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可选消费 作者:连线Insight 2021-04-23 17:30
[亿欧导读]

美团的烧钱速度惊人。

美团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来源: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作者:向阳

编辑:子夜 

美团又补充了新的弹药。 

近期,美团发布公告称,拟寻求以增发股票和出售可转债的方式,融资近100亿美元。这一数额创造了港交所增发历史之最,也是美团IPO以来首次大规模再融资。 

公告显示,此次美团所募得的资金将用于科技创新,加大在无人车、无人机配送等前沿技术领域的投入,以及一般企业用途。

目前,美团的现金流状况尚可。据其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底,美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结余分别为171亿元人民币和440亿元人民币,合计约为611亿人民币(94亿美元)。 

但对比竞争对手们的资金储备,这些钱还远远不够。连线Insight梳理各家财报发现,截至2020年底,阿里巴巴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约为700亿美元,京东约为232亿美元,拼多多约为133亿美元。 

对于目前被多方围攻的美团来说,需要更多的资金储备来应对一场场“硬仗”。 

美团的护城河正在受到挑战。外卖、餐饮是美团的营收的基本盘,但饿了么借反垄断新规,频频起诉美团;团购平台“联联周边游”等平台正有“围攻”美团之势;抖音近期也挤进了本地生活领域,增长凶猛,抢走了不少美团的市场。 

到店及酒旅业务是美团的“现金牛”,也形成了独有的优势。不过,作为老大哥的携程也不会放松警惕,据多家媒体报道,携程于近期打响了“补贴战”。 

新业务方面,社区团购业务美团优选正站在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但它也拖累了美团的财报,让美团又重新陷入了亏损。 

美团还将持续投入,为此它发布公告称,因为大力发展社区电商业务,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继续亏损。 

竞争环境的变化,也在制约着美团的狂奔。 

自今年2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出台,各地方法院、数次诉讼案中,美团被判决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另一边,市场监管总局也对包括美团优选在内的多家生鲜电商玩家的不正当价格行为作出行政处罚。 

在这种备受挑战的情况下,美团今年的仗,可以说比以前更难打。这次,它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摆脱亏损的境地?

外卖老本行,养不活美团 

外卖是美团的老本行和基本盘,在过去数年贡献了大量营收,但它不足以支撑起美团的未来。 

在外卖领域,美团已经取得了市场份额的领先,原有的补贴力度下降,而价格敏感的消费者,依然会选择最经济实惠的方式解决餐饮问题,另一方面,美团骑手的成本也还在不断增加。 

外卖并非是一个高利润的领域,诞生以来,美团外卖曾持续亏损5年,从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到如今,其平均毛利并不高。 

根据财报,2019年美团外卖餐饮业务的毛利为18.7%,而2020年毛利率已经降至个位数。 

而这个老本行,又迎来了外部市场的猛烈变化。 

2020年4月,美团遭遇商户“围城”事件。广东等多地餐饮协会纷纷喊话,要求美团降佣金以及取消针对饿了么的排他性合同条款。 

其中,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提到,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占总收入的比例逐年下降,餐饮企业的佣金率却逐年上升。 

受疫情影响,再加上商家抱团反攻,美团2020年一季度商户和用户数量首次出现环比下降,但压力之下的美团,却只微调了佣金幅度。 

一直以来,支撑美团营收和利润的是:广告营销收入和佣金收入。佣金是商家被动支付、广告是商家主动投放。美团与商家之间矛盾激化,并不是一件好事。 

图源美团微博 

反垄断大潮下,来自监管的压力,很可能会让商家不再需要“二选一”。 

今年2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出台,美团多次被各个地方法院判处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向饿了么赔款。 

对于反垄断监管问题,美团CEO王兴曾解释称,外卖平台与电商平台不同,对商家的抽成中计入了配送费用,而电商是分开计算,把外卖抽佣和电商平台类比对美团不公平,正与监管沟通以获得更好的监管环境。 

来自饿了么的诉讼战还在持续。最近一次是4月14日,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美团不正当竞争行为作出判决: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团)将向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赔偿35.2万元人民币。 

趁此机会,如果各地“二选一”都取消,饿了么有可能抢走美团的商户,外卖市场格局又可能将改写。 

正在这多事之秋,美团外卖的变现率又有所下降。过去三年,美团外卖业务的变现率从8%上涨到14%,毛利从8.1%提升到18.7%,但2020年四季度,美团外卖业务变现率又降至13.8%。 

本不赚钱的外卖业务,又迎来了新的挑战。外卖的仗打到现在,依然没到终局。 

而本地生活领域,美团还在遭遇更多竞争者的挑战。

首先是联联周边游游等团购平台。连线Insight曾在《突袭美团》一文中写到,联联周边游在下沉市场崛起,攻入美团的腹地,还在深入一二线市场。与联联周边游一齐突袭美团的,还有旅划算、云客赞等诸多玩家,它们的模式十分相似,也成长到一定规模。 

其次,是来自抖音的猛烈攻势。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字节商业化部门在2020年12月成立了专门拓展本地生活业务的 “本地直营业务中心”,并分为三个团队:垂直业务、广告业务和创新业务团队。 

今年,抖音加大了对本地生活业务的投入。自2月以来,北京、上海、杭州等一二线城市所在的抖音同城页面中,“团购”出现在最顶端的第一个入口,明显对标美团旗下的大众点评。


抖音APP团购功能 

另外,除了攻克用户,抖音点餐、支付二维码已经登上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餐桌,试图抢走美团的商户。抖音目前已布局包括餐饮、酒店民宿、景点推荐等场景,涉猎广泛。 

