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可选消费 作者:燃次元 2021-05-17 10:42
[亿欧导读]

心灵疗愈师,只是又一个智商税。

占卜/水晶球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作者 | 侯燕婷 曹   杨

编辑 | 饶霞飞

出品 |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通过意识传递后,能够获得“宇宙的能量”,让整个身心得以净化,不但能治疗失眠、抑郁症,还能美容、让变形的脊柱恢复正常……甚至“看到外星人和你打招呼“。

这并不是小说中的故事,也不是电影中的情节,这是一种在国内外受到热捧的灵性课程Access Bars课程(以下简称“Bars课程”)。

根据燃财经了解,所谓Bars课程,是一种手触疗法,指“用手轻触头上的32个点位,就能释放头脑和身体中的旧能量,实现巨大且轻松的改变。”

Bars课程属于美国Access Consciousness(“接收意识”,简称“AC”)的入门课程,AC官网显示,畅销书作家、国际演讲者和商业创新者Gary M. Douglas开发了一套实用工具,于1990年形成AC的理论系统,到2020年,已经传播到171个国家,有超过1万多名“执行师”和导师。

来源 / 网络 燃财经截图

按照其官网的宣称,通过Bars课程的操作后,人脑中的思想、感觉、情感、决定、判断和信念都能被“删除”,放开限制,让人“成为自己”,达到放松状态,并重新获得“宇宙的能量”,拥有更大的可能性。

AC官网表示,Bars等系列课程可以改变身体疾病,如脊柱侧弯消失且身高增加、须手术治疗的脚趾变形自然恢复,以及身体各种疼痛缓解或消失。如果结合AC系列课程,甚至能治愈癌症、关节炎、慢性疲劳、抑郁、躁郁症、双相情感障碍等“不治之症”……

此外,任何人一天就能学会Bars课程,不需要医疗保健或心理学知识,“全世界最小的Bars学员3岁”。

燃财经在调查中发现,国内许多认证导师均会宣传,Bars课程可以消除抑郁症症状,可以瘦脸祛斑,还能带来姻缘,更能创造财富。

Gary M. Douglas和合伙人Dain Heer 来源 / 网络 燃财经截图

“第一次做Bars的时候,我感觉身体发生了震动,很新奇、很有趣,交换完两轮Bars之后,头脑非常清醒,感觉整个身心都像被净化了一样。”坐标北京的AC认证导师Wei Jia说,她第一次给人做Bars的时候,对方表示仿佛乘坐着宇宙飞船去到浩瀚的太空,还看见外星人跟他打招呼,“最神奇的是,在我给他念除障句的时候,他发现腹部手术伤口的疼痛缓解了。”

“这个挺好用的,去传播也是好事,一小时的轻触,可以清理大脑里面的观点、情绪和思想,让人的能量状态轻盈起来。之前有一个得了抑郁症的学员,做了Bars之后,抑郁症的状态都好了。”杭州Access Bars认证导师悠悠也对燃财经表示。

在国外,Access Bars并不是新鲜事物。印度新德里独立女性杂志eShe于2019年报道称,AC也在印度女性间流行,“所有人都断言AC的最大好处不在于物理、可测量和可见的领域,而在于与心理学和自我成长有关的领域。”

根据燃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Access Bars的“认证导师”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重庆、长沙、厦门、武汉、青岛、成都、济南、石家庄、福州、阳江等一二三线城市开课,就在5月15、16日,北京东城区、朝阳区、丰台区、顺义区就有多位“导师”开班授课。

但Bars课程是否如宣传般有奇效?值得怀疑。“‘能量’明明是物理学用语,怎么变成玄学词汇?”卡卡是国内知名学府应用心理学硕士,如今也在从事基础的心理学课程培训工作。五一回老家湖北孝感的时候,她听到姐姐提起,想去参加同事开的Bars一日课程,费用是2300元,并声称上一天课程就能拿到国际认证证书。

姐姐的想法令卡卡惊讶,卡卡对此不解,极力劝阻姐姐去上课。在卡卡的朋友圈里,曾经认识的一位戏剧演员莎莎不仅学了这个Bars课程,如今还是开课的导师,每天都在朋友圈宣传这个内容。提及莎莎,卡卡认为,“我跟她比较难亲近,也没有说过几句话,她有一点神叨叨,好像经常处于一种自嗨的状态,比较自我中心,很难让我想跟她接触。”

