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X科技实验室
2021-07-04 17:53
[亿欧导读]

体育首先是一门生意。

UFC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这是UFC终极格斗冠军赛,以限制少、动作大著称:

曾因过于暴力,而被美国传奇参议员麦凯恩称为“人类斗鸡”。当然有时候,它会变成真·斗鸡。

你也许听说过UFC,关注过中国选手张伟丽,李景亮,或者看过4年前的那场“世纪约架”。

但你可能并不知道,去年全球收入最高的运动员不是梅西C罗,更不是詹皇和杜小帅,而是UFC当家打星“嘴炮”康纳。

更少有人知道的是,今年在资本市场进行一系列运作后,UFC估值达到了35亿美元,它的母公司则刚刚在4月底以百亿美元的市值在纽交所上市。

我们今天来聊聊UFC。你将看到现实世界中限制最少场面最凶狠的合法格斗比赛,也将看到人类热爱肉搏的本能,如何被长袖善舞的资本加以利用。

在中国,有所谓“拳有南北”之说,而在全世界,格斗技的种类更是五花八门,拳击、散打、跆拳道、泰拳、巴西柔术等。

和电影里叶问师傅用一手咏春秒掉各国高手不同,和平年代里,不同项目之间其实很少切磋,毕竟规则不同。

比如有的不允许用脚踢,有的允许用脚踢,还有的只允许用脚踢。

他说这没用,我说这有用。于是,中国功夫到底能不能撂倒200斤的英国大力士,就成了一笔算不明白的糊涂账。

这时UFC站出来说,那要不咱盘盘?

1993年第一次举办时,UFC的卖点正是“跨种类无差别实战”,并在各个国家的各个流派找了一批好手前来参战。

规则不一样怎么办?那索性不要规则,只禁止咬人,插眼、踢裆。

其它诸如扯头发、掰手指头等动作随便用,甚至还取消了大多数格斗比赛设置的体重等级限制。

我小时候想看这种比赛,只能在龙珠里看天下第一武道大会,或者站在游戏厅里,看社会青年打拳皇。

UFC刚一创立就火了。

1993年首届比赛在美国电视台播出时,采用了按次付费观看的形式。主办方本来的预期,是能有3万人愿意付费看就不错了,结果最后掏腰包看打拳的人数,超过了8万人。

有种说法是UFC本来只打算干一票,但因为第一届太成功了,才在后来成为连续举办的赛事。

当然,UFC贡献了不少格斗名场面。比如现在全球知名度颇高的巴西柔术,就是从20世纪90年代起在UFC上声名鹊起的。另外不限制重量级的规则,也使得小个子击败大块头的桥段屡屡上演。

当然也不难想象,UFC在创立的最初几年中,打斗场面很暴力、很凶残、很血腥。

朋友们,你可以无法理解,但你一定要知道,古今中外,越是能闻到血腥味的地方,往往越能让无数人陷入狂热。罗马斗兽场如是,西班牙斗牛如是,UFC亦是如此。

凶狠的打斗是UFC的招牌,也成了它的原罪。1996年,美国参议员麦凯恩将UFC形容为“人类斗鸡”,并致信全美50个州的州长,要求禁止这项比赛。

多说一嘴,2018年过世的麦凯恩,是著名的共和党大佬。作为美国“越战英雄”,2000年总统大选他差点在初选阶段挤掉小布什,2008年大选则代表共和党与奥巴马正面PK,还公开与川普叫过板。

参议院大佬不想让你看UFC,跟社会组织不想让你玩王者荣耀可不一样。

随后,美国36个州接连颁布对“无限制格斗”的禁令。被封杀的UFC,在随后几年也走到了破产的边缘。

然而,参议员先生对于UFC的厌恶与封杀,恐怕不仅是出于高尚的道德感。

麦凯恩的岳父,是百威啤酒母公司,安海斯-布希的最大经销商之一。而这家公司,不仅是麦凯恩竞选资金的主要赞助者,同时又是全球最大的拳击比赛赞助商之一。巧的是,UFC那些年增长出来的观众人数,大多本是属于拳击比赛的。

被封杀的UFC,开始在随后几年加入越来越多的限制规则,试图使自己成为一项合规运动,而非仅仅是与胸口碎大石类似的肉搏表演。可惜收效并不明显,UFC逐渐走到破产边缘。

2001年,被封杀到快要干不下去的UFC,以200万美元的价格被转手。三位新老板中,就包括后来格斗迷都很熟悉的UFC大当家“白大拿”达那·怀特。

和只会办赛的前任相比,新老板们要显得更长袖善舞一些。

收购完成后,新老板之一的费尔蒂塔,马上就以前内华达州体委成员身份,帮助UFC将比赛大本营协调在了拉斯维加斯。这是1997年他们被各州封杀后,第一次把比赛地稳定在了一个大城市。

