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林怡龄 编辑:刘聪 2021-04-23 08:28
[亿欧导读]

“事实上,PD-1不在多,而在其要有大适应症以及商业化的能力。”朱国广说。

医药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4月19日,随着恒瑞医药发布2020年财报,国产4家PD-1的销售情况全部出炉。不出意料,手握四个适应症的恒瑞“艾瑞卡”(卡瑞利珠单抗)脱颖而出。 

尽管恒瑞医药一如既往未在财报中明示销售额,但值得注意的是,其销量在过去一年增长超3倍。有人通过销售量和价格计算,“艾瑞卡”去年的销售收入约为60亿元。而在发财报的前几天,业内曾流传一份“恒瑞销售总监交流纪要”。这份纪要里写道,恒瑞PD-1去年的销售额则约为45亿元。 

同期,最早两个上市的信达生物“达伯舒”(信迪利单抗)和君实生物“拓益”(特瑞普利单抗)分别实现销售额22.898亿元和10.03亿元。于2019年12月才上市的百济神州“百泽安”(替雷利珠单抗注射液)则创收1.63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55亿元。显然,“艾瑞卡”一个,就几乎相当于甚至超过其余三家总和。 

2021年3月份起,当四家谈判进入医保的国产PD-1全部进院,进口的K药和O药以全球最低价固守着中国市场,中国创新药也迎来了PD-1大战的关键之年。

有负责O药的医药代表告诉亿欧大健康:“目前在医院,PD-1的竞争格局是进口的互相比拼,国产和国产的竞争。”而支撑这些企业进行市场竞争的便是各家的商业化能力。与跨国药企合作铺设中国基层市场、出海、持续建厂扩产能……上述四家企业正拼尽全力布局商业化。 

先发者有优势,但摆在后来者面前的却是,PD-1的竞争前景不容乐观。有业内人士分析,PD-1的红利期只有今明两年。东吴证券首席分析师朱国广在接受亿欧大健康采访时也指出,往后的市场竞争格局大概率会变差,甚至是价格下降。

当下,PD-1/PD-L1的竞争市场早已暗流涌动。除去已在中国上市的8个产品,后续还有超过50种PD-1/L1单抗和双抗处于研发管线中。如何在这百亿市场拥有一席之地,或许是先发者和后来者都必须思考的问题。 

PD-1业绩大比拼 

2021年年报季,透过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君实生物和恒瑞医药四家企业的财报,我们得以窥探过往一年明星产品PD-1的市场之战。 

在这四家中,百济神州最先公布财报。2020年,百济神州全年收入3.0887亿美元,净亏损16亿美元。而其PD-1品种“百泽安”在获批上市后的9个月里,实现收入1.633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55亿元。对比此前“达伯舒”上市首年卖出10.16亿元以及“拓益”卖出7.78亿元,“百泽安”算是交出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前后脚上市PD-1的信达生物和君实生物,则在同一天发布了财报。自2020年1月1日起医保目录执行后,价格下降的达伯舒在这一年里销售额直接增加1.25倍至22.898亿元,实现了快速放量。而遗憾错失同年医保目录谈判的“拓益”,则有些“差强人意”,销售额为10.03亿元,同比增长只有近29.6%。

再看恒瑞医药PD-1“艾瑞卡”,自上市以来,其销售额就始终如一地保持“神秘”。尽管在近日发布的财报中未直接透露销售额,但恒瑞医药公开了“艾瑞卡”销量达30.69万瓶,销售量同比增长近3.3倍。而这一数据,大多来自院外销售。其年报指出,由于新上市的创新药进院难度较大,注射用卡瑞利珠单抗报告期内大部分在院外销售,医疗机构采购量占比小。 

朱国广表示,好的产品能不能卖出去很重要,而在这方面,恒瑞医药的优势很明显。从销售端来看,恒瑞医药经营多年的营销渠道、庞大的销售团队和销售费用,都让不少创新药企追尘莫及。 

对于这些创新药企而言,商业化无疑是一大短板。今年2月份,君实生物便选择将“拓益”在中国大陆地区非核心市场的推广权,以及后续获批上市的尿路上皮癌适应证的全国独家推广权授予阿斯利康。业内分析称,如此做法,有望弥补其商业化短板,推动PD-1销售市场进一步下沉。 

朱国广表示,君实生物跟AZ的合作会否成为业态的一个常态还很难说,但他看好这一合作。他坦言:“跨国药企和创新药企的销售能力主要都还在主流市场,所以相对来说是重合的。而在基层市场,目前还没有跨国药企能做得特别好,AZ相对来说还是有优势的。” 

