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汽车
作者:资本侦探
2021-03-18 17:30
[亿欧导读]

如果有机会与马斯克面对面,大多数人可能会说,“请放下你的傲慢。”

特斯拉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作者 | 周永亮

出品 | 资本侦探


今年“3·15”晚会,特斯拉并没有“上榜”,很多人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这也太扯了!特斯拉终究逃过‘3·15’”,“特斯拉凭什么没上‘3·15’晚会”,“特斯拉是今年‘3·15’晚会的漏网之鱼”……即便到现在,这种情绪依然没有完全散去。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3月15日,在一份提交给SEC的文件里,特斯拉宣布将会给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增加新头衔“特斯拉电音之王”,首席财务官扎卡里·柯克霍恩也获得新头衔“钱币大师”。与此同时,在特斯拉遭遇舆论“讨伐”期间,股价却上涨了20%。

几天之后,特斯拉CEO马斯克将来中国参加论坛。根据环球时报的消息,今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将有 100 多家外国公司高管参加,其中包括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等。如果有机会与马斯克面对面,你会跟他说什么?

缺席“3·15”

毋庸置疑,作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当红“炸子鸡”,特斯拉是在放大镜下成长起来的企业,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发轩然大波。就在一个月前,市场监管总局与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以及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还就消费者反映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OTA)等问题共同约谈了特斯拉。

面对五部门的联合约谈,特斯拉无奈“认怂”。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一封声明,“特斯拉诚恳接受政府部门的指导,并深刻反思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足,全面加强自检自查。我们将严格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始终尊重消费者权益。对于消费者在集中反应的问题,我们将系统排查,切实落实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

言犹在耳。3月9日,河南女车主坐车顶维权事件开始发酵,随后又发生海口车主刹车失灵事件。这不得不让人怀疑特斯拉的态度和诚意。恰巧正值“3·15”即将举办,于是便爆发了网友“围攻”特斯拉的事件。

不过,最终的结果并未如很多人所愿,特斯拉未能登上“3·15”晚会,真实原因无从得知。目前,网络上主要有两种猜测。一种是涉及到政策导向方面,我们暂且不谈。

另一种,主要涉及到产品技术体验层面。资深车评人YYP颜宇鹏说,“在此次事件中,最大的难题是特斯拉都没办法出具中立可信的第三方检测报告。也许是它的技术太复杂、领先,没有什么第三方可以去判断它;也许特斯拉把这个技术保密地太严格,不愿意去公开任何的数据,使得没有人真正地了解真相。目前,媒体对于特斯拉出现的问题是没辙的,因为根本就没有一个判断是非的标准。”

关于第三方鉴定,在特斯拉和河南维权车主张女士的舆论“攻防战”中,也有提及。据特斯拉中国公关部方面表示,由于涉事车主的原因,该车暂未进行第三方检测,“我们也跟车主表达了愿意协助完成维修和保险理赔,但是车主反应很强烈,贴上了封条拒绝参加任何第三方的检测。”

对此,车主张女士在接受采访时曾回应称,由于在网络上留意到此前存在诸多类似案例,对第三方检测的公正性存在担忧。张女士说,她接受合理调解,接受专业的第三方鉴定,但调解方称只有一家机构能做鉴定,该机构为"中国质量认证中心",她质疑其专业性,将考虑走法律途径。

值得一提的是,当年热点事件并不意味着一定能登上“3·15”晚会。2018年初,随着CR-V1.5T车型“机油门”事件的持续发酵,国家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约谈东风本田,要求生产企业高度重视消费者反映的问题。随后,东风本田在官网发布声明称,对搭载1.5L涡轮增压发动机的CR-V进行暂停销售处理。虽然“机油门”事件热度一直居高不下,但当年“3·15”晚会的“主角”是大众途锐发动机进水设计有缺陷。

“爱恨”特斯拉

在特斯拉的发展历程中,中国市场是至关重要的。2017年中期到2019年中期,特斯拉遭遇“鬼门关”,Model 3陷入生产和物流“地狱”。马斯克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表示,为了提高产量,他常常一周在工厂泡120个小时,晚上就睡在地板上,靠吃安眠药入睡。甚至在2019年的愚人节,马斯克曾以自嘲式的口吻说,“特斯拉已经完全、彻底的破产了。”

