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传媒
作者:新熵
2021-07-16 14:49
[亿欧导读]

新的态势?

阿里巴巴

题图来自“原创图片”

来源:新熵

作者:樟稻  

编辑:伊页

如今的国内互联网江湖,与二战后的世界政治局势颇有几分相似。作为中文互联网的两极,阿里巴巴腾讯的“握手”,无异于平行宇宙中的美苏结盟,仿佛往看似平静的湖面里投下一块巨石,激起的涟漪足以成为令其他公司倾倒的惊天骇浪。

7月14日,据外媒报道,阿里巴巴和腾讯正考虑逐步互相开放生态系统。消息人士称,阿里方面的初步举措可能包括将微信支付引入淘系电商平台,而腾讯则或将允许淘系电商的内容在微信内分享,或者允许微信用户通过小程序使用阿里的服务。

消息一出,不少围观群众、行业人士表示“难以置信”:猛然拆掉阿里巴巴与腾讯之间横亘已久的“墙”,放在过去简直是天方夜谭。但不少人提出需要再次审视目前的大环境,此一时彼一时,反垄断大旗下,谁也不能避免被波及。

眼下,作为事件中的主角,阿里巴巴、腾讯双方均暂无具体回应,似乎更加从侧面佐证了报道内容的一丝真实性。

一只南美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如若上述消息属实,阿里巴巴与腾讯互相开放生态系统,不管对于自身还是行业都会造成不小且深远的影响。

 马云的得与失  

任何决策作出的背后,通常有直接和间接两大因素叠加作用,且某种程度上,间接因素起到的功效更加具有决定性。

拿此次阿里巴巴与腾讯的互相放开生态来说,首当其冲先被公众提及的是反垄断大环境,即可能是直接因素。

进一步联想,可以发现,阿里巴巴的反垄断风险主要集中在电商和本地生活服务,“二选一”为反垄断法规明确禁止的行为。关于腾讯的反垄断风险,则多集中在游戏直播(虎牙与斗鱼合并)、在线音乐(腾讯收购中国音乐)领域,在腾讯的基本面,社交和游戏领域,现阶段,反垄断监管风险较低。

这背后的逻辑,观察近期落地的执法行为不难看出,越是对于平台上的C端和B端弱势用户、商家来说,直接损害了其相关体验和利益,越是容易成为被执法的标的,并不是简单地去比较市场份额、用户规模等数据因素。

从这个角度来看,阿里巴巴与腾讯选择互相开放生态,反垄断其实并没有起到想象中巨大的推力,当然,考虑到阿里巴巴与腾讯之间长久以来的“意识形态冷战”,反垄断监管也发挥了一些“拆除柏林墙”的作用。

找到大多人眼中的直接因素,那么间接因素是什么?

据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2020年度大报告》显示,近年来,移动互联网流量接近饱和,2019年到2020年,移动互联网流量月均同比增速从2.3%下降到1.7%,移动互联网市场进入存量竞争时代。

此趋势下,互联网巨头对用户时长的争夺加剧,分析2019年到2020年移动互联网巨头系APP使用时长占比变化可知,头条系及快手系“短视频+直播”产品形态抢占效果明显,阿里系、腾讯系及百度系均有所下滑。

在此前提下,阿里巴巴和腾讯两方“握手言和”,双方的流量池将可以相互流转,对二者各有裨益。

当前,从披露的信息来看,最直接受到利好影响的是阿里巴巴。

今年5月13日,阿里巴巴公布截至今年3月底的2021财年四季度财报。数据显示,阿里巴巴生态体系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AAC)超10亿,中国零售市场的AAC为8.11亿。对比其他玩家,2021年Q1,拼多多AAC为8.24亿,京东AAC为5.69亿,阿里巴巴在活跃消费者上已经落后拼多多。

