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产业/工业 作者:产业家 2021-04-13 10:19
[亿欧导读]

满帮下一步,是横向延展,还是纵向打井,对它而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在多次呼唤“狼来了”之后,它得到的期待感正在被一步步削弱。

物流 卡车 仓库 仓储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作者 | 山丘

编辑 | 皮爷

出品 | 产业家


喊了三年要IPO的满帮,终于要上市了吗?

4月9日,有消息称满帮集团即将赴美IPO,募资额将超过10亿美元,市值区间为220亿-300亿美元,上市辅导机构为摩根士丹利与中金公司。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满帮很快就会公开交表,预计4月底5月初就会上市。”

事实上,关于满帮IPO的传言,这不是第一次。但与这次不同的是,之前都没有谈及公开交表的时间。

早在2018年数博会期间,中国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曾表示,贵州一家独角兽企业有意赴港上市,而2018年贵州唯一上榜的独角兽企业正是满帮。

当时满帮集团CEO张晖在对此事回应称:“我们自己从没有提过要上市,但未来满帮肯定要上市,因为很多投资人在里面,但时间上并不紧急,目前上市没有时间表。”

一年后,2019年5月份,满帮集团第二次回应上市传闻。

这次站在台前的是满帮集团CFO张远声,他的对外表述是,“由于公司的财务状况向好,满帮集团正考虑IPO,不过尚未确定最后的时间表。此外,满帮集团暂时也还没有确定是否在IPO之前继续在一级市场中再进行一轮融资。”

2020年11月份,满帮拿到了17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恰印证了张远声的后半句疑问,满帮上市也正式进入倒计时。

回过头来看,被业内称为货运版“滴滴”的满帮,这些年也算是“风里来,雨里去”,但纵观其发展曲线,却不难看出其在核心业务之外的无力。

它不乏竞争者。过去几年,滴滴货运接连融资,如今估值已达20亿美元;货拉拉尽管遭遇黑天鹅事件,但其背后仍然浮现着高瓴资本的影子。

不得不问的一个问题是,过去几年,满帮围绕IPO到底做了些什么?在同城货运激烈竞争中,满帮又有哪些打法?面对社区团购新型业务的开展,这家老牌劲旅到底能不能突围。

拨开带节奏的IPO事件,我们需要重新审视满帮集团。

01 满帮,滴滴的“镜像”

2017年7月,王刚接到投资人徐新打来的一个电话。

徐新的提议是,将他投资的运满满跟货车帮合并,两家公司就像布当年“滴滴和快的烧钱”的后尘。

王刚是谁?滴滴的天使投资人和满帮的CEO,而在当时,满帮的另一个称呼,也被称为“货运版的滴滴”。

接下来的几个动作是,王刚迅速找到了运满满创始人兼CEO张晖,他的提议也得到张晖的积极响应。此后,王刚又亲自拜访货车帮早期投资人、元生资本创始人彭志坚,两人很快也达成共识。

同年11月,作为互联网物流领域的超级独角兽的满帮也就应运而生,王刚任新公司的董事长兼CEO。

从当下复盘,不难得出的一个结论是,在8万亿公路物流市场中,满帮是货车帮和运满满化敌为友,“怼”出来的一个成果。

回顾滴滴和满帮,两者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

第一,两者常年都在和竞争对手打价格战,竞争环境恶劣。在打车领域,当时滴滴和快的的竞争十分激烈。在补贴上,两家的烧钱速度是伤敌一千,自毁八百。

甚至出现了快的补贴十元,滴滴补贴十一元;快的再加码十二元的局面。当补贴提高到十二元时,马化腾给滴滴出了一个主意:每单补贴随机,十块到二十块不等。这样快的就完全无法跟进了。

在干线物流这个细分领域,运满满和货车帮堪称老大和老二,在各项数据上也竞争激烈。

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100EEC.CN)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运满满总用户规模达257万位居首位,货车帮以175万的用户量排在第二位。其中,运满满独占用户比例在80%以上,货车帮为46.6%,货车帮有超过一半货主用户同时使用运满满货主APP。

两家公司一直处于竞争状态,快速地推、增加市场的行为使得整体车货匹配可收费的闭环一直迟迟未见。竞争的结果就是两家公司都没有开始出现大规模盈利的局面。

第二,都是资本推动下,进行合并升级的。

在滴滴打车的天使投资人、联合创始人王刚的见证下,2015年2月14日,滴滴与快的宣布两家实现战略合并。新公司将实施CO-CEO制度,滴滴打车CEO程维及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同时担任联合CEO。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业务继续平行发展,并将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性。

