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房地产
作者:燃次元
2021-05-21 10:16
[亿欧导读]

左晖去世,争议和赞赏也随之而去。

楼房

题图来自“公开图库”

作者 | 侯燕婷 谢中秀 冯晓亭

编辑 | 饶霞飞

出品 |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左晖永远离开了他投身20年的房地产经纪事业,年仅50岁。

5月20日,贝壳找房发布讣告:“今天万分难过,贝壳创始人、董事长左晖因病离开了我们。贝壳失去了一位奠定我们事业和使命的创始者,居住产业失去了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

同日,贝壳找房企业官网和愿景明德官网也变成黑白,连同左晖以及一众高管的头像,正如左晖饱受争议和赞赏的“黑白人生”。

“实不相瞒,今天偷偷哭了一下。”一位已经离开贝壳找房的员工王竞告诉燃财经。从链家到贝壳,王竞在左晖麾下工作了四年多。“也说不清为什么(哭),就是还挺难受的。”

王竞回忆道:“我当时入职链家,就奔着两个东西,一是做难而正确的事情,另一个就是楼盘字典。后来证明,这个选择没有错。在链家/贝壳的四年,工作氛围非常好。因为公司的价值观很正,‘客户至上、诚实守信、团队作战、拼搏进取’,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而且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链家/贝壳的价值观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会体现在具体的业务上,怎么说就怎么做。”

至于左晖,王竞则表示:“老左是一个非常棒的领导人。作为行业的领导者,他看到了行业的弊端,也通晓人性的弱点,但最为难得的是,他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事,并且能坚持做。此外,对于行业从业者地位的提升,我相信也是老左最值得被称赞的成就。今天,我的朋友圈被经纪人刷屏了,不管是不是在链家工作的经纪人都在缅怀他。”

燃财经曾在2019年4月23日的“预见新居住,共建新经纪”2019贝壳新居住大会见过左晖,当时,他在台上发表了《共建新居住未来图景》的讲话并参加了大会后的群访。无论是大会上的发言,还是群访时回答媒体问题,都可以感觉到,左晖对经纪行业认识很深,也很有自己的思考和见解,说到如何改变这个行业、如何建设这个行业的时候,左晖思路非常清晰,发言中有一种坚定。就像王竞所说的:“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事,并且能坚持做。”

但围绕左晖,也有颇多争议。

首先是贝壳的“一家独大”。2021年1月,燃财经就曾发布过一篇《“独夫”贝壳》的文章,其中指出:截至2020年年底,贝壳大概有约4.5万家门店、47万经纪人、260多个经纪品牌。贝壳找房2019年的房产交易GTV(总交易额)高达2.1万亿元,仅次于阿里巴巴,在22.3万亿元的住房市场中占据10%的市场份额。对行业可谓举足轻重,甚至有“一家独大”之嫌。正因为此,贝壳还招来行业的“联合抵制”。

其次则是贝壳的“强势”。2021年2月,贝壳也在重庆等地区开始“调整佣金”,将收取买方2%的服务费调整为卖方1%,买方2%,而一般情况下,佣金、交易税费等费用都会转移到购房者身上,所以这其实是变相将购房者的佣金从2%提升到了3%。

“北京基本上都是3%了。链家的态度也很强势,嫌高就不用,另选别家吧。”北京一位购房者直言。同时,中介方也表示:“3%的佣金是更高,但链家的服务也是更好的。”

或许正如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在朋友圈所说:“(左晖)人不错,在时代里做了点事,已经超过万千大众。但也不至于过于神话或者过于贬。”

创业二十载的左晖,还留下了庞大的商业资产。就在5月20日当日,贝壳发布了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第一季度贝壳实现营收20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90.7%;实现净利润10.59亿元,调整后净利润为15.02亿元。

而受左晖去世消息影响,贝壳找房股价产生波动,5月20日,贝壳找房美股盘前一度跌超12%。不过,开盘后,贝壳低开高走,截至北京时间5月21日美股收盘,贝壳报收49.85美元,总市值590.3亿美元,合3797亿元人民币。