深挖阿里巴巴财报数据可知,2021财年,活跃消费者数据同比增速正在缓慢回升,代价却是阿里巴巴国内零售业务销售费用暴增。

如何获取新用户,是阿里巴巴面临的一大难题。目前,阿里巴巴正在尝试在下沉市场下功夫,从财报来看,新增的ACC中有7成来自下沉市场。近些年,下沉市场成了众多电商平台财报中必提的字眼,确实有一定的道理。

如今,在整个移动互联网用户大盘下,三线及以下城市,以及乡、村、镇地区,借助微信这一国民必备社交工具刚刚触网的用户,是新兴的巨大市场。

倘若腾讯允许淘系电商的内容在微信内分享,或者允许微信用户通过小程序使用阿里的服务,阿里的外部用户流量一定有所提升。

除APP外,微信小程序已经成为众多互联网平台最重要的流量入口。以拼多多为例,2020年12月,其小程序渠道用户量占去重总用户量占比高达49.8%。

获客渠道互通,对于阿里巴巴电商业务流量获取是利好的,不过也有可能不利于阿里的广告业务收入。

2021财年,阿里巴巴“用户管理”收入3061亿,占中国零售营收的64.6%,新零售/直营收入1676亿,占中国零售营收的35.4%,其中“用户管理”包括广告收入和佣金收入。广告业务早已成为阿里巴巴营收的核心部分,其业务逻辑在于贩卖中心化平台的流量,为此,淘宝不惜多次与外部平台“翻脸”。

2008年,淘宝屏蔽了百度搜索引擎爬虫;2013年,淘宝封杀美丽说、蘑菇街等第三方导购网站;同年11月22日,淘宝屏蔽了来自微信的访问,对于卖家来说,可选择的推广手段越来越少,最终只剩下购买阿里巴巴“官盐”这一条路。

此次与微信互通,诸多中小卖家将再次获取站外流量的渠道,阿里巴巴需要考虑如何缩小广告业务受到的影响。

除此之外,对于支付宝而言,阿里方面如若将微信支付引入淘系电商平台,支付宝的支付体系或将面临进一步削弱,对于延迟IPO的蚂蚁金服,无疑是雪上加霜。相反,微信支付将获得更多助力。

 张一鸣面前的两座大山  

“南方的电网与北方的电网互通了,是更开放了还是更垄断了?”,一位互联网从业人员在社交平台上如此表示。

现阶段,如若开放生态只在阿里巴巴和腾讯两大巨头中进行,场上的其他玩家恐将会殃及池鱼。

拿拼多多和京东来说,两者此前一定程度上是阿里巴巴和腾讯割据态势下的既得利益者。作为微信九宫格中的“常驻嘉宾”,被腾讯投资的拼多多,靠着微信流量强势崛起,且与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构成强竞争关系。

外媒消息曝出后,京东盘中跌2.4%,拼多多一度跌6%。

除此之外,横亘在两巨头之间的其他玩家该如何自处?例如美团字节跳动

巧合的是,在上述消息传出当天,美团发布公告,宣布腾讯认购协议所载腾讯认购事项的所有先决条件均已达成,认购事项已于7月13日完成,腾讯认购事项完成后,持股比例从17%上升到了17.2%。偶然因素有之,却也颇有些投诚之意。

而此前在7月2日,阿里巴巴宣布一系列组织升级的决定,将基于地理位置服务的三大业务,高德、本地生活和飞猪,组成生活服务板块,由俞永福代表集团分管,向张勇汇报。

此次调整,意味着饿了么作为“本地生活服务入口”的战略定位进一步得到加强,而在这一领域,首当其冲的就是其老对手美团。此刻阿里巴巴与腾讯互相开放生态,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能否获得腾讯助力,也需要两方进一步权衡。

