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锌财经
2021-06-24 14:28
[亿欧导读]

微博似乎已经离不开逐渐“妖魔化”的饭圈了。

微博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来源:锌财经

作者:小羊

编辑:大风

上周,中央网信办为整治饭圈乱象,启动了整治饭圈行动,重点打击以下“饭圈”行为:诱导未成年人应援集资、高额消费、投票打榜等;“饭圈”粉丝互撕谩骂、拉踩引战、造谣攻击、人肉搜索、侵犯隐私等;鼓动“饭圈”粉丝攀比炫富、奢靡享乐等行为。

对此,微博回应称将积极落实专项行动的相关要求,并启动了“粉圈健康生态专项行动”。

实际上,此前微博对饭圈也陆续进行过几次整治,但从最终结果来看效果始终并不明显。近年来,微博的营收表现并不怎么亮眼。曾经的“高知广场”标签逐渐脱落,娱乐至死、饭圈控评撕逼、到处都是广告等反而成为了微博的新代名词。老用户开始忍受不了沦为“明星名利场”的微博,新用户也被微博的饭圈属性劝退,用户数量只减不增。

饭圈千篇一律的控评

单一的变现渠道又迫使微博只能抓住饭圈来进行流量变现。大量低龄粉丝的入驻、控评撕逼文化的偏离、微博的默认纵容,都在让饭圈逐渐“妖魔化”。而微博又不能没有饭圈,在这样的情况下,想整顿好饭圈反而成了其一大棘手难题。

微博——内地饭圈的温床

饭圈逐渐“妖魔化”,和微博的推波助澜息息相关。

2013年,大批明星入驻微博。因微博的实时搜索性、热搜榜等特点,粉丝们也纷纷跟着入驻微博。渐渐地,微博也成了饭圈文化发展的温床。

随着用户的增加,微博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私域流量池。与此同时,在日韩饭圈的影响下,内地娱乐圈的粉丝也正式在微博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团建场地”——内地饭圈初显雏形。慢慢地,饭圈开始向组织化、规模化、效率化发展。

在见证了粉丝强大的战斗力之后,微博趁热打铁推出了超话。2016年6月16日,鹿晗的超话社区开通,“明星超话时代”正式开启,自此,内地饭圈正式形成。

微博社交加媒体的属性,也让其变成了明星发声的主要官方平台。无论是结婚、离婚、生子等大事,还是唱歌、拍戏、发自拍等小事,都要在微博上走个流程。鹿晗与关晓彤官宣在一起、赵丽颖与冯绍峰结婚等都曾引爆热搜榜。

这些都让微博尝到了流量的甜头。为了进一步挖掘明星粉丝的“潜力”,微博旗下借贷产品“微博借钱”曾推出了“网购势力榜”活动,将借贷与粉丝打榜捆绑。微博借钱借款金额在1000元以上的,点赞数翻2倍;借款金额5000元以上的,点赞数翻5倍;借款金额8000元以上的,点赞数翻8倍。

虽然当时深受各方诟病,但微博借钱仍回应表示,“在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每个平台都有开放活动的权利。将借贷与追星捆绑确实不妥,但年化利率并没有超过法定标准36%。”

的确,一边会有好看的数据,一边还能诱导粉丝借钱,微博何乐而不为?

事实上,饭圈化与微博的商业模式亦有很大关联。为了盈利,受到商业模式驱动的微博将话题榜、热搜榜等设计成流量算法模型。据人民网报道,新浪广告热线工作人员介绍,微博热搜榜的第三位和第六位是可购买的广告费,费用按天计算,需提供话题内容,微博方会提前进行审核。其提供的报价单显示,第三位广告位价格为110万元。

在微博越来越将流量倾向给明星的情况下,每一次明星上的热搜都成了饭圈文化发展的催化剂。为了给爱豆铺好通往一线艺人的红毯,粉丝做数据、砸钱炒作流量的行为便化成了实打实的“精神支持”,加之微博的诱导纵容,进而形成了恶性竞争。

在灰色地带徘徊的打榜、买热搜文

事实上,微博的条条框框都跟KPI挂钩,粉丝的每一次转赞评也都会转化为KPI。而热搜榜、IP估值榜、明星势力榜等微博创造的各种榜单,其实都是在间接逼迫粉丝给爱豆做数据。而曾经的周杰伦与蔡徐坤的打榜事件自带热搜体质,更是正中微博下怀。

在那场“周蔡大战”中,为了维持“明星势力榜”榜单排名,截至2019年7月22日,蔡徐坤粉丝花了差不多1000万。 

为了引流,微博也滋生了各种打榜、买热搜等徘徊在灰色地带的产业。

打榜一共分为三步:首先,关注超话并签到,点击打榜按钮,然后点击领积分。接着,完成超话内设置的各项任务,如连续访问、超话签到、转发评论帖子等,完成后领取当日积分。最后,领完积分点击打榜,将所获得的全部积分赠送给艺人。

