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产业/工业 作者:赵今巍 2021-05-08 15:17
[亿欧导读]

从传统工业时代的企业“全能特种兵”竞争形式,跳跃到了数字时代企业群体以军队作战竞争形式。在这个过程中,生态内所有的企业都“利他达己”,形成了合作博弈、正和博弈③的产业链内部市场。

灰狼群

本文来自: 赵今巍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遇见灰狼群

自2015年初开始,笔者聚焦企业级信息化应用、企业互联网交易等创新领域进行风险投资。基于该工作的需要,作为主要发起人开办了国内最早也是迄今为止最大的b2b独角兽企业训练营,开办的原因在于国内在当时研究这两个创新领域的风险基金投资人很少,通过这个训练营,一方面可以筛选找到本领域优秀的早中期创新项目企业家协助他们创新少走弯路;另一方面可以挑选其中好的项目进行风险投资。在这几年中目睹了用互联网和信息技术改变各个产业链结构的创新尝试和相关新思潮的兴起。

2018年10月31日,腾讯马化腾先生基于其对未来的思考,发表了名为“拥抱产业互联网 助力实体产业成长”公开信,让“产业互联网”这个名词再次让公众、创新创业领域从业者受到很大的触动。这标志着腾讯——中国消费互联网时代的翘楚企业之一,看到并已经决心把产业互联网作为企业走向下一个20年的战略方向。

产业互联网是什么?没有人能够清晰的说出其宏大的内涵和概念,产业互联网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马化腾接受新华社采访的时候,自己也坦言“......今天我们面临一个新问题,即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的转变.......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基于新的经济管理理论一般都滞后于新经济现象的规律,因此经济和管理学界对此并没有统一的认知,处于“百花争鸣”研究阶段。

每个人理解这个词语的含义因为各自接触范围、研究的角度差异也都比较大。有人说产业互联网是一种模式,有人说是一种跃迁,也有人说是一种生态;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

因为心中有着不同“哈姆雷特”,我们看到在这个数字产业经济的创新领域,大多数从业者、有志于用互联网改变传统产业链市场的企业家,都在黑暗中摸索前进。他们创办的这种新型互联网企业,亿量级的资金快速的消耗掉,而他们所带领的企业往往固足不前。这种现象屡见不鲜。

就像2000年左右中国的互联网经济刚开始一样,那时候很难有人能够说清楚互联网对老百姓生活的影响,也很难说清楚他们的未来,但在精英们眼里,对这即将到来时代,都有着朦胧的狂热和冲动。

笔者由于前述风险投资的工作,听着产业互联网最前线隆隆的炮声,在这五、六年,接触了产业互联网相关的创新企业有数百家之多。努力实践参与其中数十家企业的成长,不断的修正自己的认知,去尽可能感知产业互联网这个模糊的“哈姆雷特”。

下面用很少的时间先简单回顾过去农工业时代的企业竞争、过去20年消费互联网的企业竞争,再来一起探讨产业互联网“哈姆雷特”下的企业竞争,通过前后比较,就可能有更大的收获。

在农工业时代,如果我们把一个市场看成是大片连绵的森林,那么这片森林中生活着不同角色的物种,有做商品买卖的,有生产商品的,也有做物流、金融等服务的等等。这些经济体形态不断变化,从古希腊的简单农牧业、越过黑暗的中世纪、来到重商主义官商联盟、再到市场化经济形成的百花齐放,一直延续到了互联网出现之前。

森林不断发生变化,企业物种也随之生或者灭。但不管物种如何变化,但最终一部分企业通过残酷的市场竞争在同行中成为“老虎”企业。老虎企业之间互相较劲,把“一山不容二虎”展现的淋漓尽致。当然森林中有更大体量的中小企业,他们在面对老虎以及同行竞争压力的时候,成了灵活机敏的“狐狸”。他们不断的用灵敏的嗅觉和敏捷的行动获得生存之地。