同样受到影响的还有字节跳动,一定程度上,此次调整对于字节跳动最为致命。

现今,字节跳动正在以短视频为根基不断扩展自己的边域。一份广为流传的内部资料显示,2021年,搜索、电商、中长视频是字节跳动三个S级的产品业务线。

除去搜索,在电商业务上,此前抖音电商总裁康泽宇表示,抖音电商要大力发展“兴趣电商”。现阶段,抖音正在积极拉拢商家入驻,并且正式推出扶持计划,与阿里巴巴电商业务形成竞对。

视频业务上,中视频领域的对手主要是B站,但短视频作为字节跳动的禁脔,则面临着微信视频号的挑战。

除此之外,前段时间,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相继将沐瞳科技、有爱互娱收入麾下,游戏业务作为腾讯的生命线,势必与字节跳动发生冲突。

同样的事情也正在社交领域上演。早在2019年字节跳动七周年庆典的演讲上,张一鸣提到,“有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要做社交,公司内部也有反馈,别跟某公司竞争,压力很大的”,但字节跳动依旧在社交领域几度尝试。

近期,字节跳动先是重启之前已经下架的社交产品飞聊,可见字节跳动对社交依旧不死心。

此外,昨日,在阿里巴巴与腾讯传出合作当天,字节跳动旗下的抖音推出名为“心动外卖”的外卖业务。作为和王兴一样以无边界扩张理念为打法的张一鸣,字节跳动的诸多动作,都在不断冲击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业务半径。

现今,一定程度上,作为阿里巴巴和腾讯共同的竞争对手,如若“双马”握手,字节跳动的业务开展势必面临极大困境。

除却紧跟在阿里、腾讯身后的互联网巨头外,一些依托现有竞争格局下的企业也将受到影响。

拿电商SAAS领域的微盟和有赞来说,消息传出当晚,微盟集团尾盘持续下挫,现跌超5%,创今年5月以来新低。中国有赞次日股价创60日新低,跌幅-3.01%。

两者皆属于去中心化电商,即电商SaaS服务,其本质是为中小型商家提供电商IT赋能,让客户自由选择其他更低成本的流量。搭建自己的“小店”,而传统中心化的电商平台类似“集市”,通过汇聚流量和各类商品信息,实现了对流量(大量的注意力)和商品交易(交易的IT基础设施)的垄断,从商户中收取“佣金”。

某种程度上,微盟和有赞的商业模式就是建立在淘宝和微信互相屏蔽的基础上,如若阿里巴巴和腾讯互相开放生态,不少中小商家或将重回阿里巴巴的怀抱。

美苏结盟,让一众昔日冲锋在前的小弟们,不得不吞下苦果。

新的时代  

阿里巴巴和腾讯互相开放生态,从两者的底层商业逻辑去理解,或许也是一种必然。

腾讯的根基在于,其社交网络通过个体之间必备的沟通交互,产生巨大流量,而阿里从电商平台起家,连接着商家与消费者两端,需要外部的流量引入才能维持正常运转。

因此腾讯可以起到流量供给的作用,阿里则充当流量需求者的角色。

腾讯如果成为阿里巴巴流量的供给方,阿里电商通过微信支付产生的流水,也能让腾讯分一杯羹。从业务角度来看,二者互有裨益。

除了业务造成的影响,阿里巴巴与腾讯互相开放生态,也或将改变中文互联网的“孤岛”现状。

2012年12月,彼时作为UC优视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俞永福,在《移动互联网2012:颠覆与重构》一文中提到,“中国互联网在最近两年,逐渐从春秋走向战国,形成了一个群雄割据的局面”。

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中,曾经的BAT,如今的TMD等具有国际巨头潜力的互联网企业,已经呈现出了某种垄断的态势,它们都在各自的优势领域不断挖掘业务潜力,拓宽业务边界,不惜封闭与外部的连接。

而如今,在反垄断和流量红利到顶的大背景下,“战国七雄”是会被联手的“大秦”一统江山,还是重回百家争鸣的春秋时代,等待诸位看客的必将是一场好戏。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阿里巴巴腾讯腾讯阿里阿里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