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锌财经
2021-06-22 11:28
[亿欧导读]

”看脸“的美丽陷阱。

社交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来源:锌财经

作者:葛煜

编辑:大风

“左滑不感兴趣,右滑为喜欢”,这是探探一贯以来的看脸式社交。但在使用过程中,探探却不止喜欢就右滑,不喜欢就左滑这么简单。

为了探索商业化道路,探探做了不少看脸的生意。三年前被陌陌收购后,探探曾推出过VIP特权、查看谁喜欢我特权、超级曝光特权等会员服务,也上线过蒙脸聊天交钱偷看脸的闪聊功能。

但探探始终变现不畅、连年亏损。前段时间,探探索性推出5万元/年的黑钻会员,因高昂的会员费用与类似“选妃”般的服务内容遭到质疑。

一直以来,探探上的色情与诈骗等行为屡禁不止。有媒体曾报道探探上甚至有年龄筛选为16岁,以及“优先推荐学生”等选项,以冒充男神女神的微商产业链与恋爱骗局也比比皆是。

近年来,探探最基本的陌生人社交之路并不顺畅。探探还在讲看脸故事时,以Soul、Uki和轻聊等为首的“后浪”正在崛起,它们以更高效、更方便的行为为用户进行匹配,分食掉探探的流量。

内忧外患之下,与陌陌磨合三年后探探的创始人王宇与潘滢于今年5月出局,陌陌CEO王力兼任探探CEO。但探探的商业化之路始终不明朗,即便中途换人前路依旧难探。

变现不畅

“把探探打造成公司新的增长引擎”,陌陌收购探探时,陌陌创始人唐岩曾说道。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探探走上了探索商业化变现的道路。

那时,探探的增值付费内容有三类,分别为VIP特权、查看谁喜欢我特权、超级曝光特权,不少功能都需要购买会员才能实现。但增值服务的营收结构单一,且容易受付费用户流失与用户规模的波动,为探探带来的收益甚微。

根据陌陌历年的财报数据显示,探探一直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2019年第一季度探探的运营亏损为6.046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探探的运营亏损为1.719亿元、2020年第四季度探探的运营亏损为5310万元。

眼看变现之路一直不畅,探探前段时间索性一次性推了个5万元/年的黑钻会员。在这之前,探探最贵的会员收费是720元/年,黑钻会员则是整整贵出了70倍。因价格高昂与服务内容饱受争议,黑钻会员被网友们吐槽“我如果用五万块钱买会员还会用探探吗”、“这和古代皇上选妃有什么区别”。

黑钻会员的简介

如此大费周章的黑钻会员服务,探探其实赚的还是“看脸”的钱。

为了赚钱,探探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匹配机制。原先互相喜欢才能匹配聊天,黑钻会员不用对方喜欢就能直接聊天。原本用户必须上传五官清晰的正面照为头像,黑钻会员却可以选择不用个人头像和不填个人信息。

探探曾称在算法和AI部分做了相当大的投入,此次黑钻会员服务是系统会用人工+AI为用户智能推荐理想型用户,也会给用户在理想型用户的界面里做强曝光的推荐。

这项昂贵的会员服务被探探称为“极致社交体验,只为精英的你”,用户能得到官方认证的精英身份。这也意味着有了黑钻会员后,有钱人能直接在这里“选妃”,不想努力的人也能直接找到“大腿”,探探的道德底线又下滑了一个level。

黑钻会员私人管家聊天截图

不过,这个黑钻会员也不是普通用户能开的。只有之前是超级VIP用户才会收到开通邀请,收到邀请后需要添加“黑钻会员私人管家”提交申请表,由人工审核通过后才能付费购买。

此前,探探曾在2019年上线了闪聊功能,用蒙脸聊天继续讲“看脸”的故事。用户使用闪聊时如果想直接解锁对方头像,可以购买“偷看”特权。用户在用完10次闪聊机会后,也可以购买更多的次数。

探探上线视频是在2020年,也就说在2020年以前探探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增值服务收入,收入来源单一。

