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可选消费 作者:猎云网 2021-04-22 15:32
[亿欧导读]

根据睡眠白皮书预计,我国睡眠产业的市场规模将在今年底达到 4000 多亿元,2030 年将突破万亿元。

睡眠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作者丨盛佳莹、吕鑫燚

出品丨猎云网( ID:ilieyun)


你还在靠“数羊”度过失眠的夜晚吗?

拉好窗帘,吃下褪黑素,在枕头上喷洒助眠喷雾,这是狄鑫彤为了睡个好觉做出的行动。在她看来,只要睡眠质量高,前期准备工作再复杂都是值得的,不过这些准备工作还差最后的灵魂,打开淘宝找一位哄睡师。

“听到哄睡师的声音会让我觉得特别安心”对于长期失眠的狄鑫彤而言,哄睡师的存在拯救了她无数个夜晚。伴着哄睡故事入眠,睡眠质量也逐步提升。

狄鑫彤不是个例,中国睡眠研究会数据显示,中国成年人失眠发生率高达38.2%,意味着超过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

这些失眠人群中,以90后、95后、00后为代表的年轻人睡眠问题最为突出。有数据显示,仅在2020年9月,和“失眠”一词相关的某电商平台搜索量就同比增长50%,光95后搜索占比就有32%。

在一项调查中,有69.3%的年轻人表示23点之后才会睡觉,34.8%的年轻人入睡时间很长,半小时之内很难入睡。

为了睡个好觉,年轻人们贡献了经济增长。

根据睡眠白皮书预计,我国睡眠产业的市场规模将在今年底达到 4000 多亿元,2030 年将突破万亿元,不少年轻人开始选择花钱买“助眠神器”,除了含褪黑素的保健品外,近年来「助眠食品」也开始瞄准了睡眠市场。

“助眠神器”层出不穷

褪黑素产品在睡眠经济里无疑是“网红产品”。

早在20多年前,褪黑素就被引进国内。人们熟知的脑白金其主要成分就是褪黑素,但当时很少有企业将褪黑素当做主打成分宣传,也很少有企业使用褪黑素生产助眠产品。

直到近年,睡眠问题越来越普遍,中国褪黑素原料产业开始逐渐供不应求。

根据网络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褪黑素原料需求量为540吨,而市场供应规模仅为488 万元。褪黑素产能受限的一部分原因是,2016年开始国家环保力度加大,部分不达标的企业逐渐退出,剩余企业的开工率也受到了较大的限制,导致行业供给能力整体降低。

目前,国内以褪黑素为主打产品的有汤臣倍健、仙乐健康等保健品企业,除此之外的华北制药、瀚宇制药等药企则是将褪黑素作为边缘产品进行生产。

但服用褪黑素有概率会造成人体激素水平失衡、过度收缩大脑血管等问题,海外更是明令禁止未成年人服用含褪黑素产品。

不少年轻人开始选择更为安全的“GABA”(γ-氨基丁酸)。GABA是存在人类大脑中的一种氨基酸,是神经系统中重要的抑制性神经递质。适当补充GABA能较好地缓解精神压力、调节情绪,改善睡眠。

林小倩从2019年起便开始长期失眠,失眠症状持续超过四周,严重干扰了日常生活,为改善睡眠,林小倩也曾求助于医院。“我当时挂了神经衰弱科,后来又去别的医院挂过睡眠专科,做了不少检查,都没检查出个所以然来,都是给我开了一些安眠的药物。”

“大家都知道药物有依赖性,我也不太敢长期服用。”林小倩将注意力转向了市场上的助眠功能食品。

2016年起,多家食品企业都推出了助眠功能饮品。

可口可乐曾在2016年在日本推出过辅助睡眠的功能性饮料——Glaceau Sleep Water,据介绍其每瓶(410ml)中含200mg的L-茶氨酸成分,有睡前放松、起床后缓解疲劳和困倦感的功效。

2019年,旺旺推出了一款拯救失眠党和熬夜星人的款晚安水——梦梦水,以γ-氨基丁酸作为卖点。同年,蒙牛推出了助眠牛奶产品“晚上好”,同样添加了γ-氨基丁酸。

从去年开始,不少创业公司也开始布局睡眠食品领域。

薄荷健康陆续推出“睡前软糖”、“睡前饮”两款产品;9月,主打舒压助眠的 BUFF X 睡眠软糖上线。

林小倩也在不少社交媒体上被博主种草助眠软糖产品。“我买过几款,但实际上我觉得对我个人的作用不大,更多的还是噱头。”

事实上,这些主打助眠功能的产品生命周期仅在一年左右。旺旺梦梦水在天猫旗舰店上月购买人数不足百人;蒙牛 “晚上好”在其天猫官方旗舰店已不再贩售。

睡眠催生新职业

除了求助于产品,不少失眠人群开始求助于“人”,也就是——人工服务哄睡师。

2020年淘宝公布的年度十大冷门职业中,哄睡师就赫然在列。除了淘宝平台大量的“哄睡”挂单。

从业两年的哄睡师何洛向猎云网表示,两年来已经服务千位用户,每个月的收入都稳定在六千元以上。“这是一份门槛不高,且工作强度不大的副业。”入行的原因,是最初河洛观察到身边的人为了助眠会选择听纯音乐或环境声。

