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金融 作者:投中网 2021-03-24 10:24
[亿欧导读]

王兴做投资不算频繁,但若想观察、定义某个人的投资模式,有个通用的方法:最特别的案例,就是最好的途径。

王兴/美团/,美团点评/龙珠资本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文 | 曹玮钰

来源 | 投中网



各位好,我是玮钰。 

最近朋友圈又时兴“王兴金句”了,那咱聊聊王兴。

每个人都想搞懂王兴,但他总爱说别人看不透的话,干别人猜不透的事。《底片》的宗旨就是拿着锤子找钉子。投中笔者的基本素养——看谁都是投资人,咱来说说“投资人王兴”。

先把王兴和美团的投资放一块看,近几年重要且有意思的案子大约这几个:理想汽车,水滴互助,喜茶,蜜雪冰城,印度外卖平台Swiggy,摩拜。其中最独特也最令人看不懂的,毫无疑问是理想汽车。

首先投得多,前后加一起大约11多亿美元,堪称超配;其次挣得多,目前的账面回报超40亿美元,之前理想股价高位的时候一度超过60亿。

除了商业数字,王兴投资理想汽车从契机,到策略,再到阶段性回报,处处都透露着“独特”。

王兴做投资不算频繁,但若想观察、定义某个人的投资模式,有个通用的方法:最特别的案例,就是最好的途径。

谈“投资人王兴”,重点在理想汽车。

01 王兴最“佛”的一面?

投资,对于企业家意味着什么?

肯定不是核心招式,但必是一柄锋利的好剑。设想一下,如果你是行走江湖的剑客,你的剑要怎么耍?既不能处处亮剑,也不能默默无闻,剑法先要讲分寸。

王兴做投资依靠“铁三角”——美团战投、龙珠资本、王兴个人。有一位企业家跟他招数很像,那就是雷军——同样依靠三个抓手,小米战投、顺为资本和雷军个人。据说二人都对投资十分重视。

重视的理由:每个案子的投决都亲自参与。

企业家的投资,是企业战略和个人意志的双重体现。上述布局几乎“无缝”照顾到了公司业务、人脉关系和个人趣味三方面。

这肯定不是巧合。

俩人都是顶级的企业家,《底片》写过,雷军在成立小米之前做过天使投资,投出千百倍回报的案子;王兴创业多次,与资本过招多年——无数次被资本按在地上摩擦,也集结过全中国最top级的资本。

高水平的投资,对企业利润也能有强力加持。比如小米一度被质疑是不是投资公司;刚刚过去的2020年Q3,美团净利63亿元同比暴涨374%,其中58亿是投资带来的收益,基本都是理想汽车IPO贡献的。

但若看出手次数,王兴的营业频率特别“稀薄”。

粗略统计,2015年美团点评合并之后,王兴系出手约60次上下。相比之下,2013年小米战投成立至今,雷军系出手已超400次。

考虑到企业形态,雷军的高频出手具备合理性。《底片》分析过,没有投资,小米组不成局——雷军需要依靠一个个小投资拼凑庞大、高价值的小米生态链。但王兴不一样,美团的业务颗粒度要比小米大得多,不需像雷军那样百分之零点几的步调前进。

可考虑到美团的万亿市值、账面超过500亿的现金和短期投资,加之王兴本人的巨额财富,一年10次左右的投资,实在太佛系了——巨头的盘子,“小而美”的出手。

就连做LP也佛系得不行。除了关系要好的源码,其余的XVC、辰海资本、零一创投、钟鼎资本,也与王兴看不到什么明面交集。

王兴不可能不懂投资这事儿的价值。有人做过统计,在王兴的饭否上,“投资”一词的频率比美团还高,再听听他对投资的价值定位,“唯有投资,亦即人均资本存量的提升,才有可能扩张该经济体的生产可能性边界”。

作为后发制人、不设边界的高手,王兴显然把投资认定拓展边界的有力手段。

唯一的解释,“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如用看投资人的视角看王兴,他的风格更接近“狙击手”——不轻易出手,一出手就是重注,姿态亦十分强势。他的案子多为大额领投,比如龙珠4亿领投喜茶,与高瓴十数亿投资蜜雪冰城,美团和龙珠4轮押注印度外卖平台Swiggy,王兴和美团超11亿美元投资理想汽车......

说到这,问题来了。

细数王兴的大笔出手,基本围绕美团业务,只有一个案子不按常理出牌——与其它投资既不是一个逻辑,也不是一个层次。

哪个?

理想汽车。

定义投资,一个最重要的标准就是回报。目前唯一可确认的结果是“王兴美团赚钱了”,并且还是几十亿美金的大赚特赚。

02 奇怪的投资又增加了

说王兴投理想汽车是“难以解释地奇怪”,有人可能不同意。

经历了造车新势力的二度火爆和巨大的资本后劲,美团的重仓似乎变得可以理解。有人认为,新能源汽车是生活场景的延伸,也是新的流量入口,对于本地生活巨头,出行是必争之地,美团拥有巨大潜能讲好新能源汽车的故事。

但这类推论都有一个共性:有点道理,但遥远且宽泛,典型的“你以为你懂了,但其实你没有”。理想这笔投资显然不是什么方便可成立的东西,既没有清晰的投资逻辑,也没有明确的产业需求,更何况几家造车公司本身仍有不小的争议。 

王兴做过很多投资,投出很大金额,但都离业务很近,属于一眼能看透的投资。

比如27亿美元收购摩拜,补充了美团共享出行板块,也是笔划算的流量生意;投资喜茶、蜜雪冰城这类ToC消费品牌更好理解,通过投资加强对头部商家的把控,完善供应端建设;再比如“三押”种子、天使、A轮的水滴互助,是个纯粹的熟人投资,典型的天使投资——创始人沈鹏是王兴十分欣赏的老部下。

你再想想,平日有多少研究院、管理学家、记者、投资人在研究美团和王兴?可是没有一个人能解释清楚王兴为什么会如此投资理想,唯一一个看起来合理的解释是:王兴是为兴趣买单或为价值观投票——毕竟王兴热衷研究汽车,追捧马斯克也不是一两天了。

可再细想,“某人在为价值观投票”这个说辞,翻译过来不就是“看不透”么?毕竟价值观是个太过主观、解释口径太宽泛的东西。

所以才说,11多亿美元投资理想,是王兴在“众目睽睽之下”搞的一出所有人看不懂的操作。

那该怎么定义王兴的这次投资?

