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林怡龄 编辑:刘聪 2021-01-13 18:43
[亿欧导读]

大会进行到第2天,多家制药巨头已经公布了重要资讯。亿欧大健康试图通过整理,为读者揭开这些巨头们未来的规划蓝图。

药品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2021年伊始,从线下挪到线上召开的第39届JP摩根医疗健康大会(J.P. Morgan Healthcare Conference,JPM)在业内看来比以往任何一届都显得更为忙碌。 

在为期3天的大会上,企业们除了介绍公司运营策略和战略,研发管线中的重点项目之外,参与到新冠疫情当中的吉利德、Moderna、辉瑞等亦介绍了抗疫药物生产的进展和带来的影响。而大型药企如默沙东、BMS等,则传递了企业在并购交易方面的长期规划。 

大会进行到第2天,多家制药巨头已经公布了重要资讯。亿欧大健康试图通过整理,为读者揭开这些巨头们未来的规划蓝图。 

诺华:重磅药物拓展新适应症

近年来,尽管在皮肤病领域涌现了诸多新竞争者,诺华治疗银屑病的Cosentyx依旧坚挺。上市已有五年,其仍牢牢占据着大部分的市场份额。不过,Cosentyx如今也在积极拓展新适应症。

诺华的首席执行官Vas Narasimhan称:“”未来将看到,Cosentyx的大部分销售额是来自风湿病和新的适应症,而这将为其达到50亿美元销售额助力。”据诺华公开的数据,2020年前9个月,Cosentyx创下销售额28.8亿美元,位居其销售榜首。

目前,诺华已经基于其4个治疗平台搭建其了领先的研发管线。其中,基因治疗是其重点布局的领域。2019年,FDA批准的用于治疗小儿脊髓型肌肉萎缩症(SMA)的基因疗法Zolgensma已经在去年前9个月中为诺华带来了6.6亿美元销售额。

截至目前,诺华在基因治疗领域共有4个临床项目,另外19个处于临床前。在去年10月份,诺华以2.8亿美元的总价收购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Vedere Bio公司,以获得Vedere Bio公司全套的眼科疾病基因治疗平台。而通过此次收购,诺华再次了扩大在基因和细胞疗法领域的优势。

诺华.png.png

罗氏:三大王牌生物制剂失守,推动个体化医疗革新

罗氏首席财务官Alan Hippe在大会上表示,尽管去年罗氏仍保持高增长,但因为生物仿制药的竞争,罗氏已经损失了约50亿美元的销售额。他指出,Phesgo®皮下注射(SC)制剂的出现便是一种对策。

Phesgo®是由罗氏Perjeta®(帕妥珠单抗)和Herceptin®(曲妥珠单抗)与透明质酸酶结合的固定剂量组合药物,于2020年在美国和欧盟获批用于治疗早期和转移性HER2阳性乳腺癌。

但Alan Hippe也强调了创新是“最佳的防御线”。去年,罗氏在制药、数字化、及个性化医疗保健和诊断领域签署了132个合作伙伴关系,以推动创新。而在大会,罗氏也表示其未来策略的核心之一是推动个体化医疗的革新。其指出,对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将对药物开发的产业链产生重大影响。

在研发领域,使用单细胞和基因组学检测技术则可以用多种手段平行每天对上百万个细胞进行分析,从而发现以前未知的细胞类型。而将基因组数据与真实世界中与患者相关的病例数据相结合,利用人工智能建立模型并进行分析,则有望提高对患者疾病进行的预测,以及确定“量身定做”的个体化疗法。

BMS:4款创新产品有望近期上市,将继续“买买买”

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MS)在报告中指出,公司共有4款创新疗法有望在近期上市。除了已经处于FDA审评过程中的靶向CD19的CAR-T疗法liso-cel和靶向B细胞成熟抗原(BCMA)的ide-cel以外,该公司的口服TYK2抑制剂deucravacitinib和通过收购MyoKardia获得的潜在“first-in-class”心血管药物mavacamten同样未来可期。

而在斥巨资740亿美元收购新基和131亿美元收购MyoKardia之后,BMS似乎并不想停下其收购步伐。BMS首席执行官Giovanni Caforio表示,BMS在完成上述两项重磅交易后,仍有“显著的财务灵活性”可以继续交易。“公司正在不断探索‘中型交易’,比如MyoKardia这样的收购。”他说,“公司预计在2021年至2023年将有450亿到500亿美金的自由现金流。”

