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须知
请将投稿文章及个人信息(作者、用户名、手机号、个人简介等)发送到邮箱tougao@iyiou.com,一经审核会有专人和您联系
我知道了
专栏申请
请将您的专栏名称、手机号、邮箱、个人简介(20字以内)等信息,发送至邮箱 tougao@iyiou.com,若有已投稿的文章可附上链接。一经审核,我们会以邮件的形式进行回复。
我知道了

Soul:蹭不上的元宇宙,上不去的IPO

收藏
传媒
作者:财经琦观
2021-06-25 09:58
[文章导读]
火车不是推的,泰山不是堆的。
社交

题图来自“公开图片”

文|贾琦

来源|财经琦观(ID:cjqiguan)

昨天(6月24日)是Soul上市的日子,本来。

就在前一天,在申购通道关闭前的5个小时,Soul紧急叫停了IPO进程。

官方给出的解释是,由于市场太火爆了:“收到了其他资本运作的可能性。”

若果真如其所言,那么最郁闷的恐怕要数博裕资本。

招股书显示,在Soul的IPO资产配置端,分别有米哈游8900万美元的私募配售,Janus Henderson和博裕资本的意向认购,总计价值8000万美元的ADS。

就在一个月前,博裕资本还参与了水滴公司上市认购工作,但水滴公司上市后股价屡创新低,投资人损失惨重。

就等着Soul帮忙回血呢。

没曾想,煮熟的鸭子居然也飞了。

飞的好。

(主观)理由如下:

  • Soul不具备长期投资的核心价值;

  • 元宇宙是个好概念,但Soul跟这一概念的真实联结极其微弱;

  • 社交≠即时通讯。若元宇宙照进现实,那么社交赛道将迎来无边界的跨境掠夺;

01 赵弹可耻 

游戏圈,尤其是以00后为主要构成的二次元玩家群体里,有这样一句黑话:“打赵弹”。

意思是借用政治因素,通过举报的手段来“毁灭”自己所不喜欢的游戏。

我一直以为这种“告老师”的行径是小孩子的伎俩,并且还是小孩子中极少数的无耻人群。

58同城字节跳动腾讯等公司一次次“借天兵”的行径,让我意识到年龄是很不恰当的分类方式,无耻才是。

6月21日,Soul向SEC提交更新版招股书三天后,其竞争对手Uki在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声明,矛头指向Soul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张璐。

UKi表示,已依法收集到了张璐等人涉嫌参与不正当竞争的关键证据,随后,UKi删除了相关内容,该案件将于6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

案件要追溯至两年前。

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Uki被下架三个月,原因在于涉黄。

根据上海市普陀检察院通告,这些涉黄信息是soul的前董事、运营总监李某指使下属范某在Uki上发布的——一次经典的“赵弹”。

一审判决公布后,Soul迅速发布声明,称恶意举报系员工个人所为,“案件与公司并无任何关系”。

二者作为同样耕耘在陌生人社交/匿名社交细分领域的App,根据2019年6月MOB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陌生人社交行业洞察》,Soul的在装量为1287万,uki在装量为241.1万,相差一个数量级。

在日留存率方面,uki为65%,大于Soul的41.7%,增长势头明显。

据uki介绍,下架处理后,三个月间其增长近乎停滞、业务受到了严重危害。

另一边,根据一审判决书,被告人李某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信誉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被告人范某犯损害商业信誉、商品信誉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但根据Soul的官方口径,这纯粹是二人的个人行为。

所以说侠之大者,李某范某。

抛开道德审判,“赵弹”行径以及侥幸得逞后衍生出的示范效应,将在客观上对司法执行带来巨大的行政成本。

由于当下结果正义的群众认知,这种对公权力的“阴暗利用”,将极大影响公信力在群众心目中的权威性。

同时,风气的恶化也将使得行业从业者们,无法专注于提升自己的主营业务,进而在企业端也同样造成资源的浪费。

这背后带来的直接恶果和间接伤害,最终都需要每一个纳税人来共同买单。

法律是保护弱者的武器,是维持正义的工具。

所有试图利用法律,通过误导、施压、诱惑、交换等方式干涉公权力的资本或个体,都是在动摇这一共识,是对每一个守法公民既有权益的直接侵害。

回到案件本身,值得我们进一步深思的是,如果竞争态势已经严酷到了如此境地,那么行业所处的发展空间还有多少?

