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开菠萝财经 2021-05-17 14:09
[亿欧导读]

MCN正在抢经纪公司饭碗。

选秀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来源:开菠萝财经(kaiboluocaijing)

作者:吴娇颖

编辑:金玙璠

今年的偶像选秀,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5月9日,《青春有你3》发布公告称,节目组决定终止节目录制,取消决赛。今年两大男团选秀综艺之一,最终在沸沸扬扬的“倒奶打投”风波和热门选手背景争议中被迫黯然收场。

其竞争对手《创造营2021》则已在4月24日顺利落幕,不仅诞生了新男团INTO1,连多位未能出道的“网红”选手也通告不断,接连拍杂志、发单曲、开直播,粉丝甚至呼吁这群人“自动成团”。

事实上,即使“粉丝为打投雇人倒奶”一事发酵前,《青春有你3》的热度也远远不如《创造营2021》(简称“创4”)。

全程追完了这档偶像选秀的粉丝小梦认为,“创4”赢在群像做得好,“参赛的网红一开始就给节目带了不少话题和热度,路人盘比较大,网红们的人设也不太重复,在节目中充分展示了各自的特质,又圈了不少粉。”

可以说,即便没有成团出道,这届“秀粉红利”也已经被网红吃透了。

从2018年《创造营101》中的鹿小草,到去年《青春有你2》的林小宅、秦牛正威,再到今年《创造营2021》中刘宇、韩佩泉、甘望星、张欣尧、井胧等网红扎堆,“网红”对偶像市场的冲击越来越汹涌

节目需要网红制造话题,网红梦想通过选秀进圈,运作网红经济的MCN机构希望借此打开市场认知度,切入“造星”赛道。短视频平台的崛起和网红经济的发展,则加速了三者之间的匹配。

不过,当偶像经济在“腥风血雨”中走到新的路口,更严格的监管调控如期而至,造星体系尚未成熟的年轻MCN们,真的能凭借年轻的网红们“虎口夺食”吗?

偶像选秀,网红踢馆

内娱偶像选秀,网红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就这?”“内娱选秀是真没人了”“又丑又尬,脚趾抠出了三室两厅”……《创造营2021》是在吐槽声中开播的。不过,到第二期,网红小分队就迅速扳回一局。面对“韩佩泉的嘴、甘望星的脸、赞多刘宇的battle”,网友们直呼“真香”。

《创造营2021》学员韩佩泉 / 视频截图

“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没有人想到,那个在快手上化着超级浮夸的欧美大浓妆、头戴五颜六色的假发套,用魔性声音讲着“娟言娟语”,拥有千万级粉丝的网红“韩美娟”也会来参加偶像选秀。

“第一句歌词一唱,我差点过去了”“他可爱到让我心慌”“他们不是糖果超甜,是糖果齁咸”……节目中,卸下“大妈妆”变身精致小伙的韩佩泉因为精准的吐槽,很快给节目带来了第一波热搜。网友纷纷表示,“韩佩泉可以淘汰,他的嘴必须留到决赛”,“他不应该出现在学员里,应该坐在评委席上”。

《创造营2021》学员甘望星 / 视频截图

长相酷似演员宋威龙的甘望星,第一次为人所知,是因为在长沙世界之窗兼职当NPC扮鬼,因高颜值登上热搜。《创造营2021》首秀中,甘望星凭借惊艳的“受伤妆”和标准的“唱跳双废”,收获了“美丽废物”“门面担当”的标签。不过,随着后续节目的播出,甘望星靠着自己的踏实努力不断进步,人气飙升,一路走到决赛圈。

刘宇和赞多在节目中battle / 视频截图

与其他网红相比,刘宇可以说是早已半只脚踏进娱乐圈了。

参加选秀之前,“00后”刘宇已经是抖音上拥有1800万粉丝的超级网红、爱奇艺唱演秀节目《国风美少年》亚军,还参演过网剧,上过《快乐大本营》,出过单曲。在主打“国际化”的《创造营2021》,刘宇擅长的中国风舞蹈显得独具一格,成为初评级考核的C位,并最终C位成团出道。

随着节目的推进,网友们发现,《创造营2021》果真是一个网红扎堆的选秀

凭短视频《要不要做我女朋友》走红的“抖音男神”张欣尧、因在地下通道唱歌的短视频走红的“地铁小王子”井胧、在饮品店勤工俭学因高颜值而意外爆火的胡烨韬等,都为节目贡献了不少“高光时刻”,圈了一大批粉丝。