谁将接手这个公司,又能否继续贯彻左晖的理念,这都是贝壳要妥善处理的问题。

01 赢得身前身后名

左晖的逝世,在业内外引起“地震”。

5月20日下午,当“左晖先生因疾病意外恶化去世”的消息弹出时,燃财经所在的贝壳找房媒体群“受了惊”——“真的吗?”、“真的假的?”……不敢相信的声音接连不断。

在消息得到确认之后,有媒体人在群里表示:“左晖先生始终在做难而正确的事情,坚守长期主义,是真正的企业家,房地产行业的远见卓识者,居住服务行业的真正引领者和革命者。”

5月21日凌晨1点14分,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也在微博表示:纪念我们的朋友左晖。

图 / 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发微博悼念左晖

来源 / 微博 燃财经截图

首先为左晖赢得赞许的是其人品。地产自媒体“一勺言”发文回忆:“2019年,我们办线下演讲大会的时候,找他要一份私人推荐书单。那个时候,他已经很低调,即使拒绝,也不会让我们感到意外。但是没想到,他很快就答应了。过了一天,不厌其烦地把正在看的十本书,一张一张用手机拍照片,发过来。”

同时,其在房地产经纪领域的建树也不可忽视。

在北京从事了十多年地产经纪业务的链家员工任浩告诉燃财经:“必须得承认,老左提出来的真房源和不吃差价把北京的市场整治得干净多了。现在这么一位领航者突然没有了,确实很突然。”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撰文表示:“惊闻链家和贝壳的创始人左晖离世,他是我国楼市长效机制建设的先行者,也是构建行业健康秩序而迈出第一步,且一直没有回头的潜行者。”

“从2011年建立链家开始,左晖先生在乱象丛生的房产中介行业,推行阳光交易,开始致力于行业建立标准,规范秩序。此后持续做了一件事,就是以肉身之躯,持续地做楼盘字典并进行跨时间迭代,开启了长效机制建设的第一步,然后到‘真房源’数据库,收录2.2亿套真房源,构建ACN规则,让中介行业从乱象丛生中走向规则重建、多方共赢的光明坦途,在楼市最难建立长效机制的领域(二手房交易和租赁),迈出了重要一步。尽管左先生离世了,但他开创的楼市规则重建之路将越来越宽广,一路走好。”李宇嘉说道。

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也发布悼文表示:“左晖先生毕生致力于我国房地产中介行业的创新与进步,为我国房地产中介服务升级与行业创新做出了卓越贡献,取得有目共睹成就。更重要的是,左晖先生始终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之理念,倡导房地产中介行业的专业价值与职业尊严,其精神与举措激励无数同仁。”

左晖的离世,更是令贝壳员工感到“突然”及“难以置信”。贝壳找房CEO彭永东在内部公开信《别老左》中表示,“贝壳失去了一位奠定我们事业和使命的创始者,居住产业失去了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

“老左2001年创办链家,20年时间,从链家到贝壳,从线下到线上,老左带领我们,以‘有尊严的服务者,更美好的居住’为使命,始终践行‘客户至上、诚实可靠、合作共赢、拼博进取’的价值观,为推动行业进步和提升服务品质付出无尽的努力。这是老左的信念,也是我们的信息。”

“我们极其有幸和老左一起开创事业一起奋斗拼博,一起改变行业。他是如此的坚定、如此的胸怀远大、如此的热爱这个行业和我们伟大的祖国。他曾经说过:我们这个时代企业经营者的缩命,就是要去干烟花背后的真正提升基础服务品质的苦活、累活。”

贝壳研究院首席市场分析师许小乐在朋友圈表示:“在开车的路上听到这个消息,很愕然,到现在不知道如何表达,只觉得如鲠在喉,泪悬眼眶。”

而并不在贝壳体系,甚至可以说是竞争对手的中原地产经纪人王生坦言:“左老板是行业里为数不多有着超于其他企业家眼界的领导者,凭一己之力为中介行业树立了标准,让千千万万中介小哥有尊严的工作,就凭这几点就足够让他彪炳史册。”