“学一天就能拿证,这明显不靠谱。听起来就是按摩头部,社区里的盲人推拿不行吗?"对于Bars课程,卡卡表示强烈质疑。

燃财经查阅资料发现,Gary M. Douglas此前并未取得任何心理咨询和心理医生的执照,在开发出Access Bars工具之前,他是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一名房地产经纪人。此外,被他们用来背书的“大脑神经学家”Jeffrey L. Fannin,资料显示,2011年,亚利桑那州心理委员会向他发出了永久性禁令,限制他提供心理服务。

事实上,早在2017年,英国电视新闻频道RT UK就曾调查报道,并称AC是精神控制的“邪教”。英国女子Jane在两年间花费2万英镑(约合人民币18.15万元)上课,她表示,“学习Access的有各个阶层的人,他们只是在努力赚钱去上下一堂课。人们的生活都围着它转,这是AC唯一的目标。”

省级精神卫生中心从业者、认知行为治疗取向心理治疗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任金涛对燃财经表示,Access Bars没有其科学证据,所宣讲的能量、时空、灵魂等用词无疑是用科学前沿的术语来进行虚假宣传。这些课程通过语言或人际互动等多种方式,激活了人们的情绪,让人们体验到尊重、归属、爱甚至自我实现,继而使其对某些“不能科学验证”的信念更加坚信。

他指出,在利益驱动下,当用虚假的“国际认证”和等级划分、介绍给予奖励等方式给参加的学员以“未来有巨大回报”的期望时,他们会奋不顾身投入这个行为之中。

01 一次Bars课,一切开始不一样

2019年的时候,20多岁的妍子经历人生的变故,创业失败,母亲生病,负债累累,“那个时候非常迷茫,整夜整夜失眠,不知人生何去何从,几近崩溃。”

2019年底,前老板告诉妍子,他的朋友在办Bars课程,在他的推荐下,妍子预约了一次Bars课程体验。

到达上课地点后,妍子发现,上课的地方竟然是一家POS机公司,尽管有所怀疑,还是见了这位导师。

一开始,导师只是引导妍子聊天,妍子向导师讲了生活的困境,包括原生家庭的悲剧,导师说,“你不觉得原生家庭在给你背锅吗?”然后对妍子进行了开导。

接着,导师让妍子躺下来,用双手轻柔地在她头上按摩,并一边跟她继续聊天,以及念“除障句”,“导师的能量感知很强,她说我的能量经过她身体的时候,冰得刺骨,我的胸堵得厉害,还说我像一具腐尸一样,浑身都是黑暗的。”

来源 / 微信公众号  燃财经截图

妍子表示,导师做Bars的过程,她越来越困,迷迷糊糊地,体验课程就结束了,“我感觉自己能笑出来了,身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我接受了我自己,接受了自己有着糟糕的家庭,糟糕的情绪,接受了自己的忿恨和委屈。当改变的光透过缝隙,照到我的身体,我知道,一切都开始不一样了。”

体验课只是几百元一次,但Bars课程一天要2500元。2020年1月,前老板说帮妍子交学费,有钱再还他,于是妍子在厦门参与了第一次Bars课程。“20来个学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扰。那天究竟接收了什么不记得了,隐约记得讲了很多工具,Bars做了两轮,每一次都毫无征兆地睡着了,很安全和平静……”

对于妍子而言,Bars课程仿佛为她打开了一个新世界。“从此以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莎莎接触Bars课程比妍子更早,她在2018年12月第一次上Bars课程,在此之前,她是广州一个独立剧场的创作者兼演员。

谈及为何要学习Bars课程,莎莎含糊其辞,但对其十分赞赏,“第三次学完之后,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什么是‘接收’,不再被头脑限制,进入一个敞开的世界。那个魔法般的世界,对我来说是如此真实、庞大,我每天都接收着很多很多的能量和讯息。而我不断要做的,就是打开更多的空间和可能性,不断地做交换,打开更多的可能性。”

“学完Bars之后有什么奇迹呢?实用一点的,比如改善睡眠,因为头脑可以得到彻底的放松。有一些人,做着做着,突然就收回很久收不回的欠款,突然就谈成一笔生意。跟家人之间互相做Bars,家挺关系也改善了,其乐融融。”

