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可选消费 作者:小北 2021-03-08 16:05
[亿欧导读]

不安于内心的躁动,她们选择了创业。

女性创业者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高调?能不能不要一天换一套衣服?说话能不能别那么大声,能不能像个女生一样温柔一点?”以前在公司上班的时候,张苏敏时常被身边的人这样要求。到了二十七八岁的时候,父母又开始催婚,给她安排相亲。

但从小在西部长大的她天生就是个不喜欢被安排的“狂野女孩”。为了逃避这些条条框框,她去美国读了MBA,回国后创立了自己的消费品牌。

事业小有所成的同时,她也没耽误婚姻和家庭。怀孕时见完客户肚子疼,直接跑去医院生孩子,生完孩子的第二天她闲不住,又开始处理事务。

不是每个女孩儿都要活成张苏敏的样子,但是如果不给自己设限,女孩儿可以活成什么样子?

不安于内心的躁动

中专卫校毕业后,徐早霞先后做过护士、护士长、社区医院的行政管理。但一天用两个小时就可以完成的行政工作对她来说太没挑战性,骨子里爱折腾的她想着做点什么。

正好一次去上海帮同学探望亲戚,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三室一厅的房间里塞了30多个人,地上满是随意扔放的方便面盒、缠绕的充电线。不仅脏乱差,还存在很多安全隐患。

“想为他们提供一个安全、整洁的居所。”怀着这样的初心,她离开医疗体系,先做了加盟求职旅社,2014年创立了安歆集团,专注于为城市“基层奋斗者”打造安全整洁的公寓,是国内最早开展企业员工住宿服务的运营商。

至今,安歆公寓已在全国25个城市拥有超250家门店,超15万张床位,为近50万企业员工提供居所,先后获得启明创投、嘉御基金、凯雷投资等共计数亿元的融资。2020年5月,徐早霞还成为湖畔大学第六期的学员。

后排左七为徐早霞

3月3日,极米科技在科创板上市,上市首日涨幅超300%,市值达265亿元。尽管已经离开极米,但应姗姗还是被邀请去了敲钟现场。

2019年,生在北京、家在北京的她,毅然“离开”丈夫和两个孩子,独自去往成都加入极米担任CMO一职。

此前她的工作经历更多是在世界500强的外企做品牌管理和策略并购,后来有机会做了一段时间投资,在这个过程中她感受到中国科技创新的繁荣。“一个中国科创品牌最好的时代,这个时代是一去不复返的,我不能辜负时代。”

任极米CMO期间,她帮助极米构建了系统化的用户洞察和运营体系、塑造了极米的品牌形象、协助进行战略规划。

她将这种状态概括为“丰富的纯粹”:纯粹是指全情投入,城市距离加上疫情的阻隔,她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也让她得以毫无杂念、专心致志地做事;丰富是投入感情、投入精力、收获成长的丰富程度。

应姗姗在极米科技上市现场

2021年2月11日,奈雪的茶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随之引来更多的媒体关注。在一些报道中,CEO彭心被写成“为了创业嫁给了一个老头”,甚至在百度搜索奈雪的时候,还会出现“奈雪赵林年龄”这样的词条。

但回忆起创业初衷,彭心只是想要“开创一种全新的茶饮体验”。

2014年,奶茶的行业形态就是街边十平、二十平,价格几块、十几块的街边小店。甚至在彭心说要创业做茶饮的时候,有人问:“是开茶馆吗?”

“我当时希望能够突破奶茶的这种低端形象,把喝奶茶做成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让大家认识到原来喝奶茶也是可以很优质、很健康的。”

奈雪的茶CEO彭心

成立奈雪的过程中,彭心遇到了业内前辈赵林,时常向他请教问题,两个志同道合的人最终走到了一起。

截至2021年2月5日,奈雪的茶已经在全国及海外拥有超过500家直营门店,过去两年营收均超20亿元。

不安于内心的躁动,有突破陈规的勇气,这些女孩儿活出了另外一种人生:女性创业者。

但创业这件事,仅仅有突破的勇气是远远不够的。

残酷中逐渐坚韧

我在投资女性创业者的时候会更谨慎。”作为君盛投资的创始人、董事长,自己也算是一家创业公司的CEO,亲身经历让廖梓君对女性创业的艰难有更深刻的理解。

2003年股权分制改革大潮的前夜,她创立了君盛投资。至今君盛累计管理资金规模超100亿元,已投资的企业超过100家,其中通过IPO、并购、借壳退出的近45家,退出率约60%。

也正是这18年的创业、投资经历,让她体验到创业的残酷。“我常年是在重压之下度过的,投资行业时时刻刻都需要你做重大决策,你每天都需要决定向左还是向右,某个项目是深入尽调还是不值得浪费时间,尽调完要决定投还是不投。”

而阅人无数让她对创业有更深的洞察:“创业就是一场超常规、超负荷的马拉松比赛,创业者时时刻刻都可能会面临断粮断水、产品受阻、现金流断裂、团队核心成员离职等难以想象的困难。这些都需要杀伐果断,女性的细腻敏感在抗住这种残酷的压力,这种风霜的磨砺上会更艰难一些。”