GSK:积极参与mRNA研发,五年内有望推出10款重磅疗法

在被问到疫苗巨头葛兰素史克(GSK)是否受到mRNA疫苗、HIV疫苗的生产商Moderna威胁时,其首席科学官Hal Barron回应道:“不。”他指出,GSK正在努力成为mRNA领域的主要参与者。去年7月份,GSK与mRNA领域三巨头之一的CureVac达成了一项超10亿美金的合作,开发mRNA疫苗。Hal Barron表示:“我们对疫苗领域正在发生的潜在转变感到非常兴奋,并非常希望成为该领域的领导者。”

与此同时,Hal Barron也汇报了在几年改革之后,GSK拥有了包含18种疫苗和42种在研疗法的研发管线。其中,多个潜在重磅药物已经进入后期临床开发阶段。事实上,自从Hal Barron担任GSK首席科学官以来,GSK的研发重心之一就是免疫系统在多种疾病中的作用。他表示,GSK有望在2026年之前推出超过10款重磅疗法。

吉利德:肿瘤学和炎症领域是未来新增长点

长久以来,吉利德科学给外界的印象都是多种抗病毒疗法以及此次新冠疫情中处于旋涡中心的瑞德西韦。但这些年,吉利德也在逐步侧重在肿瘤学和炎症方面的开发。在JPM大会上,吉利德的首席执行官Daniel O’Day表示,在抗病毒疗法以外,肿瘤学和炎症方面的创新疗法的开发将成为该公司未来的增长焦点之一。

目前,除了对旗下Kite公司开发的细胞疗法寄予厚望,吉利德对通过210亿美元收购Immunomedics公司获得的“first-in-class”抗体偶联药物Trodelvy(sacituzumab govitecan-hziy)也十分看好。

去年,Trodelvy已经获得FDA的加速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两种疗法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mTNBC)成人患者。而由于这款靶向Trop-2抗原的药物在其它多种实体瘤中皆有表达,吉利德科学已经为此开展了多项临床试验,旨在扩展Trodelvy治疗的癌症种类。

而在优势领域抗HIV疗法方面,吉利德开发的潜在“first-in-class”衣壳抑制剂lenacapavir已经在2/3期临床试验中表现出降低病毒水平的良好效力。这款强效抗HIV疗法的优势在于可能只需要每隔6个月接受一次治疗。目前,lenacapavir已经获得FDA授予的突破性疗法认定,有望成为变革HIV治疗模式的长效疗法。

此外,Daniel O’Day表示,瑞德西韦2020年前11个月的销售额将在28亿美元至28.3亿美元之间,总体销售额则在243亿美元至243.5亿美元之间,远高于此前预计的230亿美元至235亿美元。而在瑞德西韦之外,Daniel O’Day在谈到推动吉利德短期销售增长的产品时说:“Biktarvy非常重要。”据悉,Biktarvy是吉利德三合一的HIV新药,于2018年获FDA批准。

安进:有望贡献全球首款KRAS抑制剂

当下,安进已经向美国和欧盟的监管机构递交了KRAS G12C抑制剂sotorasib的监管申请。这款潜在“first-in-class”KRAS抑制剂因其有望打破“不可成药靶点”魔咒而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大会上,安进首席执行官ROBERT A. BRADWAY表示,sotorasib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2期临床结果将在本月底召开的世界肺癌大会上公布。目前,sotorasib作为一线疗法治疗NSCLC也表现出积极的活性。此外,sotorasib治疗结直肠癌患者的2期临床数据和10种基于sotorasib的组合疗法的初步数据有望在今年上半年公布。

而在全球市场方面,ROBERT A. BRADWAY指出,亚太地区将是其全球增长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该公司与百济神州的合作已经让Xgeva和Blincyto在中国获得监管批准。

艾伯维:未雨绸缪,全球“药王”修美乐专利将到期

艾伯维首席执行官Richard Gonzalez在大会上详细介绍了公司计划如何克服修美乐在2023年失去独家经营权所遭受的巨大损失。 Gonzalez表示,多种生物仿制药将于2023年在美国推出。而Skyrizi和Rinvoq这两个新的免疫药物将在2025年实现150亿美元的销售额,这在很大程度上能取代修美乐的位置。与此同时,艾伯维的血液学和神经病学药物也有望在未来几年实现销售增长。

他预计,艾伯维将在修美乐受到冲击的次年恢复收入增长,并且这种增长将在2025年及以后加速。

辉瑞:提高新冠疫苗产量

围绕辉瑞和BioNTech研发的新冠疫苗如何在2021年将产量提高的20亿剂,辉瑞首席执行官Albert Bourla解释称,辉瑞改变了与合作伙伴在原材料上的合作方式,重新设计了其生产流程以提高产能,与此同时,也设计了新设备,并与制造商合作以使新设备能够快速交付等等。 