其中,快的CEO吕传伟给出合并的原因是:两家公司已建立了共同的愿景;恶性的大规模持续烧钱的竞争不可持续;合并是双方投资人共同的强烈期望;除财务因素,合并后可避免更大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新公司可以马上加速,开展很多新业务。

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这是双方投资人的强烈期望,价格战一直打下去,两者还是会向无底洞一样要不断的烧钱,还不如合并,两家共赢。

滴滴、快的合并后,新公司估值迅速上涨,一度成为互联网小巨头TMD之首。

而反观满帮,在2017之前,运满满和货车帮这两家“互联网+物流”平台公司此前估值就已经突破10亿美元,是行业内少有的独角兽企业。合并之后,2018年4月,新主体满帮集团完成新一轮19亿美元融资,估值65亿美元。

从业务来看,如今的满帮旗下有运满满与货车帮两大头部货运调度平台,主要业务涉及公路物流、交易、金融服务、车后、智能驾驶等。简单来说,满帮就是为车主与货主提供信息与交易的平台。

而根据相关人士的说法,现在的满帮集团已经拿下市场中90%的用户,成为了业内的龙头老大。

02 同城货运乱战,满帮能打否?

2021年同城货运的市场规模有望突破1.5万亿元,依旧是一片蓝海,以待开发。

目前,同城货运市场足够大,现有的业态却又相对传统分散,是增量匮乏的互联网留下的无数不多的万亿级市场之一。

根据艾瑞咨询的研究报告,过去三年,由于中国整个物流行业的稳定增长,同城货运也保持着每年7%以上的速度扩大,并且将在2020年突破万亿。

更重要的是,同城货运的互联网渗透率并不高。2019全年中国同城互联网货运平台交易量仅有495亿元,因此留给互联网公司深耕的空间还很大。

现如今,资本和互联网巨头已经逐渐意识到了同城货运行业的巨大潜力,入局者开始增多。

可以说,在满帮进入货运之前,这个市场已然呈乱战之局。前有老玩家货拉拉、快狗原地盘踞,后有新玩家滴滴货运相继入场。

具体来看,实际上,如今同城货运市场上最大的玩家是货拉拉。这个成立于香港的同城货运互联网平台于2014年初入内地市场,以各种高效的营销手段见长,短时间内就打开局面。

在2020年12月份货拉拉完成了5.15亿美元的E轮融资,2021年1月21日再次拿到了15亿美元的F轮融资融资,投后估值高达100亿美元。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11月,货拉拉业务范围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720万。

在滴滴入场前,货拉拉占据了50%的同城互联网货运市场比例。

2020年4月滴滴投入1亿元成立货运公司,短短两个多月后,于6月上线滴滴货运,9月即宣布整体日订单量超过10万。天眼查数据显示,滴滴货运在2021年1月26日拿到了15亿美元的融资。

从运人到运货,滴滴的入局一点也不让人意外。

滴滴在C端拥有不小流量优势。这种影响力不光是在消费者的心中,在司机端同样奏效,不少司机表示是因为信赖滴滴平台,才加入滴滴货运。

之前,滴滴通过内部信公开过一轮人事调整,将原两轮车、代驾、跑腿、货运业务合并为“城市运输与服务事业群”,由付强担任CEO兼事业群安委会主任。

付强是网约车平台公司的CEO,是滴滴核心业务的负责人。此举,足以看出滴滴内部非常重视城市运输业务。

去年6月23日,滴滴货运在首批试运营城市成都和杭州上线。即日起,两地用户可通过滴滴出行App“货运”页面发单,体验滴滴同城货运服务。

第二天,滴滴货运对外公布了新业务开城首日的成绩单,杭州和成都两城的单日总订单突破了一万单。成都和杭州当时共有8000多名司机获得首批上线服务的资格,滴滴把网约车的安全管理体系直接平移到货运业务中。

此后,滴滴货运很快就进入了加速开城期。

2021年4月16日,滴滴货运将在合肥、温州、绍兴、湖州、台州、嘉兴、徐州、南通、无锡、常州等华东10城上线,4月22日将正式登陆北京。

反观满帮,2020年,满帮集团宣布拿到17亿美元融资,与融资消息一起发布的还有满帮将从干线整车平台,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满帮进入同城货运在意料之中。其优势是自身最大体量的B端客户优势,根据当下数据显示,满帮平台如今认证司机超过1000万,认证货主超过500万。