被称作投资领域的“明珠”,2021年的社交赛道是否真的壁垒门槛足够高,行业前景足够广阔光明,从业者都可以体面且满怀希望地前行?

02 社交原罪 

社交赛道的创始人,常常被捧作“洞察人性”。

具体是怎么“洞察”的?

21世纪初,QQ的活跃度很弱,为了让社区呈现出“热闹”的景象,马化腾自己和别人各种聊天,切换头像,假扮不同女生。

2010年初,微信横空出世,最吸引人的两大功能分别是“摇一摇”和“漂流瓶”,如一个下线,另一个也早已被边缘化。

在“产品之神”张小龙的早期演讲中,我们了解到“摇一摇”的声音借鉴了来复枪的声音,暗示着暴力。

龙哥很直接地表示:“‘摇一摇’源于性暗示和性驱动,当你做这个手势动作时,也是很色情的。”

陌陌则更不必谈,直接冠上了“约炮神器”的名头。

陌生人社交起源于“荷尔蒙冲动”,这就是它的原始印记。

这种印记随着“探探”的大放异彩走到了头,再往前进一步,就成了“支付鸨”。

2016年,深陷流量焦虑的阿里再一次向社交赛道发起冲锋,在其装机量最为庞大的App支付宝中推出了圈子功能。

只允许女性发动态,男性则只能打赏、评论,且对男性设置了芝麻信用750的高门槛。

风波发生后,另一款陌生人社交“如故”的产品经理出来怒怼:“你们让社交行业倒退了五年!”

以此事为分水岭,社交赛道开始掉头往回走,如故、Soul等非看脸社交开始逐渐走进主流。

最早的时候还不叫“灵魂社交”,在“如故”话语权相对强劲的时候,这个赛道叫“三观社交”。

除了这二位,在那段时期还先后涌现了吱呀、Summer、积目等成百上千个社交应用。

在Soul的天使投资人杜欣第一次介入该公司时,包括创始人张璐在内的全职员工不超过三个人,公司就在复旦大学边上五角场的一个孵化器里面,空间只有几平米,初版产品也就是实习生和外包团队来打造。

这条赛道的技术门槛约等于0。

但另一边,运营门槛却极高。

在2019年,针对网络音频乱象启动专项整治行动中,Soul就成为被勒令整改的应用之一,不过最后熬过了那一关。

除了涉黄、涉政、历史虚无主义等监管问题之外,运营管理问题也对团队提出了严峻考验。

前文提到的如故,在2018年就已经解散,2020年服务器停止运营,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以“酒托”、“饭托”为代表的虚假用户的诈骗行为。

在流量日益金贵的“下半场”,大量的骗子开始涌进活跃度、黏性俱佳的社交软件,以线下见面为由,欺骗男性用户赴约前往其指定场所进行不合理的高额消费。

回顾这段历史,无论是在社区氛围的维持,还是在美工、UI交互设计、产品逻辑线以及巨额的推广费用背后的烧钱决心,Soul都在一众竞争者中做得相对不错,这也是其脱颖而出的重要理由。

但站在当下向未来看去,匿名社交/灵魂社交的核心竞争力究竟是什么?

Soul的潜力空间又在哪里?

被其寄予重望的“元宇宙”,是否能撑起下一个增长故事?

对这三个问题,我们都很难给出乐观的回答。

03 火车不是推的 

你相信星座吗?

九型人格、八字命盘、霍兰德测试、荣格MBTI测试、生肖、PDP、紫微斗数、希波克拉特气质类型......

要么,就再简单一点,前一段网易云的性格颜色测试?

