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科技
作者:鹿鸣财经
2021-06-07 17:52
[亿欧导读]

从舆论中剥离出来,受到无数吹捧与冷嘲的鸿蒙OS,究竟是何模样?它被创作者们寄予了哪些厚望?能否在安卓与iOS的围堵下实现突围?

华为

题图来自“外部授权”

作者 | 黎晓梅

编辑 | 封成

出品 | 鹿鸣财经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6月2日,HarmonyOS 2.0发布。“中国第一、世界第三大操作系统”、“挑战安卓与苹果”、“套壳安卓”、“无法构建生态圈”……瞬间,种种争议和讨论扑面而来。

有人说这是伟大的创举,是在美国扼住核心科技的情况下,给中国系统留的一条后路。

有人说鸿蒙仅是一腔孤勇,缺乏手机厂商支持的它,根本成长不起来。

那么,从舆论中剥离出来,受到无数吹捧与冷嘲的鸿蒙OS,究竟是何模样?它被创作者们寄予了哪些厚望?能否在安卓与iOS的围堵下实现突围?

01 啃不下的硬骨头

历史经验说明,先发效应是恐怖的。一旦形成垄断的局面,便很难去打破。

事实如此,在操作系统领域,无论是PC端还是移动端,胆敢去挑战安卓、iOS和Windows地位的,都被斩于马下。十几年来,失败者白骨累累。

据相关数据显示,截止今年一季度,微软 Windows 和苹果 MacOS 在 PC 端的市占率分别约为 74% 和 16%,合计达到90% 。在智能手机领域,安卓和苹果iOS基本七三分,合计市占率高达 99%。可以说,三者基本已占据了操作系统的全部市场,早就形成了高度垄断的局面。

当PC端被 Windows和MacOS占据,移动端安卓与苹果iOS二分天下,几乎很难有后来者再去分食。

十几年间,曾经Palm的webOS、三星BadaOS、诺基亚的MeeGo、微软的Windows Phone等手机操作系统,都是不亚于安卓的优良系统,但都憾败于安卓和苹果手中。

个中关键,是苹果和安卓两大操作系统占据了巨大的先行优势。2007年前后,互联网时代逐步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在时代交替的风口,苹果率先推出第一代iPhone,惊艳全世界。

随后,谷歌牵头成立了“开源手机联盟”,成员包括谷歌、HTC、戴尔、摩托罗拉、三星、LG、中国移动等三十多家著名的芯片制造商、手机制造商、软件开发商、电信运营商和服务商参与其中。同年11月,Android1.0系统推出。因其开源性,安卓系统广受欢迎,很快超越iOS成为全球应用最广泛的手机操作系统。

时至今日,经过14年发展安卓和iOS的最大优势早已不是系统本身,而是以系统为基础,开发者和用户聚集而成的生态闭环系统。其中的开发者,是生态链上尤为重要的一环,据统计,目前全球范围内安卓的开发者数量达到2000万,iOS开发者数量达到2400万,基于此产生的关键应用更是数不胜数。

在已经形成的大山面前,为迎合基于安卓和iOS开发的诸多应用,新操作系统发展的前提就是能兼容安卓,当年阿里开发的YunOS正是如此。但光是迎合是不够的,如果大同小异,用户为何要放弃生态完善、市场占有率高,容易买到的安卓机呢?

因此,缺乏自身硬件生态、仅有上汽新能源和魅蓝支持的YunOS,最后无疾而终。

屡战屡败,让众人日渐认识到:技术可以模仿甚至超越,但最为关键的生态却是难以复刻的。开发操作系统的吃力不讨好,让国内开发商纷纷转战上层应用,造成应用层的空前繁荣。

可是系统层就止步于此吗?

当然不可能。

2019年8月9日,距离美国首次制裁华为过去4个月,华为消费业务CEO余承东50岁的生日。当天,“鸿蒙”的名字首次曝光,随后传遍社交网络。

寄予厚望者有之,嘲讽者更多。此后两年,华为遭美国技术封锁越发严重,鸿蒙也饱受争议与冷落。

由于迟迟未露面,鸿蒙被嘲为“PPT系统”。随后鸿蒙初问世,由于使用了安卓的开源代码,又被认为是“套壳安卓”,OPPO前公关称,“鸿蒙本质就是基于AOSP开发的”,不少人对此深以为然。

尽管饱受争议,“鸿蒙”开发部依旧满怀希望。鸿蒙业务负责人王成录接受晚点Lastest采访时,面对关于鸿蒙的诸多争议,态度坦然:“我觉得很好,说明大家至少关注了。其实大家质疑鸿蒙是不是Android换个壳,这说明中国科技界对软件开源的理解不够一致。”

在诸多失败案例前,华为的乐观和底气从何而来?难道鸿蒙真有和安卓与iOS的生态较量的资本吗?

