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深燃财经 2021-01-19 16:15
[亿欧导读]

每一个环节都被明码标价。

教育,小孩子

本文来自: 深燃财经 作者: 唐亚华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来源:深燃(shenrancaijing)

作者:唐亚华

编辑:黎明

1月18日一大早,明星郑爽前男友张恒的一条微博“引爆”热搜。

乍一看内容平平无奇,但张恒在文中埋下了一个小细节:他滞留美国一年多是因为要照顾两个年幼无辜的小生命。

随后,疑似两个宝宝的出生证明也开始流传,上面显示一个男宝宝于2019年12月19日在科罗拉多州出生,另一个女宝宝在2020年1月6日出生于内华达州,两份报告上母亲一栏的名字均显示“Shuang ZHENG”,父亲名字为“Heng ZHANG”。

网友马上就炸了,顺着时间线开始往回缕。根据出生日期,孩子应该是2019年初怀上的,随后网友就扒出2019年1月郑爽张恒在美国的照片。由于郑爽近两年来频繁活跃在屏幕上,没见到怀孕大腹便便的样子,网友开始推测孩子是代孕所生。此事也引发了网友对代孕产业链的讨论。

1月19日,郑爽在微博上回应此事,称“中美两国的律师团队从前年开始就从未放弃过维护我和我家人的合法权益,也没有放弃过与对方沟通调解。在中国国土之上我没有违背国家的指示,在境外我也更是尊重一切的法律法规。”

事实上,目前国内明令禁止代孕,但在美国、乌克兰、俄罗斯等国家的部分地区,代孕已经形成一条成熟的产业链。跟随深燃,我们来看看网上流传的张恒、郑爽孩子的出生证明透露了哪些信息,以及网友们热议的代孕背后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两张出生证明背后

此次事件中,张恒声称滞留美国一年多是因为必须照顾并保护两个小生命。

现行的相关规定如何?智特医疗创始人张欣博士对深燃分析:“一般来说,如果父母都是中国人,孩子要申请旅行证。这个过程需要父母双方填一系列信息,同时这个过程要进行公证,如果父母有一个人不同意,就没办法拿到孩子的旅行证。”

他提到,申请旅行证的过程非常简单,用时也就两到三个月,但一定要出生证上的父母去完成相关的申请材料和公证过程,如果双方有一方不在美国,可以配合律师提交资料和公证。

有网友在美国联邦法院系统查到,郑爽和张恒的纠纷案将于2021年3月21日开庭。张欣表示,如果双方离婚以后,孩子判给任何一方,这一方去办理旅行证,孩子就能顺利回国。

“如果网上流传的出生证是真的,从上面能看出来的信息是,两个孩子在不同的城市分别出生,前后相差不到一个月,说明这两个孩子不是同一个人生的,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一个是当事人自己生的、一个是代孕的,另一种是两个都是别人代孕的。”张欣表示。

来源 / 微博截图

网上流传的一段音频显示,疑似郑爽家人和张恒家人在争执打胎和弃养孩子的事情。美国关于这方面的规定,张欣也做了解释。他告诉深燃,在美国,引产是比较严格的,需要按照医生的指示在有原因的情况下才能打胎,比如发现胎儿畸形、发育过程中出现异常、有遗传病等。

另外他提到,代孕过程中还要进行父母权益公证,美国的规定是,如果采用第三方辅助生殖,怀孕6-7个月以后父母就要到当地法院去申请父母权益,“实际上就是告诉法院,怀孕的是代孕妈妈,孩子出生后真正的法律上的父母是谁,也就是明确孩子出生证上所要写的父母名字,代孕妈妈带着法院的报告住院生孩子,医院就会按报告所示处理。”

张欣指出,目前流传的出生证上写的是郑爽、张恒的名字,如果证明是真的,说明是他们在孩子出生前达成一致完成了父母权益环节。假如没有完成这个环节,出生证上就是代孕妈妈的名字,也意味着这就是代孕妈妈的孩子,她有权选择是否要引产,还是要自己抚养,或者交给社会机构收养。

