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连线Insight 2021-03-03 14:31
[亿欧导读]

雷军还没放弃“社交梦”。

手机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作者:钟微

编辑:子夜

语音社交软件Clubhouse的名声鹊起,正引得国内互联网创业者集体“抄作业”。 

2020年春天,当用户、KOL、投资者争相涌入Clubhouse时,映客内部孵化的应用“对话吧”,请来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昆仑万维CEO周亚辉等各领域有影响力的人,为产品完成冷启动。目前,国内至少已有十几个新推出的语音社交软件。 

面对如此盛况,小米也当了一回学徒。2021年2月19日,沉寂已久的米聊正式关闭服务器,但时隔7天后,又宣告复活。

新米聊的logo主色调改为了黄色,它不再是一个传统通讯软件,而是聚焦于语音社交赛道。新米聊也不再与原先的米聊账号打通,目前新米聊在小范围邀请内测阶段,用户只有收到邀请才能使用米聊。

图源米聊官网

从邀请制,到语音社交的定位以及产品设计,新米聊明显复刻了Clubhouse。 

在与微信对垒的时代,米聊在技术积累、定位差异和运营策略上的劣势,让米聊经历了曲折的发展,最终败走即时通讯领域。 

当米聊复活,外界渴望看到更多的创新。而小米也再不是当初“一穷二白”的创业公司,它有了自己在硬件产品方面独特的优势。 

不过,Clubhouse的成功也没那么好复制。其通过语音社交的方式构建了一个高质量和深度交流的社区,并给予了用户充分的自由,聊天的内容、形态和氛围都可以由用户自己决定。 

当资本市场给了Clubhouse很高的认可,但语音社交在国内可能并不是一个好生意。这门生意在国内一直停留于小众赛道,新米聊是否能够闯出一条路来? 

米聊重回江湖 

米聊复活了。如今,雷军的移动社交梦再起,他将Clubhouse带来的社交软件革命看作一次机会。 

而在十余年前,米聊也曾站在风口上。2010年,美国通讯软件Kik崭露头角,也使得小米内部团队开发了米聊,之后又与腾讯推出的微信对垒。这也被认为是继QQ诞生后的又一次行业革命。 

米聊复刻了Kik通过手机号码索引的熟人社交体系,早期也曾出现爆发式增长,吸引了许多用户。 

不过,雷军曾在第一版米聊发布后,就在内部提到,“如果腾讯介入这个领域,那米聊成功的可能性就会被大大降低,介入得越早,我们成功的难度越大。” 

比雷军预想的三个月还要短,微信在米聊推出一个月后,就正式诞生了。而后入场的微信最终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2021年,微信继续稳坐社交江湖“老大”的位置,社交领域也曾出现挑战者,但最终未能激起水花,只有定位与微信不同的陌陌、Soul等小众社交软件分得一杯羹。 

而在沉寂已久的社交领域,一场围绕中国版Clubhouse的战争开始打响。Clubhouse最大的特点是完全基于声音社交,在国内玩家复刻这一爆款软件、争夺语音社交市场的同时,也将撼动微信这棵大树。 

这一次,米聊成为了后入场的玩家。 

在米聊复活之前,对话吧、Clubhorse、Capital Coffee、Now等复刻Clubhouse的产品已经相继诞生。在海外,国内的出海厂商有Yalla和Tiya两款新应用,它们分别来自雅乐科技和音频平台荔枝。 

此时,已经近两年时间未再更新的米聊,曾让外界认为已经被小米放弃,关停也是迟早的事。而雷军曾投资过的语音IM产品YY也被卖给了百度。 

出人意料的是,米聊再次站在了热闹处,似乎也意味着小米对社交的野心还未熄灭。 

但社交软件领域,不再如十年前般荒芜,而Clubhouse类社交产品的设计和架构也很难照搬。 

周亚辉曾提到,这类产品早期的运营难度、产品门槛很高,“从抄的角度来讲,抄这个产品的创业门槛太高了。” 