一份来自《中国企业家》智库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在全球主要股票市场(上海、深圳、香港、纽约、伦敦)上市、市值超过千亿的中国公司共有86家,其中女性担任董事长或CEO的仅有4家;市值500亿以上、1000亿以下的96家中国上市公司中,董事会成员中女性比例仅为9.77%,女性高管比例为11.92%。

这种残酷张苏敏确实体验到了。

创业初期,公司的另外两位合伙人由于意见分歧导致难以调和的矛盾,她必须在两个合伙人之间做出选择。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开除一个人,当时根本说不出这个话来,但又不得不去做。”事情解决后,她立刻冲到厕所哭了一场,“在回家的路上也止不住哭,为了不把情绪带给家人和孩子,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在一个很大的停车场里,使劲调整了十多分钟的情绪之后才回家。”

但在经历过太多大大小小的困难之后,张苏敏变得强大了。后来在一位团队Leader带走了一个小团队的时候,她也只是与合伙人相视苦笑,互相鼓励。“创业就像是在黑暗中摸索,光明一直在前方若隐若现,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先相信,再实现。”

彭心也觉得自己越来越坚韧了。

创业初期,仅仅是因为门店客人太多忙不过来,她就会连续几天失眠、吃不下饭,甚至还去看了医生。而到去年,因为疫情线下门店无法开业、公司没有收入的时候,她反而很平静,只是开会解决问题。

“自己回顾下来发现这就是一个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老问题解决了,又不断迎来很多新问题,永远有解决不完的问题。创业这条路上压力和挑战是常态,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当适应了这种状态后,就不会被情绪所影响,反而能够享受这个过程,专注于把每一步都走好。”

在创立亲子生活综合服务平台爸妈营之前,赵婷婷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产品和市场总监。

创业带给她最大的改变是从easy模式到hard模式。“之前在打工状态,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不需要动太多脑筋。而创业之后,当意识到自己是CEO的时候,我有了全盘意识,对整体战略思考的深度是前所未有的。” 

可强大,也可柔软

坚韧、内心强大,是每个经过创业历练后的女孩儿都会具备的素质。但如果就这样将她们“标签化”,就太低估了这份敢于突破陈规的勇气。

在创业中可强大,同时也可柔软。

最柔软之处,或许是当回到母亲这个角色的时候。选择创业的女性必然要在工作上付出更多的时间,在没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的时候,提升陪伴的质量、为孩子树立一个好榜样成为她们共同的选择。

创业后确实很少有时间陪伴孩子,但赵婷婷庆幸自己的创业正好与教育相关。

爸妈营是一家一站式中产亲子生活平台,为0-16岁孩子爸妈提供教育、旅行、购物的免费资讯、特惠闪购、亲子垂直社区等服务。当年赵婷婷就是因为想为孩子查询亲子相关信息,却发现没有一家能够提供一站式亲子服务的平台,于是创立了爸妈营。

在做爸妈营的过程中遇到好的资源,她都会带着孩子一起去体验,公司在评测一些教育产品的时候,也会让自己的孩子先尝试。“相比花了多少时间给孩子,更重要的是花了多少高质量的时间给孩子,给了他多少学习成长的资源。”

赵婷婷在陪孩子

彭心则在一次饭局中意识到为孩子树立榜样的重要性。

有一次彭心请朋友一家吃饭,回家之后朋友的两个女儿问:“今天吃饭的阿姨是谁呀?”在得知彭心是一家企业的老板后,两个女孩儿惊讶地说:“原来女生也可以做老板!”那个时候彭心就意识到,自己可以给孩子树立一个榜样。

徐早霞有一个10岁的儿子,她也希望自己能成为儿子的榜样。“首先我要让他知道,努力拼搏才能有更好的生活,他会把妈妈当成一种标杆,也觉得努力才能获得一切,我觉得这种精神的力量远远大于无效的陪伴。”

在投资中杀伐果断,但在生活中廖梓君也有很多小爱好,比如烹饪、设计和滑雪。她自己设计家里的装修,还拿过三次室内设计大奖。疫情期间有了更多在家的时间,她就变着花样做菜给一家人吃。

廖梓君在滑雪 

结语

近日,日本乒乓球名将福原爱离婚的事情沸沸扬扬。当年驰骋球场的全国冠军,退役之后选择回归家庭。

东京富士电视台曾跟拍了福原爱24年,福原爱四岁那年导演组第一次遇到她时,就决定一直跟拍下去。

24年后,已经28岁的福原爱问导演:“为什么是我呢?”

“因为你一直坦率地、一心一意地打球,那个模样,异常耀眼。”

致谢

感谢多位女性创业者在本文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素材和观点,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某消费品牌CEO张苏敏(化名)、安歆公寓CEO徐早霞、爸妈营CEO赵婷婷、君盛投资董事长廖梓君、奈雪的茶CEO彭心、前极米CMO应姗姗(现任某知名国际快消公司战略及业务运营负责人)。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小北。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创业赵婷婷女性创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