一般来说,点赞是一号一赞,为了制造转评赞数据很好的假象,粉丝会去买入大量微博小号做数据。有饭圈粉丝透露,“微博明星超话榜”的影响力和粉丝数,都是可以花钱购买的。一般可以从淘宝上直接买号,有的卖家会代粉丝来刷“微博明星超话榜”的影响力数据,或者找相识的大粉买号,大粉会手把手教你如何打榜。

据一点财经报道,在某代刷平台上,存在多项微博业务,包括微博粉机刷业务、真人粉业务、转赞评阅读量业务以及大V推广业务,每项业务明码标价。微博的价格可谓“良心”,同样是在该平台上,小红书机刷点赞3元10个,抖音机刷快速点赞15元100个,微博旗下的绿洲,5元100个。

“打榜能起到团结粉丝群体的作用。只有粉丝群体团结了,才能与品牌商,节目方,剧方的宣发高度配合。流量艺人得保持曝光和热度,吸引新粉固定老粉,还得让粉丝忙起来,免得到处看爬墙。”某粉丝在杨超越贴吧中表示。

演员张云龙也曾在直播时讲过,即使他是纯演员,不算流量明星,但资本就已经对他有数据要求了。演员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不靠粉丝做数据就会糊的流量艺人呢?

微博有一个明星势力榜,分别有“内地榜”、“港澳台榜”、“欧美榜”、“新星榜”。“搬家”就是“新星榜”的新生偶像或流量明星晋级到“内地榜”或者其他榜。

明星势力榜2021年第24期组合榜周榜

想要成功“搬家”,就意味着粉丝要化身数据女工和ATM机。小金告诉锌财经,“我当初一眼就喜欢上了王子异,他努力、谦虚,而且很可爱。作为‘妈粉’,虽然我对打榜做数据什么的完全不懂,但当他要‘搬家’时,我仍然学着建了一个小号去帮他。”

想起“搬家”那段往事,小金叹了口气,“太累了,从他素人时期就开始转发点赞评论,他在其他人微博下的留言也要去捞。做数据做到我以为自己是一个机器人。唉,我情愿只花花钱。”令小金气愤的是,即使全体粉丝已经尽了全力,她的爱豆最后也没成功“搬家”。

其实,在一定程度上,饭圈现状是由娱乐公司和资本共同推动形成的。不少粉丝上万的饭圈大粉其实都是“脂粉”(职业粉丝)。相应的,黑粉也有可能是对家花钱买的水军。据半月谈报道,在采访了多个明星饭圈、明星经纪公司和社交媒体研究机构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没有职黑水军的拉踩与“引战”,普通粉丝之间的看不顺眼顶多是“圈地自萌”,很难撕出阵势。

资本逐利。某位资深饭圈粉丝看到“倒奶”事件曾感叹道,在粉丝下好赌注、试图将明星捧上神位的那一刻起,事情早已按照资本计划好的那样收尾了。

微博离不开饭圈

在微博图文内容越做越差的时候,副业“饭圈”自然而然便成了主业。

近几年,微博核心舆论场的地位并不如曾经那么稳固了。短视频的崛起,促使明星们慢慢走出微博,向抖音、快手等平台进军。

左快手,右抖音

微博的营收主要依赖于广告和营销收入。5月10日,微博公布了2021年Q1财报。报告显示,今年Q1微博整体营收实现4.59亿美元,同比增长42%。但在净利润上,相较于去年同期的5210.8万美元,今年Q1下降了4.39%。

财报显示,微博的广告和营销收入为3.9亿美元,同比增长42%;增值服务营业收入为6888.5万美元,同比增长44%。而广告和营销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在85%以上。抖快等短视频平台带来的分流危机,在逐渐降低微博对广告主的吸引力。

图源互联网圈内事

同时,由于微博的广告与营销增多,高质量的内容输出逐渐减少,粉黑大战随处可见,死死粘在各营销号评论下方的“色情账号”使得整体气氛在变味,“杠精”上纲上线的话语挑拨用户情绪逐渐极端化,这些都成为了微博用户严重流失的重要原因。

一方面,在尝到饭圈甜头的情况下,微博分发的流量愈发倾向于明星;另一方面,“非饭圈用户”在想要通过微博了解时事资讯热点时,却被评论里充斥的饭圈文化劝退。在“非饭圈用户”陆续退出之后,为了保证营收,微博却又不得不“纵容”饭圈,毕竟,用户不能再继续流失了。

微博需要饭圈带来流量,饭圈又关系到娱乐圈资本利益,资本助推饭圈,一个稳定的内循环由此形成。然而,目前的大环境却在提醒微博,治理饭圈乱象刻不容缓。微博能治好饭圈吗?能,但是不想。

(经受访者要求,文中小金为化名)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