在他看来,两个孩子是怎么出生的不重要,这是父母的选择,“我更担心的是,未来怎么保护两个孩子的隐私,怎么让他们不受社会意见的影响,健康、正常地成长。”

截至目前,网上流传的出生证和音频的真实性尚未得到郑爽和张恒的确认。

隐秘火热的生意

事件背后,代孕这个并不陌生的字眼再次被舆论抬上风口浪尖。

代孕,是指在体外受精的卵子形成胚胎后,将其植入代孕母亲子宫内,由代孕母亲替人完成怀孕和分娩的过程。

来自北京的44岁的诺蓝就在几年前在美国做了代孕,总共花费约100万元。从2016年底开始折腾,历时两年,他终于接回了孩子。

最早他想要个亚洲人的卵子,但后来发现价钱特别高,大概要五六万美元,“外表比较好,学舞蹈的这种,都要六七万美元了,后来我还是选了一个白人的卵子,大概两三万美元。”

找卵子也费了很大的周折,诺蓝无奈表示,第一位女士是身体条件不行,第二位是卵子太少,一直到第三位才行,来回就过去了半年。这三位女士的体检等费用都由他来负担。

做好胚胎了之后就是移植,代孕妈妈要打激素,第一次他们就移植失败了,后来才查明是因为孕妈使用的激素剂量不对,找到了原因之后才启动第二次移植。

代孕的过程诺蓝没有去美国,他在美国医院在香港合作的实验室里取了精子,由实验室将精子寄往了洛杉矶。

终于在2018年2月,诺蓝去美国接回了自己的孩子。现在他觉得一切都还不错,只是会碰到孩子对母亲的认知问题,“我有一个比较亲近的表妹,我家小孩就跟着我妹妹的孩子一块叫她妈妈。”

代孕过程中,他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中介,从报价来看行业就很乱。机构通常要价几十万到一百多万元不等,为了赚钱他们还会提供各种莫名其妙的方案,比如建议两个男士共用一个女士的卵子。另外,在他印象里,很多机构跟谁签合同、钱给谁、什么时候交钱都很混乱,应该是一步一步交钱的,但有的机构要求一次交清。

背后的产业链

就是这样一套看似简单的代孕流程,因为强劲的市场需求,已经形成了一条完善的产业链。

目前能够提供代孕业务的主要是美国、乌克兰、俄罗斯的部分地区,乌克兰代孕因为价格相对较低,被称为“欧洲子宫”。不过,曾经一度代孕产业发达的泰国,已经在几年前将代孕列入禁止行业了。

从业者任侠告诉深燃,他接触的客户主要有几类:第一种是有生育障碍的夫妇;第二种是二胎开放之后,有的夫妇年龄大、自然受孕几率低;第三种是本身有孩子,但孩子在成年后因故离世,父母一直走不出阴影;最后一种是LGBT人群。

代孕的精子和卵子来源有几种方式,包括自精自卵、自精异卵、异精自卵、异精异卵,国内相对正规的做辅助生殖的第三方机构在做这样的业务。他们先帮客户做整体方案,争取先做试管婴儿,如果不成,他们跟国外的医院合作提供代孕服务。

我们都知道,代孕在国内是明令禁止的,为什么有第三方机构堂而皇之在做这一业务呢?据任侠介绍,这些第三方机构不在国内做任何操作,只给客户提供方案,所有的合同文件都是以发生地为准的,比如在美国去代孕,客户是跟美国的医院签合同

在代孕价位上,不同的地区、诊所、代孕妈妈、年龄、人种费用都不一样,平均来看,“美国代孕收费在100万-200万元之间,乌克兰和俄罗斯代孕大约是80万元,代孕妈妈、医院、第三方机构分别能拿到钱的比例约是3:4:3。”任侠提到。

据他介绍,也有机构提供不同的套餐,比如单独做一次60万元,包成功160万元。去美国的人有不少需求是身份需求,但是现在签证比较难办,乌克兰是落地网签,北京有直飞乌克兰的航班,风险比较低,办理手续方便。

