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大健康
作者:燃次元
2021-06-15 11:09
[亿欧导读]

中风、高血压、血管硬化......年轻人怎么了?

医疗 健康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作者 | 侯燕婷 杜晓玲 张   琳 曹   杨

  郭一梦 谢中秀 冯晓亭 闫俊文

编辑 | 饶霞飞

出品 | 燃次元(ID:chaintruth)原创


这一届年轻人的健康问题越来越令人担忧。

端午假期的第二天,尽管阿德的朋友都在朋友圈里晒出行照,但阿德并没有安排旅游计划,他早早地预约了医院,继续去做火疗。最近,95后的他备受腰间盘突出折磨,疼痛经常让他夜不能寐。

“我身边的同龄人,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比比皆是,你看现在年轻人猝死的新闻,随处可见。”阿德对自己的身体极为担忧,他感叹于压力之大,“很多都是工作压力大造成的,当然,不好的生活习惯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阿德的担忧不无道理。近两年,年轻人猝死的新闻频频出现,而在推崇“996”、“007”的互联网行业,这种现象更严重。

2021年元旦,《巴啦啦小魔仙》女主角凌美琪的扮演者孙侨潞离世,年仅25岁,其母亲于微博透露了死亡原因——心梗。8天后,时尚博主@雅鲁藏布江女人在飞机上由于心脏骤停猝死,年仅27岁。

过去,大家认为心梗、猝死等现象都是老年人才会得的病,但事实上,随着现代人生活节奏和习惯的改变,昔日“老年病”正在变成“青年病”。

2020年《中国急救医学》上《我国5516例尸解猝死病例流行特征分析》一文指出,猝死的首要原因是心源性猝死,占57.8%。资料显示,传统的心源性猝死的危险因素包括年龄增加、男性、吸烟、过度饮酒、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剧烈运动、肥胖、精神因素、心血管疾病家族史、家族成员猝死史。

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心血管疾病等一系列可能导致猝死的“老年病”,以及痛风、骨质疏松等老年人高发病症,正在日渐“年轻化”。

据央视新闻5月17日报道,我国35岁以下高血压患者超7000万,这与年轻人平常饮食不规律、熬夜、缺乏运动密切相关。

国际糖尿病联盟2019年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糖尿病患者数量已经超过1亿人,居世界第一。2020年4月,由中国医科大学、郑州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单位合作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上的一组调研结果显示,目前在我国,18-29岁人群中2型糖尿病的患病率已达2%,30-39岁人群达6.3%。

天猫健康联合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三诺发布的《2021中国高尿酸及痛风趋势白皮书》指出,近年来,我国高尿酸血症呈明显上升和年轻化趋势,中国高尿酸血症的总体患病率为13.3%,患病人数约为1.77亿 ,痛风总体发病率为1.1%,患病人数约为1466万。基于线上用户调研显示,18-35岁的年轻高尿酸血症及痛风患者占比近60%。

国家心脑血管病联盟发布的首部《中国中青年心脑血管健康白皮书》数据显示,我国20-29岁的心血管病高风险人群占比已经达到15.3%。

久坐不运动、无节制食用高热量食物、过度抽烟饮酒、加班熬夜等年轻人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正在侵蚀着他们年轻的躯体,带来一系列严重疾病,那些以为上了年纪才会有的毛病,一一显现。

来源 / 2021中国高尿酸及痛风趋势白皮书

 燃财经截图

BOSS直聘在互联网公司员工中发起的加班调查数据显示,只有10.6%的互联网职场人基本不加班,近九成的人都难逃加班命运。其中45.5%的职场人每周加班2-3天,更有24.7%的人几乎每天都在加班。

日前,“腾讯试点强制6点下班”上了热搜,其指“腾讯旗下光子工作室规定,周三必须6点下班,其余工作日不准超过9点下班,周末只允许最多10%员工加班”,目的就是为了让员工“劳逸结合”。但目前看来,雨声大、雨点小,年轻人“少加班、少熬夜”很难实现。

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年轻人想拥有健康的生活方式,似乎并不容易。这期小酒馆,燃财经与一些得了“老年病”的年轻人聊了聊,有的为了职场升迁加班加点,30岁出头就高血压;有的长期久坐、从不运动,年纪轻轻就得了关节炎;还有20多岁妙龄,就患了无法根治的糖尿病;更有甚者中风、脑出血,捡回条命,却只能提早退休……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一简单深刻的道理逐步在阿德脑中清晰起来,“趁年轻,多锻炼,别把健康当作挥霍的资本。”