老虎企业和狐狸企业是这个森林中的主角。

他们有两个共同特征,第一个特征是直接的“利己主义”,从企业工商注册出生的第一天起,就思考在森林中和别的狐狸、老虎抢夺资源,能够盈利活下去,也就是我们传统所理解的达尔文“丛林法则”①;第二个特征是非合作博弈②,基于第一个特征,企业和企业间决定了互相之间没有长久友谊、互相没有信任、合作也是短期的、猜忌的。

①当地球从生命的起源(42-37亿年前)开始,生命物种及群落就在不断衍变、淘汰和新生;而每一次大的自然环境突变,生命物种及群落的变化将尤为剧烈。最终通过漫长的数十亿年,形成了适应我们这个时代缤纷的自然生物生态。这种“利己”主义被达尔文都称之为“丛林法则”。

②非合作博弈是指一种参与者不可能达成具有约束力的协议的博弈类型,这是一种具有互不相容味道的情形。非合作博弈研究人们在利益相互影响的局势中如何选决策使自己的收益最大,即策略选择问题。负和博弈和零和博弈统称为非合作博弈。

互联网的出现,代表了数字经济的开始,大量的精英开始面向消费者进行创业,这是消费互联网蓬勃发展的20年时间(1998年腾讯、新浪、搜狐成立为标志——2018年腾讯马化腾对外的公开宣言)。消费互联网企业用免费和大量的补贴来让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从传统的线下转移到了线上。“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等数字经济特有微观现象开始出现。

然而,大量的消费互联网企业还是遵循传统的商业规则,物竞天择。在数字经济上半场,老虎和狐狸仍是主角,只不过由于互联网“赢者通吃”规律表现更为明显,狐狸企业在森林中越发难以腾挪。

回到产业互联网的“哈姆雷特”,笔者接触到这些新型互联网企业和大家认知的消费互联网企业并不一样。他们试图像上帝一样,唐吉坷德般努力在市场中创造一个虚拟的、数字化的新产业组织形态。

2018年获得阿里45亿投资的“汇通达”就是这样一家新型互联网企业。总裁徐秀贤对自己所在企业在媒体采访时有这样的解读:“....平台(笔者按:代指汇通达)的直接服务对象是乡镇夫妻电器店(在汇通达内部被称为“会员店”)。平台为会员店提供的服务,不仅在互联网技术层面,也在互联网思维、运营模式等方面,汇通达的5+,包含工具+、商品+、金融+、社群运营+、活动营销+,现在还包含农村最后一公里物流服务、农村劳动力进城服务等。充分释放乡镇夫妻老婆店在熟人生意、灵活经营、低成本、自驱动的长处,弥补农村传统流通体系在后台技术、平台、工具、培训等方面的短板。最后在品类方面,汇通达聚焦物流要求高、售后要求高、体验要求高的“三高”商品,包括家电、农资、农机、农用车以及酒类.....”。

汇通达通过几年的发展,其赋能并合作的乡镇夫妻店(汇通达会员店)遍布全国超过20个省份、17000多个乡镇,数量累计超过100000家。

其通过“5+”,帮助超过一年以上的乡镇店年销售额平均提升47%左右,同时还带动了50万农民创业、就业,服务网络惠及7000万户农民家庭,覆盖3亿农村人口。汇通达同时又对接上游大量优质的生产供应商,短短几年时间,在该平台上连接的会员店收入合计突破2000亿,形成了一个产业链中各个价值角色各自分工、紧密协作的数字化产业组织。

像这样成千上万乃至10万+家大小不等的传统企业紧密的团结在新型互联网企业身边的现象还有很多,不一一例举,但都有着类似的共同点:

大量传统企业在和他们合作的时候,在产业链上都有不同的价值定位,在地理上分布在全国乃至全球。有的企业负责做好面向最终客户的零售和服务工作,有的负责生产大批量稳定、高优质的商品,有的负责为其中的企业提供较低利率的金融资金,有的负责根据客户方需要不断研发设计新型产品,还有的负责市场中商品流转过程所需的物流仓储等等。这些企业在产业链的各个价值环节,各守其位、各司其职,无形中成为了一个用互联网及数字技术团结在一起的庞大企业群生态。