战争的最开始,是争取先发优势。比如对话吧就只花了4天时间完成开发。据36氪报道,对话吧产品负责人江宇航透露,他在2月3日上午找到映客CEO奉佑生说想做这类产品,7天过去后,对话吧就在安卓、苹果商店全部上线。 

这一点,在社交领域也尤为重要。早一步推出产品,能让玩家在早期用户增长上占据优势,社交领域用户的迁移成本较大,当关系链稳定后,迁移的驱动力也更为减弱。 

不过,早期的积累还不足以形成绝对优势,先发制人过后,接下来还有许多发展问题等着玩家们。

想成为中国版Clubhouse,新米聊要迈的槛还很多 

历史在重演的同时,核心的竞争要素没有改变。 

在复刻Clubhouse的同时,玩家是否能开创出一条新的路线,而不是一直深陷同质化竞争的泥潭,至关重要。 

复活的米聊,已经开始内测。据官网介绍,在新米聊内,用户可以听到各行业专业人士的分享和见解,也可以举手参与分享;同时还可以创建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与朋友和同行一起交流、碰撞想法。 

外界曾将米聊落败微信的部分原因,归咎于产品的同质化,但复活后的米聊,定位于语音聊天APP,产品界面、内容架构却没能跟Clubhouse拉开距离。 

米聊若想成功复活,要迈过同质化这道坎。

微信与米聊之间的差距是如何扩大的?除了同质化,还有技术积累问题。 

米聊爆发增长时期,由于后台架构的不合理,服务器一天宕机了5次。之后,微信在技术过硬的基础上,不断推出“附近的人”、“摇一摇”、“漂流瓶”等极具吸引力的功能。 

同一时期,米聊虽然也在不断迭代版本,但对产品把控的不足,使其总是慢了一步。 

在如今围绕中国版Clubhouse的战争中,技术积累依然是竞争关键。其中,音频传输技术尤为关键,这一因素也决定了用户对产品最基础的评价。 

Clubhouse在技术上使用了声网的音频传输技术,但一直被用户质疑语音掉帧的问题。声网是一家中国公司,而声网的创始人赵斌的另一个身份是前YY语音CTO。 

不仅是Clubhouse,大多国内语音社交创业项目都是依靠声网的技术,在依靠第三方技术的同时,玩家在音频传输技术上的差异化还未拉开。 

在后期,如何避免给用户带来卡顿、延时等不良体验,也将是玩家的难题。 

同时,平台为了满足用户对功能完善、创新的需求而不断迭代时,如果不能维持产品的稳定性,也会如旧米聊一样,被时代淘汰。 

争夺中国版Clubhouse的席位,也绕不开社交关系链问题。这也一直是新兴玩家不得不直面的劣势。

在上个十年,腾讯有QQ弹窗、邮箱推广这两项资源,庞大的用户基础,曾让微信一出生就站在了制高点上,而小米当时没有超级流量池,也没有可以强势引流的硬件产品。

如今,语音社交类APP也需要熟人社交的关系链,Clubhouse前期扩充用户的方式,是打通Instagram、twitter。在个人信息页面,可以直接访问该用户的Instagram和twitter主页,这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 

在国内,社交媒体平台之间较为封闭,新米聊和其他玩家获得用户的渠道有限,这也给新兴软件增加了早期的发展压力。 

不过,不可忽略的因素是,如今的巨头小米,十年前创建米聊之时仅仅是一个创业公司,手机业务还处于冰与火之中,内部资源的有限,也影响了当时旧米聊的发展。 

新米聊诞生的当下,小米的硬件产品已经占据一席之地,更多资源和精力,让新米聊有了更高的起点。不过,新米聊仍在内测,产品形态和具体表现,目前去评价为时尚早,还需继续观望。 

前路如何? 

Clubhouse所推动的语音社交浪潮,吸引了新米聊等玩家的加入,但这趟车驶向的未来足够光明吗? 

