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科技 作者:黄依婷 编辑:顾彦 2020-12-24 12:38
[亿欧导读]

如果“金矿”没了,恐怕再智能的“铲子”也卖不动。

同花顺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资本市场里“挖金子”的人来来去去,却很少有人注意到那些“卖铲子”的。

同花顺东方财富、大智慧为首的金融服务商们,躲在幕后闷声发大财,已经上市将近10年。他们的炒股软件、股吧、资讯,股民几乎人手必备。

只是互联网时代到了下半场,这里流量见顶、巨头抢食、存量竞争激烈。金融服务巨头们筑起的流量城墙,日渐难抵御外部入侵。

12月23日,同花顺盘中下跌12.78%至118元,股价创今年6月以来新低。截至收盘报123.63元,跌幅8.62%。分析认为,这番异动或是受21日发布的重要股东减持消息影响,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来同花顺高层减持很是频繁。

“卖铲子”的生意,还能赚到钱吗?

与券商的爱恨江湖

如果说经纪业务是座金矿,券商是倔金者,同花顺则是最早的“卖铲人”。

在万得忙着开发数据库,东财正在建股吧的时候,同花顺就开始为各大券商开发“XX券商同花顺软件”。移动端大爆发的那几年,券商人手一版炒股App,背后都有着共同的技术开发商——同花顺。

同花顺自己的炒股App也大放光彩。凭借超强的渠道能力,同花顺成为2007年三大运营商唯一的手机金融信息服务商,接入了几乎所有主流券商交易入口,2015年起常年稳居证券类App月活跃用户数第一。

可以说,同花顺是伴随着券商一起成长壮大的。券商大发展尤其是经纪业务繁荣,少不了同花顺这个移动端顶级流量功臣、App技术开发伙伴

但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随着C端流量见顶,局势日渐从“打江山”变成“守江山”,两者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券商想要发展自己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时,不得不面对流量都在第三方平台的事实。”某私募投资合伙人李明(化名)告诉亿欧,“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客户被截留,同花顺App反向把属于券商的客户引导到了自己的平台。”

业内人员透露,最多时部分券商近50%的交易笔数都来自同花顺App,不仅客户数据、行为都被拿走,增值服务也被同花顺做了,券商沦为通道。

于是一场渠道争夺战开始上演。

先是2015年中信、华泰证券以监管整改为由,切断第三方客户端接口,后是银河、招商、国泰君安等大型券商纷纷自立门户,与同花顺分道扬镳。

其中,方正证券与同花顺的“分手”最为热闹。2017年,方正证券在一份公告中,以触犯合规性为由,表示将切断与第三方平台的联系,并在结尾附上自家App“小方”的安装指南。

对此,同花顺迅速回击,声明自己利己利人,帮助促进资本市场发展,亦不忘揭发方正“老底”,指责其上市时隐瞒了控股股东及多个公司之间的关联关系。

“合作10多年,从未发生过合规问题。现在他们看到了流量价值,想推广自己App了”。同花顺工作人员表示。

“从前券商的业绩考核标准,是先看用户数后看入金数。现在他们反应过来‘里子比面子更重要’,先看入金数后看用户数,更懂得关注流量转化率了。”某私募投资合伙人说道。

这就意味着同花顺和券商的利润分配方式发生了改变,券商会根据流量转化率,而非流量本身分成。

财报数据显示,除2019年以外,最近5年来同花顺来自券商的分佣收入未有明显提高,毛利率却在2019年以来出现显著下降。

“卖铲子”的生意不好赚钱了。

同花顺广告及互联网推广业务.png

与同行的血战

和券商解绑后,同花顺的突围之路一点也不顺。

老对手东财更决绝,2015年收购西藏同信证券,把自己变成了一家券商,等于主动宣布与所有券商决裂。背后的底气在于,东财早在2012年就成为首批获得基金销售牌照的公司,天天基金网才是其最核心的业务。

2015年牛市时期,天天基金创下7432亿元销售记录;2019年,天天基金再度突破6000亿元销售记录,力压传统代销巨头工行成为行业第一。

不再只围绕券商、围绕股票运转,曾经的“卖铲人”去了更广阔的天地。2020年三季报显示,东财证券服务与基金代销业务收入占比超90%,同时手握公募基金、小贷、保险等多牌照。

“同花顺错过了收购的黄金期,已经很难再拿下券商牌照。”李明说。

2018年,证监会出台史上最严券商股东监管规定,要求券商控股股东“净资产不低于1000亿元、最近5年连续盈利、最近3年主营业务收入累计不低于人民币1000亿元”。