02 做难而正确的事

“做难而正确的事”,似乎是左晖进入房产经纪行业20多年来的行事准则,也正是他的这种价值观,令链家、贝壳重塑了中国房产经纪行业的面貌。

1971年,左晖出生于陕西渭南,父母都是科研工作者,自小独立的他,考上了北京化工大学计算机系。1992年,21岁的左晖被分配到北京郊区一家化工厂做技术员,但“兴趣不在于此”的左晖,干了不到三个月便辞职了。

一开始,左晖进了中关村的软件公司,做过客服,也做过销售,但三年过去,碌碌无为。于是,左晖决定创业,和两个大学同学合伙,开始做保险生意。

1998年,保险并不好卖,而悄然发生的,还有国家住房制度改革,原来的“福利分房”取消了,商品房面世。2000年,保险行业政策变化,左晖选择退出,不过第一桶金500万元已到手。

“北漂12年一直在租房,换了10个房子,被骗了10次,可以说被骗得一塌糊涂,直到2004年我买下了人生中的第一套房。”用左晖自己的话说:就是“被骗怕了”,一气之下,左晖闯入二手房交易行业,创办了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公司,开始新一轮创业。2001年,左晖在北京朝阳区安贞桥开了第一家门店,员工不过30人左右。

左晖的初衷很直接,就是“希望帮助别人能够轻松容易的买到一套二手房,让客人不用担心房子的信息是假的。”

“我们原来也干了不少坏事,也在‘吃差价’,一单就能赚很多钱,但消费者会找上门,说‘你这不对呀’,我们就把钱退回给消费者。这样来回很多次,我就觉得,这有点问题吧。”4月3日,左晖在CCTV-2《遇见大咖》节目表示,这也是他生平最后一次接受公开采访。

“可以站直着赚钱,为什么要坑蒙拐骗呢?”2004年,积累了一定经验和实力的左晖决定在链家内部禁止经纪人“吃差价”,这也是链家经纪人的第一次洗牌。因为禁止“吃差价”的规定,链家总部的两组买卖业务经纪人三个月内陆续离职。

《中国企业家》杂志曾报道称,从那时起,链家便倾向于招收行业新人,因为左晖不想让当时还很弱小的公司被别人带着走。“既然大家都不懂怎么去做,那干脆就都由一张白纸开始,共同做下去。”时任链家地产副总裁贾云生说,这些肯留下来与链家地产一起成长的经纪人,后来被视为链家的“子弟兵”。

除了“吃差价”,用虚假低价房源骗客户来电也是行业一大“潜规则”。2008年,在彭永东的建议下,链家开始建立真房源数据库,在行业内首推楼盘字典,后来启动“真房源行动”,率先制定真房源标准。

2010年,链家在北京市场占有率提升到33%,稳居第一宝座,左晖开玩笑说自己是“北京最大的中介头子”。2014-2016年,链家“走出北京”,大规模扩张,先后并购了成都伊诚、上海德佑、北京易家、深圳中联、广州满堂红、杭州盛世管家和高策地产服务机构。2015年底,链家门店突破5000家,经纪人8万名。

 图 / 微博@链家

在得到详谈系列丛书之一《详谈:左晖》中,左晖提出,服务行业供应链变革的核心是服务者的变革。2015年,链家到了深圳,“一开始我们就看,是不是能从当地招人来做市场,但看来看去觉得好像不太靠谱。后来我们从北京调了1500人过去,把深圳打了下来。你说这帮人去了之后,他们比深圳本地人更熟悉市场吗?根本不是。他们意志更强吗?根本也不是。但他们是经过改造的服务者,是经历过正激励的服务者,他们相信这个事情。”

左晖还记得台湾一位老前辈在清华总裁班上说的话,“经纪人应该是核心资产,但现实却是易耗品。从来没有人去关注过,这个行业最基础的服务者,他们的职业尊严、职业保护是什么状态。”

一直以来,左晖就想要改变房产经纪人的生态,2017年一次公开演讲中,他就说道,“希望经纪人有尊严。经纪人群体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这一波人生活并不是很有尊严。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活儿没干好,比如专业不够或者操守有问题;另一方面是社会对他们有偏见。”