02 鸿蒙,为需求而生

事实上,鸿蒙一开始就没打算与安卓和iOS硬碰硬。

鸿蒙推出后,许多人称其为“安卓和iOS的挑战者”。但任正非曾说过,鸿蒙系统的产生,本身不是为了手机用,而是为了做物联网来用的。

王成录也在今年1月的“2020科技风云榜”中表示,“鸿蒙OS不是安卓的拷贝,也不是iOS的拷贝。”鸿蒙OS对标的不是iOS和安卓,而是一个跨所有设备的操作系统。

这是一个更为宏大的野心:一键连接不同的IoT设备,为物联网时代做一个操作系统。这是当前的Windows、安卓和iOS都还未做到的。

而若非接踵而来的“黑天鹅”事件,鸿蒙的“备胎转正”并不会如此迅速。问世之初,鸿蒙OS主要运用在家电、汽车等IoT设备中,避开了手机市场。直至此次鸿蒙2.0的发布会中,新发版本HUAWEI Mate 40安装了HarmonyOS 2.0,并且宣布先前已发售的Mate 30、P40、Mate X2、nova 8系列等“百”款设备也陆续升级鸿蒙系统。

如果仅因如此,就将鸿蒙简单定位为手机操作系统,显然是不合理的。鸿蒙与安卓和iOS的争锋,也只集中在部分赛道,双方的目的和归途都不同。

尽管如此,在已经被分割完毕的市场冒头依然是万分艰难的。而鸿蒙的底气就在于,它诞生于时代的转折点,并确实为即将到来的物联网时代难题提供了一些解题思路。

王成录曾说:“做一个操作系统,一定要跟产业的发展节奏匹配上。如果产业在高速增长期,要做一个新系统不太可能成功。换句话说,只有在产业升级转型时,做操作系统才有成功的基础。”

当产业发展到巅峰时期,即将量变转质变时,才最适合下一个时代的新系统切入。

互联网和移动互网时代后,下一个到来的时代是物联网。

IDC 最新研究数据显示, 2020 年全球物联网支出达到 6904.7 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占比 23.6%。到 2025 年全球物联网市场预计达到 1.1 万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 11.4%。中国物联网市场规模全球第一。GSMA预测,2025年,全球物联网连接数将达到252亿。

物联网已经具备了爆发的基础。但王成录认为,今天所有的连接都是浅连接,需要一套系统解决所有硬件设备的装载系统问题。因此,“2016年我们决定做鸿蒙系统,而不是再做一个Android或iOS。”

HarmonyOS 2.0问世之前,华为曾经走访过多个家电企业。经过调查后发现,这些企业在智能家居上的痛点普遍是:连不上、不会用、留不下。

目前家居企业各有各的系统,用户使用时主要通过APP或连接蓝牙来进行操控。因此在使用不同IoT设备时,需要层层打开,体验感十分割裂。

这意味着,即便是同一厂家生产的不同IoT设备之间,连接、配网和使用都非常困难。而不同厂家生产的设备互联,更是如隔次元,难上加难。

HarmonyOS 2.0发布会上,余承东就提到,因为操作的复杂性,导致现在的智能家电设备没有很好地普及,真正使用了智能功能家电的用户不到5%。

连接存在壁垒,沟通缺乏统一语言。鸿蒙要解决的便是多种设备沟通语言的统一问题。

在发布会上,鸿蒙展示了其创作出的统一“控制中心”。在手机上,控制中心的核心是手机,旁边围绕的是可连接的设备。用户只需要拖移想与手机连接的设备“碰一碰”,即可组合成一个“超级终端”,实现设备间的转移,省去界面切换和匹配蓝牙与WiFi的步骤。例如用手机听音乐,将耳机图标与手机图标触碰后,音乐就能自动转移到耳机播放。

同时,在流转问题上,鸿蒙可以将正在进行的任务一键转移,从某个设备同步转移到另一设备进行,无需再通过其他APP的中转或切换程序。

用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副总裁杨海松的话来说,使用“鸿蒙化”家电的一大好处,就是手机无需下载任何APP,只要有NFC功能,即可跨设备操控。

