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汽车
作者:蓝媒汇
2021-01-27 17:51
[亿欧导读]

十余家房地产商立下Flag,新能源造车总投资约4000亿元,年产超千万辆,相当于2020年全年总销量的10倍。

汽车制造自动化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来源:蓝媒汇财经(ID:lanmeihcj)

作者:蓝忘机

编辑:六耳

地产资本强势介入之后,造车新势力“钱”惊四座。财大气粗的房地产商,造车的也不只恒大一家。恒大只不过创造了一个4000亿市值的“奇迹”而已。

恒大汽车就差汽车了。”

1月25日傍晚,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再度开腔。这句“伤害性不高,但侮辱性极强”的点评,被一些吃瓜群众截屏扩散。

沈晖也没捞到好彩头,此条微博底下迄今热度最高的一句跟评是,“这话真没说错,说威马再涝(孬)我也在街上看到过威马的车,恒大谁见过”?

尽管老婆饼里也没有老婆,但是一车未售的恒大汽车(0708.HK)总市值一度冲上4000亿港元,还是亮瞎了众多投资者的眼,也让各方心里五味杂陈、观感不一。

沈晖的威马孬不孬,不去评论。不过,沈晖自称的“造车老司机”身份,的确是名副其实。

2009年,“着力突破新能源车关键技术”被写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当年的上海车展,众泰2008 EV、奇瑞瑞麒M1-EV、吉利EK-1等纷纷亮相。

新能源风又刮了起来。这一年,海南清水湾,2009年胡润百富榜揭幕。比亚迪王传福排名从103位蹿升至第1位,成为中国内地新首富。

沈晖则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伯乐。

“有个大项目,你来不来?”吉利汽车(0175.HK)老板李书福求贤若渴,沈晖正好都满足。同年12月,沈晖加入吉利担任副总裁,成为一个神秘的内部代号为“V项目”的全球筹备总负责人。

这个神秘项目正是吉利吞下欧洲老牌车企沃尔沃。当时在外界看来,这种图谋就是土包子要娶地主家小姐,没戏。

然而,李书福有了沈晖就会不一样,他的前戏做得够足。为了完成并购,沈晖在欧洲一待就是一整年,把各个汽车巨头都拜访了一遍,也包括当时新能源汽车巨头之一菲斯克的创始人。

2010年8月2日上午9点,沈晖在英国伦敦的银行转账系统按下了“OK”键,18亿美元转给沃尔沃的上任主人福特手中,沃尔沃股权交割仪式正式完成。

完成沃尔沃收购后,沈晖担任沃尔沃中国区总裁,并负责沃尔沃在中国的落地,已然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打工皇帝。

当年,中国电动汽车总产量仅为7181辆,燃油车的主流地位难以撼动。大佬们在燃油车市场玩兴正酣。

只是,沈晖终究是志不在燃油车。2013年4月,沈晖前往哈佛大学进修,读的是AMP,专门针对公司高管设计的独特训练课。

“这是一个充满魔咒的课程,读过的人,结业后要不换妻子,要不换工作。”几年后,沈晖在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时称。

2014年最后一天,44岁的沈晖正式离开吉利。他先是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博泰,一家主要做车联网业务的公司。2015年4月,沈晖带着概念车Project N出现在上海车展。虽然没有卖出一台车,但围观的大佬并不少,比如奇瑞的尹同跃、东风的刘卫东、苏宁的高管等。

谁也没有想到,这是博泰的第一辆车,也是最后一辆车。

上海车展后没多久,中国股市出现巨变,A股上演了千股跌停、千股涨停、千股停牌的“千股奇观”。博泰融资失败,造车事业无疾而终。沈晖带着博泰造车团队另起炉灶,创立威马汽车,要做“新能源技术的先锋队”。

要说沈晖一步步走向创业,或多或少也受到马斯克的触动。

2014年4月22日,马斯克打飞的来到中国亲自把钥匙交到中国首批Model S车主的手上,其中不乏李想、俞永福等企业家。

不过,沈晖怼同行怼媒体,也怼过马斯克。比如,马斯克在股东大会落泪讲诉“用爱造车”的新闻刷屏时,沈晖评论:“对我们这些新创车企来说,谁不是用爱在造车啊?只是我们PPT做得没有像Space X那么好,在镜头面前不会这么演得好而已。只会偷偷躲起来哭而已……”

造车苦不苦?当然苦。马斯克那句“所谓创业生活,就是嚼着玻璃凝视深渊”,感动了无数创业狗。

除了苦,还得能挨怼。2010年6月,特斯拉登陆纳斯达克,创了纯电动汽车独立制造商上市的先河。不过,美国CNBC主持人在节目《疯狂的金钱》中公开开怼特斯拉:“别买这只股票!这破玩意儿连租都不要租。”

2021年1月,马斯克个人资产达到1897亿美元,超越亚马逊贝佐斯成为世界新首富。“破玩意”功不可没!