“在北京,2.5%的费率大概能支持一个经纪人的平均收入,让经纪人的平均收入达到社会平均收入的1.2倍。为什么是1.2倍?因为我们觉得这样的收入水平才能支持一个比较好的经纪人。”在《详谈:左晖》中,左晖对链家备受争议的“高佣金”作出新的解释。

2018年,贝壳找房上线,带着重新定义行业规则、改变经纪人生存环境的野心。贝壳推出ACN网络(经纪人合作网络),经纪人从“对手”变“同事”,平台上所有房源信息共享,不同品牌、不同门店的经纪人,都可以联合起来卖一套房子,根据自己在交易达成过程中的贡献度来分佣。

贝壳的创新经得住市场的考验,2020年8月,贝壳正式登陆纽交所,当日以420亿美元市值成为中概股第七大公司。5月20日,贝壳找房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贝壳找房的门店数量为4.87万家,经纪人总人数为52.84万人,“楼盘字典”覆盖房屋数量达2.44亿套。

“房地产经纪是一个网络效应非常强的生意,你有更多的货(房源),就有更多的买家,然后就有更多的卖家,也会有更多的优秀经纪人。”时至今日,贝壳仍是房屋居住行业当之无愧的第一股,“只要你创造价值,盈利不就是早晚的事?”,事实证明,“做难而正确的事”,左晖成功了。

但完美始终不真实,有好有坏才是正常。围绕贝壳,也不仅仅是溢美之词。左晖一手缔造的贝壳,“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质疑声一直没断过。

对此,在2018年6月的中国房地产经纪年会上,左晖曾回应:“我们跟同行确实有竞争关系,有人说我们是裁判员、也是运动员,但我倒是没这么想。我们在做个球场,希望在这里踢球的人越来越多,规矩越来越好。”同时,同行间怎么从对抗状态转为合作,如何共同把行业做大,才是要重点思考的问题。“所谓竞争就是同向为竞,相向为争,我们应该是赛跑,而不是拳击。”

此外,对于链家佣金的疑问,左晖也曾解释,中国大陆的中介费普遍费率大概在2.5%左右,在全世界看来,并不算高。对比来看,美国中介费是6%、日本为6%、台湾为5%、南非为8%,而且佣金对应的是服务的质量和水平。

03 左晖的遗产

一切都截止到了2021年5月20日。这一天,贝壳找房发布讣告,地产圈也一片哀婉痛惜。

“病”应该是肺癌。据AI财经社报道,“大概是在2010年、2011年左右,老左在一次体检中就查出了早期肺癌。”来自贝壳内部人士张阳表示。同时,业内也有消息称,左晖被诊断为肺癌是在2013年9月,后来左晖还赴美治疗,肺部切除了三分之一。

一位购房者回忆:“大概是在2013年,我有一次去看房的时候,带看的中介就告诉我,说他们老板身体不好。”

同时,2017年,孙宏斌在谈及投资链家的细节时,也曾委婉地谈及左晖的病情:“大家知道老左身体……老左在养身体,一年就吃了四次饭都是跟我吃的,喝了四次酒也都是跟我喝的。”

如今,斯人已逝,左晖留下庞大的商业资产,由谁接班?又是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众所周知,创业二十载的左晖,打造出了市值近3800亿元人民币的贝壳。除长租公寓品牌自如,以及资管公司愿景明德外,左晖所有心血,都装进了“贝壳”中,因此成立不足3年的贝壳,其实拥有了链家、德祐、家装、金融等核心资产。《新财富》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左晖个人持股占贝壳总股本的24.9%,是公司的第一股东,也是实际控制人。

不过,据一位了解贝壳的业内人士透露,虽然左晖是外人熟知的贝壳创始人,但是左晖很少去管理贝壳内部具体事务,基本是彭永东在管理,就连贝壳在筹备上市事宜期间也一贯如常。左晖在去年接受虎嗅采访时坦言,从2月1日启动到上市的这半年,他是团队里最轻松的,“你们根本想象不到我有多轻松,我几乎觉得没干什么事情。”最累的是贝壳CEO彭永东和CFO徐涛,前者大概参加了100多场路演,后者做了近300场路演。

