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科技, 产业/工业 作者:严方圆 2021-04-27 10:00
[亿欧导读]

当前,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传统的经营模式难以适应新的变化。在数字化转型的浪潮中,中央企业应顺应时代的走向,顺势而为,加快数字化转型的步伐。

数字化转型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背景

中央企业,全称为“中央管理企业”,是指由中央人民政府(国务院)或委托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行使出资人职责,领导班子由中央直接管理或委托中组部、国资委或其他等中央部委(协会)管理的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企业。

根据产权属性和管控主体,可以将央企大体分为三类:实业类中央企业,金融类中央企业,其他部门管理的中央企业。本报告聚焦于由国务院国资委代表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的97家企业(根据国务院国资委2020年6月最新公示)。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中央企业的经营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

首先,经济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消费者的行为模式,这对传统企业经营提出新的挑战。如移动通讯技术4G的大规模普及,智能手机渗透率以及月户均流量使用大幅提升,改变了消费者的消费模式,从买“物”转变为购买“服务”,虚拟服务性消费及视频类和知识类会员普及率逐渐升高。

过去的十年中互联网经济催生了新的业态,如平台经济、租赁经济和共享经济。而如今,随着新一代通信技术的蜂拥而至,数字经济下又将出现新的经济形态。如何应对新的变化,如何洞察消费需求,是中央企业将要面临的挑战。

1. 移动通信技术更新以及智能手机普及改变了消费者的行为模式.png.png

其次,面对外部日益增加的不确定性,中央企业肩负着实现核心技术自主可控以及稳定运营的社会责任。自2013年来,我国GDP增长趋于温和,慢慢驶入存量经济时代。在外部环境上,2018-2020年,国际宏观不确定性明显加强,先有中美贸易摩擦,后有新冠疫情黑天鹅发生,国际宏观不确定性保持高位。

面对经济增长的压力,我国需要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发挥中央企业领头羊的作用,加快产业瓶颈和核心技术研发上的攻关进程,攻克“卡脖子”问题,做大做强国有资本,培育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数字化转型是支撑深化改革、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必由之路。数字化技术在实施现代企业制度改革,提升管理科学能力中,正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中央企业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既是响应政府号召,也是保持自身核心竞争力的重要途径。

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价值体现在内部优化以及外部创新两个部分,可以带来五点收益:集团风险控制能力加强、管理能力提升、业务流程优化、财务收益以及商业模式创新。

2. 数字化转型核心目标示意图.png.png

中央企业数字化思考框架

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工程,要求企业必须从战略层面高度关注和重视,科学识别发展需求,正视自身面临的竞争环境和转型压力,找准自身定位和目标需求,加强数字化统筹协调和战略规划,做好顶层架构和路线图设计,分阶段分步骤进行实施。

3. 1+4+4+N思考框架.png.png

集团管控:集团管控是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重要支撑。

一方面,通过机器代人可以降低人员的操作风险,提高安全性和稳定性。通过机器代人,可以提高重复性高但人为操作可能会有失误的业务的精准性,降低操作风险。比如利用机器人过程自动化( RPA )来助力财务和运营部门提高业务精确性;人工智能(AI)则可以通过扫描大量文本文档,并检查与其他文章的一致性,从而降低业务差错;建筑业利用无人机进行调查,以检查施工是否符合安全法规。

另一方面,企业通过流程线上化可以更快的识别以及更好的应对风险。“大数据+AI”将赋能企业实时把握风险动态,甚至预测风险。大数据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工具与手段,使得企业可以实时动态监控,更准确地预测未来风险与趋势,便于企业主动做出前瞻性预防措施;人工智能系统启用了预测性分析方法,旨在从数据中获取见解,并提出最佳行动以实现给定目标。他们可以根据先前的行动来分析对环境的影响,从而实现风险防控自动化。

但值得注意的是,企业数字化转型在减少人员操作风险的同时也有可能带来一些新型风险,如数据安全。

4项基本原则:在开始数字化道路之前,中央企业应先明确数字化转型的原则。

4. CPAS原则.png.png

4项管理基础变革:组织、文化、人才、技术

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有四大基础,这与其内部管理线条相对应,分别为组织、文化、人才及技术。中央企业在数字化转型时不仅要评判自身的基础能力,同时也要通过数字化形成自身的数字化基础。

5. 4项基础.png.png

N项业务发展升级

国资委在发布的《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中,明确了四类企业的转型示范样板,分别为制造类企业、能源类企业、建筑类企业以及服务类企业。根据《通知》,亿欧智库以数字化销售、数字化生产以及数字化供应链为核心,摘取部分企业数字化专心内容以供参考。

 本报告框定销售范围包括渠道、营销及销售等。数字化销售、数字化销售、线上渠道建设是大部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第一站,同时前台业务数字化也是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最容易产生创新业务的一个阶段。用户体验全旅程从认知开始,如何引起用户的注意、使用户产生兴趣甚至产生购买的欲望是数字化营销的主要课题。