“当时我就觉得哄睡觉是一件可以做的生意。”刚开始通过给身边的朋友讲睡前故事,慢慢摸索说话的语速、语气、音色,以及什么类型的故事更适合作为睡前故事。一个月后,身边朋友的反馈都很不错,我就开始申请淘宝一家店铺的哄睡师。

“淘宝内有很多这种哄睡店铺,我所在的店里有七八十位哄睡师,都是作为副业增加收入的。”何洛透露到,所在的店铺每天晚上的订单都在几十单左右,运气好的时候一天晚上最多可以接三个订单。最早的订单在九点半,最晚的订单在凌晨五点。“我从业后,才感受到失眠群体的庞大。”

何洛回忆道,来寻求哄睡师助眠的大多为大学生和初入职场的年轻人。每次订单开始时,何洛都会简单的问好。然后根据客人的订单备注进行哄睡服务,有时是唱歌、有时是讲故事,也有碰到想听历史书的。

“每位用户的需求不同,爱好也不相同,所以哄睡的内容也是相差甚远的。”何洛表示,每次订单时间为半小时,也有平台收费高一点,无时间限制,直到用户睡着为止。

除哄睡师外,更为专业的、被媒体称作“网络哄睡师”的ASMR(颅内高潮)主播和UP主的数量也在异军突起。ASMR的中文译名为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通过风声、水声以及环境音效使收听者在颅内范围内感受到舒适,有一定的促进睡眠效果。

在抖音上关于ASMR的相关话题播放量已经超60亿了。这其中不乏单条视频十几万,以及百万级博主。相比哄睡师,ASMR对操作和设备有着极高的要求。

视频内容大多都是还原真实纯音效,例如掏耳朵、梳头发、吃东西等,且不能有一点杂音。很多失眠者认为,这类纯音效会使人暂时忘却压力,静下心来睡觉。一名ASMR爱好者冯鑫向猎云网透露,前期在成为博主之前,购买设备花费了几万元。

“ASMR要求没有噪音,所以录制时需要绝对的安静”。为了使得录制安静,冯鑫还购买了隔音海绵铺在家里,每次录制的时候都选在晚上。冯鑫录制的第一条视频是掏耳朵的音效,将购买的道具放在收音设备上方,然后用采耳工具触碰道具耳朵从而还原真正的掏耳朵声音。

目前B站、抖音、快手微博等有着大量的ASMR博主,她们通过视频的方式让收听者快速进入睡觉状态。在淘宝中,也有大量专门售卖ASMR设备的店铺。

睡眠经济吹到了创投圈

随着睡眠经济规模越来越大,不少创业公司也都以智能硬件、智能家纺、家居日化、做催眠音频等形式切入睡眠领域。

根据IT 桔子数据显示,IT 桔子数据库共计收录 152 家与睡眠产品、睡眠服务相关的企业。其中,睡眠创业市场中共计有超过 35 家企业有获得过融资。

这其中,8H 床垫、Mooring 与喜临门等床垫品牌均完成了多轮融资。

8H 床垫至今完成了5轮融资,获得包括小米、顺为资本、京东金融千树资本、海泉基金等风投机构的投资。

2019 年 12 月 3 日,Mooring 完成 A+轮融资,此前它已经分别于 2015 年、2016 年和 2019 年完成了 3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挑战者资本、家居品牌 MLILY 梦百合等。

而喜临门已经于 2012 年成功上市,2018 年,顾家家居收购喜临门 23% 的股权,喜临门成为顾家家居的控股子公司。上市之前,该公司完成了 2 轮融资,获得包括金石投资、浙商创投的投资。

但与此同时,这些投资动作均集中在2015~2018年。睡眠经济虽然“火”,但是助眠类产品的安全及标准问题也开始被频频提起。

不少声音指出,各种概念的智能睡床及智能穿戴产品都缺乏相关行业的标准规范,而乱用滥用褪黑素等助眠药物,也会加剧身体负担。

一位拥有医疗投资经验的VC曾在采访中表示:“苹果、诺基亚、飞利浦等巨头都在此领域有所收购,从巨头的布局来看,睡眠的确是不可忽视的新市场,但这个领域可能需要进一步深入挖掘。”

但不可否认的是,年轻人越来越愿意花钱买觉睡,庞大的失眠群体让睡眠经济持续增长。

根据阿里健康天猫医药平台数据显示,2020年12月至今,安神助眠、提升睡眠质量等有助于缓解失眠的医药健康类产品销量大幅增加。2020年全年,购买褪黑素一类助眠膳食营养品的用户同比增长了4倍。仅在2021年头2个月,购买有辅助睡眠作用的酸枣仁的人数已是去年全年的一倍。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也曾表示,睡眠技术可能是智能手机之后大家一直在寻找的下一个最大的智能硬件风口,“睡眠这件事,原来是一个低频、无感、低连接的状态,但现在由于有一套技术体系,开启了一个几乎是无限的未来。”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睡眠失眠褪黑素睡眠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