每家企业在这样的生态中,不追求自己成为“老虎”,梦想成为全能选手,从生产研发到客户销售什么都能干。他们恰恰相反,只追求把自己角色的工作做到最好、把自己擅长的价值角色分工的工作做到最好。整个生态如同一台横跨“供、销、信用”乃至科研在一起的,一体化设计精密、高效运行的虚拟大型经济机器。参与生态中的企业都获得了非常好的经济收益。

这种生态违背了很多人自认为的管理常识。从进入职场,每个人接受到的培训乃至企业经营都绕不开“木桶理论”。这种理论的企图在于强调,企业从“利己”角度出发,要补短板,自身要做强做大,要和市场中的同行们进行竞争,努力成为老虎,争取拿下更多的markshare(市场份额)。

企业家在长期的市场竞争中,已经学到了教训,无法从骨子里心甘情愿的和市场内的其他企业长期建立互相信任、团结合作关系。企业家们即使合作,也要防着别人,“把后背留给市场中的其他人是危险的”。

新型互联网企业家构建的这种生态是产业链不同价值角色的企业发挥自己的“长板”,让其他生态伙伴补上自己不擅长的短板,形成整个产业链、价值链环节及角色组合的“大木桶”参与市场竞争,而非传统企业内部完成封闭的“小木桶”来参与市场竞争。

更不可思议的是,生态中的成千、上万家企业之间建立的长期互相信任、互相协作协同、互相共生的关系并不是传统情况下有可能建立这种关系的通常方法。传统经营中,企业间能够有可能实现这种关系的唯二路径是两家企业有股权关系或者企业家之间有亲朋好友关系或者。

在这样的生态中,每个企业不再是传统意义的“利己”为核心,每个人都长期的为这个生态做贡献,真正的实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自然而然的形成了数字化的产业集群。

从传统工业时代的企业“全能特种兵”竞争形式,跳跃到了数字时代企业群体以军队作战竞争形式。在这个过程中,生态内所有的企业都“利他达己”,形成了合作博弈、正和博弈③的产业链内部市场。

③合作博弈是指一些参与者以同盟、合作的方式进行的博弈,博弈活动就是不同集团之间的对抗。在合作博弈中,参与者未必会做出合作行为,然而会有一个来自外部的机构惩罚非合作者。合作博弈亦称为正和博弈,是指博弈双方的利益都有所增加,或者至少是一方的利益增加,而另一方的利益不受损害,因而整个社会的利益有所增加的。

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出现的这种数字化生态,形成了企业的“群居”习性;与之反差的是,农工业时代的企业则是“独居”习性。

这意味着长期只有老虎、狐狸的产业森林中,开始孕育出来新的群居物种,本书称之为灰狼群④(或者数字产业集群),其中的新型互联网企业本书称之为头狼企业(或者链主企业)。

④灰狼是犬科之王,也是体型最大的犬科动物,食肉性动物中进化最为完美的三种顶级动物(剑齿虎、恐怖鸟(泰坦鸟))之一,也是其中唯一幸存至今的动物种群。大自然中灰狼群其最大的特点是群居,分工协作、紧密团结,具有极强的适应性和生命力。

读到这儿,读者可以合上书,想一想,除了中国,还有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企业具备头狼企业特征,能够有这样的生态?

事实上,除了中国,国外具备灰狼群特征的企业群,确实极少。日本可以找到一家,就是世界知名的7-11便利店。

7-11便利店不是一家企业,在日本是由7-11总部公司带领下超过1.9万家夫妻老婆店,170多家生产工厂和150多家配送中心构成的数万家、具有“灰狼群”特征的企业群。生态内的这数万家企业,通过互联网及信息技术、紧密团结在一起,组织分工明确、信息交互畅通、高效运营,最终形成了强大的群体利益效应,导致零售业有一种说法——“世上只有两类便利店,7-11便利店和其他便利店”。

在中国,过去的五六年间,“类7-11、汇通达”灰狼群特征的企业群在不同的垂直产业链市场中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

