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华谊背水,战无可战

收藏
作者:百略网
2021-05-18 11:31
影视行业春风徐来,华谊兄弟凛冬已至。

来源:百略网

作者:柠檬  

编辑:佳杉

对于华谊兄弟来说,今年的初夏更像寒冬。

四月底华谊创始人王中军被限制消费的风波还未停歇,五月初华谊兄弟被强制执行3亿元的消息又冲上热搜。华谊兄弟的一代神话似乎已要落幕。

二十七年前一家靠首笔订单就狂赚4.5个亿的广告公司,没人会想到能走到今天这步。

1997年,华谊兄弟在机缘巧合下加入影视赛道,次年便于著名导演冯小刚结识,并且尝到影视行业带来的甜头。 

华谊兄弟的起步顺风顺水,09年挂牌上市后总市值曾一度高涨到894亿元,意气风发,一时风头无二。

但转折从2014年开始。华谊兄弟的良好业绩让王中军开始飘飘然,作为一个不缺钱,不缺市场,更不缺朋友的上市企业老总,他大胆地喊出去电影化的口号,开始布局地产、游戏等领域,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新业盈利不佳,主业也无法顾及。

据2016年相关数据显示,曾经稳坐电影市场头把交椅的华谊兄弟已沦为第五。曾经的辉煌不再,多线布局惨淡。

面对越来越大的财政缺口,王氏兄弟不得不卖车卖房甚至卖出自己心爱的收藏品,来弥补公司亏损,如今的华谊兄弟想再回巅峰,已很艰难。

悬崖之上

近日的强制执行对于华谊兄弟来说虽谈不上致命打击,但仍算得上雪上添霜。

华谊兄弟自2018年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亏损更是接近40亿元,而后因疫情大受打击的影视行业哀嚎遍野,华谊也难逃大环境带来的压力持续亏损,甚至一度陷入退市风险。

此外,虽然净利润同比增长率高达263.62%,让公司免除了退市风险,但依旧无法与曾经的自己相比,甚至无法承受此次强制执行带来的巨额资金。

15年的辉煌之后再无神话,尤其是16年到18年,华谊股价直接形成了一个陡坡,一路狂跌的股价偶有上升趋势,但很快又继续下滑。

从财务报表中也能明显看出,2016年到2018年的营业总收入变动不大,但总成本却大幅上升,直接造成了经济压力过大,2018年的净亏损超过10亿元。

近三年在电影领域几乎难以寻得华谊兄弟的身影,从19年和20年的业务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虽然主营业务仍是影视娱乐,但成绩却不尽如人意。

自15年最后一笔36亿的投资后,腾讯、阿里等几位老朋友时隔5年终于回归,重拾给好兄弟的“输血”大业,近23亿的资金入库,让华谊焕发新生机,也终于有余力继续王中军对实景娱乐的执念。

今年第一季报的盈利无疑是一个向好的信号,但本期的毛利率仅仅12.8%,盈利能力相较去年同期降低了不少。主力资金早已撤出战场,整体资金也在不断流出,现在的华谊挺过了疫情的打击,却依旧面临资金紧张的问题。

 折戬沉沙

华谊兄弟14年开始实行“新布局”,这一战略也吸纳了华谊大量资金,仅2015年一年时间,用于投资并购的资金就近40亿元,为了缓解现金流压力,王氏兄弟不断质押名下股权,但即便如此,16年末华谊欠债仍达近80亿元。

为挽回持续低迷的影视主业,王中军挖来了万达大将——叶宁。

叶宁的加入确实让华谊产生新活力,2017年也拿出了令人满意的成绩单,《芳华》和《前任攻略3》的票房颇为亮眼,但这两部片子却与已经放权的王中磊脱不开关系。与其说是东山再起,倒不如说是回光返照。而叶宁此时的处境却略显尴尬。

真性情的王氏兄弟一手创造的传媒帝国也跟兄弟俩的性子一样,在商业需求之余,更喜欢用直觉去做电影,而出身万达的叶宁却只信奉冰冷的标准。

在已经形成自己风格的华谊,叶宁始终没能融入这个大家庭,他的逻辑在这里根本行不通,对于商业利益的狂热追求也得不到华谊老将们的认可,最终离开华谊。

华谊的起家跟老将们脱不开关系,冯小刚等一众老将在王中磊的带领下把华谊推上神坛。王中磊成就了他们,而他们成就了华谊。

从一家广告公司成长为一个影视界的庞然大物,华谊兄弟从低谷到高峰,再由悬崖跌落,这背后更是反映出我国影视行业的变迁。

观众们常常感慨国产电影已今非昔比。制作越来越精良,但没有灵魂,缺少内涵,叫座不叫好的片子比比皆是,更不用说国外大片带来的惨烈对比。仅有的几部好电影也昙花一现,后继无人。

曾经华谊一手遮天的情景已经不再,多方资本进入赛道让影视行业成为资本逐利的战场,电影内容不再重要,只要票房足够吸引人就会有资本不断输入。当资本的泡沫不断膨胀,终有一天会破裂。

就像华谊不断多线布局,疯狂质押股权,吸引新资金入场,不断膨胀的野心终于在现实的挤压下破裂,生生用真金白银画出一条抛物线。而王中军“打造中国迪士尼”的梦想,也跟随野心一起破裂。

神话能否继续 

华谊兄弟的传奇破灭,叶宁退场,王中磊复出。

面对当前的烂摊子,双王把重心重新放回到影视业务,但根据2020年的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当前的资金缺口已经超过了40亿元,再加上疫情的影响,2020年的华谊兄弟依靠一部《八佰》开始了回血第一步。

两天突破6亿的优秀成绩,《八佰》带来的不仅仅是票房,更是投资者对华谊的信心。自电影定档以来,华谊的股价就一路上升,到正式上映,华谊股价涨幅超过了40%,市值直增56亿,达到近两年的巅峰。

华谊打响了自救战争的第一炮,但单就股价而言,只是虚晃一枪,明显后劲不足。

当前国内市场大环境在经历过寒冬后一片向好,传统电影公司下沉到电视剧、网剧市场,且与电影相比拥有更大影响力和更深渗透率。

短视频的兴起也让更多传媒公司发现快速盈利的新渠道。疫情带来的影响让各大资本方更加关注线上业务,院线市场发展势头减缓,再加上近期国家对行业监管不断收紧,更多公司都倾向于把资金投入成本更低、政策更松的网剧。

对于继续布局电影主业的华谊兄弟来说,当下大环境无疑不利于未来发展,同时相关舆论风波仍旧火热,互联网虽然健忘但并不是完全没有记忆,历史业绩仍旧是投资者们一项重要参考依据。

从去年开始,华谊也在不断为探索新领域作积极尝试。而直播带货和网红经济热潮是每一个商人都不愿错过的盛宴,华谊自然不会缺席。

对于曾经的影视大佬来说,在内容和人才方面具有大量优势,且切入MCN赛道并不难,但如何完善供应链、品控等支撑点实现持久的盈利,依旧没有答案。

尽管今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带来了利好消息,但华谊未来的道路依旧扑朔迷离,在影视赛道上无疑已经失去了龙头地位,曾经的影视神话已经落幕,扛着巨大负债压力重回赛道,如何实现盈利仍旧是华谊目前最位核心的问题。

面对竞争激烈的市场,万达、大地等当初的“小朋友”都已早早布线影院,掌控着30%的院线市场,而作为影视老人的华谊在院线市场却是实打实的新人。缺少影院带来的底气,华谊能否东山再起还需要画上一个问号。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合作
华谊王中军华谊兄弟影院叶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