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汽车 作者:科技新知 2021-01-15 10:37
[亿欧导读]

坐在蔚来方向盘前的李斌,正在与另外两个身影重叠,一个是雷军,一个是贾跃亭。

蔚来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来源:科技新知(ID:kejixinzhi)

作者:伊页 

编辑:向阳

300多年前的牛顿,曾异想天开画过一张图纸,想要通过煮沸锅炉里的水,从喷管射出蒸汽,代替马匹推动车辆前进。

过了大概70年,法国人才发明出第一辆用煤气燃烧产生蒸汽驱动的三轮车。

但直到200年后内燃机出现以前,这种需要不停添加固体燃料来保持动力的方式,一直不太适合用于市区行驶、单人操作的交通工具。

电力作为能源开始应用,起源于19世纪末期,但从第一辆实验室里的电动车启动,到开入普罗大众的家庭车库,只花了50年左右。

然而源于石油工业的发达,低成本的内燃机燃油车逐渐一统天下。进入21世纪,全球家用电动车的普及,一方面是由于能源危机下人类环保意识的觉醒,另一方面还是因为蓄电技术革新带来的性价比提升。

推动人类科技进步和生活方式改变的,永远只有效率的提高,亦或是成本的降低。

马斯克曾对人类未来的市场前景做出三个判断:电动车、太阳能屋顶和卫星互联网。特斯拉正在用一次次击穿人们心理防线的降价来实现他的第一个预言。

而国内的造车新势力们,从与传统车厂划清界限、到自诩“中国特斯拉”,现在又转向对标苹果、取代“BBA”(奔驰、宝马、奥迪),与不断变换野心相映成趣的,是一路高涨的股价。

被誉为“中概股电车三杰”的蔚来、小鹏、理想,2020年的走势无一不是旱地拔葱、扶摇直上,大有围攻特斯拉之势。让人不免遐想,中国车企执未来全球产业之牛耳的美梦,似乎就要来到眼前。

但姗姗来迟的蔚来2020新车发布会上,李斌的轮廓,愈发地向贾跃亭靠拢。与从一辆车上找到人生意义的狂热粉丝不同,业内人士普遍的观点是:蔚来急了,李斌迫切地想要抓住远方的未来。

花旗银行的分析师在上调蔚来目标价格至68.3美元后,仍是把评级从买入降为中性。

没错,还差一步就要迈入千亿美元市值的蔚来,需要用吸人眼球的话术、破圈传播的噱头,以及跨越时空的PPT来维持其“Believe in Better”的愿景。

但悬在李斌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不光有合肥市政府70亿的对赌回购协议,还有市场上消费者最终愿意签下的订单数量。

从0到1还是从1到N

2015年从美国硅谷火到国内互联网圈的畅销书《从0到1》,作者彼得·蒂尔正是与马斯克上演过一段“爱恨情仇”的PayPal创始人。

这本书阐述的核心理念也与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有异曲同工之妙:商业上的创新应该从市场需求的本源出发,去做根本性的突破,进而垄断盈利;简单的复制,并不能有效地阻挡后来者的追赶,注定失败。

书中的第13章,彼得也把老相识的特斯拉拿来当作经典案例,分析其并不是世界上第一家做电动车的公司,却能脱颖而出的原因。

无论是从技术、时机、垄断,还是团队、销售,以及抓住用户心理的“时尚”秘密,特斯拉都有别于其他竞争者,交出了满意的答卷。

回到国内,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史也被大众认为,是一部从抄袭、跟随到竞争、引领的励志鸡汤文。但创业圈的大佬,和其背后的资本,似乎并未摆脱长期模仿形成的惯性,这个毛病也体现在了李斌和他的蔚来身上。

从安徽的放牛少年,进化到国内首屈一指的“出行教父”,李斌的个人商业才能毋庸置疑。这也让蔚来诞生的襁褓宛如纯金打造一般,雷军、刘强东一众互联网话事人的站台,腾讯、高瓴、顺为等明星资本的看好。

