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日常消费 作者:蓝媒汇 2021-03-02 17:26
[亿欧导读]

元気森林、喜茶、奈雪的茶等众多品牌气泡水关于“糖”的秘密,都在于一个中文名叫“赤藓糖醇”的物质上。

饮料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来源:蓝媒汇财经(ID:lanmeihcj)

作者:蓝忘机

编辑:六耳

保温杯里泡枸杞,戒掉可乐戒油腻。随着近些年“朋克养生”在朋友圈兴起,人潮汹涌的“戒糖经济”吸引了商人和资本注意。

不在开心农场偷菜的唐彬森,带着元気森林C位出道。成立4年,估值数十亿美元。

元気森林迎来高光时刻,也让三个山东富豪走向台前。而这一切的秘密,都缘于一个分子式为C4H10O4的物质,中文名“赤藓糖醇”。 

从北京往南300多公里,是大禹治水功成名就之地——山东禹城。大禹治水置个人利益于不顾,只是“三过家门而不入”苦了妻儿。不过,禹城却实实在在是“甜”的。

一路上,标有“功能糖”的广告牌十分醒目,禹城也被称为“中国功能糖城”。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我国棉花行业整体不景气,是国有工业中亏损最严重的行业,一些老牌棉纺企业也相继倒闭。

30岁的刘宗利临危受命,担任禹城第一油棉厂厂长。就在刘宗利一筹莫展之际,一个陌生的名词让他眼前一亮。

当时,中科院微生物所“低聚糖的研制与开发”完成中试试验。低聚糖是替代蔗糖的新型功能性糖源,有一定甜度,又不会被胃酸胃酶分解,在食品、医药等领域应用广泛。

尽管当时大多数国人对“低聚糖”这个名词还很陌生,但王宗利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

1997年,刘宗利带领油棉厂转产求生。通过与中科院微生物所的科研人员联合攻关,建成了国内首条低聚糖生产线。同年10月,刘宗利等人投资51万元成立了保龄宝(002286.SZ)。

几个月后,保龄宝的低聚糖成功下线,刘宗利将第一个目标客户锁定在了乐百氏身上。乐百氏曾是娃哈哈、农夫山泉(09633.HK)的强劲对手。早在20年前,其年销量就达到了近20亿元左右。

随着双方联手推出以低聚糖为食品添加剂的“健康快车”酸奶大火,低聚糖受到了娃哈哈、脑白金、喜之郎、蒙牛、伊利等企业的关注,国内龙头企业接踵而至。保龄宝抢占了国内低聚糖80%的市场份额。

此刻,刘宗利又盯上了国际巨头可口可乐(KO.US)。

在保龄宝的工业园区内,有一个投资近2亿元、年产30万吨的F55高果糖生产线。这条生产线几乎就是为可口可乐的中国市场量身订制的。

2001年,可口可乐开始与保龄宝接触,单是考察期就有三年多。2004年,双方正式签订供货协议,保龄宝成为当时可口可乐在中国唯一的果葡糖浆供应商。

万事俱备,只欠上市。就在保龄宝筹备上市之际,距离禹城100多公里的滨州、300多公里的诸城,也有人看上了这个“甜蜜生意”。

和刘宗利最初做的棉花行业相关,聂在建一开始从事的是印染行业。上世纪90年代末,从国企辞职的聂在建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印染厂,专门为部队提供服装面料。

2005年,聂在建将公司迁到滨州工业园。彼时,印染行业已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资源集中在几个头部企业手中,聂在建不得不考虑转型。

恰巧,山东老牌糖企天绿原宣布破产拍卖,聂在建顺势收购,并组建了三元生物(834971.OC)。与此同时,诸城的王松江从食品行业转型,创办了东晓生物。

2009年8月,保龄宝上市,刘宗利身价达22亿元,在三人中率先致富。六年后,三元生物在新三板挂牌,也进入资本市场。

他们不知道的是,真正让自己站上风口的,是一个叫唐彬森的男人。

 02

上市后,保龄宝的营收虽然在稳步增长,但从2010年初开始,其股价整体呈现下降趋势,从最高的50块一度跌倒不足10块。

转机出现在2020年夏天。一款叫“元気森林”的饮料破圈而出,在张雨绮的代言下乘风破浪,于各大便利店C位出道。

元気森林走红并不意外,因为创造它的人,是一个比瑞幸前任董事长陆正耀还会讲故事、搞营销的男人。

唐彬森模仿《开心农场》制作的《开心农民》,风头盖过原创者,唐彬森成了“开心农场之父”;元気森林没有选择直接撒一个名为“进口”的谎言,而是用一切“真话”串联出一个被用户100%误会的“伪日系”......