如此神奇的课程,费用需要多少?莎莎告诉燃财经,整体下来学费超过10万元,包括基础课、COP、ESB、SOP、身体课、与灵对话。

悠悠告诉燃财经,费用方面很容易计算,就是三次学费加上认证费2000元,而根据Bars课程复训半价的标准,一共就是6600元。不过,悠悠强调,这只是Bars课程的学费和认证费,而根据课程体系,如果想继续往上进阶成为导师的话,还需要继续交钱学习新的课程。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据悠悠介绍,Bars课程为AC课程体系的入门课,之后的课程为基础课,依次上完COP、ESB,才能上SOP的课程。到目前为止,整个AC课程体系的最高阶则是“Access 7 Day Events”。

当燃财经询问“学到最高阶需要多久时”,悠悠直言,看个人意愿,只要你愿意,一年之内就可以修完。当然,价格也会随着课程的进阶而增多。如Bars课程一天课现在是2300元,基础课则是1万元,到了COP、ESB和SOP这三个课的价格便会在2-3万元之间。

在AC官网,燃财经搜索了中国的认证导师,发现有五位坐标北京、宁波和福州的导师。其中一位名为Wei Jia的导师在自我介绍中表示,自己是一名心理咨询师,也是Access Bars导师、面部提升导师、基础课导师、金钱事业课导师、事业大师课导师以及关系经营课等等多种治疗方法的导师。

来源 / AC官方网站 燃财经截图

根据Wei Jia在官网留下的联系方式,燃财经添加了其微信好友,其微信名为“墨竹”。她表示,学习AC课程一年,她花了近15万元,除了Bars入门课程,后面随便一个课程学费都要上万元。

Wei Jia告诉燃财经,上述课程的价格均为第一次学的初学价,而复训是半价。上课时间方面,Bars课程与金钱事业课为一天,事业大师课为三天,基础课为四天,均有授课方定期开课。

简单的沟通之后,Wei Jia给燃财经发来了一个名为“轩奕书院Access书店”的微店链接。正如Wei Jia在自述中所说,在其发来的微店中,除了Access Bars课程之外,还包括价格1900元的面部提升、3000元的金钱+事业专题、9600元的关系经营,以及价格飙升至11000元和15000元的线上基础课与事业大师课等Access的其他课程。

此外,该微店还出售Gary M. Douglas和合伙人Dain Heer出版的多本书籍,价格都是两三百元一本。Wei Jia还给燃财经发来了一个百度网盘链接,是其对一次对学员的分享音频,其中她表示,为了处理个人对金钱的理解,除了上课,也要看书,并推荐学员去该微店购买AC体系书籍。

来源 / 微店 燃财经截图

燃财经查阅亚马逊发现,Gary M. Douglas和Dain Heer确实出版多本书籍,但销量和关注度都较低,《金钱不是问题,你才是》获得328人评分,也是最多评价的一本书,其他打分大都只有几十个人。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微店链接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个名为“access事业+读书群成为你”的群聊邀请。然而当燃财经点击链接,试图加入群聊时,弹出来的却是“风险提醒”。提醒显示,该账号多次被他人投诉违规,对方发出的二维码或链接可能存在虚假内容或不良信息等。

来源 / 微信 燃财经截图

02 15万学费也能“赚回来”

15万元上的课,是否值得?答案是肯定的。

实际上,对于这些学员而言,是否能真正“净化心灵”,不得而知,但似乎他们都在实现“财富自由”的路上越走越近。

上完课后,成为导师,开班授课,是这些学员的“财富密钥”。

“上完一天Bars课程,就可以获得Access Bars执行师认证证书,上完三天不同导师教的Bars课程,就可以成为国际认证导师,有资质开班教授Bars课程。”

妍子就是认证导师,疫情时候,失业的妍子跟前老板在厦门经营一个Bars工作室,有一个线下“心灵空间”。后来,妍子出来单干,业务遍及厦门、重庆、长沙、上海、武汉、广州等地,上过她课程的学员多达70人左右,而其中多人也成为自主开班的认证导师。

为了成为认证导师,她先后参与了AC多种课程,如2500元一日的金钱课,2150元一日的面部能量提升课,1.1万元四天的基础课等等。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莎莎也是最近刚刚成为认证导师,日前在北京朝阳区雍和宫附近开展第一次Bars课程。“第三次学完Bars之后,我就可以成为导师了。”