01 30岁的我,却患了中风

林峰丨31岁 病退无业

中风在我印象中一直都是老年病,比如我爷爷奶奶那一辈,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才会患中风。但令我没想到的是,有一天这个病会找上我。

我今年31岁,第一次发病的时候是2019年,那时的我29岁。年纪轻轻又刚被擢升为公司管理层,觉得自己有用不完的力气,想好好工作、好好表现。007是常事,为了不耽误白天的工作,出差也都是选择红眼航班往返。

但也许就是这些不良的习惯,为我的“病来如山倒”埋下了伏笔。

第一次发病是在周六。前一天晚上,我刚搭乘红眼航班从上海返回北京,因为招待客户,临上飞机前还喝了一些酒。迷迷糊糊中,大概凌晨三点多,我回到了北京的家,计划休息几个小时然后去公司加班、处理一些因为出差没做完的业务。

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发现自己有点不太对,右半边身体有点麻。但当时不算太严重,我还是自己开车去的医院。那时候医生提醒我要注意休息。但可能一切都在初期,没有引起我的重视,在医院住了一天之后,回到正常生活轨道,我依旧我行我素,高强度工作、酒局饭局一个不落。

直到第二次发病,我直接脑出血晕倒在地,被家里人发现并拨打了120抢救。虽然抢救还算及时,但中风的伤害比我预想的更大,我的脑细胞神经受损,说话不利索、一半的肢体活动不便。后来,我也实在无法胜任工作,申请了病退。

患病这两年,我每天吃药、量血压,并且定期回医院做康复。医生告诉我,中风是一种突发且进展迅速的脑缺血性或脑出血性疾病,包括缺血性脑卒中(脑梗死)和出血性脑卒中(脑出血、脑溢血)。

很多时候,它与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这些常见病一样,都有一些不良的生活习惯,比如喝酒、抽烟、运动不足、吃肉过多但不摄入蔬菜有关。其实这些疾病早期都可以检查出来,在此之前,我在体检的时候,就知道有高血压和高血脂,但一直没注意。在饮食上和生活习惯上,我也是抽烟、喝酒,没时间运动,条条都中。

现在想起来,如果我肯花心思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并及时进行调整,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而资料显示,虽然中风是一种老年人的易发病,平均发病年龄在66.4岁。但这几年,中风发病年轻化的态势也越来越明显,很多30岁左右的人也频繁发病,前几天还看到有数据说:35岁以下人群中风发生率已经占总数的9.77%。

希望大家吸取我的教训,当身体出现小毛病时,必须引起重视,及时调整生活习惯,不要等到一切都已经来不及时酿成大祸。

02 才二三十岁,血管却老到了爸妈的年纪

浩浩|24岁  程序员

医生说我血管硬化的程度,跟我妈的年纪差不多,我听到这个结论的时候,心里感到极为悲哀。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会为自己日后的生活带来什么变化。

我清楚地知道血管硬化的原因所在。我喜欢熬夜,喜欢吃煎炸食品,喜欢碳酸饮料,喜欢每天深夜打完游戏点汉堡可乐。我把可乐当水喝,一天不喝可乐就觉得缺点什么,不舒服。尽管家人和朋友经常警告我,要我注意适当控制,但我从来都当耳边风。在我看来,年轻有的是挥霍的资本。

“工作繁忙时,往往一坐就是一天。白天工作繁忙,晚上回家只想躺平玩手机,也不想着去运动。早上基本不吃饭就去上班了 ,中午就点外卖吃,喜欢吃重口味的食物,晚上还会约朋友喝上几杯酒……”我对医生这样说。

恶果终于到了兑现的时候。去年8月,我突发糖尿病,酮症酸中毒被送到医院抢救,血糖血脂高得吓人,抽出来的血不是正常的红色,而是牛奶血。所谓牛奶血,在医学上叫乳糜血,这种血含有大量脂肪,会增加血管动脉粥样硬化的风险。如果没有及时治疗,脂肪过多持续到中年,99%会造成血管硬化。这时候我才知道严重性。