事实上,PD-1的业绩除了与营销能力、价格相关之外,还与适应症背后的市场息息相关。目前,国产PD-1多以霍奇金淋巴瘤为切入点打开市场,随后拓展至其他大适应症以迅速抢占份额。 

因此,即便君实生物的“拓益”抢占了先发优势,但因其聚焦的黑色素瘤适应症相对市场较小,使得其销售额看上去也相对较少。同样,百济神州和恒瑞医药虽然上市时间稍晚,但凭借获批的适应症数量反超前两家,其销售额则开始后来居上。

从数量和获批的适应症对应的市场大小来看,恒瑞医药的“艾瑞卡”至今还是一骑绝尘。2020年,“艾瑞卡”拥有4个适应症,除了淋巴瘤之外,肝细胞癌、食管鳞癌以及非鳞非小细胞肺癌这3个均是发病率靠前的大适应症。 

2020年医保目录谈判中,“艾瑞卡”四大适应症均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成为在肺癌、肝癌、食管癌这三大癌种中唯一可医保报销的免疫治疗药物。 

因此,尽管“艾瑞卡”头上始终笼罩着副作用相对较大的乌云,其市场前景仍被业内人士所看好。西南证券预计,2021年,卡瑞利珠单抗将迎来进入医保后大爆发的一年,并且该优势将一直持续到下一个PD-1单抗的大适应症被纳入医保。 

后医保时代的市场竞争

2021年3月份,当四个国产PD-1均进院,PD-1大战也迎来了关键一年。而站在价格相差无几的同一起跑线,面对背后还有数十个在研的PD-1,上述四家企业从去年也开始谋划更大的商业化布局。朱国广认为,PD-1往后的竞争格局会越来越差,甚至是价格继续下降。“事实上,PD-1不在多,而在其要有大适应症以及商业化的能力。”他说。 

西南证券则直接形容称“得大适应症者得天下”。其研报指出,目前,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是四大必争之地。这些适应症均在中国发病数和死亡数排名前六以内。 

其中,肺癌是最多好消息传出的癌种。目前,全球共有五款款PD-1获批肺癌相关的适应症,除了K药和O药之外,国产PD-1获批肺癌适应症的有恒瑞医药、百济神州和信达生物。 

2020年6月份,“艾瑞卡”获批联合培美曲塞加卡铂一线治疗晚期或转移性非鳞癌非小细胞肺癌。今年1月份,百济神州的“百泽安”联合两项化疗方案用于治疗一线晚期鳞状非小细胞肺癌获批上市,紧接着,便是信达生物的达伯舒联合培美曲塞和铂类化疗用于一线治疗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也获批上市。而在去年12月底就宣布将以“拓益”联合化疗一线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递交上市申请的君实生物,则迟迟尚未有相关获批的消息。 

而在肝癌上,目前国内仅有“艾瑞卡”获批上市,胃癌则只有K药获批上市,其余都处于临床研发阶段。西南证券预计,在这些适应症上,未来的竞争格局将成为二八分化,销售实力较强、临床数据扎实的五六家厂家将会占据80%的市场份额。 

在医院端,上述医药代表则坦言:“目前各家都有自己的优势患者群,虽然竞争激烈,但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混乱。”他指出,从长远来说,医生关注的自然还是患者的生存获益。但具体到治疗过程中,就有不同的关注细节,如有人关注不良反应,有人关注缓解程度,有的人则关注起效时间。但最终能否获得医生“青睐”,还是取决于临床试验的结果。“如果别人没有相关的临床数据,而你有,那就会好做很多。”他说。 

目前,四家国产PD-1企业在不断拓展大适应症的同时,产能扩建也在不断跟上。据统计,四家企业目前的产能在2万至3万L之间。其中,君实生物、百济神州和恒瑞医药已经扩建了新产能,分别为12000L、30000L和19440L。

随着国内PD-1竞争日渐“内卷”,占据先发优势的四家企业也都将目光朝向了海外市场。朱国广表示,对于很多创新药公司而言,海外商业化基本上只有三个路径,要么找大公司合作,要么找海外的商业公司独家代理,要么自建销售团队,而第三种是最难的,第一种则是相对较多的。

百济神州选择将“百泽安”在欧美多国开发、生产和商业化的权利交给诺华。如果合作顺利完成,百济神州将总计获得22亿美元,创下目前国内单品种药物授权交易金额最高记录。信达生物将中国区以外的所有权益授权给礼来,君实生物将特瑞普利单抗和两个可选项目的美国和加拿大的权益授权给美国Coherus公司,恒瑞医药则将韩国权益授权给了CG公司。

对此,西南证券分析指出,在国内PD-1单抗竞争激励,价格下行的情况下,开发海外权益lisence out不失为较好的出路。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林怡龄。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恒瑞医药PD-1百济神州药品年报P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