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科技 作者:斑马消费 2021-02-26 17:30
[亿欧导读]

难道分拆的意义只剩下钱?

京东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文 | 任建新

出品 | 斑马消费


京东物流正式开启港股IPO征程之后,京东集团分拆上市大计,已经打出的牌就包括京东健康、京东数科和京东物流三张。

再加上已经独立的京东工业品,成长中的京东产发、境外业务、京东云等,这似乎已经成为一场刘强东主导的无限战争。

京东分拆上市的姿势并不优美,概念化包装推向资本市场后,子公司业务独立性差,关联交易普遍而高企。不过,这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估值,京东健康上市两个月,股价翻倍。

京东这几年并不好过,集团虽然终于实现盈利,但前有阿里巴巴压制,后有拼多多追赶,保住电商“老二”的位子,越来越难。灵魂人物刘强东前两年个人声誉极大受损,不得不退居幕后。去年两大子公司掌舵人更迭,说明他对兄弟们的工作,并不满意。

赴港二次上市之后,京东集团市值一路飙升,昨日收盘达到1.16万亿港元,但与竞争对手拼多多、阿里巴巴,以及腾讯美团等,仍然存在较大差距。难道应对方法只剩下不停分拆?

分拆

2018年爆发的“明尼苏达事件”是刘强东个人声誉的滑铁卢。

但是,很多人应该记得,在那之前的一段时间,他的声望达到顶点。

那时候,拼多多还处在创业初期,美团仍然在试探边界,京东作为仅次于BAT的第四大互联网巨头,市值在2018年初达到当时的高点,刘强东开始频频进入各大富豪榜第一梯队,各种象征资本如纸片般飞来。

欲壑难平,一个京东显然不够,那时候,京东已经开始着手以京东商城这艘航母为核心,打造超级舰队。

作为一家电商平台,京东从2007年开始自建物流,这在后期逐渐成为其核心竞争力之一。

2017年,物流团队独立,京东物流2018年完成A轮融资,2021年2月正式开始冲击港股上市。

同样是在2017年,京东旗下金融业务独立并完成A轮融资,成立京东金融。

2018年,该公司更名为京东数科,又在2021年1月更名为京东科技。

更名背后,乃是早期靠放贷起家的京东金融业务,在“蚂蚁金服事件”的敲打下,决心去金融化。

京东物流和京东科技起大早赶晚集,运气大不如自己的小兄弟京东健康。

这家以药品在线零售为核心业务的公司,2019年才开始独立运营,2020年就顺利登陆港交所主板。

这三个已经明确的分拆上市案例之外,已经独立运营、行业内传出分拆上市传言的还包括京东工业品,这个公司主营工业品一站式采购。

另外,京东旗下值得分拆的业务还包括核心业务零售,以及京东产发、境外电商业务、京东云与AI等。

京东谋划已久,这也并非简单的分拆,而是给旗下各业务进行了一番精心的包装,京东物流瞄准供应链服务,京东科技去金融化,京东健康定位为在线医疗健康平台。反正在各大咨询公司的“策划”下,它们都能成为各个细分行业的老大。

盛宴

近几年,此前一向高调的刘强东如隐身一般,京东的业务负责人变成了徐雷,刘强东之前的助理张雱,则成了他的代理人。

于是,我们没能听到刘强东关于京东分拆上市的妙语连珠,京东官方也未对外回应相关质疑。

京东集团前高级副总裁蒉莺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物流是京东的核心业务,正如游戏之于网易、微信之于腾讯”,因此不应该拆;同时她也表示,“既然木已成舟,拆了省的以后被反垄断”。

不过,就算是反垄断,京东也并不是首当其冲,大可不必过于关注这一点。

虽然刘强东逐渐走向幕后,但京东仍然是按照当初的既定方针在发展。通过京东商城这个核心,在各个行业内复制京东的商业成功,仍然是分拆的首要目标。

京东物流的核心仍然是物流业务,但目标是超越传统的物流业务,成为供应链服务商;京东健康九成业务靠在线卖药,但以此为基础打造在线健康服务平台,还是大有可为。

分拆上市,可以建立独立的融资渠道,对于上述目标的达成,也算是有所助益。

京东物流A轮融资35亿美元,京东金融两轮融了几百亿,京东健康A轮、B轮、IPO融资数十亿美元,这些子弹对于盈利情况并不突出的京东系而言,意义重大。

更重要的,还是分拆上市对整体市值的推动。每一次京东系公司分拆上市有所进展,母公司京东集团都要迎来一波上涨。

已经上市的京东健康,最新市值为4617.33亿港元。等待上市的京东物流和京东科技,一个估值400亿美元,一个估计达到2000亿元。根据京东健康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来说,后期这些数字还都只是一个起点。

子公司与母公司形成估值联动,分拆上市,最终都要反映到控股股东京东集团的市值上来,刘强东无疑还是最大的受益者。分享这一连串资本盛宴的还包括腾讯、红杉中国、高瓴资本等老朋友。

警惕

大如腾讯和阿里,旗下投资甚至控股的公司多如牛毛,但也很少使用分拆这一招。微信独立的可能性,隔几年总要讨论一次,但从来没有付诸实施。蚂蚁集团其实算不上分拆,这只是一段马云事关诚信与利益的往事。

美团孵化了猫眼,但这压根就不算分拆,如果没有后来的大股东光线传媒,没有内容能力的猫眼,永远只能帮电影院卖票。这是一段互联网与实体产业联合的佳话。

网易算是互联网大厂真正开展过分拆上市的一家,但是,有道自己本身也是平台,独立发展后,与网易的关联性已经不大。

像京东这样大规模分拆上市的互联网巨头,几乎仅此一家。

大公司分拆的好处自然不用多说,从投资的角度来说,可以增加投资者通过优质标的获益的机会。

值得警惕的是,那些为了拆分而进行的强行拆分。

评价标准中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业务独立性。

京东的这一轮拆分,其实就存在这样的问题。

京东集团、京东物流,京东科技、京东健康,甚至还包括京东系的达达集团爱回收等,之间存在广泛而大量的关联交易。

以京东物流为例,该公司2019年来自京东系关联方的营业收入为308.3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6成以上,同期,公司向京东系的采购金额达到28.91亿元。

而且,关联交易不会因为这些公司独立发展而减少,反而会因为京东系的整体壮大而扩大。京东物流为京东集团提供服务,预计2021年-2023年将分别产生营业收入536.4亿元、710.2亿元、938亿元。

关联交易的潜在风险,一直是A股市场的警惕重点之一。所以,准备来A股上市的只有京东科技了,京东集团、京东健康、京东物流都选择了港股。

说实话,京东系的分拆,并不彻底。

京东科技,因为融资轮次多,也瞄准A股上市的缘故,股权结构相对健康。港股市场的京东健康和京东物流,母公司京东集团持股近八成,刘强东个人的投票权也接近八成。

难道分拆的意义只剩下钱?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刘强东京东集团分拆上市京东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