医生告诉我,我的那些不良生活习惯,都是造成血管硬化的诱因,吃得太油,会导致血管壁堵塞血管,另一方面会增加血液粘稠度。长此以往,血管官腔变窄,毛细血管堵塞,随着循环能力越来越差,血栓形成,血管堵塞。还有久坐不动,运动太少也会导致多余的脂肪、胆固醇、糖分长期堆积在体内,会影响血管的功能。

所以医生的结论也很清晰,如果不改变,随时有突发的生命危险。

医生说,像我这样的病人,他一年接收过不少,都是刚20出头就被查出患有一系列“老年病”的年轻人,他们的生活方式普遍不健康,生活缺乏监督,年纪又轻,空余时间较多,容易多吃、少运动。

我真的被吓到了,我才24岁,大学刚毕业,还没有结婚,理想还没开始实现,生命不能就样完结。

我决心改变,出院之后我开始慢慢地锻炼,晚上跑步,假期约朋友骑行。喝可乐的逐渐次减少,戒掉了其它含糖饮料,只喝水。坚持低脂、低糖、低盐的饮食原则,吃新鲜蔬菜、水果,早上起来自己做饭带到公司。

半年下来,我体重减轻了不少,再去医院检查,血管也不那么“硬”了。

03 30出头,我得了二级高血压

大星 | 31岁 公务员

一直以为高血压是中老年人才会得的病,没想到刚刚30出头的我竟然患上了这个病。

医生说我得高血压的主要原因是压力大。我是一名基层公务员,很多人认为公务员工作朝九晚五,非常轻松,哪有什么压力。但实际情况真的不是这样,公务员晋升不容易,坑少人多,但如果不晋升,工资待遇和职业前景也就基本定型。

按照2008年施行的《公务员职务任免与职务升降规定(试行)》来算,成为科员后,升至副科级最快要3年,然后至少又要3年再到正科级,这时候最快也已经28岁了。然而有不少公务员会在科级止步,直到退休。

想要拼前途,就要有业绩。活动方案要创新,我经常会加班想点子优化活动方案;想要在体制内被看见,深耕文字是关键,写好领导讲话稿是最快被重视的办法,通宵熬夜写稿成了常态。

偶尔出现头晕耳鸣,我以为是熬夜的后遗症,也没怎么当回事。直到一次机关安排献血,测完血压,献血站的医护人员说我血压太高,不符合献血条件。

全单位只有我一个人不符合献血条件,我立刻受到了同事和领导的关注,大家都催我去做个系统检查。不查还好,一查查出了高血压,还不是普通的高血压,是二级高血压,又称中度高血压,必须进行药物干预,且要吃两种以上的降压药。在我的印象中,降压药一但吃上就停不下来了,我还这么年轻,难道要吃一辈子的药?

回来上网一查,我才知道高血压早已经不是老年人的“专利”病,开始呈现年轻化的趋势。中青年高血压患者,已经成为未来冠心病、心衰和猝死的“后备军”。

回看自己的生活方式,确实非常不健康。为了有更好的工作表现,我经常加班熬夜,基本没时间运动,喝酒抽烟成了我缓解压力的办法,有时候晚上加班能抽掉一包烟。不规律的生活状态让我的体重蹭蹭涨,原本130斤的体重已经直逼200斤。肥胖和压力大导致我患上了高血压。

在医生的建议下,我一边用药物控制,一边重建自己的生活方式。单位的领导和同事都很关心我,劝我别那么拼,领导也建议我分出一部分工作,先把身体养好。我逐渐减少加班的时间,不再熬夜,并开始减肥,从一开始的快走到后来的慢跑,然后到健身房健身,一年时间减重50斤。降压药也从两种减到一种,从每天服用变成间隔一天吃一次,到现在血压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不用再吃药。

面对这次身体警报,我开始反思,没有好的身体,其他一切野心和欲望到头来都是一场空。快节奏的生活、精神紧张、熬夜、喝酒等生活习惯都会引发高血压,希望更多年轻人以我为戒,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透支自己的身体,好好爱惜它,因为它还要再陪你好几十年。

04 眼压过高,被体检医生“青光眼”警告

冬冬 | 28岁 程序员

我经常性头痛,但一直认为是工作时间太长或者休息不好导致的。2020年8月,我给自己买了一个体检套餐,之前的几项检查都很顺利,但到眼科检查的时候,反复做了两次眼压的项目,后来负责该项目体检的医生告诉我眼压偏高。

医生说,一般正常的眼压范围在10-21mmHg,但我的眼压,左眼22mmHg,还勉强说得过去,可右眼竟然高到了25mmHg。医生说我可能有青光眼的风险,建议我去三甲医院约个专项筛查。

