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日常消费, 可选消费
作者:马晓龙
2021-04-09 17:36
[亿欧导读]

谁赚钱?谁亏钱?

怪兽充电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2021年4月1日,共享充电宝行业发生了两件大事:

其一,怪兽充电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上市当天,发行价8.5美元,一度破发,最终勉强收于8.54美元;换手率高达50.23%,相当于总量超过一半的股票被急着抛售。

持股5%以上的机构股合计持股77.1%,包括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小米集团,以及高瓴等投资机构,如果再加上管理层持有的14.7%,至少91.8%的股票处于锁定期;剩余8.2%的股票被炒了6遍,或将说明投资者并不看好怪兽,投机成分较高

截至2021年4月8收盘,股价8.2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9%,总市值20.58亿美元。

其二,街电、搜电合并

形成“一个集团两个品牌”的模式,据双方发布的联合公告,“用户规模将突破3.6亿,日订单峰值将达到300万单/天,市场份额行业第一”。

这里的“市场份额行业第一”,没有指明以什么标准衡量,我们需要了解下,双方合并前,整个行业市场格局是什么样的。

据怪兽在招股书中披露,2020年,以总收入为衡量指标,市占率第一,占比34.4%。同时披露了B品牌、C品牌、D品牌和其他分别占比22.2%、17.0%、9.6%和16.9%,这些数据是引用《艾瑞咨询报告》,没有透露友商具体名单。

另据沙利文和头豹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1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白皮书》端倪可见,2020年,以营收为衡量指标,怪兽、小电、街电、来电、搜电、美团和其他,市占率分别为33.3%、22%、15%、10%、5.6%、3%、11.1%。

交叉验证后,基本可以确定,怪兽招股书中,B品牌是小电、C品牌是街电、D品牌是来电,搜电5.6%,街电+搜电的市占率约为21.6%,接近或超过小电的22.2%,距离怪兽还至少差一个来电,公告中的“第一”宣传成分可能更高

这样下来,共享充电宝行业新市场格局是:怪兽34.4%、小电22.2%、街电+搜电21.6%,排名前三,来电9.6%,CR4=87.8%,美团5.6%排名第五。

上述是关于共享充电宝行业两大事件的基本情况,下面将具体阐述:

1、怪兽的盈利是否健康和可持续?

2、共享充电宝行业并购的内在逻辑是什么?

3、共享充电宝的本质是什么?

4、共享充电宝的未来发展趋势如何?

涨价是唯一的出路?

从1元/小时,到4元/小时,怪兽不断在涨价。像极了若干年前的共享单车,从一开始的免费骑行,到每次0.5元外加优惠券,最后到现在,哈啰、青桔、美团统一成了3元/小时。因为市场格局相对稳定,彼此抹平了价格差,用户转而更关注单车的舒适度、有无骑行卡及软件使用习惯

4元/小时的共享充电宝贵吗?

对于用户来说不便宜——不到万不得已,少有人会去借充电宝,出门的时候,大多会给手机充满电,或自带充电宝。偶尔没有及时找到归还的点位,或忘记归还,钱就如流水一般让人心痛。

对于怪兽来说不贵——2020年,怪兽总收入28.09亿元,同比增加38.9%,净利润0.75亿元,同比减少54.7%,净利率2.7%。怪兽不仅赚不到什么钱,还存在“增收不增利”的现象

这是由于怪兽高额的营销费用造成的,2020年,怪兽营销费用21.21亿元,占总收入比重75.5%,同比上浮8.1个百分点。高额的营销费用又是由于怪兽直营模式造成的,自有地推团队铺设设备,向商户支付佣金和入场费(2020年,这部分费用15.77亿元,占到当年营销费用的74.3%)。

怪兽95%以上的收入来自用户使用充电宝后支付的租金,租金的多少,和用户租用时间*单位时间收费有关。用户租用时间,怪兽难以把控;单位时间收费,怪兽较易把控

据怪兽招股书,我们简单做了一个测算:

2020年,怪兽有66.4万点位,每个点位按10个充电宝来计算,平均每个充电宝每天贡献营收1.2元,即每个充电宝每天被使用的时间不到30分钟,看似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原因何在?