燃财经了解到,作为Bars认证导师,莎莎等人并不能进一步教授Bars之后的课程,但通常他们会开设“小课”,课程几百至上千元不等。

“我可以开主题小课,学员需要什么样的能量,我可以做集体个案或者是一对一个案。你想改善生命状态的话,Bars课程之后我可以给你开小课。比如瘦身、减肥,或者拥有更好的身体关系相关的课程,便秘调频、学业调频等。”莎莎认为,AC就是一种魔法,任何问题都有可能获得解决,她表示自己擅长生命力、性能量、语言接收、生命喜悦、爱与美、创造力等主题。

来源 / 受访者提供

“比如面提课程是很棒的一个身体程序,我得学完身体课才能教授面提课程,但是个案我可以做,也给很多人带去很棒的体验。”

“一天学完,就发证。入门简单,不用考试。”悠悠如是说道,她从2015年开始学习Bars课程,2019年便在天津开设了工作室,去年将工作室搬到了杭州。她指出,成为一名Bars导师并不难,只需要跟三个不同的老师学习Bars课程,就可以拿到证书,顺利成为认证导师。

悠悠目前在一家公司任职,她只教授Bars课程,因为Bars课程并不是她的专职,所以便没有再次进阶。据其介绍,燃财经发现,悠悠的微信公众号“心觉空间艺术疗愈中心”自2018年1月到11月,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先后由“武动曼荼罗”经过三次的认证和改名,变为现在的名字,其背后的主体为灵图(天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灵图(天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时间为2016年1月7日,注册资本3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于媛媛,并已于2020年7月30日依法注销营业执照。

悠悠指出,做Bars导师不需要开设公司或者工作室,租酒店、瑜伽馆,只要有床就可以。因为Bars是能量疗愈工具,目前不适合平台推广,只能用其他产品引流同样群体或者做个人IP。

正如悠悠所说,在燃财经了解到的一份“5月全国Access意识课程”信息中,均是以导师的个人联系方式为准,而非机构。

“你学的是一门赚钱的技术,即如何高效投资,上一门事业大师课花1.5元万学费,过几天你就能赚回来了。”说到高昂学费,Wei Jia在上述对学员的分享中表示,“学完Bars课程,你就打开了新世界,原来对金钱的看法都会改变,金钱课教你拉能量,拉能量可以拉来钱,也可以拉来客户,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

在分享中,她教学员道,成为导师后,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招生、拉人,“要在四个以上渠道去发广告,甚至要花钱去打广告,你要相信,钱会回流的。最好招募一名助手,导师不要事事亲力亲为,别人来宣传你才显得更有说服力。”

她表示,AC的“事业的喜悦”课程完全是一门生意经,不仅仅是教Bars课程,对于所有事业体系都可以运用,“其实你一个月就能把所有学费赚回来,因为你明白了金钱是怎么运作的,游戏是怎么玩的,你在AC体系继续当导师,赚钱是相当快的,是滚雪球式的暴利。所以,你不用担心学费很贵。”

事实上,除了卖课,卖实体产品的导师也不少。

打开悠悠的朋友圈,燃财经发现,她还会借着Bars课程的名义销售“艾草枕头”。

来源 / 微信朋友圈  燃财经截图

武汉的Bars课程导师钟杏则在售卖一种“可穿戴的量子传感微电流频率仪”Healy,称其是一款德国研发和制造的最新科技医学产品,“涵盖144000种电流频率,可以明显平衡人们的身体和心理健康情况”。

来源 / 微信公众号 燃财经截图

此外,对于Access Bars在国内的官网,悠悠表示,那只是该课程官方在中国的网站,负责发布信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根据AC的官方公众号简介显示,其主要负责最新消息与国际课程信息,账号主体为上海珀翼科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天眼查资料显示,上海珀翼科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日期为2019年7月16日,注册资金5万美元,是一家外国法人独资企业。透过股权穿透,燃财经发现,该公司疑似实际控股人为“ACCESS SEMINARS AUSTRALIA PTY LTD”,系一家澳大利亚的私人公司。

03 Bars课程是不是智商税?

如卡卡的姐姐,卡卡的朋友莎莎,都是90后一代都市女性,受过良好教育,拥有较好的工作机会。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沉迷于如Access Bars这样的心理疗愈理论、工具和活动,据了解,Bars课程涵盖了医生、心理咨询师、高校教师等人群。

这些年轻人是如何被此类课程“吸引”的?伦敦作家兼教育家、专门研究意识形态极端主义的社会心理学博士Alexandra Stein说,这些课程有吸引人们参与的“固定方法”。