体检结束后,我便在网上检索了一下青光眼的相关信息。资料显示,青光眼多发于中老年人,40岁以上占90%。而青光眼的症状表现之一,便是头痛,严重患者还可能导致失明。说实话,当时看了这些信息,心里还是很紧张的。我还不到30岁啊,没想到居然会得这种病。

因为生活在北京,提起看眼科第一反应肯定是去同仁医院挂号,但我连续抢了一个礼拜的号,别说是青光眼专科,就连普通眼科都没有挂到。后来便放弃了同仁,去了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就诊。

在就诊过程中,也是一系列检查,从最基础的视力检查到验光、眼压、眼底检查、裂缝灯检查、眼角膜检查等等。好在最后医生说,虽然眼压确实过高,但眼角膜厚度和眼底等都在正常范围之内,基本排除患有青光眼的风险了。

但医生提醒到,虽然暂时排除了青光眼的风险,但因为一只眼睛眼压过高,经常性头疼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检查的时候,医生说得很明白,过度使用眼睛,是导致青光眼的主要原因所在。他说,尤其是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在网上关灯看手机,实际上这对眼睛的危害非常大。他建议我少用电子产品,多进行户外活动。

虽然医生说的这些都明白,但现实生活中做起来确实有点难。作为码农,一天基本上除了睡觉,就是在电脑前面码字,怎么可能少用电子产品?就在今年5月刚刚结束的体检中,我的体检报告依旧写着“提示青光眼风险”。

05 我今年25岁,患糖尿病3年了

唐天 | 25岁 自由职业

我是在入职事业单位体检时,查出了二型糖尿病。那时体检报告显示,我糖化血红蛋白有11,而这个指数的正常值是4-6,可想而知我的病在当时有多严重了。因为血糖异常,次日又安排了复查OGTT,果不其然,最终结果是二型糖尿病确诊。

在场的医生看着我的报告单,惊讶我这么年轻就得糖尿病之余,还安慰我,“糖尿病其实不可怕,控制得好对生活不会有太大影响,只是换种生活方式罢了。”

回到家里,我告知家里人我确诊信息后,我妈一边抹泪一边安慰我,“没事的,你隔壁家奶奶患糖尿病都十几年了,身体依旧健康,只是个糖尿病而已。”

但他们的安慰对当时的我来说,毫无意义。因为距离我入职事业单位,就差一份正常的体检报告了。然而事业单位参照公务员体检标准,里边历来明确规定糖尿病不合格。不知是因为自己辛苦准备过五关斩六将得来的工作机会泡汤,还是因为想到自己以后要过着几十年的控糖生活,我一度情绪低落。从得知确诊那日起,我整整花了一个月时间才将自己心态调整好。

在那一个月自暴自弃的日子里,我除了吃和睡,常做的事就是在网上百度,“糖尿病怎么根治”、“糖尿病能活多久?”……一来,我不愿相信糖尿病无法根治只能控制的事实;二来,总觉得自己时日无多。

不过也是在那一个月里,我在一个“糖友”互助贴吧里找到了组织。在贴吧里,有上十年病史的糖友在分享自己坚持饮食控制和药物治疗的过程,以鼓励糖友们不要放弃自己;还有因糖尿病患上并发症的糖友,每天乐呵呵跟帖分享自己与对抗“血糖”的故事……其中我还发现不少和我一样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糖友,血气方刚的他们会在贴吧里斥骂那些卖假药的骗子,还会给大家科普糖尿病的常规知识。

也正是通过他们的分享,我对糖尿病有了全新的认识,虽然糖尿病病发的多为中老年人,但也有年轻人,而且遵医嘱在正常饮食运动,以及药物配合下,生活质量并不会有太大影响。

“我小学时候就确诊了一型糖尿病,每天要注射胰岛素,你是二型糖尿病,不需要长期依赖胰岛素,可比我幸运不少,所以更要好好生活啊!”这句话,是通过贴吧认识的一位同龄姑娘,彼时安慰我而说的,我很感谢她,让我学会接纳患有糖尿病的自己。

现在,我已经控糖3年了,因为正常饮食和经常锻炼,我的体重由180斤降到现在的140斤,血糖也控制得很好,糖化血红蛋白基本维持在5点多。现在我已经断药了,只需定期回医院复查血糖水平即可。