Clubhouse通过邀请制形成“精英化”标签,同时通过各个领域的名人、意见领袖的演讲,吸引更多对垂直内容感兴趣的用户,逐渐构建起一个语音社区。 

朱啸虎曾提到,Clubhouse更偏向知识分享,更类似于知乎的模式,更适合于高举高打,第一波就需要大V来拉流量。 

此前,特斯拉CEO马斯克等著名企业家、投资人,以及各国的明星,在入驻、分享的同时,也带火了Clubhouse。 

社区的构建不易,大V拉流量仅仅是第一步,如何实现多元且深度的内容生态,是Clubhouse和中国学徒们的共同难题。

Clubhouse APP页面 

想要做出中国版Clubhouse,需要实现圈层的多样性,对话和沟通的高质量和丰富性。形成内容氛围的壁垒,更需要各个领域、具有影响力的人,在平台上持续地输出高质量的内容。 

但在拉入意见领袖为产品“代言”的同时,社交氛围也可能面临另一种难题:金字塔最上端的意见领袖分享,普通用户习惯聆听,但表达欲并不高涨。 

Clubhouse需要普通用户对话题性问题进行共同内容创作和分享,而并非仅仅是一个听众。社区氛围问题的重要性在于能左右普通用户的参与度。 

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杜永波曾比喻,Clubhouse是介于微博和微信中间的一个产品形态,“可能不像微博那么一个金字塔型或大V为主,又不像微信的完全平等,可能是介于中间的一个产品结构。” 

要平衡“完全平等”与“金字塔”式交流的天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目前暂时无法知悉新米聊如何构建社区氛围,但在调动用户互动性、活跃度这件事上,将是国内玩家未来面临的重要难题。 

而每一个内容社区可能面对的问题是,在商业化和扩张的路上,平台要吸纳更多普通用户,同时还要保持用户质量。 

Clubhouse、对话吧、新米聊等玩家都是采用了严格的邀请制,这有利于保持小众、精英的平台调性,也更能激发用户的好奇心,但这种调性在后期可能很难维持。 

目前而言,远在美国的Clubhouse起步不久,很难确定这个产品最终是否能走入主流视野,并带来真正意义上的社交软件革命。在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上,Clubhouse也处于早期。 

国内语音社交玩家复刻Clubhouse的同时,也是一场赌博。 

对于国内语音社交产品能否成功,目前业内观点不一。艾媒创始人兼CEO张毅提到,Clubhouse处于发展早期阶段,中国玩家仍有机遇。未来,国内语音社交产品可以向微信、QQ等传统社交软件转型,或者是在此基础上增加功能。 

“宣布关停的米聊又重启,不失为一次冲击的机会。”张毅说,从需求来看,小米生态需要社交产品。从形势来看,声音社交是大势所趋。 

周亚辉则曾公开提出疑问,“(语音社交)是不是能够激发中国人的表达欲?这是在中国能不能有一个Clubhouse产品存在的最根本的立足点。” 

音频社交在国内并非新鲜的事物。近些年,荔枝、蜻蜓等音频软件转型社交并未完全成功,这个行业在国内依然属于小众的狂欢。而在海外,“播客”Podcast的发展早已成熟,早在3年前,苹果播客的累计单集下载量,就超过了500亿次。 

相较于音频,国内知识分享类平台多以文字展现,而娱乐化内容则以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平台为主流,语音社交类软件在国内的发展前景并不明确。 

而Clubhouse火爆之时,恰巧在国内春节假期,中国用户是否能对语音社交软件保持关注,还需时间验证。 

不过,语音社交又充满了让人“上瘾”的因素。现代人渴望表达自我,但同时又害怕被注视和关注。而人们的求知欲、焦虑感,又能催发其关注高品质内容。 

移动互联网时代,社交产品一直在涌现,部分也一度成为爆款,但Clubhouse所代表的的语音社交能继续热下去吗?它的中国门徒们又是否押对了风口?人们迫切看到微信时代下挑战者的故事,但显然没那么容易。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社交网络社交产品社交平台互联网社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