我们回到2019年。这一年,王兴有个被记住的金句,“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这一年,王兴的投资放得更慢,粗略统计出手6个上下。但有意思的是,王兴个人将近3亿美元“重金”投向了理想汽车。2019年理想汽车C轮5.3亿融资,王兴领投近3亿美元,2020年6月美团再投5亿美元,7月理想汽车IPO前美团追加3亿美元,王兴加注3000万美元。

一年时间,王兴和美团为理想汽车投资超过11亿美元,硬生生投成了理想汽车占比超过20%的“二股东”——除了27亿美元收购摩拜,理想汽车大概是王兴最大的一笔出手。

但投理想时毕竟是C轮,标准的风险投资,跟摩拜那单并购的额度没有可比性。那么一个案子放11多亿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如果用风险投资的角度看,《底片》之前写过,绝招主打“超配”的刘芹在快手从天使投到E轮一共放了超2亿美元,徐新在美团点评E轮放了约3亿美元。

投资方是王兴个人加美团两重身份,所以跟机构投资也没直接的可比性,定量的意义没那么精准。但企业家个人一次性拿出3亿美元,策略上定性的意义是毫无疑问的——“超配”。

在这个案子,有人把王兴的“义气”放到很高的位置。李想也曾在IPO现场感谢张颖建议“去见几个你比较铁但是有钱的哥们”,最终在愁云惨淡的2019年拿到王兴张一鸣的“救命钱”,也有人说是来自曹毅的撮合。

甭管从那个路径衔接上的,但要说投资决策出于仗义,我是绝不信的。

为了哥们儿梦想,拉上自家公司接二连三数亿美元重仓,别说王兴,王多鱼都干不出这事儿啊!

也有人说是“投人”,包括王兴自己在财报会上回应为什么投理想,他也说“好多人低估了李想”。

但投人也说不通。

王兴和李想是旧识了,要投人就投天使轮啊,投A轮啊,怎么到C轮才想起哥们赌上了职业生涯,做了个重要的项目,还是个风口上的公司?王兴不是没投过人,水滴互助毫无疑问就是冲沈鹏投的,背个书,扶上马送一程,整的明明白白,这叫投人。

再来,肯定也不是顺手帮忙。

当然,不否认投资契机大概率是偶然的,但从执行层面起来却是主动性极强的一次重注——不是单次出手,而是连续重注。王兴在不算早的C轮进场之后密集放钱,只能说是突然被撮合出的投资机会,并且随着了解的深入,愈发自信、看好。

参照王兴过往的“狙击”风格,这波操作十分自洽,正如他在饭否摘录索罗斯的话,“信心很足却仓位很小是毫无意义的”。

最后,回溯一下理想的持股变化。在王兴入场时,有些VC应该是卖了老股的,但甭管王兴有没有接老股,至少一定是有“接盘”动作的——“接盘”是个神奇的字眼,中性词,不含褒贬,但背后有个永恒含义:每当它出现,都意味着市场来到巨大分歧的端口。

王兴重仓新能源汽车,这个事本身不意外,但投资讲究timing。王兴入场的时机非常见功力,尤其要考虑到,美团作为一家本地生活巨头,作为一家财务被所有人盯着的上市公司,在这个时间重仓新能源汽车,决策绝不是那么轻松。

做完了排除法,王兴这波操作的实质隐约有了轮廓:精准抓住了市场分歧的点,抄底入场,决策果断,大额资金连续押注——简言之就是“超配”,之后持股等风来。

0没人知道王兴在想什么

朋友圈最近又开始流传王兴的饭否金句。

人们早就知道王兴的饭否有意思,但事实是:越看越有意思。

他在亲手创办的空间放飞自我,常常一天十数条发文,内容尤其跳跃,商业、投资、创业、历史、科学、冷知识、洞察、感悟交相出现。王兴的每个侧面都能窥得一二,深度思考机器、好奇宝宝、冷知识大王、怼天怼地、热爱小确幸.....

几乎无休探索世界、吸收知识,近乎强迫症一样启发自己、训练自己,这大概正是王兴感到安全舒适的方式。恰巧,这也匹配了企业家的重要特质——好奇心和学习力。

但还不够绝。

王兴骨子里有不少“好战”成分。从最初数次的创业失败,到惨烈“千团大战”笑到最后,再到之后美团不设边界的四处扩张,王兴的身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停滞或疲态,他总能在一次次的不理解中,把别人做过的事情做出门道,而且越做越大,所谓的商业边界在王兴那里形同虚设。

当企业家舍弃了边界感,常规的商业逻辑会跟着失效,一切变成“不按套路出牌”。

所有人都知道王兴在赌未来,但没人知道他在赌什么样的未来。这些年,王兴在饭否持续输出,多少人学他的腔调,研究他的做派和金句,“格言像玩具风筝在风里飘来飘去”——这是王兴作为一个当下的企业家icon最为迷人的地方。

这叫什么?这就叫未来的主人翁。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王兴投资蜜雪冰城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