这就是Soul的核心竞争力了。

当然,我们可以美化,这种基于三观或灵魂的评测体系,是专业的心理学老师跟团队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如故”的墓志铭上也这么说。

但如果你对现代心理学有了解就不难发现,这种基于测评表的人格测试早已不再是该学科的研究重点,至于其“科学属性”是否坚实,在该学科内部也没有得到一致认可。

我并不完全否认这些假说的价值。老实说,我个人就是MBTI的忠实爱好者,也十分清楚这种分类方式和匹配机制,是大于随机概率的。

但这毕竟是上个世纪的公开理论,做一套问卷然后把“属猴的”和“属蛇的”配一起,“金牛座”和“处女座”配一起,这可不能叫“大数据”啊。

继续往前走,若真的要分析用户性格,希望像字节跳动、阿里巴巴那样生成独一无二的用户画像,那就必然触碰到隐私问题。

在刚刚提到的那两家公司里,他们可以直接收集用户的“购买、点赞、评论、收藏、加入购物车、不感兴趣”等多种行为。

但Soul想要进一步智能化,则很难去直接分析用户的聊天内容——这背后即涉及到难度更高的AI语义分析,又涉及到严重的伦理问题。

再来看元宇宙。

我认为,这是一个十分靠谱,同时也十分超前的概念。

从发展规律来看,狭义的微观元宇宙是必然会出现的,而彻底打通虚拟与现实,联结所有的广义元宇宙,也确实有不小的概率照进现实。

这是一个世界观级别的概念,需要多种技术基础的搭建,以及多方企业的共同演进配合。

如今我们讨论元宇宙,就像是在1990年代讨论万维网和Web。

某个个体公司说自己是“元宇宙概念第一股”,就像是一个私塾学生单方面宣布自己是现代化多媒体学校一样可笑——你属性都不一致的。

根据Roblox CEO Baszucki给出的定义,元宇宙有八大特征,分别是: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时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

他没有直接说明的是,在这八大特征中,有一个高于其他标准的绝对准入门槛:“沉浸感”。

我认为,RPG游戏(如魔兽世界)是当下最接近元宇宙的表现形式,游戏的丰富性和强交互,确实会在某个时间段内带来足够的沉浸感,进而构成狭义的微观元宇宙。

但一款联结全部或绝大多数人类的游戏从未出现过,在过往经验来看也并不现实。

那么,新的表现形式将是元宇宙得以实现的重要变量。

目前来看,VR技术,脑机接口,生物识别主导的多屏世界,这三大新型人机交互方式,将很有可能成为元宇宙的真正起点。

注意,这里用的词是“起点”。

目前,整个元宇宙都还在“起点”之前,“社交元宇宙第一股”就出现了,可见蠢蠢欲动的热钱还是有的,只是傻子不够用了。

另外,人机交互方式发生巨大变革之后,人们的社交模式也将随之发生巨大变化:脑机接口下的通讯场景,绝对不会是另一个手动打字的App。

但关于Soul的前景,我们甚至不需要说得那么大——对Z世代而言,B站、语C、QQ群、闲鱼等多个场景,都是他们的社交平台。

某种意义来看,陌生人社交平台很可能是互联网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阶段性产物。随着各个应用功能的完善,纯粹的为了社交而搭建的社交平台,就会开始显得多余。

事实上,整个互联网世界都是对线下世界的复制,对照线下,我们可曾有一个场景是专门凑在一起“社交”的?

酒吧,学校,球场,沙龙。典型的线下社交场景中,多多少少都带有些许其他功能的点缀,纯粹为了社交而搭建的场景,实在是过于傻气了。

另外,就我个人观察而言,抖音已经承载了50后、60后父辈们的“朋友圈功能”,这本质上都是对社交赛道的侵蚀,进一步总结,便是:社交场景的碎片化。

巨兽就要来了,Soul手里拿着上个世纪的武器。

一家行政管理岗占比高达42.8%的公司,扬言要做新世界的领航者,甚至第一股。

未免笑死人了。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宇宙起源soul社交平台社交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