《创造营2021》学员张欣尧、井胧、韩佩泉在抖音均有超千万粉丝 / 抖音截图

再看看隔壁的《青春有你3》,虽然网红人数和网红特质都不如《创造营2021》突出,但在节目播出初期,也因以扮丑搞怪出名的“网红鼻祖”艾克里里的参赛收获了不少关注度。

回顾往年的偶像选秀,网红其实都是节目第一波话题和热度的制造者。

去年,《青春有你2》就有坐拥千万粉丝的“日系女神”林小宅和因“回眸一笑”小视频走红并与吴亦凡传出绯闻的秦牛正威参赛。《创造营2020》则直接“拼团”推出“网络红人”组合,包括洛丽塔模特谢安然、短视频达人张馨文、美妆博主伍雅露以及网络歌手郑乃馨。

更早之前,《青春有你》学员许珑瀚、叶河林,《创造营2019》学员胡浩帆以及《创造营101》学员鹿小草,都是在短视频或社交平台上小有名气的红人。

总结来看,能够被选拔进入偶像选秀并在其中崭露头角的网红,大致可以分为三类:高颜值,有观众缘;个性鲜明、人设独特,能制造反差与冲突感;有一技之长,无论实力还是性格。

曾在某大型S级综艺选秀节目中担任选角导演的陈悠向开菠萝财经透露,针对参加学院选拔的网红,除了考核业务能力、性格、风格是否与节目匹配等,节目更看重网红身上未被挖掘的点和没被网友看到的宝藏之处,“这意味着他未来在节目中能够释放出什么。”

网红扎堆选秀,图啥?

出现在选秀中的网红越来越多,与短视频平台崛起、不同类型网红出现的速度越来越快,不无关系。

“节目寻找练习生的渠道有很多,线上公开招募、圈内资源搜集等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们找不到。”陈悠告诉开菠萝财经,在网络海选工作中,各个平台有人气的、点赞数量高的作品自然而然会最先出现在导演们的视线里,而这部分作品就来自网红。

其实,偶像选秀节目是欢迎网红的。

有知名度的网红参加节目,自带一定的粉丝基础,固定了一部分受众,也能带来关注度和话题度。“这些红人在网络上已经有人设,而且被大家熟知,这个人设不管是被打破还是继续延续,都可以有看点。”陈悠说。

站在网红的角度,普通网红看中的是选秀能带来的知名度和曝光度,顶流网红希望通过选秀进入娱乐圈,摆脱“网红”标签,因为网红和艺人不管是在团队配置还是行业资源上都存在较大差别。

在去年的选秀节目《青春有你2》中,网络红人林小宅被问及为何会放弃之前所在领域获得的成就重新开始,她坦言:“因为网红的生命力是非常脆弱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家不会再关注我、不会再看我、不会再喜欢我,所以我希望自己有更多的技能。”

《青春有你2》学员林小宅 / 视频截图

而参加选秀最直接的红利就是,可以延长作为网红的生命周期。

在节目中有话题、关注度高的网红,即便最终不出道,选秀经历及因此带来的曝光度也能增加谈商务的筹码。最终名次不错、有一技之长的网红,甚至可以通过出单曲、拍戏进军娱乐圈,实现转型。

如今,林小宅像所有其他年轻爱豆一样,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后援会、反黑站、数据组、微博超话。林小宅工作室的置顶微博显示,她的四月行程包括媒体拍摄、节目录制、时装周线下活动、品牌线下活动、直播等。除了品牌代言推广、时尚杂志拍摄,她还参加了《运动吧少年》《奋斗吧主播》《跨界喜剧王》等多档综艺,今年还参演了电影《极地追击》。

《青春有你2》中贡献了“rapper变reader”的经典场面的秦牛正威,也正朝着艺人方向发展,出单曲、上综艺,还参演了电视剧。

《创造营2021》中“二轮游“后早早“下岛”的韩佩泉,此前曾在节目中谈到,为了参加节目推掉的工作,至少让自己少挣了600万,但如今,他的曝光度、时尚和商务资源却俨然相当于一个新晋爱豆。短短一个月内,拍摄了多本时尚杂志,担任自然堂宠粉官、博乐达品牌挚友进行产品推广,还在微博上手把手教粉丝做数据。而快手上那些“韩美娟”的老粉,从他被淘汰的第一天起,就在呼唤他开直播,称要帮他把600万赚回来。

韩佩泉被淘汰后的“带货”微博 / 微博截图

甘望星、井胧、张欣尧等人在节目结束后也纷纷进行了直播,以延续在选秀节目中的热度。甘望星甚至很快接到了兰蔻和DIOVIA的品牌推广,井胧则推出个人单曲。

在粉丝俊俊看来,网红来参加偶像选秀,并不存在“有壁垒”一说,甚至可以说是互相成就。“他们在初期给节目带流量,节目也圆了他们的舞台梦。只要在节目中不翻车,后续的商务资源肯定会更好。”

MCN正在抢经纪公司饭碗?