并且,马斯克的“毒”还影响深远,中国一众互联网大佬都“中毒”不浅。

2016年上半年,中信出版集团出版了一本书——《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的冒险人生》。这本书引得众多中国创业者奉为圭臬,中国互联网和创投圈的一票大佬感慨万千。

“马斯克是一个天才”“马斯克是个骗子”,这本书的作者阿什利·万斯没有采纳旁人对马斯克极端的这些评价。在他的笔下,马斯克是一个疯狂的技术革新者、成功的商人,也是一个有血有泪的凡人。

跟众多有头有脸的地产大佬一样,马斯克也喜欢年轻貌美的女人。当他第一次看到英国女影星妲露拉·莱莉时,困扰他多时的胃病竟然不治而愈。他甚至向阿什利·万斯打听,一个女人每周需要男人花多少时间来陪?

“你决定做特斯拉的时候,电动车还没今天这么火,哪些因素让你判断这是个机会?”2014年9月,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猎豹移动董事长傅盛、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等一批中国新生代企业家,坐在特斯拉总部马斯克的办公室里,其中一人抛出了这个很中国的问题。

“我从来没觉得电动车是个‘好机会’。我其实一直觉得做特斯拉的失败率比成功率大得多。我只是觉得这是应该要去做的事情,而且我不想苦等别人来实现。”

这个特立独行的硅谷钢铁侠,也给出了这个极具他个人特色的回答。

“改变世界”确实是硅谷里一群“疯子”的真实想法。据张鹏回忆,从马斯克办公室出来后,当时刚刚完成美股上市的猎豹移动CEO傅盛说:“嗯,咱们还是要再做些更有意思的事情!”

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则决心将造车从口头落到实处,“过去,我最多就是想想,抑或是在大小场合说说,而现在我想去做。我是说真的,易到已经和奇瑞合作,正在开发新车型。”

2015年2月3日,易到用车、奇瑞汽车和博泰集团在北京宣布成立合资公司“易奇泰行”。周航在发布活动上表示,到2018年合资公司将推出15万辆电动汽车,达到全球第一。

在发布会后,被周航和博泰的应宜伦“洗脑”了的奇瑞尹同跃难掩激动,对媒体打趣地称,“我是一个冷静的人,被两个疯子搞疯了。”

仅用了4个月时间,周航、应宜伦的疯狂就俘获了尹同跃。在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应宜伦正在筹集200亿准备颠覆传统汽车行业,周航则一直表示易到的目标“是想象都未曾到达的地方”。

不过,表示要“认认真真地发疯”的周航,在2017年4月20日与另两位联合创始人杨芸、汤鹏一起宣布辞去了易到所有职务。

而事实上,2016年6月之后,由于乐视派驻了新的管理团队,周航等易到创始团队三人均陆续淡出管理层,只不过是“名留实走”。

乐视和易到的瓜,持续了几年时间,此处暂且不表。只需记住,乐视创始人、“下周回国”贾会计真的做到了“诲人不倦”,专治各种不服。

恒大许老板对贾会计,应该是印象深刻的。

2014年8月26日,许家印在恒大中报发布会上正式宣布启动多元化,原因是“我们专门研究后发现,世界500强企业绝大部分发展到一定程度和规模后,都会选择多元化战略……”

2018年6月,恒大突然入股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F),“恒大要造车了”很快家喻户晓。尽管双方合作最后演变为分道扬镳,不过许老板造车第一阶段就牵手贾会计确是事实。

喜欢将战略印在恒大队服上的许家印依计而行,“恒驰”标志的新队服在2019年披在了恒大球员的身上。2019年底,许家印在新能源汽车战略合作伙伴会议上,亮了自己造车的底牌:恒大造车要走换道超车的路子……把能买的都给它买了。

缺技术、缺人才、缺经验,唯独不缺钱。说缺钱的,都是谣言。

国内轰轰烈烈的造车新势力牌桌上,最先落座的是互联网大佬们。阿里牵手小鹏,腾讯入手蔚来美团看好理想……百度早在2015年宣布“All in AI”没多久,就领投了沈晖的威马。

“最优秀的头脑都在思考如何让人们点击广告”的状况,有了一丝变化。互联网大佬们除了思考放贷,也在琢磨着人们的出行,向马斯克学习,为“改变世界”做点贡献。

继互联网大佬之后,地产大佬们也中了马斯克的“毒”。不过,在地产资本强势介入之后,“钱”惊四座。那群码农出身的互联网造车新玩家们,想必也自惭形秽。

自2017年起,已经有华夏幸福(600340)、恒大、碧桂园(2007.HK)、万达、富力、宝能等十余家房地产公司先后入局新能源造车的各个环节,总投资约4000亿元。 

2020年,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增加111万辆。如果地产大佬们立下的新能源造车Flag都实现的话,规划年产量已经超过千万辆,相当于2020年全年总销量的10倍。

仅恒大一家在2025年前规划总产量为100万辆/年,2035年前规划总产能为500万辆/年。

如果他们真的是要造车。届时,为了卖一辆车给你,中国最聪明、最有钱的一群人想必会怼得昏天暗地、打得不可开交,刺不刺激?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新能源汽车汽车产业电动汽车沈晖周航汽车产业园汽车行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