直奔变现的三年时间里,探探始终变现不畅。

探探变天

付费用户流失、用户规模减少,这些足够让探探感到焦虑。

潘滢曾公开表示,截至2020年12月探探累计注册用户数已经突破了4亿。但实际上,探探在2019年用户数3.6亿时,付费用户数只有不到450万人。

被陌陌收购的第一年,探探付费付费用户在2019年Q1达到过历史峰值的500万,随后探探的付费用户出现流失的情况,从历史最高的500万,减少至当前的350万。

除了主营业务增长乏力,探探面临着用户留存的巨大压力。Soul、Uki和轻聊等同类别陌生人社交“后浪”正在崛起,用更简单高效的匹配方式瓜分着探探的市场。

陌生人社交APP众多

陌陌CEO王力曾说“作为社交产品的陌陌,它的危机是失去创新,失去对不同环境下用户社交行为变化和体验的把握。”这句话用在探探身上依旧成立。

不同于探探需要左右滑屏幕来达到用户匹配,Soul等平台通过算法、标签、玩法不断降低了用户参与筛选的成本,更快速地把合适的陌生人进行撮合。比如,Soul会根据用户的灵魂测试来进行匹配,还有恋爱铃、群聊派对、语音匹配等功能,用户即刻就能匹配聊天。

另一边,Uki也将目光瞄准了年轻人,强调用兴趣做陌生人社交。即便比探探晚四年上线,Uki很快就达到了百万级别的日活跃用户数。在功能上,Uki也是采用更为简单便捷的文字匹配与语音匹配。

面对汹涌的Soul和Uki等新陌生人社交平台,探探措手不及。如今,Soul的月活达到3320万、营收迅速增长,即将赴美上市,Uki也紧追其后。

外部对手环绕,探探内部也充满变动。

前不久,与陌陌一起走过三年磨合期的王宇和潘滢正式出局。陌陌今年5月宣布称,探探创始人王宇和潘滢已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陌陌集团CEO王力将暂时兼任探探CEO一职,探探团队仍将继续保持独立运营。

王宇和潘滢

对此,外界猜测陌陌将会继续大力推进探探的商业化进程。此前,王宇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陌生人社交是一个日活3000万-5000万的盘子,真正做到把这个人群吃透,再去做更广泛的商业化也不晚。

探探连年亏损与变现不利,并非是对商业化克制的原因。即便陌陌全盘接手探探,也不一定能改变局面。况且,目前探探面对的不仅是自身变现不畅的难题,更多是要解决用户留存等棘手问题。

戒不掉灰产

陌生人社交软件总避不开色情与诈骗,探探一直是灰色产业链的温床。

前年,探探曾在安卓市场与苹果应用商店先后被下架,有消息称下架原因或与传播淫秽色情有关。探探迎来下架风波之前,南昌晚报曾报道称,有用户利用探探平台发布网络招嫖信息,“涉黄用户把招嫖的微信号和QQ号发布在头像和签名上”。

屡禁不止的灰色地带能一直存在,绝对离不开平台监管的失缺。

在探探的系统设置中用户可以设置搜索距离,精准筛选出距离自己1km以内的异性。不过,只需付费开通VIP会员,用户就可以使用虚拟定位功能,将自己伪装到一个新的地方。

有媒体曾报道称探探还有“优先推荐学生”的选项,虽然使用该功能需要认证用户同样也是学生,但是这个功能难免会被有心人利用。同时,探探还提供了年龄区间筛选,选项中甚至有16岁的选项,虽然官方宣称必须年满18岁才能使用,但也只是由用户自行填写生日,没有对用户身份进行任何验证。

探探上的相关功能

探探不仅是色情的温床,微商产业链与恋爱骗局也丛生。

有时候,用户眼中的男神往往是微商。他们会用一些帅气阳光的自拍照作为头像,个性签名通常是渴望找到另一半、渴望婚姻相关的。聊过天互相加了微信后,微商就会以“朋友那里很多奢侈品一手货源”来跟受骗者推荐产品,这些产品其实都是从华强北进货。

据了解,一些电商平台会提供探探的一系列软件脚本服务,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一个账号可以导流300多个客户。还有探探的分身服务,一个手机能最多开七个探探的分身。

探探引流脚本介绍

与微商类似,探探上很多骗局未必是真人。铅笔道曾披露,去年9月,在探探上有人使用自动化程序,利用男性的自尊心、虚荣心和色心,用些小图片批量向认识不久的好友“骗取”红包,非法所得十分惊人。

照目前来看,探探势必想要在商业化探索的道路上攻下一城。但5万元/年的黑钻会员已经扑街,以前的商业化尝试成效也很一般,加上更多陌生人社交新玩家用比探探更方便、更高效的方式做用户匹配,平台上色情与诈骗共舞的探探,前路难探。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黑钻微商闪聊so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