同一时期,滞留海外的法拉第未来汽车创始人贾跃亭,看到如此光景,不知作何感想。

虽然在对外的发声中,李斌对于外界给予蔚来的“中国特斯拉”称号,一直讳莫如深。但从其2018年登陆纳斯达克,到如今位列中概股前十名,与特斯拉的对标着实助力不少。

特斯拉研发的第一款产品Roadster属于超级跑车类型;蔚来的旗舰超跑EP9也在2017年,拿下了有着“性能车炼金石”和“绿色地狱”之称的德国纽博格林北环赛道最快圈速记录。

特斯拉在处于亏本卖车的悬崖边缘时,获得了来自美国能源部4.65亿美元的低息贷款;蔚来也在遭遇“ES8自燃召回事件”的至暗时刻后,得到了合肥市政府的雪中送炭。

而在特斯拉连续挥舞“降价屠刀”之后,李斌却淡定地回应:“它本来就只值这么多。蔚来主要的竞争对手是汽油车,聚焦于‘BBA’这些主流高端市场。”

在旗帜鲜明地唱出反调之后,不知道蔚来的股价还能否一如既往地跟随特斯拉再攀高峰。毕竟,被定义为对手的宝马,蔚来的市值已接近其两倍的规模。

电动车成为汽车行业未来发展的趋势,当然离不开《巴黎协定》参与各国不同力度的政策扶持,但核心逻辑与当初燃油车垄断市场的原因相同,在于“三电”(电池、电机、电控)技术组件的模块化和规模化,导致的成本降低。

传统燃油车制造业中的核心门槛,就在于发动机和变速箱的研发。根据瑞银汽车行业研究部门的调查统计显示:一家汽车公司做不到200万台的市场规模,就难以分摊接近20亿美元的研发成本。

早在百年前研发出来的电池和电动机,完美绕开了这一技术壁垒,而且在电池能量密度的不断提升之下,续航这一电动车的老大难问题也得到改善。

宁德时代为代表的动力电池研发商,随着其技术不断地突破和规模效应,占据了电动车三分之一成本的电池组件,价格也在逐年下降。

国家电网电动汽车服务公司副总经理江冰,就曾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表示:“我们分析了过去电池价格的走势,发现一个规律,现阶段电池价格每5年会下降一半。”

特斯拉不断降价的原因找到了,那么蔚来剑指高端、对标“BBA”的理由,又有哪些表象之后的无奈呢?

根据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全年,国内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在疫情影响下,逆势节节攀升,其中特斯拉以13.7万辆的成绩登顶。

蔚来和小鹏作为造车新势力的领军分别获得了4.3万辆和2.7万辆的翻倍增长,也证明了业内专家关于引进特斯拉制造“鲶鱼效应”的论断。

4万多辆的销售数据还不足特斯拉的三分之一,且在年底的降价刺激下,今年的数据无疑会进一步拉大。

但倘若把蔚来放进高端豪华汽车品牌的销量横向对比中,这个数据就颇有看点。2020年,宝马品牌的全球销量为200多万辆,其中高端豪华车型只贡献了11万辆左右。

单看国内,蔚来的成绩就已经超越了捷豹、英菲尼迪,距离林肯、路虎也只有一步之遥。

重温蔚来与合肥市政府的对赌协议内容:2020年营收148亿,2024年营收1200亿元(上市6-8款车型),2020年至2025年总营收4200亿元,总税收78亿元,并且2025年前在科创板上市。

粗略估算,如果蔚来要与特斯拉进入价格战模式,单车均价在30万左右,年均销售规模就必须要达到23万辆,而这个海口恐怕连特斯拉都不敢轻易夸下。

正反相较,卡位高端、肉搏“BBA”,实属李斌和蔚来的无奈之选。

但是,当李斌把蔚来定位成一个用50万的价格购买80万的体验,推崇极致性价比的互联网电动车厂商时,其与马斯克的特斯拉,普及电动化、引领低碳环保理念的格局,顿时判若云泥。

昔日的跟随者羽翼渐丰、分道扬镳,曾预言过“特斯拉最大的竞争者可能来自中国”的马斯克,或许会在推特后松一口气。

中国特斯拉中国苹果

走出特斯拉的阴影,对蔚来来说当然是件好事。新能源电动车充其量只是汽车行业这场百年大变革的过渡形态。L5级的自动驾驶,才是出行领域从业者们的共识未来。

蔚来的未来,自然也在那里。所以李斌又说了:“马斯克没有搞清楚L5级自动驾驶这件事,我们长期对标的是苹果。”