深燃拿到的一份报价表显示,借卵+代孕美国单次试管周期费用为3.6万美元,里面包括了一些检查费用,不包括代孕周期费用、卵子捐献费用等重要部分。

流程上,该报价单也详细列出了从体检、挑选捐卵人、挑选孕母、签订合同、胚胎植入到办理证件接宝宝顺利回国的全过程。

第三方机构通过什么手段获取客户呢?事实上,他们的渠道包括网络推广,在各种网站、贴吧发广告;第二,在各种地方张贴小广告;第三,熟人介绍。

“他们通过一些途径获得了这些客户之后会开推介会,介绍自身的优势。客户确定要做之后,第三方机构可能会在国内做一些相关准备工作,比如检查身体,打排卵针,到正式取卵的时候再去国外。”任侠说。

在一些国家,代孕产业链就非常成熟了,据张欣介绍,美国有专业的第三方中介机构,还有试管婴儿中心、代孕机构、供卵机构、精子库

代孕过程曲折,更可怕的是遇上骗子。作为从业者,任侠对行业乱象体会颇深。他提到,代孕的每个环节都可能有坑,用户在没有辨识能力的情况下,很容易上当。

“很多中介机构压根就是来骗你的,别人报价80万,他报30万,交完钱之后表面上按流程走了一遍,其实什么都没有进行,随后告诉你代孕失败了,不断让你加钱,事实上你的卵子可能流到别的市场被转卖了,我见过被要求加钱最多的客户加了270万。”而且,他提到,孩子出生的过程中发生的意外或出生之后有先天性疾病,大多数都是机构来处理。

最近一年来,疫情阻断了去海外的路。任侠表示,国内违规代孕活动更加猖獗了,目前国内的代孕价格也高达80万元,代孕妈妈主要来自一些贫困地区,她们大约能拿到20万元的报酬。

有关部门对此的打击也一直没停下,卵子交易一直在被严打。

有哪些法律风险?

一个核心问题是,违规的代孕为什么屡禁不止,第三方机构从事代孕面临哪些法律风险?

长期研究医疗法律问题的北京至普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圣告诉深燃,我国法律对代孕是完全禁止的。他指出,代孕之所以违法,一方面是因为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的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应用应当在医疗机构中进行,以医疗为目的,并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伦理原则和有关法律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另一方面,实践当中的代孕往往是有偿的,代孕者或者代孕方明显出于牟利之目的,将孩子作为商品交易的对象,故代孕有违公序良俗、社会公德,甚至触犯刑法,与我国合同法的基本原则和其他相关法律规定相悖,其违法性显而易见。

同时他提到,第三方机构参与代孕的医疗人员或涉嫌非法行医等刑事犯罪或涉嫌诈骗罪。而且,代孕一旦成功,代孕者生产了婴儿后,双方有金钱交易,涉嫌拐卖妇女儿童。

“由于国内不允许非法捐精捐卵、冻卵、代孕等操作,如果有机构介绍用户去国外做国内违规的事情,介绍对接环节也属于违规经营,”但这中间也有个漏洞,李圣提到,“如果机构仅仅做的是信息类、科技类咨询,就是合法的。通常这样的公司业务有一定的隐蔽性,说的和做的是否一致难以判定,而且在文件制作上,可能签订的合同有意去规避国内的法律风险,再加上他们的实际业务操作在国外,取证很难。”

有律师指出,我国法律规制的主体是医疗机构和技术人员,对于找人代孕的行为目前我国并未有明确法律进行规制,最多承担道德方面的责任,不涉及法律责任。

到了做代孕的父母身上,他们最大的风险来自代孕生子后,孩子回国的关卡以及孩子之后的身份问题。

“我有个朋友在泰国做了代孕,办好了旅行证、护照,也有出生证,但因为出生证上有泰国孕母的名字,泰国官方认为他违规做了代孕,海关不予通过。最后他在机场跟海关纠缠了三天三夜,对方才让他走。”诺蓝说。

此外,诺蓝也见过不少孩子存在身份问题,比如在泰国代孕的小孩,出生证和户口本上写着的母亲是代孕妈妈的名字,孩子上学以后,并没有这个“妈妈”的证件,也会很麻烦。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任侠、诺蓝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