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开菠萝财经 2021-04-07 15:54
[亿欧导读]

”有没有戒掉抖音的好方法?我又”复吸“了。“

抖音品牌号配图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来源:开菠萝财经(kaiboluocaijing)

作者:金玙璠

编辑:瑟曦

“再玩一次就戒掉抖音。”

“戒抖音第X天。”

“有没有戒掉抖音的好方法?我又‘复吸’了。”

就像不知道何时对抖音上瘾一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寻求戒掉抖音的方法,他们在豆瓣、微博知乎乃至抖音等所有主流的社交平台或发帖,或打卡自己戒除抖音的过程,还有甚者向心理医生问“药”。

没有同样困扰的人可能会脱口而出两个字:卸载。这样的人是万万不能理解吴骁这类人的。

“上班摸鱼刷抖音,晚上熬夜刷抖音。”吴骁感觉自己原本规律的工作生活已经被抖音操控了,每天规划的看书半小时、健身一小时,在抖音的世界里,划几下就过去了。带着深深的罪恶感刷到将近凌晨1点,告诫自己,“再刷5分钟,刷到整点就睡觉”,可不知不觉又沉迷其中,等再一次意识到时间的时候,两个小时又过去了。

因为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他决定从源头上扼杀自己荒废时间的行为——卸载抖音。但说来也正是因为自制力差的毛病,他已经记不得反反复复卸载、安装抖音多少次了。

吴骁在社交平台寻求戒掉抖音的方法,结果发现随处可见“抖音三分钟,人间一小时”同病相怜的抖音瘾者。

据《一线》报道,抖音Q1的DAU(日活跃用户数)峰值发生在除夕当晚,2月11日,抖音主站DAU达到5.8亿。另据极光大数据,2月11日抖音极速版日活为0.84亿,火山版为0.28亿,以此计算极速版+火山版日活为1.12亿。加上抖音主站的5.8亿,其三端口日活总数约为6.92亿。这样的规模让抖音牢牢占据短视频行业的头部流量。

此前,抖音产品负责人表示,抖音85%的用户在24岁以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习惯了刷短视频,现在,一部分抖音瘾者决定自救。

他们决定卸载抖音

沉迷抖音的人,都在干嘛?

“让我想起了我爷爷,他总是躺在沙发上不停地按遥控器,并没有哪个频道让他停留,只是不断地切到下一个频道,循环往复地用掉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一位知乎网友这样形容。

有多少人像陈颂一样,一闲下来就刷抖音,毫无警惕性地就养成了习惯。

“这个软件真的太懂人性了,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从安装到离不开抖音用了不到一年时间,陈颂对开菠萝财经由衷地赞叹抖音的成功。身为死忠用户,她但凡感觉到无聊,都会打开这个软件刷上一会。只要不是赶时间,往往一刷就是一小时起,平均一天至少刷三个小时。

因为工作加班频繁,陈颂作为追剧达人很难完完整整地追完一部剧,听说抖音上影视剧剪辑出的片段比正片还火,而且从剧中名场面、幕后花絮,再到官方发糖小视频应有尽有,她一刷就上瘾,变身成抖音追剧达人。

睡前躺在床上刷抖音追剧,成了睡前仪式。可整个过程陈颂并不是完全愉悦的,放松中掺杂着一些担忧,担心再刷到一部感兴趣的新剧,一个忍不住又熬到后半夜,睡眠不足导致第二天状态差。不刷控制不住,刷完又陷入焦虑,这简直成了她的“噩梦”。“如果不戒,每天晚上的时间都浪费在抖音上了。”

但陈颂始终没有狠下心卸载抖音,直到偶然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一个抖音大V,坦言自己除了上传视频外几乎不会打开抖音。这让她“幡然醒悟”,靠抖音赚到钱的网红都不刷,自己不但浪费时间,还给别人增加了流量。

抖音,记录别人的美好生活,刷出别人的美好生活”最近,她终于狠下心把手机和iPad里的抖音卸载了,可还是不自觉地去点原来抖音所在的位置,结果又安装了回来。

“没有自制力的人真的应该卸载抖音。”高三生赵赵在QQ空间发布这条说说,设置为仅自己可见。

抖音刚兴起的那会,她会在想缓解学业压力的时候打开抖音,迷上了录制对嘴表演视频,看着一点点上涨的播放量,开始贪恋那种成就感。长时间沉浸抖音,妈妈发现她脾气变得不好,说话没几句就开始不耐烦,连日常吃饭都从简了,家人开始担心她视力受影响,课堂听讲效率下降。赵赵也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可难以开始第一步改变。高考前三个月,她把想考的大学写在纸条上贴在床头,旁边另一张纸条上写着“拒绝抖音”。