中国移动通过建立集中运营管理平台( IOP ),采用“三库一中心”1的展现架构,通过整合现有系统资源和能力,形成统一入口、全业务、全流程、全触点的运营支撑平台。具有时间实时触发、标签动态更新、效果实时评估、渠道多触点触发的大数据营销能力,达到千人千面的广告投放效果。

截至2020年8月,陕西省IOP平台承载实体、短信、互联网、在线、一线、其他六大类渠道54个触点,实时营销成功率4.8%,其中使用业务办理事件实时营销合约包成功率为14.9%,占合约包全网生效量89.2%。

 智能制造是制造类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主攻方向,其内涵为以智能技术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制造全生命周期的应用中所涉及的理论、方法、技术和应用。最终目标是实现信息深度自感知、智慧优化自决策、精准控制自执行等。

中国石化以炼油化工为切入点,以提升全面感知、协同优化、预测预警、科学决策等4项能力为着力点,稳步推进全产业智能制造。中国石化通过子公司石化盈科自主建设“石化智云ProMACE”工业互联网平台,目前已承载400多个工业模型、20多个工业智能算法,连接了75万余台工业设备,形成了大数据、物联网等11大类技术服务,对公司智能制造和商业新业态发展形成支撑,使公司初步实现了与航天云网和物资供应商的平台融通、系统直连。

6. 中国石化智慧工厂转型示意图.png.png

销售数字化转型让企业更好的了解终端的需求,而生产数字化转型则可以优化生产流程。供应链,以数据流和物流,连接着消费者与工厂、供应商与工厂,通过数字化转型将从原来的传统供应链模型向数字化供应网络转型升级,形成多方的协同计划和动态履约。

作为施工单位,中国建筑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八局)在项目承接和执行时会涉及到多种合同,如承包合同、分包合同、采购合同等;且每个环节都需要相关主体签字/盖章确认,程序繁杂、耗时费力、成本高企。传统的纸质合同签署流程长、难管理,从合同初稿到交易方签署寄回需要十余天。同时,寄送中也存在着内容替换、合同丢失等风险。

中建八局选择从电子合同切入,与上海市数字证书认证中心有限公司(上海CA)旗下“大家签”电子签署服务平台达成战略合作。通过“大家签”提供覆盖全业务流程和全生命周期的电子合同服务,促进中建八局实现业务全程电子化,推动中建八局打造产业发展新格局。

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方法论

亿欧智库推出“多比” (D2O2BE2)数字化转型方法论,其内涵为D(诊断Diagnosis)、O(目标确定Objectives)、B(标杆与方法选择Benchmark)、E(试点Experiment)、E(效果评估Evaluation)、O(优化Optimization)、D(推广Develop)。从数字化转型开始到全面推广成为一家数字企业,一共要经历2-3年(24-36个月),其中第一个业务试点的数字化转型需要经历10个月的时间。

7. 方法论.png.png

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建议

为帮助中央企业更好的实现数字化转型,亿欧智库提出以下四点建议:

宜早不宜晚

数字化转型将带来马太效应,并从流程优化、商业模式创新上为企业增加护城河。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通过对1.6万家企业数据进行分析发现,数字化转型的领军企业生产率提高了70%,而跟随者生产率提升了30%。这意味着数字化转型领军企业存在着明显的先发制人的优势。

统筹规划,战略导向

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工程,要求企业必须从战略层面高度关注和重视数字化,科学识别发展需求,正视自身面临的竞争环境和转型压力,找准自身定位和目标需求,加强数字化统筹协调和战略规划,做好顶层架构和路线图设计,分阶段分步骤进行实施。

快速推进,快速迭代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落地的持续推进,企业外部运营环境变化速度也会加快。中央企业应采用快速推进、快速迭代的转型方法,以适应未来的技术更新以及环境变化。

提高合规风控意识,谨防新型安全漏洞

尽管企业数字化转型带来了效率提升、资源配置的优化,但值得注意的是,新技术的应用也可能带来新的风险点,甚至一些风险点至今还没有明确的法律支持。比如,应用无人机可以辅助电网巡检,但无人机飞行路径却可能是一个风险点。另外,无人机运营商收集的资产数据可能包含财产或敏感信息,数据所有权和使用权可能成为另一个风险点。

《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也明确提出要提升安全防护水平。其中包括建设态势感知平台,加强平台、系统、数据等安全管理。使用安全可靠的设备设施、工具软件、信息系统和服务平台,提升本质安全。建设漏洞库、病毒库、威胁信息库等网络安全基础资源库,加强安全资源储备。搭建测试验证环境,强化安全检测评估,开展攻防演练,加快培养专业人才队伍。

亿欧智库重磅发布《大象如何转身——2021年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研究报告》,欢迎社会各界人事与我们沟通交流,邮箱:yanfangyuan@iyiou.com。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严方圆。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央企央企改革数字化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