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日常消费 作者:杨良 2021-01-15 11:19
[亿欧导读]

“2020年,衣邦人实现成立以来首次全年盈利,并达到了比较可观的盈利水平。”

衣邦人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已经引发整个世界的大变局。经济学家弗里德曼表示:“这将会是两个世界——新冠以前的世界与新冠之后的世界。”

疫情下的商业进程也显得尤为残酷,以服装行业为例,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服装行业在生产、内销、出口、投资、效益五大方面均呈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同比下降。

置于微观层面,大多数服装企业均出现产能不足、市场需求压抑等问题,导致经营举步维艰。

但也有部分企业抓住机遇,逆势增长,衣邦人正是其中之一。在疫情最严重的2月份,衣邦人实现了复购业绩同比230%的增长。数日前,衣邦人创始人方琴宣布:“2020年,衣邦人实现成立以来首次全年盈利,并达到了比较可观的盈利水平。”

更关键的是,在2021年刚刚揭幕之际,衣邦人似乎正给服装定制行业树立新的标准。 

衣邦人的担当

2021年1月6日,衣邦人正式对外披露成为杭州2022年第19届亚运会官方供应商。

方琴表示:“衣邦人会以商务定制高标准向亚运会相关工作人员持续提供专业定制服装,为杭州亚运会的筹备与圆满举办提供支持,并以杭州亚运会为契机,向全社会介绍和传播定制文化与中国新定制理念,让更多消费者了解并逐渐接受定制服务。

作家坂口安吾曾言:“不表达自我,毋宁死去。”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成为消费主流,服装的合身程度与版式也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但不可否认,我国服装定制市场尚不成熟,消费者对于定制服装产品的接受程度仍存在极强的瓶颈。

为此,在发布会上,衣邦人特携手分众传媒贝壳找房等大型企业共同组建正装日联盟。

16106814238694.jpg

作为联盟创始企业代表,分众传媒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江南春说道:“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职场穿着的服装本身就是对客户、对工作的一种态度,也是一种承诺,定制正装非常重要。同时这样的着装和精神面目也会使他们的工作更有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普及服装定制之外,衣邦人还在全力支持这一行业的发展。

2020年传统服装行业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调整期,而这给服装定制行业带来了巨大的红利。

为了使得行业在2021年得以更好的发展,衣邦人联合中国服装协会定制专业委员会,将“99定制节”正式更名为“99定制周”。

16106814448186.jpg

中国服装协会常务副会长杨金纯指出:“99定制节”的出现以及升级,对行业来说是一个好事情。它能为整个行业在新经济模式、在“互联网+”层面做出巨大的贡献,同时通过“99定制周”,我们也可以更好地引导和倡议所有消费者来尝试和拥抱中国的服装定制。

如江南春所言,衣邦人的崛起是由于率先抓住了新消费品牌的创新红利,紧接着又通过建立品牌形象,抓住了品牌红利,而在未来,更需要抓住的是头部红利,即成为服装定制品类中的消费者不假思索的选择,换言之,品牌即品类。

成为亚运会官方供应商、发起正装日联盟、升级“99定制节”,从这些举措中,我们也能看出衣邦人的目标是打造头部品牌并给服装定制行业树立标准。

 “逆势增长”中窥见服装制造的未来模样

如果说将服装定制行业的蛋糕做大是衣邦人2021年的计划,那么逆势增长则是其2020年的答卷。

正如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年终秀所言,2020年,要致敬那些勇敢者,致敬勇于走出舒适区,坚持专业主义,尝试新工具的企业。

传统服装制造业的流程是先开完订货会,下单,供应链再去准备和生产,以此形成产业链上下游的配合,极度强调精细化分工。

这种提前半年做生产计划的传统服装制造模式,由于数字化程度不高,在疫情面前表现得十分脆弱。

而定制化生产则将传统的“先生产再销售”转变为“先有单再生产”的柔性制造模式,这一模式则大大降低了疫情的干扰。

换言之,2020年传统服装行业经历了一段相当长的调整期。但可喜的是,硬币的另一面将C2M服装定制行业带到了聚光灯下。

库存作为传统服装制造业里最大的痛点,数据显示,各大服装品牌的仓库里最少积压着近2万亿元的库存,且每年以5%的速度上涨。

有业内人士曾表示,每卖出1件衣服,生产商至少要准备2.5件衣服进行周转,哪怕是以快时尚闻名的H&M,其每年也要烧掉12亿吨库存衣服。

而C2M服装定制则可以通过以销定产的方式,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服装制造业的存量改造

放眼全球,中国是被互联网改造的最彻底的国家,突如其来的疫情又对互联网这个国民经济基础设施产生了巨大的重构。后疫情时代下,依托于互联网的数智化能力会对传统行业发起冲击,这点在服装行业体现得极为明显。

早在2014年,方琴就发现了这片蓝海市场,成立衣邦人,以互联网思维和工业4.0切入服装定制行业。仅需一键预约,着装顾问便会上门服务,提供专业量体服务及整套服装搭配建议。

16106802362740.png

资料来源:衣邦人

在服装定制业务飞速发展的同时,衣邦人发现定制高效、成本合理的供应商非常少,其核心原因是只有极少数的服装制造厂做过数字化改造。

为此,“我们通过调研从大货流通工厂向单件制造工厂转型的核心障碍和通用问题,基于此上线了三个软件模块,现在都得到了广泛应用,也确实帮助我们丰富了供应商的可选性”,方琴说道。

其一是订单管理系统,这是为了解决个性化订单成规模后的制作问题,以此全程跟踪所有个性化订单,让订单有序完成;

其二是仓库管理系统,让所有个性化订单从检验、配料到发货能够一一对应起来;

其三是云裁剪系统,这是通过客户身材数据自动推出适合他的版型,然后通过云服务器下发到工厂裁床进行裁剪的平台。据介绍,这套系统目前运用于40%的供应商,主要由于其难点是工艺的适配,比如如何预留刀口,制版出来后如何与工厂工艺端结合等。

正如方琴所言:“我们做的是传统服装制造业的存量改造。”

约翰·M·巴里在《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中写道:“1918年的大流感事件不仅仅是一个社会如何与自然强加于人类社会的灾难作斗争的故事,它还是一个关于科学和探索的故事,一个关于人们应该怎样改变思维方式的故事。

一个世纪之后,依然如此。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杨良。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