“双千亿”的门槛,对于年均营收不过20亿的同花顺来说,实在太遥远。即使2019年“双千亿”门槛放低,也非同花顺所能及。

基金销售业务上,则是同花顺自己不够重视。

“尽管和东财同时期拿到基金销售牌照,但那时同花顺的重点放在App技术开发与服务金融生态伙伴上,没有多花心思关注基金业务。”华宝证券战略研究副总监卫以诺告诉亿欧。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同花顺基金代销收入不到1.9亿,而东财是其5倍多。

同花顺和东财代销收入对比.png

潜在的更大威胁,来自互联网公司。

在卫以诺认为,拥有庞大流量的互联网厂商一旦发力,或将对现有基金销售格局形成颠覆,以东财、同花顺为引领的整片金融服务市场,都将为之震动。

“蚂蚁事件之后,阿里或许会弱化金融属性,强调金融服务属性。目前支付宝的基金代销业务已经做得颇有起色了。”

同花顺的另一大对手万得,则已在数据服务方面构筑起护城河。

“万得的成功就在于无限贴近客户。销售团队几乎很少在办公室,都是长期驻扎在客户单位,收集需求、教育客户,甚至是培养感情。”一位离职多年的万得前员工告诉亿欧,“在这点上,市场上所有号称要‘颠覆万得’的厂商,都还没有摸清要点”。

而同花顺某前员工吐槽:“两三年前的同花顺,线下销售团队10个不到。领导都是To C团队过来的,还在用C端网络电销、广铺流量的那套模式打B端。”

凭借这样的韧性,万得的数据服务垄断了券商、基金、私募为首的核心金融圈。

“大型金融客户的底层数据和模型都来自万得,只要预算允许,客户一定首选万得。”某前东财销售人员透露,“同花顺ifind、东财choice,只能渗透到下沉市场,比如券商营业部,或者某些小型私募和研究机构”。

打不进核心金融圈,数据服务业务难有突破性增长。在同花顺的报表上,来自ifind的收入被并入基金销售一项,汇总年收入不足2亿。

AI变现路漫漫

渠道、牌照拼不过东财,数据服务又不是万得的对手,同花顺把突围的希望寄托在AI身上。

月活3000多万的移动端App是同花顺最大的优势所在,软件服务、广告推送、开户导流业务,无不是围绕流量变现进行,AI承担了深度挖掘流量价值的重任。

对比同行,同花顺在研发上是最花心思的,研发人员数量和研发金额均远超东财和大智慧。2019年,同花顺研发投入4.6亿,占营收比重为26.7%,而东财仅为7.22%。

据年报披露,这些投入很大部分被用于AI平台建设,研发机器学习、知识工程、自然语言处理、语音识别等功能。

一个可能的应用方向是AI资产管理。

2015年,同花顺成立人工智能资产管理公司。2016年,宣布将用不超过10亿元自有资金进行智能化证券投资。2019年,首只私募基金——同花顺阿尔法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成立备案。

在国内,智能投资属于很前卫的尝试,其前景不被业内完全看好。

参考国外,Betterment、Wealthfront等几家知名智能化资管公司,管理规模已达百亿美元以上,管理费率比理财规划师便宜,但比直接购买交易所指数基金贵。其种类,多局限于指数基金和ETF,尚无法进行个股和期权等复杂品种交易。

国外智能投资.png

有专家分析,美国公司Wealthfront宣称每年能帮客户提高4.6%的收益,其中绝大部分来自节税收益。但中国不收取资本利得税,高明的避税术无用武之地。此外,中国指数基金比主动型基金的优惠力度相较于美国弱很多,故费率优势亦不突出。

“国内有券商做过类似的实践,2019年的结果基本和沪深300持平。”卫以诺表示,“专业金融公司尚且没有很成功,科技公司更难说了。”

某金融专业人士直言:“目前我了解的AI投资,基本是大号版的智能选股,筛选过程是机械,不是智能。”

或许AI和投资要真正融合,还需要很长的探索期。但在AI和研究结合上,同花顺已经摸到了门槛。

“在所有面向C端的炒股App中,同花顺的底层数据能力最强,AI技术能力也处于领先。”李明评价。

同花顺主打的智能选股产品i问财,搭载智能搜索功能,能够让客户快速根据关键词得到问题解答。其他付费栏目包括选股诊股、股价预警、短线宝等,都是用AI手段帮助客户判断公司基本盘和股价走势。

最近3年,同花顺来自移动端的变现收入稳定在8亿元以上。2020年上半年,其移动端付费栏目营收5.8亿,较去年增长32%。在行情的带动下,其金融资讯、投资服务产品,仍有增长空间。

但资本市场终究是起起伏伏,同花顺或许应该未雨绸缪——如果“金矿”没了,恐怕再智能的“铲子”也卖不动。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黄依婷。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