目前,字节跳动正在挑战美团的核心业务,美团内部也已针对抖音本地生活业务进行调研,已经得出一定结论,并在酝酿下一步行动。 

显然,美团十分重视抖音这个对手。而在抖音平台的强推荐机制下,餐饮等生活相关的内容,又比较容易被用户接受。抖音入局对美团的影响,已经不可忽视。

当美团的腹地迎来了更多无法轻视的侵入者,它要打的仗就更多了。

烧钱速度惊人 

美团花钱的速度十分惊人。 

早在2016年,王兴就在内部讲话中明确,美团并不甘于“仅停留在外卖最末端营销和交易的一小段”,而是瞄准整个线下服务市场的数字化。 

这些年,在飞速的扩张下,美团零售业务的蓝图已经逐渐形成。以美团优选为代表的社区团购,在低线市场扩展用户,美团买菜通过采销能力建设、优化供应链管理和网点覆盖推动规模增长,美团闪购则在涉及药品、鲜花等品类的即时配送领域,持续培养用户习惯。 

社区团购成了今年互联网巨头争相占领的市场,美团也对社区团购寄托了很大希望。 

王兴曾提到,社区团购是5-10年内最好的机会,美团会尽一切可能抓住这个机会;美团将把美团优选作为第一优先级,并将继续投资美团优选、美团买菜、美团闪购三种不同的模式。 

在外卖业务临近天花板之时,美团优选承担着帮美团寻找“第二增长曲线”的作用,美团优选有助于美团在低线城市拓展用户,王兴的决心从何而来,不难想象。 

在攻入社区团购领域的巨头中,美团算得上势头最猛的一个。

美团官方数据显示,美团优选在全国迅速扩张,2020年四季度已进入27个省份和2000个县市,12月日均单量达到2000万,覆盖90%城市,峰值日单量3000万,较前一个月增长超过100%。 

美团优选小程序页面 

不过,这一增长还需要靠长期输血来实现,自美团2020年第三季度大力投入社区团购后,其烧钱速度就不断在加快。 

2020年第四季度,包括社区团购业务在内,美团的新业务收入达到92亿元。与此同时,美团该季整体营业成本高达284.86亿元。而激增的成本和费用,包括对社区电商业务的前期补贴、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运营费用、履约成本以及其他相关费用。 

美团CFO陈少晖曾提到,社区团购现阶段主要目标放在拓展用户上,模式可能并不是最终的,因此暂时没有设定收支平衡的时间表,当社区团购达到足够用户规模后,有信心使该业务盈利。 

美团没有给出收支平衡的时间,但如果此后持续扩张,美团账上的钱很难支撑一场持久战。

美团从2020年Q3开始投入社区团购,从这时候开始,美团整体的成本开始飙升。

2020年Q3和Q4,美团的营业成本分别达到245.80亿元和284.86亿元。

目前美团新募资的100亿美金,加上账上所有的现金,约181.6亿美元(1178.7亿人民币)。

按照这个投入额度估算,1178.7亿人民币,也仅够美团花一年。

这意味着,新业务的扩张,还是将长期从其他业务中“吸血”,美团整体在接下来的季度将持续亏损。

要烧的钱,由谁来赚? 

成立十年,美团才实现盈利。 

2019年实现全年净利润47亿,曾让外界对美团的信心倍增,但刚刚扭亏为盈的美团,很快又进入了投入期以及亏损的深渊。 

2020年四季度,美团单季亏损情况加剧,经营亏损28.5亿元人民币,同比扩大300.3%,净亏损22.4亿元,同比扩大253.7%。 

而王兴在财报会议上表示,新业务四季度营业亏损为60亿元人民币,其中有超过一半来自美团优选,其他营业亏损扩大的还有美团打车、美团买菜、快驴进货等业务。 

而当美团到处烧钱时,是什么在支撑?又能支撑多久? 

在外卖业务增长放缓时,到店、酒旅业务正在成为美团名副其实的现金牛。 

2020年四季度,到店和酒旅业务板块,正逐渐从新冠疫情中恢复,营收71.3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12.2%,恢复正增长;经营利润同比增加26%至23亿元人民币,经营利润率上涨至39.5%。 

目前,到店和酒旅业务的经营利润是所有板块中最高的。早在2020年第二季度,到店、酒旅占美团总体经营利润的份额便超过了80%。 

美团的快速崛起,也让携程感受到危机。近期,多家媒体报道,通过美团APP和携程APP选取同一经济型房源对比价格,发现携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价格战、拼补贴。 

携程酒店业务的主要目标人群和产品定位聚焦中高端消费领域,而后来者美团的酒店业务主要发力经济型房源。 

目前美团是否能继续分走携程的用户尚不可知,但如果一边在新业务投入,一边要花钱巩固到店和酒旅业务的市场,对于美团的资金状况无疑是巨大的挑战。

美团目前的收入,还有一块来自于投资。 

2020年,美团43.3亿的利润中,绝大部分来自于 “未分配项目”。财报解释称,未分配项目中包括收购产生的无形资产摊销、按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其他金融投资之公允价值变动等。 

美团投资理想汽车等所获得的收益就被计入这项中。根据理想汽车招股书,美团旗下Inspired Elite持股14.5%,拥有5.8%的投票权。

得益于新能源汽车行情,理想汽车为美团装点了成绩单。 

到店和酒旅业务、投资收益,为美团换来了资金,但美团的局面也不容乐观。 

当下,美团急需稳固基本盘,让外卖业务分担盈利压力,并稳定“现金牛”到店和酒旅业务,直到新业务成长起来。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美团外卖本地生活服务社区功能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