此后他们开始用一切可以用的营销手段,让UFC的人气缓慢但稳定地上升,并最终在2006年,用一系列手段奠定了UFC今天的地位。

包括聘请以前反对UFC的政府官员做高管,帮助游说各州政府减少对UFC的掣肘;收购同在拉斯维加斯的竞争对手WFA,让对方的打星到自家赛事来上班;通过一些不太能上台面的手段,跳出与Spike独家转播协议,同时和更大的NBC体育网签署了转播合同。

就这样,此后十年,UFC逐渐成长为了综合格斗界的一哥。

其实说起来,他们在这十年中无非是做对了几件小事。

首先是打造明星,比如最有名的“嘴炮”康纳,以及“蜘蛛”、“小鹰”等,这可以说是美国各大体育联盟的“传统艺能”了。

其次是拓展海外市场,UFC先后在中国、欧洲、墨西哥签下了电视转播合同,显著提升知名度,特别是中国选手参与比赛后,更让UFC在中国成为了无差别格斗的代名词。

而最让UFC一时风头无两的,是2017年旗下最大牌的康纳挑战拳王梅威瑟,二者的比赛仅在北美地区就吸引了430万电视观众付费观看,同时也成为了史上付费人数第二多的比赛。

虽然“嘴炮”康纳最后输掉了比赛,但UFC在那一年赚得盘满钵满,总收入超过了7亿美元。


在资本层面,2016年UFC再次待价而沽。据说当时很多财团都表达了收购兴趣,甚至包括中国的万达和华人文化。最终美国的奋进公司以40.25亿美元的估值获得了UFC的大部分股权,而白大拿老师仍担任总裁一职。

奋进公司的所有者,是银湖资本、KKR集团和MSD资本。对华尔街有所了解的朋友会知道,这几家机构在资本市场上,都是呼风唤雨的狠角色。

而奋进在中国的分公司巍美,则是由红杉资本、腾讯和方源资本共同成立。

怎么样朋友,不知你听到上述这些名字时,脑海中有没有下意识的出现“资本游戏”这几个字。

奋进公司接手UFC两年后,他们与全球最大的体育电视台ESPN签订了一份5年15亿美元的转播合同。截至当年,UFC已经累计在全球22个国家举办了440多场比赛,在全世界范围内拥有2.84亿粉丝观众,当时白大拿声称UFC的估值达到了70亿美元

这个数字多少有点扯淡,因为那两年他们的业绩较2016年不升反降,估值没道理增长这么多。

事出反常必为妖,果然,UFC的母公司奋进在2019年宣布了上市计划,不过当年该计划最终并未成功。

今年4月,他们二次挑战IPO终于成功了,以上市首日收盘价计算,市值达到了171亿美元。


另外在这次的募资计划中,UFC目前的真实估值也透露了出来,为35.07亿美元。

不得不说,发展到今天的UFC,已经成了一桩名副其实的好生意。所以,至少在美国,相比于我们认知中的“奥运战略”、“国家荣誉”等,体育首先是一门生意。

喜欢并了解NBA的篮球迷,对此大概感触颇深。而经历了前些日子的欧超联赛风波,足球迷们对美国财团在体育赛事上兴风作浪的能力,可能体会也更多了一些。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一样东西被很多人疯狂追捧,那么这样东西在资本眼中,就会散发出香甜的金钱的味道。体育、影视、音乐、艺术、美食,概莫能外。

而当资本涌入一个行业后,它的游戏规则就会被冲击、被改变、被颠覆。当然有人会说,这是行业利好。但当盛宴散去,作为普通粉丝的你也许会发现,最终为所谓利好买单的,恐怕还是自己的钱包。


参考资料:

1.2021年全球收入最高的10名运动员,Forbes China,2021.5.13;

2.Endevor Rasing $1.75 Billion To Buy Rest Of UFC As Musk Joins Board,Sportico,2021.3.21;

3.UFC turns 25 in Denver, where it began with a wing, a prayer — and a semi-automatic,The Denver Post,2018.11.10;

4.Fighting for Respect: MMA's Struggle for Acceptance and How the Muhammad Ali Act Would Give it a Sporting Chance,Geoff Varney,West Virginia University College of Law,2009;

5.Brown-Faber rematch puts WEC at crossroads,Yahoo Sports,2009.6.6

本文来源于亿欧,原创文章,作者:X科技实验室。转载或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体育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