显而易见的是,偶像经济,正在成为MCN机构争相抢夺的新赛道,原本身处上游的经纪公司需要小心了。

去年,偶像选秀就吸引了传统艺人经纪公司之外的一大批新玩家入局,影视公司、音乐公司、MCN机构和公关传播公司都想来分一杯羹,而林小宅、秦牛正威等网红选手在节目中的人气和赛后的资源升级,更是让更多MCN心动不已。今年,向两档大型偶像选秀节目输送红人参赛的MCN机构,就有宸帆娱乐、淘秀光影、微粒文化、无忧传媒、星芒互娱等数家。

MCN行业人士王蕊向开菠萝财经介绍,选秀节目对接MCN旗下的网红,一般有两种渠道。一种情况是,节目组在线上看中某个达人博主的人设或特长,锁定单一人选后联系其所属MCN;另一种情况是,节目组给出大致的方向,MCN按照其提出的年龄层次、特质、才艺等要素,筛选旗下合适的网红选送。不管哪种渠道,都可见MCN在其中的话语权。

“不过,哪个网红参加哪个网红不参加,不是MCN关起门来决定的,这是一个市场选择的过程,前期是节目平台选择,后期是观众选择。”王蕊说。

MCN输送旗下网红去参加选秀,并非像买彩票投注,而是经过了精确的风险和收益估算

在王蕊看来,红人的管理运作,与传统艺人的运作模式是类似的。“就好比一个艺人某一段时间是去拍戏、上综艺还是演话剧,要看他职业生涯的这一阶段做什么安排最有价值,在其中选择一个最优解。换成网红也是同理,这三个月时间他去参加选秀还是创作原创视频,取决于哪件事更能创造价值。”

这笔账其实不难算。一般来说,MCN会通过评估网红的选拔成功率、出道几率、商务附加值等,用其参加节目可获得的收益乘以成功概率减去损益,若收益大于损益,大概率会参赛,反之则需要重新考虑。

也就是说,MCN旗下网红出现在偶像选秀中,首先是顺应市场规律的结果,其次必然有数据支撑,而且,这是MCN评估后选出的其职业生涯某个时期的最优解。

参加完选秀节目后,当网红身上的标签属性、商业价值、粉丝流量、个人特质等发生变化,MCN也会对其能力模型重新进行盘点,再规划未来的身份定位,比如,是依然按照自媒体博主打造,还是往艺人方向发展。

“这种规划是目标导向的,要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来判断,有的人可能粉丝构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的人可能毫无波澜,后续的规划都是根据他在节目中的表现重新制定的。”王蕊坦言。

张欣尧所属MCN无忧传媒在官方微博晒出为其“撑腰”的图片 / 微博

但对初涉偶像经济市场的MCN机构来说,送网红去选秀,多少也有些碰运气的成分在。

如果某个网红运气足够好、抢得出道位,成团后的商业价值和商务资源就能让其背后的MCN公司大赚一笔。即便没能出道,在节目中积攒的一些人气和粉丝,也能在短期内换来商业资源的谈判资本,背后的MCN也可借此快速打开市场认知度。

不过,选秀节目周期长、变数多,面对几十家竞争对手,年轻的MCN公司们需要进行的操盘和接受的考验还有很多。眼下的问题是,肯不肯花重金为选手“打投”,如何帮选手留住第一波粉丝,是否能应对可能的突发舆情等。

如果一家MCN做好了长期和经纪公司抢饭碗的打算,当新一届选秀开启的时候,也都需要权衡,是选择继续投注新人,还是为已“半出道”的网红提供长期维护成本。因为尽管近两届网红在选秀中表现不俗,但行业内都清楚的现实是,偶像市场更新换代的速度远比想象中快,一个中腰部或底部爱豆的生命周期,甚至比一个网红还短。

如今,《青春有你2》倒奶打投风波和选手背景争议,已然将偶像选秀推上了新的风口浪尖。未来,偶像选秀节目和制作平台势必将迎来更严格的监管规范,在新的游戏规则之下,MCN想要借偶像市场破圈,恐怕不再是估算模型下的最优解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梦、陈悠、王蕊、俊俊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选秀网红林小宅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