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产业/工业 作者:电商在线 2021-04-20 14:01
[亿欧导读]

做大了物流然后切入电商,是顺丰不肯放弃的念想,但只有试过了才知道合不合适。

顺丰 快递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来源: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

作者:祝颖丽

编辑:斯问

一季度亏损预告带来的连锁反应,在顺丰身上还在持续。

4月8日,顺丰发布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称本季度预计亏损9-12亿。对比去年同期9.07亿的净利润,一负一正,相差20个亿。

市场反应很激烈,不仅次日股价直线跌停,随后两个交易日仍在持续绿盘。有媒体统计,相比较春节前期的高价高点,顺丰在48个交易日里,市值蒸发了2730亿元。

顺丰这钱究竟花在了什么地方,又亏在了哪里?

官方给出了几个中肯的解释,包括春节期间的员工补贴的10亿,春节期间的运力保障成本,资源上的重叠投放成本,新业务的拓展和前置投入等等。

拆开来看,前几个问题是管理上的失策,王卫在随后的股东沟通中也道歉,承认在管理上是有疏忽的。但最关键的业务拓展的支出上,则被认为是一次投资未来的策略。

王卫称,去年顺丰的新业务换来了不错的增长,不过具体是什么业务并没有具体指向。「电商在线」梳理顺丰速运以及其关联公司的投资动向发现,除了物流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顺丰的电商之梦占据了不少的比重。

而在关于“社区团购”的业务问题上,王卫与之前对电商的热情相反,改口称“我们坚决不碰商流”。

从顺丰优选、嘿客到前不久的丰伙台,外界看来,顺丰始终没有放下电商的执念。但王卫信誓旦旦要做“独立第三方”,是多番折腾之后,终于发现自己不合适做电商了?还是这次只是换了一个策略?顺丰的投资版图,或许说明了答案。

4年6笔电商投资

作为中国物流行业的高端玩家,顺丰很早就有着布局生态的意识。

2008年,深圳顺丰泰森控股有限公司成立,承担着顺丰对外投资的主力。2014年,泰森控股又生出一家子公司深圳市顺丰投资有限公司,目前顺丰的投资版图基本都与这两家公司相关。

梳理顺丰历年的项目会发现,前期顺丰主要的标的仍然集中在快递行业的不同链条,比如并购北京小红帽、银捷速递等落地配企业,再比如丰巢快递柜等代表的最后一公里。

随后,顺丰从速运扩展到物流快递的各个领域,包括快运、冷链、合同物流、国际货代、仓储等服务。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在整个47起对外投资中,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是最多的,占有12笔,其次是信息传输、润健和信息技术服务,有11笔。

除却这些主业,电商是顺丰过往的投资里,另一个重头。

2014年,顺丰1000万元投资手工美食电商平台“有物”;

2015年,投资跨境电商平台“牵趣网络”、社区O2O电商平台百米生活以及C2M电商平台必要商城。

2016年,投资香港电商平台士多;

2017年,数百万投资母婴电商平台漂漂羽毛;

要进入一个并不怎么熟悉的领域,占据一定的市场地位,最快的方法就是投资行业里有潜力的公司。4年内6笔对外投资不算多,但对比同为物流企业的德邦来看,顺丰在物流行业之外,对电商的兴趣不可谓不浓烈。

数据显示,德邦投资的行业里,无一例与电商相关,其他快递企业如四通一达目前更是没有电商强相关的投资。

对顺丰而言,做大了物流然后切入电商,是始终没有放弃的念想,刨除主业相关的布局,电商在其所有跨行业项目中占比接近三分之一。

这当然并不是什么新鲜的发现,从顺丰更大的动作里——比如2010年上线的顺丰E商圈、2012年上线的顺丰优选,2014年折腾的嗨客,2017年上线的“丰E足食”无人货架等等——我们已然确证它对“商流”的兴趣,更少为人知的投资动作只是另一种印证。

然而,随着上述尝试的无疾而终,顺丰现有的这些投资会随之撤销,还是作为一种保守策略继续维持它在电商领域的参与感呢?