全世界产业经济发展史中,首次在某个地区出现大批灰狼群崛起现象。

在中国,这些快速崛起的灰狼群在森林中横冲直撞,无所畏惧,一个灰狼群倒下,更多的灰狼群出现。同时有趣的是,灰狼群和灰狼群之间、灰狼群和老虎、狐狸之间已经开始不断有竞争、合作、融合的现象。单独的狐狸企业面对森林中新物种加入的竞争,越发有心无力,在有些产业或者市场,他们已经开始退到森林边缘,逐渐腾出了舞台。

以上的这种现象,展现了未来数字时代产业森林内的竞争格局,也是产业互联网“哈姆雷特”的真相。

灰狼群的出现,本质上是打破旧世界建立新世界的一点点耀眼的亮光,预示着产业互联网暨数字生态时代美好的未来。就如同宇宙无序混沌开始进入星系的形成时代。

这也预示着互联网的下半场(产业互联网)与互联网上半场(消费互联网)所代表的眼球经济、虚拟在线市场运行规律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在产业森林中,笔者也发现老虎企业、狐狸企业都有向灰狼群进化的现象,有些努力希望成为头狼,有些努力成为狼群中的一员。

灰狼群这种新型的产业组织形态,已经是一条被验证落地可行、产业链拥抱互联网及信息技术的道路。对于供给侧改革,实现“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实现“补链、建链、强链”,达到“网络强国、制造强国、数字中国”目标而言,也是非常值得思考并选择的重要路径之一。

新世界不会以和谐的方式产生,而是在喧嚣和剧变中诞生。本书为了有便于读者理解灰狼群现象以及所代表未来的数字时代产业森林,从以下几个角度层层递进来做说明:

(1)灰狼群出现的背景。在这一部分内容中,读者理解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关系;理解信息技术的多变形态;了解过去信息技术与互联网在改变产业链结构上做过的一些尝试。

(2)灰狼群导致产业森林游戏规则改变。读者在这部分和笔者一起来了解灰狼群具有的特殊竞争性;以及灰狼群代表的数字产业生态出现使得传统产业链首次发生了边界模糊现象、并从中找到规律,并得到两个新的管理工具“产业链五力图”和“产业链战略”;同时了解灰狼群生态在产业森林中的多种形态和出现之地。

(3)灰狼群生态的成长以及数字产业生态SSP分析范式。在这一部分,读者一方面了解很重要的一个产业链结构分析工具——全产业链解构及分析图谱,围绕全产业链、紧密关联产业链、目标产业链层三层链条市场分别做对应做“手术刀式”的分解与分析;同时,汇集本书之前学到的所有知识,来灰狼群生态模式画布来看到灰狼群成长的过程以及成长后带给我们的启迪包括中国产业集中带如何转型到数字产业集群、政府在数字生态的定位、美国产业结构变迁与中国数字生态关系;最后将灰狼群生态所代表的这些规律,进行汇总成一个方法论,这个方法论的出现可以解释大家都比较困惑的工业时代向数字时代“跃迁”的路径和现象。这个方法论是基于数字产业生态、数字产业集群而生,因此笔者称之为数字产业生态经济学的SSP分析范式研究框架。

写书过程中,适逢国家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文件出台,在第四部分强调了“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推动经济体系优化升级”,再次提到了“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15.加快数字化发展。”提到了“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

本书关于数字时代灰狼群现象的解读和总结,也希望能够为国家产业链升级、数字中国的建设过程,助薪添力。

“一天早上睁眼醒来,蓦然侧耳倾听,远处传来鼓声。鼓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从很远很远的时间传来,微乎其微。听着听着,我无论如何都要踏上漫长的旅途”——村上春树《远方的鼓声》

谨以此书纪念互联网在中国超过20年的蓬勃发展带来的人生活巨变,也以此书祝愿未来20年产业互联网蓬勃发展带来的企业经营方式的巨变。

和听到产业互联网鼓声并为之一起努力和贡献的人们共勉。

读者们,一起开始“灰狼群—产业经济在数字时代临界点革命”旅程吧。


本文作者赵今巍;文章节选自《灰狼群生态—产业经济数字化在临界点革命》一书,由亿欧EqualOcean独家首发。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灰狼经济产业金融互联网产业产业互联网灰狼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