成功登陆纽交所的贝壳有彭永东和徐涛,而另一家同样由左晖一手创办起的房产品牌自如,也有CEO熊林坐镇。而且自如自2018年起也曾多次被传有意赴美上市的传闻。虽然自如CEO熊林在2019年面对“自如赴美上市传闻”时便矢口否认,并表示“公司不急于上市”,但是自如却在去年完成数次工商变动。

与贝壳和自如相比,愿景明德的知名度则要低很多。成立于2018年的愿景明德虽然是一家新公司,愿景则是“致力于成为世界一流的资产管理集团”,有资产投资、租赁社区建设与运营等业务。这家公司的开山之作,当数2018年底,出资105亿元买下“小超人”李泽楷的盈科中心。

目前,愿景明德的总裁仓梓剑便是左晖亲自出面挖来的一员大将,此外,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陶红兵也曾担任链家高级副总裁。总而言之,愿景明德也是一家实际控制人虽为左晖,但公司的运作可脱离左晖的公司。

图 / 微博@贝壳找房

一直以来,左晖除了拥有公司创始人这一身份外,他还自己下场做LP。左晖是源码资本的股东之一。曹毅的源码资本是业内为数不多“下限低”的投资机构,字节跳动美团点评、贝壳找房、理想汽车、悦刻、王饱饱等都是源码资本投资的企业。正如曹毅的话说,码会是一个超级链接器,上百个源码的被投公司,可以跟BAT高管及美团点评、今日头条、唯品会、链家、汽车之家等公司创始人以同学会的形式相处。

2019年,左晖入局源码资本。天眼查专业版信息显示,2019年6月12日,源码资本新增股东左晖,左晖持股比例为5.375%,在股东中位列第四,排在左晖前面的,除了创始合伙人曹毅外,便是王兴和张一鸣。

作为源码资本的出资方,左晖创办的链家和后来的贝壳也都接受过源码资本的投资。这种情况对于源码资本的LP而言见怪不怪,毕竟同为LP的王兴和张一鸣的公司也都曾接受过源码资本的投资。

反观左晖的贝壳和链家的现况,投资项目仍以“老本行”房产相关,而且投资数量也是屈指可数。企名片数据显示,贝壳找房自2018年成立至今,只对外进行过3次投资,时间分别为2018年、2019年及2021年。

从内部管理来看,左晖的离世,对于贝壳、自如,乃至愿景明德未来公司业务的发展,也许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左晖仿佛早就将一切料理妥当,他曾付诸心血的每家公司,现也都镇守着能打胜仗的当家掌门人。

但是,贝壳必然要面对来自行业内外的挑战,毕竟,对于房地产交易这块大蛋糕,业内业外都虎视眈眈。作为“反贝壳联盟”的主力军,劲敌安居客对贝壳的攻势只增不减,就在4月8日,安居客刚刚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安居客的最大股东是58同城,在阿里巴巴领取182亿元罚单的时候,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就呼吁应该对贝壳同样处以反垄断罚款。

除了安居客,贝壳还需要面对来自互联网大厂的挑战,如阿里与易居联手打造的天猫好房,瞄准的就是房地产交易这块大蛋糕。

当然,还有来自其他大小玩家的挑战,如同是美股上市的房多多,如京东,甚至连字节跳动也通过控股房产交易平台“幸福里”加入赛道。

在《别老左》的公开信中,彭永东说,“老左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矢志不渝地坚持长期主义,团结一心为新居住产业发展做难而正确的事。”

没有了左晖的贝壳,这件“难而正确的事”也许会更难。挑战永远在,而贝壳要做的,唯有砥砺前行。

参考资料:

CCTV-2财经频道《遇见大咖》 20210403 左晖,来源,央视网;

《详谈:左晖》,来源,得到;

《左晖:贝壳不期望抢谁的蛋糕》,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文中王竞、任浩、王生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左晖链家链家成都二手房重庆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