最直接的,还是与上文提到的用户使用习惯有关;再加上共享充电宝点位分布不均衡,部分区域可选择的品牌较多,彼此分流,从而导致单个充电宝每天被使用的时间较低,很难提升。

所以,怪兽涨价操作起来更容易。但问题是,像共享单车一样,涨价容易,降价难;同时,涨价也不能没有限制,不然用户不买账。目前看来,怪兽4元/小时的收费,已经接近峰值

行业并购还将持续

涨价并不是唯一出路,街电、搜电的合并,标志着共享充电宝玩家可以通过并购整合资源,获得竞争优势

因为自己去铺设备、打市场,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现在的共享充电宝行业,还未形成共享单车成熟稳定的格局,充满诸多变数。相比之下,并购的确定性更高,短时间可以扩大市场份额,获取有利的点位,给友商施加压力。

共享充电宝玩家之间的并购,还将持续。除了TOP5怪兽、小电、街电+搜电、来电和美团,叫得上名的至少还有租电、松鼠、云充吧、嘟嘟、伏特+、小斑充电等。

这些小玩家能否活下去都是问题——市场份额小,意味着可能占不到有利点位;怪兽充电勉强盈利,小玩家盈利面临的困难更大;如果小玩家亏损,能否及时融到钱来“烧”是个挑战;经营不善的话,要么退出市场,要么被并购

未来,共享充电宝行业或将剩下怪兽、小电和街电+搜电三家,剩下的要么苟延勉强运转、要么被头部玩家收编

共享充电宝的本质不是共享

共享充电宝,打着“共享”的旗号,实际做着租赁,只不过租赁的对象具有多且不确定性。这么看,共享充电宝实在不是什么新奇玩意,其实很传统,技术门槛又较低,只要你有钱,你也可以去做。

行业门槛低、竞争激烈、赚不到什么钱、市场增量也在放缓,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玩家?说到底,资本看中的是共享充电宝这种线下流量,亏钱或赚钱,不是那么重要。

线上流量成本愈发高昂、新增流量进入瓶颈,并且大多数被固定在电商、内容平台,流量之间相互蚕食、此消彼长。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大、设备广泛分布在商业聚集区、点位固定,使其成为较为优质的引流渠道。

2021年3月19日,怪兽与饿了么开启战略合作,核心目的就是线上线下相互引流。美团作为线上平台,去共享充电宝,也是同样的目的。

可以预见,未来线上平台与共享充电宝之间,将会产生更多互动。

共享充电宝的发展趋势

此部分作为总结,对前文进行梳理:

趋势一:涨价变得越来越难,4元/小时已经接近用户心理预期上限,再涨价将面临用户群体流失的风险;

趋势二:行业并购还将持续,“大联合大”、“大吃小”会继续上演,行业格局从被重塑,到逐渐稳定;

趋势三:共享充电宝的本质,是用租赁这个工具,做流量的生意,是资本的流量之争,线上平台与共享充电宝的互动会更频繁;

趋势四:共享充电宝(某个公司,或整个行业)能存活多久,取决于背后资本的耐心,他们需要权衡烧的钱,与未来流量变现价值

趋势五: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充电宝,以后还会有共享其他产物,对于资本来说,共享什么不重要,赚钱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获取“新鲜”的流量

最终,共享充电宝这个行业,谁赚钱?谁亏钱?

用户:花钱买服务,可能会承担较高的费用;

玩家:提供服务赚钱,但是涨价也赚不了多少钱;

背后资本:前期砸钱,后期既可以通过像把怪兽推上市,然后退出;也可以利用共享充电宝的流量做事情(比如阿里、小米),怎么看,似乎都是最大赢家,但同时要承担较高的投资失败的风险。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马晓龙。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电子商务共享充电宝盈利宝怪兽充电流量共享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