出品 | 斑马消费


两度延期之后,昆仑万维对深交所第二次重组问询函的回复,终于在12月17日姗姗来迟。

两次问询、三度延期,也从侧面说明了这项交易之内容复杂和疑窦丛生。标的公司Opera市场份额下滑,上半年业绩暴降,商誉高企,与客户、供应商、竞争对手谷歌的复杂关系,与股东三六零等公司的关联交易,因做空事件而陷入证券集体诉讼,等等。

除此之外,从Opera中剥离出来的小贷和博彩业务,也令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周亚辉的灰产网络露出冰山一角。

这边积极推进将Opera并入上市公司昆仑万维,那边,周亚辉及其前妻李琼,疯狂减持公司股份。值得一提的是,重组本身,也是周亚辉套现的手段之一。

昆仑万维重组Opera

10月底,昆仑万维(300418.SZ)披露重大资产购买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公司谋划已久的Opera重组案,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公司全资子公司香港万维以现金方式向KFH公司购买其持有的Opera8.47%的股份,交易对价8014.50万美元。

交易前,香港万维持有Opera45.41%的股权,重组后持股比例将提高至53.88%,Opera将成为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Opera,欧朋浏览器,1995年创立于挪威,以小巧、快速和跨平台等特点在一众浏览器中脱颖而出。

2016年2月,昆仑万维和三六零(601360.SH)以81亿元左右的代价收购Opera。两年后,该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代码OPRA。

Opera公司旗下主要产品为Opera浏览器和信息流内容平台Opera News(海外版今日头条),2019年平均月活跃用户达3.5亿。

目前,香港万维、三六零旗下的奇飞国际发展、周亚辉控制的KFH公司为Opera前三大股东;周亚辉出任该公司董事和首席执行官,周鸿祎同样在董事之列。

为什么周亚辉一定要将Opera并入昆仑万维?

今年5月,昆仑万维“被迫”出售了旗下公司Grindr Inc.所有股权,虽然回收了44.25亿元现金,但公司“游戏+社交+投资”三大业务矩阵瞬间缺了一个角。如果不及时补充业务,公司不仅将面临2021年的业绩大滑坡,上市公司的竞争力将会长期疲软。重组完成后,上市公司将形成“游戏+社交+信息应用”的多业务矩阵。

市场竞争力下滑

昆仑万维急需新业务来补充Grindr的空缺,但Opera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标的。

浏览器市场越来越寡头化,谷歌和苹果依靠其系统级优势,不断蚕食流量。2019年Opera拥有3.28%的市场份额,2020年半年时间就丢失了其中1%。

据StatCounter统计,截至2020年7月,按页面访问量统计,Chrome浏览器(谷歌)市场份额为65.9%,Safari(苹果)市场份额为16.7%,Firefox浏览器市场份额为4.3%,三星浏览器市场份额为3.4%,Opera市场份额为2.1%。

2018年、2019年、2020年上半年,Opera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71亿美元、2.08亿美元、8981.4万美元,净利润分别为3483.7万美元、5129.1万美元、622.9万美元。

公司为了对冲浏览器业务的颓势,大规模投入销售费用推广信息流内容平台Opera News,成为今年上半年业绩大幅缩水的主要原因之一。

今年上半年业绩暴跌,其中还有超过一半来自炒股赚的钱。同期,公司证券投资收益分别为-148.5万美元、847.7万美元、353.6万美元,分别占公司对应期间净利润的-4.3%、16.5%和56.8%。

更关键的是,截至2020年6月,Opera公司商誉及无形资产分别为4.26亿美元及1.13亿美元。一旦相关板块业务受损业绩下滑,恐怕会给公司叠加商誉及无形资产减值的压力。

Opera最大的客户是谷歌,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6月分别贡献了公司营业收入的3.8%、35.8%和35.8%(模拟报表口径营业收入);谷歌也是公司的供应商之一;同时,谷歌旗下的Chrome浏览器是公司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公司与谷歌的合约2020年12月到底,到底能否维持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

这种复杂的关系和关键的时间节点,成为交易所的问询重点之一,昆仑万维也无法给出明确答案。

今年1月,Opera遭到做空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的做空,直指公司违反Google Play Store相关政策,通过Opay等多款应用在多个国家和地区放高利贷。

当时,Opera股价下跌接近20%,此后,公司股价一直低于发行价。投资者认为公司违反法律法规、存在错误或误导性陈述以及重大信息遗漏,于6月18日提起证券集体诉讼。

以上众多因素,都将有可能成为昆仑万维重组Opera的变数。

亚洲灰产王周亚辉

并购前,Opera剥离的两块业务,小贷业务线子公司Tenspot,以及博彩业务合营公司Powerbets,均成为问询的关键点。

Opera失去对Tenspot的控制权,但仍然对科技金融业务念念不忘,已完成对Pocosys 公司的收购,还计划收购持牌金融机构Pocopay及Fjord Bank。

Powerbets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Opera2018年-2020年上半年合计对其追加投资326.2万美元,但由于该公司持续亏损,报告期末持有账面净值为-211.2万美元。

这家博彩公司不仅资不抵债,还欠着Opera公司应收账款688.4万美元——Opera有没有利用自身业务放高利贷目前尚不清楚,涉及博彩业务倒是有实锤了。

实际上,周亚辉旗下,诸如小贷、博彩等存在监管风险的业务非常多,早年他甚至被称为“亚洲灰产王”,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同性社交软件Grindr。

Grindr 2009年上线,到2019前后在196个国家和地区拥有8000万注册用户,月活跃用户1000万,日活跃用户400万。

很多人不知道,这款全球成立最早、最大的同性社交平台,居然在一家A股上市公司之内。

2016年-2017年,昆仑万维分两次斥资2.45亿美元收购Grindr Inc.,今年5月以44.25亿元的价格出售,先行确认投资收益29.48亿元,剩余6000万美金待业绩考核实现后确认。

独角兽捕手的运作能力,可见一斑。

除此之外,周亚辉此前曾拥有过的争议业务还包括现金贷(摩比神奇)、海外直播(全民快乐)、互联网金融(乐云小贷、洋钱罐)等。

两大股东合力减持

正当昆仑万维重组的关键时刻,公司前第一大股东李琼,仍然大规模减持。

李琼6月15日披露减持计划,之后半年时间,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分批减持公司6366.23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54%,套现14.16亿元。

12月15日披露的减持计划完成公告显示,最近的一次减持,就发生在公司因几轮问询而焦头烂额之际。

李琼不是别人,正是周亚辉的前妻。2016年两人离婚,李琼分得价值75亿元的昆仑万维股票等资产,成为当时A股天价离婚案之一。

此后多年,李琼一直是昆仑万维第一大股东,周亚辉通过直接和间接持股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此轮减持之后,李琼失去第一大股东之位,持股比例降至11.50%,仍然价值近30亿元。

实际上,2019年以来,周亚辉也一直在减持公司股份,合计套现十多亿。

值得一提的是,昆仑万维重组Opera,本身就是周亚辉的一次套现行为,因为香港万维的交易对手KFH公司,正是周亚辉控制的境外公司。

KFH公司将持有Opera股权的一半卖给昆仑万维,另外的一半,是不是也准备找个时机注入呢?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