不过,谁让资本喜欢呢?短短几轮融资,元気森林估值已经数十亿美元。

跟着元気森林一起火的,还有“无糖概念”。元気森林之所以敢喊出“0糖0脂0卡”的口号,主要是因为使用了一种叫赤藓糖醇的优质甜味剂。其甜度是普通白糖的60%-80%,不会被人体吸收,简单来说就是只过嘴瘾。

据三元生物招股书显示,目前国内生产赤藓糖醇的企业主要集中在山东省。其中生产规模最大的三家,正是三元生物、保龄宝、东晓生物。

2020年7-8月,保龄宝股价一连拿下10个涨停,总涨幅达166%。三元生物股价半年爆涨6倍多,从2020年初的14.89元/股涨到了99.27元/股。这也使得三元生物在去年9月停牌时,其市值在500多家新三板鲁企中高居榜眼之位,仅次于齐鲁银行(832666.OC)。

早年间,赤藓糖醇给保龄宝的营收贡献并不多。2006-2008年,赤藓糖醇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分别为7.23%、3.7%、2.49%。而到了2019年,这个比例上升到了13.6%。

三元生物产品较为单一,主要以生产赤藓糖醇为主,其赤藓糖醇产量占到国内赤藓糖醇总产量的一半以上。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赤藓糖醇对三元生物的贡献分别为0.94亿元、2.47亿元、2.85亿元。

2020年,元気森林成为三元生物的直销客户,仅上半年元気森林就为其贡献了546.63万元的销售额。

在资本市场赚得盆满钵满的三元生物,也开始从新三板转战创业板。

东晓生物虽未上市,但据其官网介绍,2020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达到77亿元,已投资建成2万吨高端赤藓糖醇智能化生产线。

天风证券(601162.SH)研报指出,假设未来赤藓糖醇代替5%的白糖市场,那么仅国内潜在需求空间有望达到80万吨。我国2019年赤藓糖醇产量仅4.62万吨,这意味着市场还有20倍的增长空间。

前不久,唐彬森给元気森林定下了2021年线下销售目标:75亿元!如果按5元/瓶计算,75亿相当于要卖出15亿瓶气泡水。

当然,若元気森林完成KPI,生产赤藓糖醇的企业也将大赚一笔。

不过,刘宗利似乎并不看好。近年来,刘宗利不断减持上市公司股份,保龄宝董事长已经变成了邓淑芬,第一大股东也变成了永裕投资。

事实上,“无糖”作为资本追逐的风口,除了元気森林,喜茶、可口可乐、伊利、农夫山泉等品牌也纷纷推出了无糖饮料,很多奶茶店和蛋糕店同样有代糖的身影。

但赤藓糖醇就真的是对身体百利而无一害吗?

电影《王牌特工2:黄金圈》中,大毒枭Poppy Adams说过一句话:“糖的成瘾性是可卡因的8倍,致死的可能性也有5倍之多,但糖是合法的。”

普利策奖得主迈克尔·莫斯在《盐糖脂:食品巨头是如何操纵我们的》中写到,食品巨头使用脑部扫描来研究人类神经功能对某些食品的反应,结果发现人类大脑对糖的反应和对可卡因的反应是一致的。

蔗糖刺激多巴胺的同时,也背负上了肥胖、糖尿病的原罪。

2019年,国家卫健委提出“三减三健”行动计划。其中,“减糖”便是未来国民营养工作重点之一。世界卫生组织(WHO)也多次呼吁对含糖饮料征税,以对抗全球肥胖症大流行。

人类无法戒掉对“甜”的享受,“代糖”应运而生。

19世纪70年代末,俄国化学家康斯坦丁·法赫伯格做实验时,偶然舔到自己的手指,竟是甜的!这个名叫C7H5O3NS的化学分子,成了人类合成的第一种非糖类甜味剂,也就是“糖精”。之后,越来越多的甜味剂从化学实验室诞生。

赤藓糖醇的工业化生产,源于上世纪90年代的日本。由于赤藓糖醇提取成本比一般代糖要高,其价格也普遍高于同类产品。

糖精和赤藓糖醇都属于“代糖”,也叫“甜味剂”,可分为营养型甜味剂(可产生热量)及非营养型甜味剂(无热量)。常见的营养型甜味剂就包括赤藓糖醇,常见的非营养型甜味剂包括糖精、阿斯巴甜。

一些商家宣称“代糖让您既可以享受美食又能甜得很健康”。事实也并非如此。甚至有人质疑,这种打着健康旗号的饮料正在把人们引入另一个陷阱。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营养科主任张片红表示,无糖食品只是不含单双糖,也就是葡萄糖、果糖、蔗糖,但同样会含很多淀粉,也就是多糖。

赤藓糖醇本身不产生热量,但它带来的甜味同样会刺激大脑:这是甜味的,胰岛素可以分泌了。胰岛素分泌,血糖降低,大脑就会得到“来点碳水化合物”的反馈。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喝完无糖饮料后,控制不住想吃甜食的原因。

“无糖”只是不添加蔗糖等,并不意味着无碳水化合物或者无热量,有糖尿病等特定疾病的人必须更加谨慎。

资本市场喜欢讲故事,割韭菜的套路也不过如此。赤藓糖醇对于自控力好的人来说,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对于把自控力较弱的人来说,就是割了韭菜还卖乖了。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赤藓糖醇保龄宝可口可乐三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