纵然李斌口中的苹果单指苹果汽车,但从智能手机时代开始的“中国苹果”称号,让每个曾经欲戴其冠的品牌和企业承重颇艰。

蔚来能不能成为“中国苹果”犹未可知,但李斌已经成功把蔚来打造成了“电动车小米”。NIO House吸收了星巴克和小米之家的精华,蔚来日也几乎是小米爆米花“米粉节”的复刻。

粉丝经济帮助小米弯道超车,以一己之力打破“中华酷联”格局,力压OPPO、vivo,隔着三星与苹果对峙。但众所周知,目前的世界第三与第一、第二之间所差的,不止一个华为那么简单。

摩根士丹利发布的蓝皮书《Autonomous Cars-Self-Driving the New Auto Industry Paradigm 》研判,目前汽车行业整车价值的构成比例中,硬件和软件占比为9:1,而未来的趋势里,整车价值将由硬件、软件和内容共同组成,比例在2:2:1左右。

这与手机行业的过往发展历程何其相似,而苹果能否延续其在智能手机领域里的神话,备受市场和行业的瞩目,也属于爱屋及乌的表现。

依然运用“第一性”原理分析,抛开由上游供应商主导的电池技术部分,智能汽车的未来核心可分为两块:自动驾驶技术和内容生态系统。

蔚来、小鹏、理想三家“新物种”不约而同都选择了自研模式,且蔚来在最新的ET7系列中,从芯片合作的Inter阵营转换到了NVIDIA平台,大大提高了算力。

不容忽视的是,国内互联网巨头与传统车厂的合作,正在虎视眈眈,意图围剿。

华为先后与长安、比亚迪的合作,百度在威马、吉利之间的横跳,腾讯与广汽、阿里与上汽的结合,无一不盯着这块未来决定智能汽车行业格局的肥肉。

不管是在关乎算法的芯片、存储器等领域,还是负责接收外界信息的毫米波、激光雷达传感器部分,国内智能汽车半导体部件的自主化率依然不高。

考虑到难以预测的国际政治形势,国产厂商的替代市场空间足够广大,李斌成立的蔚来资本对上游供应商进行投资布局,目的就是挖掘未来的潜力。

但这与华为、腾讯、百度、阿里的纷纷躬身入局相比,无论是技术研发上的积累,还是多年服务互联网用户的经验,蔚来想要杀出重围仍然只有一线生机。

随着汽车底层硬件的变革,软件搭载也极有可能从目前的嵌入式模式逐渐发展成为开放式操作系统。谁能够成为智能汽车操作系统领域里的Android、iOS,谁才能真正地立于不败之地。

届时,苹果手机那种“软件免费,硬件+内容渠道分成”的利润模式,才是能把传统车厂扫进历史垃圾堆里的大杀器。

特斯拉目前正是采用了Linux进行底层电子控制系统的软件设计,意图把未来所有车载软件功能的实现和数据掌握在自己手中。

反观国内的造车新势力们,把用户挂在嘴边、捧在手心、奉为上帝,但一旦在未来的底层架构竞争中失利,国产手机魅族、锤子等小众品牌恐怕就是他们的结局。

对标苹果,不是简单的体验、闭环和生态,需要的是对底层商业逻辑的认知和把控力。

除了极少数特殊需求群体,大部分家用车用户,根本不会去在乎动力来自燃油、电池还是磁悬浮,或者操作系统、软件内容由哪家企业提供;他们看重的只有更便宜的价格、更精致的服务、更方便的体验。

用户至上的理念本没有问题,但被其蒙蔽了双眼,蔚来的未来就有可能出问题。

蔚来的2020 NIO Day成功再现了2017年第一届的破圈,有车友会自发组织活动的感人故事,也有包机上不戴口罩狂欢的闹剧。

更狂欢的,则是二级市场上一路飙飞的股价,经历了2019年跌入谷底的蔚来,在李斌的带领下凤凰涅槃。

但在全新“PPT期货”ET7的产品说明里,我们既看到了国产造车新势力的激流勇进,也瞥见了资本、技术与市场三方博弈下的辛酸。

在汽车这一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全球化市场上影响经济格局的领域,我们衷心地希望,蔚来已来。

可现实是,蔚来的未来,还未来。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