吴骁最早下载抖音纯属跟风,他发现身边人都会聊抖音上的段子和神曲,自己上手一刷发现确实好玩,有很多新奇的人和事,还有一些有营养有价值的内容。

“我一开始的想法是,我跟那些漫无目的地刷抖音的人不一样,我不是打发时间,我会特意收藏一些自己想学的视频。”突然有一天,吴骁回过味来,太高估自己了,屏幕使用时长的80%都给了抖音,但回想自己在这每天5个小时的时间里,看似get了一些健身、摄影技巧,可收藏的视频从来没有打开练习过。因为那些内容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旧了”,不如刷更新鲜的、更刺激的视频。那一瞬间,吴骁突然觉得“这个应用非常恐怖”。“没办法,必须要戒了,现在我一刷抖音,女朋友看见就生气。”

季娜刷抖音的诉求很明确,想学点正经知识,用空闲时间学英语口语。可供她选择的博主和视频太多了,抖音上几百万粉丝的英语教学博主不在少数,他们有各种技巧在教学中融入段子,让季娜轻轻松松地学(刷)下去,而其他的学习软件,煎熬感很强。

2020年底,她给自己做年终总结的时候,发现在抖音上偷懒式、碎片化地练习口语,远不如之前在专业APP上系统化地学习。

“吞噬了大把时间不说,还荒废了‘学业’。”季娜调侃说,在抖音学口语之前,从来没有“刻苦”到后半夜还在看博主“完美”的美国定居生活,美其名曰了解美国文化。“我知道这种想法有点冤枉抖音,但我必须强迫自己这么想,强制自己关掉抖音。”

抖音为何难戒?

躺在床上,眯着眼睛,手指轻轻向上滑动,看着抖音一直给自己展示“最高潮”的画面和音乐。王翰对于这个场景再清晰不过了,每个周末大部分时间都是这么过来的。

和父辈们相比,王翰过去常常以没有染上烟瘾酒瘾而庆幸,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刷个抖音就再也停不下来。

当一个人刷短视频的时间越来越频繁,甚至直到深夜依旧难以放下,就说明已经行为上瘾了。有趣的视频内容,全屏沉浸式的观看体验,15秒/60秒的时长,自然是抖音吸引用户的法门。具体而言,抖音为什么能如此让人上瘾?行为上瘾是如何在刷视频行为时被诱发的呢?抖音知识类博主小宇宙工程师给出了答案:

当我们打开抖音的瞬间,首先获取的信息来自于视觉和听觉,勾人眼球的画面和充满张力的BGM,会首先刺激大脑产生愉悦,接着才会去理性思考视频的内容。因此即便这条视频的内容毫无新意,你首先能获得一定愉悦的正向反馈。就算是你因为种种原因停止了上滑的动作,自动循环播放的设置,也会让你措手不及进入下一个15秒或1分钟。

不停刷视频,便会获得无法预知的积极反馈,注意是无法预知,因为你永远猜不到下一条会刷到什么,这就变成了一种变量奖励机制。换言之,非固定的因果关系反而让你永远抱有期待感,这条不喜欢,还有下一条,AI算法公司字节跳动支撑的抖音个性化推荐算法不会让人失望

他表示,用户的每一次点赞、关注、转发以及评论和搜索行为都会被采集记录,并最终汇总成用户的数据标签。举个例子,这段时间你刷到过科普、舞蹈、游戏等多种类型的视频,且只给科普和游戏类型的视频点了赞,并在科普视频中认真评论了你的看法,算法会推导出你是个喜欢科普和游戏属性的用户,游戏和科普便成为了你的标签,这就是为什么系统总能将我们感兴趣的视频精准分发到手机上。

上瘾行为往往是长期养成的,我们的大脑在适应了这种刺激之后,会产生耐性,多巴胺分泌会减少,但大脑的需求并不会减弱,因此只会选择更长时间的沉迷其中,获得与之前相等的观感。这一切便达成了行为上瘾。当然,同样的原理也适用于微信朋友圈、微博、玩游戏等的成瘾。

好产品总有把人勾住的能力,如何让用户对产品上瘾,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所有公司的追求。但有些用户发现,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行为、认知甚至大脑都在发生某些变化。

自我感觉自律性、耐性在降低的陈颂向一位神经心理学专家求救了,对方的回答让她下定决心远离抖音。

“长期依赖抖音或其他短时间内就能得到回报的体验/网络娱乐,会改变大脑回路,逐渐使大脑习惯短期体验,刷得越多,脑回路越巩固,而让一些应该慢慢来、奖励不频繁的体验和执行变得困难,这种变化发生在潜意识里,如果想要控制,就需要匹配更高的意志力。”这位专家的说法,这位专家的说法简而言之就是,刷短视频成瘾,会影响长期投入才能见效的事件的执行力