此外,Albert Bourla在大会期间还披露了辉瑞2020年设立的投资基金“辉瑞突破性增长倡议”(PBGI)准备了5亿美元资金,目前已经向4家生物技术公司投资1.2亿美元,其中罕见遗传病治疗公司Homology Medicines获得最大一笔,高达6000万美元;另外3家分别是炎性肠病(IBD)药物开发公司Vedanta(2500万美元),CD47研发企业Trillium Therapeutics(2500万美元)以及前列腺癌治疗研究公司ESSA Pharma(1000万美元)。 

Moderna:公司在2021年迎来“拐点”

同样是新冠疫苗,对于Moderna而言,却是意义非凡——因为首款药物获批,Moderna有望在2021年迎来其发展“拐点”。Moderna首席执行官Stéphane Bancel在大会上表示,按全球收入计算,新冠疫苗有可能推动Moderna跻身全球疫苗产量最高的公司之列。

目前,Moderna已经获得了超过110亿美元的采购订单,并且正在洽谈更多交易。而新冠疫苗的成功,也为该公司接下来的其他疫苗铺好了道路。目前,Moderna在新冠疫苗之外,还针对流感病毒、寨卡病毒等研发了候选药物。其中,研究性巨细胞病毒疫苗(mRNA-1647)有望在今年进入临床Ⅲ期。

默沙东:通过组合疗法等形式延长K药专利期限

默沙东的CSO Ken Frazier在大会上被投资者问到,主打产品Keytruda(K药)专利到期后将如何应对以及公司的并购计划。据外媒报道,Ken Frazier并不同意K药专利到期后就会给默沙东带来麻烦。

他回应称,目前默沙东寄希望于K药的新组方开发、组合疗法以及其他途径,以延长PD-1的专利期限,并表示2024年前的收入增长被严重低估。

而对于投资者建议其至少也得像吉利德那样来一笔200亿美元以上的收购交易时,Ken Frazier称目前生物技术公司的估值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如果现在要尝试收购这些资产,那么必然会付出非常高的代价,并且会因为多方角逐将价格进一步炒高。他表示,除非是十分确定候选标的能够为其股东创造价值,否则默沙东不会轻易出手。在他看来,默沙东接下来的并购虽不会志在必得,但也不至于过分悲观。

德国默克:发力细胞和基因治疗、mRNA等领域

默克集团的首席执行官Stefan Oschmann表示,由于有大量从事新冠药物和疫苗开发的客户,默克公司的工艺解决方案订单在2020年前9个月中猛增了50%以上。而在其他方面,默克也希望能在细胞和基因治疗、mRNA等领域增强CDMO能力。

就在上周,默克公开宣布其已收购位于德国汉堡领先的mRNA合同开发和制造组织AmpTec公司。该笔交易增强了默克公司为其客户开发和生产mRNA的能力,以用于COVID-19和许多其他疾病的疫苗,治疗和诊断。 

而在药物研发方面,默克希望其全球首款MET抑制剂tepotinib能够在未来几周内获得美国批准,用于治疗肺癌。

武田:到2030年实现470亿美元销售额目标

在本次大会上,武田再次提出了其到2030年实现5万亿日元(约470亿美元)的销售额目标。随后其遭到投资者施压,被问及公司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武田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 Weber拿出其治疗遗传性血管性水肿(HAE)的单抗类药物Takhzyro和治疗炎症性肠病(IBD)的Entyvio有望在未来实现全球品牌价值增长以及即将推出的40种处于临床阶段的在研药作为回应。

“并非所有都能成功,但如果我们做得好,我相信我们做到了这一点,那么大多数都会成功。”他补充说,“公司在设定目标方面是非常现实的。”并强调了“我们会实现目标。”

目前,武田的研发管线以2024年为界限分为两拨,2020年至2024年有望获批的药物主要集中在肿瘤、罕见病(血液病)、神经系统疾病三个领域。而2024年后,其第二波上市潮除了涉及上述三个领域之外,还将涉及肠胃疾病和疫苗等。 

武田.png.png

再生元:希望尽快恢复Odronextamab临床试验

针对一个月前FDA出于安全考虑,要求再生元停止其实验性血液癌药物 Odronextamab 的临床试验。再生元的首席科学官George Yancopoulos在大会上表示,“公司已经尽了自己的职责,希望我们的方法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

目前,再生元已经停止了临床试验,并对FDA提出了新的方案修正案,希望在今年第一季度可以恢复患者入组。

而关于其新冠病毒抗体疗法,George Yancopoulos称,到目前为止,再生元已经向美国政府出售了最初定下的30万剂,目前正在就更多的剂量进行谈判。他补充说:“我们认为需求量很大。” 再生元预计,其第四季度的净销售额可以达到1.44亿美元,但这一数字显然低于一些投资者的预期。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林怡龄。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并购肿瘤新药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