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斑马消费 2021-05-13 11:36
[亿欧导读]

当这些资产的命运逐渐落定,这个中国曾经最成功的游戏公司,就将渐渐成为历史。

游戏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 |  任建新

出品 | 斑马消费


林奇离去之后,游族网络何去何从?最近几个月来,游戏行业最受关注、大多数人又讳莫如深的话题,莫过于此。

一份首亏的年报;一项推出了但迟迟无法落实的董监高及核心员工增持计划;一个关键先生的离职,都加剧了这种悲观情绪。

空心化

游族网络(002174.SZ)披露2020年报之后没几天,主要签字人就离职了。

5月11日,公司对外公告称,财务总监费庆因职业发展原因辞职,辞任后将不在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费庆曾任新文化(300336.SZ)财务总监,2019年底加盟游族网络,2020年2月底接替鲁俊出任财务总监。算下来,费庆在公司财务总监位子上,也只干了14个月。

财务总监这个关键先生的离职,让投资者们不禁对公司的下一步动向,有了更多的猜测。

林奇事件之后,游族网络群龙无首。后来,控股股东林奇所持股份由其三名子女继承;林奇子女之母许芬芬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并接任董事长职务。启信宝显示,许芬芬已变更为部分游族系公司的法人代表。

公司运行则交给了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许彬和董事、副总经理陈芳;费庆辞职后,许芬芬代行财务总监职责。

事实上,在林奇时代的最后几年,游族网络就已经面临着人事动荡。

2018年,公司董事叶雨明、财务总监熊巍、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刘楠、副总经理何彬、监事会主席李坦稳离职;2019年离职的董监高包括董事许垚、王鹏飞,董事副总经理崔荣,监事蒋皓;2020年初,财务总监鲁俊离职后,林奇的核心左膀右臂、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陈礼标,也与林奇分道扬镳。

今年2月,为了稳定军心,公司董监高及核心员工推出增持计划,包括董事兼高级管理人员陈芳、董事陈文俊、董事赵于莉、监事刘万芹及相关核心员工等,拟增持最低金额为5000万元,增持价格不超过20元/股。

其中,陈芳承诺增持2000万元,陈文俊、刘万芹各1000万元。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此前均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每年从公司获取的报酬也不过百万元。

截止5月5日,增持计划时间过半,公司董监高及核心员工增持13200股,均价14.9979元/股,累计增持金额仅为19.80万元。上述提到的4位董监高人士,均未开始增持。

首次亏损

比人事空心化更棘手的是,游族网络业务疲弱,导致业绩大幅下降。

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47.03亿元,同比增长46.04%,但归母净利润下降173.17%至1.88亿元,扣非净利润-3.62亿元,同比下降112.74%。这是有业绩记录以来,公司的首次亏损。

去年,受疫情刺激,游戏行业迎来丰收年。公司推出新作《少年三国志:零》、《山海镜花》等,再加上旧作《少年三国志》、《少年三国志2》、《圣斗士星矢:觉醒》、《权力的游戏:凛冬将至》、《华武战国》等,收入大增。

但是,这些产品未能给公司带来太多利润,反而因营销投入的增加而压缩了利润空间。

2020年,公司移动游戏板块收入37.59亿元,同比增长66.90%;毛利率虽然大幅提升了6.28%个百分点,但最终也仅为28.92%,远低于行业整体水平。(同期三七互娱完美世界移动游戏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88.85%和68.26%)

第二大业务板块网页游戏,营业收入8.93亿元,几无增长,毛利率下降了7.70个百分点。

主营业务盈利能力下滑之外,以下因素合力导致了公司的巨亏:公司停止了部分在研和在营游戏项目,费用化损失9500万元;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增加,信用减值损失总计2.31亿元;公司一笔5000万美元的对外投资打水漂,对公司2020年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2.60亿元……

2021年Q1,公司营业收入9.44亿元,同比下降22.05%,归母净利润1.87亿元,同比下降48.37%,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67.50%至9187.93万元。与2018年-2020年的一季度相比,无论是规模还是盈利能力,都出现大幅下滑。

业绩疲软的根本原因在于,现阶段公司缺乏核心拳头产品,只能走上买量运营的不归路。无论是话题之作《权力的游戏》,还是口碑之作《山海镜花》,都未能给公司贡献稳定的利润。

随着游族网络的核心人物林奇离去,这种颓势要如何逆转?

主营业务表现不佳,公司甚至打起了炒股的主意。2020年,公司投资心动公司、康方生物-B、波司登、诺诚健华-B、农夫山泉等公司的股票,报告期损益为2.34亿元。

渐成历史

无论是人事动荡,还是因业务调整导致的减值亏损,指向的结果只有一个:游族网络求变。

林奇子女之母许芬芬接管公司,毕竟只是权宜之计——虽然林奇23.99%的股份确定由其三名子女继承,但直到现在都没有过户;许芬芬以公司实际控制人身份掌舵,但在游族网络财报中,仍然是以林奇的相关表述为主。

于是,去年年底林奇悲剧发生后,各种关于游族网络未来的传言不断。

最有鼻子有眼的传闻收购方是B站。4月初,有媒体报道称“哔哩哔哩正在商谈收购游族网络24%股权,作为价值近50亿元交易的一部分”、“哔哩哔哩正在商谈收购游族网络24%的股权以及总部大楼,此次交易价值近50亿元人民币”……

当时,刚刚在港股二次上市的B站,确实在游戏行业大扫货,以夯实其在游戏行业的影响力。抄底一家A股游戏公司的控制权,并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不过,游族网络和B站双双严肃辟谣,才止住了这个传言的进一步传播。

其他的绯闻对象包括腾讯字节跳动、阿里互娱、搜狐畅游,最新的一个,还包括新浪。

游族网络的归属之外,林奇上市公司体外资产的去向,同样引人注目。比如说,三体IP。

2019年7月之后的1年多时间,林奇减持套现近20亿元,还曾占用上市公司8个多亿现金,同时通过股权质押的形式融资若干个亿。

这些资金,除了买房等,都被林奇投入到体外业务之中,其中的核心,就是对《三体》这个超级IP的开发——这也是许垚与林奇冲突的根源所在。

电影版《三体》命运如何?对外授权的剧集、动漫何时能产生收益?游族网络开发的《三体》游戏版,进度如何……

当这些资产的命运逐渐落定,这个中国曾经最成功的游戏公司,就将渐渐成为历史。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游族林奇股票财务总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