相似的“失败”

分析顺丰在过去几年投资的这些电商平台会发现一个共同点:领域足够垂直,受众面也相对较窄。

无论是“手工美食”的有物,还是“大牌品质、工厂价格”的“必要”,香港的电商平台“士多”,主打儿童纸尿裤的“漂漂羽毛”,从平台提供的商品和服务上来看,其受众都比较聚焦在有一定消费能力的特殊群体。

关于为什么投资这些平台,顺丰并没有过多的公开解释,但从逻辑上分析,顺丰区别于四通一达的高质高价的物流服务,与这些高客单价的商品有着天然的吻合之处。

以目前几家投资企业中体量最大的“必要商城”为例,虽然宣称是“工厂价格“,但平台的商品对比淘宝特价版和拼多多来说,价格还是普遍偏高,毕竟一条毛巾99元,一个拉箱699元并不匹配大部分人的消费水平。

根据公开数据,目前顺丰是“必要”仅次于创始人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高达24.36%。

除了“必要”,顺丰主控的电商公司还有“牵趣网络”,持股48.39%,是第一大股东。这是一家跨境电商平台,此前以“丰趣海淘”的名字运营,2018年6月,丰趣海淘还在重庆开出了线下精选店Wow哇噢,尝试新零售模式。

另一家“漂漂羽毛“也是一家颇有来历的母婴公司。公开资料显示,章子怡是这家公司的在任董事长,持股比例28.45%,是第二大股东。而第一大股东则也是业内颇为知名的母婴企业“蜜芽宝贝”,持股42.68%。顺丰则以10%的持股,位列第四大股东。

另一家持股公司“百米生活”,是一家通过免费WIFI打造的社区型电商平台,目前顺丰占股13%是它的第3大股东。

如何评价对上述几家电商平台的投资呢?

目前,“必要”是几家中相对运营比较稳定的平台,但对比同类型的“网易严选”、“淘宝心选”乃至小米有品都仍然没有足够的品牌优势,而极为有限的供给和受众也限制了它的扩张。

而包括百米生活、漂漂羽毛、牵趣网络则都被曝出有被执行人的信息风险,上海牵趣网络可以更是有7条失信执行人的高风险提示,被执行总金额超过600万元。

那些没被提到的平台包括“有物”、“士多”,目前顺丰已经不在股东名单上,从近况上来看,一家连官网都打不开,另一家在2018年800万美元B轮融资后也没有了后续。

如果仅从结果来看,顺丰从亲自下场到投资布局似乎都逃不脱失败的命运。问题是,这一次顺丰认清自己的能力边界了吗?

回归主营业务

其实,对比“顺丰优选”和“嘿客”时期的疯狂扩张,王卫早就回到了保守的轨道。

2012年“顺丰优选”上线前,王卫从深圳飞到北京,再三强调“顺丰优选是不能失败的项目”。2015年,王卫亲自出任顺丰商业的CEO,表示“我们的未来,是会走到很多行业里面去,做深很多行业,而不是‘最后一公里’的仓库配送”。

这种激进伴随着上市开始消褪。

根据借壳上市方案,从2013年至2015年,顺丰商业的亏损达到1.26亿元、6.14亿元、8.66亿元,累计亏损16.06亿元。

2015年9月,顺丰将顺丰电商、顺丰商业从上市集团顺丰控股剥离,转移到王卫自己控制的明德控股旗下。

而从投资动向上来看,2017年之后,顺丰也基本没有了电商相关的投资项目,取而代之的是同城、国际快运、供应链、科技智能等相关产业的布局。

但这并不意味着放弃,从2019年对“本来生活”的投资和2020年末上线类社区团购的“丰伙台”都表明,顺丰只是换了一个方式继续刷存在感。

2019年10月,顺丰投资了生鲜电商“本来生活”,双方协同的方式是,顺丰在供应链和末端配送上提供服务,本来生活则负责运营平台本身。

双方的绑定比想象中深。就在不久之前,“顺丰优选”关联的一系列公司都改名为优选一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经过几次CEO的变更后,目前背后的控制人正是“本来生活”的创始人喻华峰。

这或许意味着,顺丰已经想把电商这门专业活交给专业人士,而自己则专注在供应链和物流服务上。

最近发布的2020年度财报显示,顺丰的时效件、经济件等传统业务仍占营收大头,但供应链收入比重不断增加,71.04亿元的收入占总营收比重4.61%。

只是这个过程中仍有反复。

丰伙台小程序

2021年初,顺丰上线了一款小程序“丰伙台”。虽然从官方定义和公开发声中,顺丰都想强调他们只是想利用冷链物流和源头的供应链能力提供To B服务,但这个小程序仍然是面向普通消费者开放的,有媒体体验后发现,这就是个“小规模的零售电商平台”。

王卫最新的回应可能可以盖棺定论,“前段时间有人说顺丰做社区团购,这个是不对的,我们坚决不碰商流。”目前,丰伙台小程序的确已经停止向普通消费者开放。

公开数据也显示,2018年之后,顺丰的投资路线已经开始回归主营业务。2018至2021年的23起投资主要投向了信息技术、仓储等和主业有协同的领域。

从理性的角度看,快递企业赋能商流而不是介入商流,的确是更有效率,也更可能成功的路径。

只是,过往种种投入,这一次,顺丰真的可以弃绝在边缘试探的欲望吗?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互联网电商顺丰上市顺丰优选电商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