实际上,对于满帮集团来说,其在B端的知名度丝毫不逊色于面向C端的货拉拉。

从本质上来看,同城货运平台其实同样也是货与车之间的信息整合与调度。并且无论是平台方亲自下场运营,还是通过司机加盟的形势做,掌控好运力也成为这一行业公认的制胜关键。

此前以货运业务为主力的满帮集团,其多年沉淀的运力调度能力,自然用到范围更小的同城货运行业并不会有太大的难度。

满帮集团高级副总裁苗天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满帮的财务状况非常良好,有这样的资金保证,我们沿着全产业链去布局是势在必行。”

但聚焦来看,“最后一公里”并没有那么简单。

隐藏在简单得“帮货主找车、帮车主找货”的过程中依旧存在着种种乱象。

一是价格不透明,消费者和车主之间的矛盾激化;二是对于平台来说,货主与司机之间的即时信息沟通、运输环节监管、运输后的售后保障等问题难以解决;三是服务质量或将成为破局关键,司机的服务态度直接影响着平台和消费者间的关系。

对于刚刚入局的满帮方面来说,对于如何处理好此前这些乱象所带来的诸多问题,其并没有太多经验,此外,打造更为透明、相对更加标准化的服务,也本不是满帮的特长所在。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布局全产业链,就当下而言,满帮的“七寸”短板短时间内仍然很难被化解。

03 实力派,还是“伪潜力股”?

就像满帮所说的,满帮肯定是要上市的,只是时间的问题。

显然,这个时间线被一次又一次拉长,从基本面看,尽管“账上有钱”,但满帮的IPO,也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现如今C 端的创业门槛变得极高,靠烧钱来树立一个成熟的品牌,其成本可能要数十亿美金。而且存在融资快,烧钱也快的循环,所谓的补贴并没有烧出服务标准和用户使用习惯,更别说盈利。

在满帮成立前,运满满和货车帮均获得大量投资。

运满满最早获得王刚数百万元天使投资;2014年3月份完成光速安振的500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5月获得红杉资本领投,光速安振跟投的数亿人民币B轮融资;2016年12月获得1.1亿美元D1轮融资。

货车帮同样如此。其在2015年3月完成了由钟鼎创投、腾讯产业共赢基金、DCM中国投资的亿元级的A轮融资,此后一度完成了多轮由腾讯领投的投资,在2017年8月更是获得全明星基金领投,其他多名投资人跟投的5600万美元B3轮融资。

满帮成立后一年,完成合并后的第一轮融资,高达19亿美元,这也是参与资本最多的一次融资。

但和网约车市场一样,这样的资金储备远远不够。纵观同城货运场上玩家,滴滴、货拉拉哪一个都不是缺钱的主。

归根到底,烧钱补贴仅是拿到入场券的一种方式,但并不是价值运营的方法。现有的烧钱模式已掩盖了运营上的痛点,司机留存度仍是一大考验。

早年间,在和货拉拉鏖战搬家市场时,快狗打车总裁何松曾表示,“对于成熟的公司来讲,未必会去烧钱补贴,而是通过不断融入产业链、打好内功,为未来持续高速的增长做准备。”

而就同城货运市场的体量来看,这个市场远没有到存量博弈的阶段。比起烧钱抢流量,回归物流服务业的本质,以服务为准才是企业们需要注意的点。

其次,在IPO之前,摆在满帮眼前的还有一个难题,就是满帮的业务想象力过于单一。即其在干线物流市场的增长空间已然到顶,满帮需要更多元的故事。

从布局来看,截止目前,满帮已覆盖车油、ETC、新车、金融、保险、园区等服务领域,为货车司机提供服务。

但相较于干线物流的B端优势,满帮能否在其它业务上获得新的市场认同,特别是在滴滴如今讲各种业务故事冲刺IPO的当下,目前还是未知数。

在完成E轮融资后,王刚表示,“满帮的下一步将是新能源、无人驾驶、国际化等领域,持续进行物流的基础设施建设,希望打造成为全球最大的运力平台及运力公司。”

满帮下一步,是横向延展,还是纵向打井,对它而言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在多次呼唤“狼来了”之后,满帮得到的期待感正在被一步步削弱。

上市政策收紧,再加上滴滴货运、货拉拉在侧,即使满帮现在想成为互联网货运第一股,也已然不是件容易的事。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融资公司货运成都滴滴货车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