据王成录透露,美的从接触到决策全部硬件使用鸿蒙系统只花了两个月时间。市界报道,美的为了搭载鸿蒙系统,专门在生产线加设工位、投入自动化设备,甚至降低产线流速。

顺势而生,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需求,这就是鸿蒙的存在合理性。

另一方面,据王成录透露,鸿蒙对应用商家的审核会很严格,确保系统的清洁和纯洁,以此希望鸿蒙系统能给业界带来有序、纯净的IoT生态。

他承认,这套新建立的操作系统体现了他的世界观。

纯洁性,在实用性面前似乎不堪一击。但这却是提升体验度的关键。当某个系统捆绑太多无良应用,为用户设立太多规则,将简单事物复杂化,更遑论体验度了。

解决智能设备之间的连接问题、保持系统的纯洁性,在毁誉参半的舆论环境下,这些努力构筑了鸿蒙成功的可能。

03 起步者赢

无疑,鸿蒙的发展仍面临着许多困难。

要奔向IoT,必须借助当下场景的手机作为媒介。

但鸿蒙系统缺的恰是手机合作伙伴。目前在国内的核心手机市场,只有魅族表示支持鸿蒙,但魅族加入鸿蒙的业务中也不包括手机。此外,小米和OV皆保持沉默。

回到华为自身。华为曾在2017年凭借20.4%的市场占有率,稳坐中国手机市场销售宝座。但随着芯片的断供,华为的手机市场迅速萎缩。

据canalys的数据显示,去年华为手机(包括荣耀)全球出货量1.885亿部,市场占有率降为15%,位于全球第三。今年一季度,华为手机的全球出货量跌出前五,在国内也从第一掉到第三。

杨海松曾提到,对操作系统这类底层平台而言,软件的使用量、市场占有率是它能否活下来、能否成功的最核心因素,16%的市占率是一条生死线。

华为因此计划在今年内,华为自有设备搭载鸿蒙系统的数量为2亿,生态合作伙伴的设备数量为1亿,鸿蒙系统总装载量达到3亿。

在缺少其他手机厂商支持,自身手机越卖越少的情况下,鸿蒙跨越16%生死线并不容易。“这意味着我们要一年走过别人五到十年走完的路。”杨海松说。

但若因此一昧唱衰,便忽视了事物曲折发展过程中的进步性。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这句话同样适用于鸿蒙本身。

真正培育鸿蒙原生的应用生态,还是重在IoT硬件设备市场。

王成录此前3月份提到,鸿蒙OS推出后,他们选择了中国应用市场下载使用排名前200的厂家,经过逐个沟通后,已有70%的厂家决定做方案。

目前,鸿蒙已经发展1000多个智能硬件合作伙伴,50多个模组和芯片解决方案,包括洗衣机、电饭煲、冰箱等诸多智能家居设备。

另一方面,要吸引更多参与者,构建起一个完整的生态社区,必须要开源。华为显然明白这点,根据6月4日发布的华为“总裁办电子邮件”,华为已于2020年、2021年分两次把该智能操作系统的基础能力全部捐献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由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整合其他参与者的贡献,形成OpenHarmony开源项目,华为将持参与OpenHarmony开源项目共建。

目前,该项目已有245位贡献者。而最新发布的HarmonyOS 2.0,是首个基于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合作的发行版。

这意味着第三方设备厂商可随时调取这一开源代码进行修改和改造,同时代表鸿蒙有了类似安卓的开放生态基础。这一基础,为更多开发商的加入、杀手级应用的出现提供了更大的可能。

HarmonyOS 2.0是否能走下去尚未可知。但在操作系统几乎很难找到生存余地的今天,做一个面向物联网的操作系统,这种尝试行为本身就是一件打破禁锢、值得肯定的事。

正如共享单车,摩拜虽亡,但不可否认其出现确实改变了我国的交通系统,解决了一公里出行难题。而鸿蒙的意义也同样在此,尽管前路未明,但其对于开发自主操作系统和万物互联的探索,是具有难得进步意义的。

放下神化与妖魔化,“鸿蒙”能否破开鸿蒙,拭目以待。

参考文献:

华西证券 《鸿蒙出鞘,剑指生态》

天风证券 《科技新纪元:从“互联网+”到“鸿蒙+”》

晚点LatePost《对话华为鸿蒙掌舵人王成录:真正的第一,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第一》

新浪众测《手机系统曾经的春秋与战国》

盐财经 《中国大佬,挣脱锁链》 

虎嗅APP 《鸿蒙,并不重要》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华为华为三星华为手机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