她观察到,在Bars课程中,人们会被告知该课程能够提供工具,帮助他们成为一个“更有用、更自信”的人。“这些课程通常是高强度的,连续三天、每天长达10个小时,参与者离开时经历过‘集体兴奋’,即一种社区意识和共享经验。”

任金涛对燃财经表示,Bars课程从头部按摩肯定能够产生放松的感觉,这在日常很多活动中能够看到,比如保健按摩、中医按摩等,毫无疑问很多人可以获得“放松”的感觉。

此外,口头程序(活在提问中、除障句、魔术句等)、身体程序(身体部分的接触),其中一些与得到科学研究的心理治疗方法有部分类似,参与的人可能确实获益,因为他们从认知、感受等方面有正向改变,即使是一种暗示的激励语言,也同样可以起到“心理安慰的效果”。

英国邪教信息中心创始人Ian Haworth此前在接受RT UK采访时表示,“这些组织会利用流行的任何东西获利。如果人们对‘个人发展’感兴趣,那么他们就会投其所好,甚至人们想要未来才有可能出现的事物,他们也会声称可以提供。”

实际上,Bars课程兴起的背后,也与当下年轻人日益紧张的精神状况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根据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WHO)披露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3.5亿人患抑郁症近十年来患者增速约18%,每年大约有100万人因为抑郁症自杀。根据估算,中国患抑郁症人数近1亿左右。

任金涛指出,根据我国的心理障碍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精神障碍的患病率大约在10-15%,其中焦虑、抑郁、失眠和物质使用障碍占大多数。而有心理问题的人数远远超过调查的符合精神障碍诊断的人数。

任金涛强调,目前我国心理咨询没有规范的制度和体系,导致“心理咨询的江湖遍布坑蒙拐骗”,而寻求帮助的可及性和有效性,一方面受到医疗资源和医疗水平的限制,另一方面也受到知晓程度和病耻感的限制。

在多种“瓶颈”因素作用下,使得越来越多的“需求”提供方走向市场,而市场本身又难以监管,所以导致了各种“科学”和“非科学”治疗的兴起。

在悠悠看来,Bars课程只是心理疗愈的工具之一。那么,所谓心理疗愈与心理咨询究竟有何区别?这种心理疗愈能够缓解大众因心理压力过大而带来的一系列症状吗?

任金涛告诉燃财经,心灵疗愈师更多是一种社会称谓,并没有专业的定位。在社会上很多人用这个名头行骗,此前就曾有非常多的报道,如量子治疗、水晶治疗等,实际上并没有科学依据。

其次,对于“心理共同因素的作用”夸大了实际的“有效性”,比如,在Access Bars中国的一些宣传中,一切都可以获得治疗,包括肿瘤、残障、自闭症、精神分裂症等科学证明治疗困难的疾病。“这些宣传既无法被科学的方法证明,其提供的证据也难以经得起现实检验。”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深圳市健康产业协会心理健康专业委员会委员周旭则直接表示,心理疗愈这个词只是一个非专业的、不负责任的市场宣传而已。

按照国家2017年颁布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的规定,其实只有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他们之所以用疗愈,一方面是因为用专业的名词,会受专门的监管部门监管。另一方面,很多人也不愿意接受“治疗”这个词。疗愈的话,会给人一种修身养性的感觉,但是实际上他们做的这些都是噱头。再次,接受“虚假宣传”疗愈的人,花费远远超过科学方法的费用,其价格远超价值。

对此,周旭表明,这些宣称或者所谓的心理服务产品,说白了,就是一个花样百出的乱象,一种毫无科学依据的市场行为。

心理圆工作室创始人、教育心理学在读博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王巍霓告诉燃财经,心理疗愈师与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的工作内容大概会有一些交集,比如原生家庭、早期经验对一个人的影响,或人际关系的一些困扰。

但是,心理疗愈,聊聊心事可以,如果真涉及到干预症状的,还是需要寻求正规医院精神科或有着正统受训背景的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获得正规的评估甚至诊断。

参考资料:

1,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The Bars,来源,Access Blog

2,关于Access Bars,这是我见过最全篇幅的介绍,来源, 心觉空间艺术疗愈中心。

3,‘Scientology knock-off’: Whistleblower exposes ‘cult’ that thinks ‘children are sexy’ (EXCLUSIVE),来源,RT UK

4,What is Access Consciousness and Why Are Indian Women So Drawn to It?,来源,eShe

*文中悠悠、卡卡、莎莎、妍子、钟杏均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心理学ACC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