当年轻人祝福彼此戒抖成功

“对某件事物上瘾,是人类的天性。”美国学者戴维·考特莱特在《上瘾五百年》中这样说。但好在,个体并不会如此顺从,一批抖音瘾者已经在行动了。

在“有没有一些戒掉‘抖音’的好方法?”的知乎提问下,很多网友提到了一个方法:把声音关掉,会发现失去声音的抖音视频变得索然无味。“亲测有效”,“兴趣确实少了一大半”,“确实无聊了,就像打开微信公众号一样,看一会就困了”,不止一位网友表示这个方法好用。

另一种主流的技巧是算法训练,把抖音训练成一个学习机器,从而让自己戒掉抖音:注册一个全新的账号,第一次登录就搜一些学习类型的视频,疯狂点赞并关注,让大数据误以为你喜欢学习类型的视频,而当你无聊想打开抖音的时候,会被推送学习类视频,很快就会对抖音失去兴趣。“按照这个方法,现在一打开抖音就头疼,我已经不敢点开了。”吴骁开玩笑说。删掉抖音一周后,他看到自己的屏幕使用时间减少了65%。

陈颂听了专家的话开始参考“戒抖”的方法,一是切断源头,就是卸载抖音,她试过了,失败了,二是寻找过渡期的替代品,想刷抖音的时候就打开其他视频平台。想刷抖音的时候就打开替代品。很快,她把快手“训练”成了自己的抖音,一半以上的内容都类似了,当然,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最近,她发现了另一种借替代品戒抖的方法,可能更具参考性。即从短视频转到中长视频,再转到长视频,最后转到纪录片,让自己的大脑慢慢恢复适应长周期的内容。“现在的碎片化时间,我会强迫自己看纪录片,哪怕是一个片段也好,原则是绝不看各种平台的短视频,不打开视频号,害怕复发。”

每当感到焦虑和孤独的时刻,季娜就开始纠结,要不要把抖音安装回来。直到在社交平台上看到一位网友分享的技巧,把一个读书APP放在原来抖音的位置。刚开始的一天,她都数不清自己误触了多少次,打开一看是读书界面就退出去了,现在,她开始强迫自己,只要误触,就进去看一会书,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我自己想得很美,结果没两天,就再也没有误触过了。”

在“戒抖音”这件事上,更主流的方式是,强迫自己把在抖音上花费的时间投注到某一项爱好上,比如运动健身、学乐器或舞蹈等等。

“这个爱好选择也是有技巧的,不要找难度大的,太有挑战性的,容易坚持不下去,切记不要去抖音上找学习方法。”为了戒抖音,王翰开始学吉他,为了学吉他,又把抖音安装回来,刚一装回来,吉他技巧没学到,一刷又3个小时过去了。王翰说起这段经历哭笑不得。

但“戒抖音”的共识是,“需要毅力”。

“我反复卸载又重新下载了几十次了,还是没戒掉。”知乎网友“PJ Lee”反思称,是因为投入了太多精力,从2017年刷到现在,抖音越火,刷的频率越高。对他来说最难以割舍的是,自己每去一个景点游玩或去新的城市工作都会习惯性拍条抖音,而抖音也会经常推荐一些他可能认识的人的作品。“这次,长痛不如短痛,我删除了以前所有的作品,注销了账号,相信有效。”

如今已经考上大学的赵赵,面对大把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又重新安装了抖音。“我现在没有动力卸载抖音了,经常在图书馆里一刷刷半天。不过我的自制力比高中的时候变强了。”

戒抖成功的吴骁为了给朋友分享自己戒掉抖音的方法,又打开了抖音,然后,三个小时过去了。事后,他想起来,他要给朋友展示的方法,除了用新账号疯狂点赞学习类视频外,还有用抖音里的“未成年保护工具”,让系统的时间锁管理刷抖音时间。

抖音对外宣称,2020年抖音的日活已破6亿。比达咨询数据显示,短视频已经成为高频应用,日均使用时长超过1小时,有近五分之一的用户日均使用时长在2小时以上。外界把抖音比作“杀时间机器”,抖音平台也在寻求某种平衡,比如,上线了防沉迷系统,推出了时间锁功能。

事实上,只要合理地规划娱乐时间,刷短视频也能够使心情愉悦,反之,不论是玩手机、看小说、打游戏、刷剧,都有可能造成行为上瘾。每个时代也许都有让年轻人沉迷的东西,关键要看年轻人如何自处。

时至今日,在微博、知乎、豆瓣甚至抖音上,轻易就能搜到大量“戒抖音”的打卡贴、求助帖。在这些帖子的评论区,“希望早日戒掉抖音”,是年轻人对彼此最真挚的祝福。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骁、陈颂、赵赵、季娜、王翰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