每次去医院复查,发现周围患者基本都是由子女陪伴的中老年人,闲谈得知我也是糖尿病患者时,也都对此感到诧异。但幸好我现在心态调整的很好,一边笑着回答说“可不嘛,年纪轻轻就得了富贵病,可惜没个富贵命”,一边又坚定告诉他们,“得了病不可怕,只要好好听医生建议,生活基本不会有影响。”

06 喝了两年的碳酸饮料,结果我得了痛风

马鑫|27岁 国企司机

2019年,我丝毫没想到我的一个习惯可以导致痛风的严重后果,这几乎毁了我的职业生涯,甚至剥夺了我走路的能力。

我喜欢喝碳酸饮料,这个习惯保持了四五年,吃饭要喝,运动渴了要喝,睡觉前热了也要喝,我几乎用碳酸饮料代替了水。

2016年,我交了女朋友,因为出去吃饭的时间更多了,这加剧了我对碳酸饮料的依赖。尤其是到了半夜,饿了,我就会叫醒女朋友,下楼撸串,吃烧烤,喝啤酒,这样的生活让我直接从130斤胖到了160斤,足足重了30斤。

但这样的习惯导致了痛苦的事情发生,我脚部关节尤其是脚趾部分,出现了痛风的症状。

痛风发作几乎没有征兆,突然而至,有时候是半夜睡觉时,有时间是上厕所时,很难忍受,只能抱足痛哭。我初期是以为着凉抽筋儿,但疼痛的时间很长,痛感也很强,就像有刀片在小关节上动刀子。

后来,医生给我开了药物,实行药物控制,并且特意强调饮食安全,基本跟酒、海鲜等绝缘了。因为痛风跟体内的嘌呤含量高低有重要关联,我需要减少食用高嘌呤食物、高脂类食物,如肉类、野味、海鲜、含酵母食物和饮料等等。

有人把痛风叫做“不死的癌症”,这是有道理的,痛苦程度是一样的,但唯一的区别可能是一个有药物能控制,另一个相对来说,药物不那么容易控制。我女朋友也为我落泪,因为痛风发作时,旁人几乎做不了什么。

我的职业是司机,犯病的时候,踩离合以及刹车根本没感觉,甚至踩不下去。因为痛风发作,我现在基本一个月需要请假三四次。公司领导有急事,缺司机,我又不在,没人顶班,那就只能挨批评。挨批评其实是小事,我担心一直这样下去,工作还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

07 每天一坐就是10小时,我得了“退行性关节炎”

饼饼 | 30岁 企业白领

工作6年,不论是什么岗位,唯一不变的就是每天都在空调房里坐着。原来一直觉得空调房的好处就是冬暖夏凉,但万万没想到空调房让我得了50岁左右的老年病——“退行性关节炎”。

本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原则,周末我也很少去室外运动,更不用提什么跑步了。所以平时膝盖腰疼,以为是缺乏锻炼的缘故,也就没放在心上。

因为平时上班总是对着电脑的缘故,总会腰酸腿疼,但也从来没想过去仔细去医院查查。直到那天方案还没做完,也就半天没有活动,我的膝盖竟然有些肿,而且特别痛,甚至不能移动。缓了差不多半小时左右,才能缓缓移动,我有些害怕了,就赶紧在公众号上预约了挂号,准备周末去看看。

周末起了个大早,等着医生叫号。做完了一系列检查,医生竟告诉我,我得了一种老年病,但是情况还不严重,只是因为平时欠缺运动锻炼,膝关节周边的肌肉便会发生废用性萎缩,膝关节失去了强有力肌肉的保护,稳定性下降,关节磨损加剧,再加上关节长时间受凉和巨大的温差也是导致膝关节病变的主要原因。

上网查了一下,我才发现,原来这种关节炎一般只会出现在40-60岁左右的人群中,万万没想到我的身体早就比我的年龄先迈入这一阶层了。

医生建议我,应该适量增加些运动,但要避免长时间长期的剧烈运动,不然只会有反作用,可以适当增加些力量运动。

回到家后,我下单了一套的健身装备,准备每周增加些慢走活动,甚至去办了一年的健身卡,还报名了25节的私教课,准备看看效果。

*内文配图pexels。文中阿德、浩浩、大星、饼饼、冬冬、林峰、唐天、马鑫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糖尿病老年病高血压糖尿病和高血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