最后,还是“中国制造”拯救了特斯拉。仅用三个月,特斯拉就和上海签了《土地出让合同》。2019年1月,上海工厂破土开建,八个月后,第一辆车就下线了。与此同时,特斯拉从国内多家银行获得超过百亿元的低息贷款。

这让特斯拉迅速转危为安。借此,特斯拉也赢回了华尔街的青睐,从“弃子”变为“娇子”,股价扶摇直上。

过去的2020 年,特斯拉全年共交付新车49.96 万辆,同比增长35%。其中,特斯拉在北美销量超过26万辆,同比大涨20.3%;特斯拉在中国销量超过14万辆。

未来,特斯拉可能会更依靠中国市场。如无意外,2021年特斯拉在中国销量将超过北美。维德布什证券分析师Daniel Ives和Strecker Backe认为,中国市场对电动汽车和Model 3的需求激增,将提振特斯拉股价。他们预计到2022年,特斯拉整体交付销量的40%以上将来自中国。鉴于中国消费者需求高涨,特斯拉的交车量有望在2022年突破100万辆;若持续照此需求增长,在2030年前交车量可能达到500万辆。

大多数国人对特斯拉的态度,可以用“爱恨交加”来形容。一方面,特斯拉以超强的加速能力、更高的能量转化效率、漂亮外观、智能互联,以及创始人马斯克代表的创新精神,让很多人迷恋。

很多创业者深信马斯克挂在嘴边的“第一性原理 ”,“我们运用第一性原理,而不是类比思维去思考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生活中总是倾向于比较,对别人已经做过或者正在做的事情,我们也都跟风去做。这样发展的结果,只能产生细小的迭代发展。第一性原理的思考方式,是用物理学的角度看待世界,也就是说一层层拨开事物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

 

与此同时,特斯拉也招来了很多“恨意”。“特斯拉降价”的话题曾多次冲上热搜榜,车主自嘲被“割韭菜”。特斯拉中国曾在半月内2次降价。2020年10月1日,国产Model 3标准续航升级版补贴后售价从27.155万元降至24.99万元,长续航后轮驱动版补贴后售价从34.405万元降至30.99万元。10月13日,特斯拉中国又再次宣布,Model S长续航版和高性能版均下调2.3万元。

颜宇鹏也表示,特斯拉的很多做法不妥。每一次用户投诉,特斯拉都用自己后台的数据,检测说没问题作为挡箭牌,缺少公开透明度。有人说,特斯拉中国根本没有这个能力,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因为所有的研发都是在美国做的。不管是什么原因,特斯拉给人一种很高傲的感觉。特斯拉作为年销量超过14万辆的车企,当遇到问题时,不能仅仅关注技术上的对错,还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对股价或影响不大

如果特斯拉登上“3·15”晚会,对其股价会有影响吗?答案很可能是没有。以今年登上“3·15”的长安福特为例,截止3月18日收盘,长安汽车股价为15.1元/股,较“3·15”之前15.9元/股,仅下跌5%,似乎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特斯拉在遭遇舆论“围剿”后,股价反而有所上涨。截至3月17日收盘,特斯拉股价为701.81美元/股,较维权事件发酵前的563美元/股,上涨19.7%,最新总市值为6736.35亿美元(约合4.38万亿元)。

另外,大众对特斯拉“糟糕”的印象,可能与认知中的“幸存者偏差”有关。幸存者偏差是指仅看到筛选后的结果,以偏概全,从有偏向的子集中得出面向全集的结论。

根据第三方实名客诉网站车质网发布的《2020年度国内轿车投诉销量比排行榜》,乘用车在2020年年度投诉销量比为万分之31.9,轿车则比这个数据更差,投诉销量比为万分之36.5。其中,最令人诧异的是,Model 3成绩优异占据第一名,年度投诉销量比只有万分之0.7,这意味着10万台特斯拉Model 3用户中,只有7个人会不满到去投诉,这与人们对其失控、自燃、粗糙做工、低质人设完全不符。

在最新的美国《消费者报告》调查数据中,特斯拉以第一名88分的成绩,成为年度车主满意度最高的汽车品牌。

特斯拉之所以屡受诟病,更多的可能是在公开透明度、情感等因素。如果有机会与马斯克面对面,大多数人可能会说,“请放下你的傲慢。”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特斯拉新能源汽车电动汽车特斯拉Model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