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
产业/工业
作者:千秋商业
2021-07-16 15:43
[亿欧导读]

我们见证过的互联网改变传统行业的例子并不少。但像货运市场速度这么慢的并不多见。

快运  货运

题图来自“收费图库”

文 | 小雪

出品 | 千秋商业


7月13日,交银国际官方发布消息称,已于近日联合数码港投资创业基金共同领投快狗打车近亿美金新一轮融资,多家机构参与跟投。

交银国际称,本轮融资将助力快狗打车在重点区域加大资源投入力度,加速业务拓展和产品创新,进一步提升用户体验,推动行业可持续发展。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5年成立至今,快狗打车共获得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58同城阿里巴巴、菜鸟、华新、前海基金、弘润资本、红杉资本等多家知名机构。

有趣的是,在13号当天较晚的时候,有媒体报道称货拉拉正在考虑将其计划中的10亿美元美国IPO转移到香港。

前后脚的信息发布,大概是不想让“对手”获得过多关注吧。

01 货运行业,大概是信息化最低的行业之一

同城货运作为专有行业名词频繁出现大概要追溯到2013、2014年,此前,由于缺乏统一管理,它的存在形式常常是楼梯间的一张小广告,搬家、送货等用车需求请联系139********。至于价格,就是司机要多少给给多少,你能接受就用,不能接受就换一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

到了2013年,O2O进入了高速发展期,几乎所有行业在那两年都套上了O2O的外壳进行模式改造,企业平台线上化了,服务对接线上化了;零售O2O了、汽车O2O了、教育、旅游、婚嫁、餐饮、金融、家居都O2O了,当然本地服务们也都O2O了,这其中就有同城货运。

两年左右的时间,运满满、货车帮、货拉拉、58速运(快狗打车曾用名)、速派得、一号货车、1号货的、云鸟、蓝犀牛等百余家平台相继上线,货运这个“传统行业”变革了,然而,这只是万里长征的一小步。

随后几年,资本疯狂进入,大浪淘沙一波接一波后,活的好的像运满满货车帮合并成为满帮集团已经上市,目前市值190亿美金;货拉拉先后完成8轮超过24.75亿美元的融资,并在寻求上市;快狗打车紧随其后。活的差的,已经花完资本给的输血钱退出市场。当然还有大量长尾企业在边边角角的苟且生存,争抢着最后一点的市场份额。

笔者的父亲曾是一位有超过20年经验的货车司机,1990年前后开始,频繁往返南北方城市。彼时并没有信息化平台,接单完全依靠货站,那时也没有手机地图,两位司机两班倒从河北秦皇岛到湖南长沙,往返均满载,一次出货需要15天以上。

回到家来,各种过路费,高速费,伙食费刨除,剩到手里的有万八千,两位司机一分,在千禧年前,也算比普通工人高一点的收入。

我的父亲就是在这样的低信息化环境下,单点对接货站老板的方式,做了20多年货车司机(早年间跑长途,后来因为年事渐长,跑同城),期间并没有太大的行业变化。只是知道司机和车辆越来越多,单车生意越来越少,但恰逢中国快速发展时期,货运需求在不断提升,只是大多数养车司机并不怎么赚钱。

用我父亲的话说,货运平台的出现确实是行业福音,虽然对于像我父亲一样对智能设备使用并不擅长的人来说有一定的学习门槛,但终归货车司机的年龄和文化水平一直在结构性改变,平台化的未来价值自然不必多说。

02 逃脱不了的价格战,难以解决的行业乱象

如所有行业的火拼手法一样,尤其背靠的资本又几乎是同一批投资大佬的时候,烧钱补贴是不可避免的。

司机端的疯狂补贴,用户端的现金折扣,大部分有互联网敏锐度的司机都吃到了这波红利,大部分被广告吸引下载app的用户都占到了便宜,基本可以说除了投资方和平台方,大家都很开心。

然后呢,盈利成了问题;行业规范成了问题;安全出了问题......

笔者查看黑猫投诉平台上的投诉记录,发现与货拉拉相关的投诉数量有5130条,快狗打车2928条,其中绝大部分来自司机端,投诉的类型也大多是与保证金退还、运费结算、权责不明等相关。

(截图来源于黑猫投诉平台)

简单了说,就是大家仍旧没赚到钱。

目前在整个交通运输行业,满帮集团在其向SEC提交的IPO上市申请文件中显示,满帮2020全年GTV(平台总交易额)为1738亿元,订单量为7170万单,营收25.8亿元,毛利率为49%,Non-GAAP净利润2.81亿元。

货拉拉的官网显示, 截止2021年3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63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均月活司机58万,月活用户达760万。

快狗打车的官网显示,平台拥有近450万名平台注册司机,业务范围已覆盖7个国家及地区、350+个城市的近2500万用户。

2020年底,麦肯锡曾发文解析过中国公路货运市场。麦肯锡指出,中国公路货运市场规模居世界第一,2019年市场总规模约5.5万亿人民币。

相较于欧美市场,中国公路货运市场存在供给分散、需求即时的特点。在供给侧,90%的市场由长尾个体卡车司机组成;在需求侧,合同性市场占比有限,中小企业的运输需求波动性较大,即时需求市场占主体。 

另有一组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同城货运的市场规模达1.3万亿元,同比增长7.8%;运货量达20.3万亿吨,同比增长3.57%。

从细分市场的发展现状来看,2019年,我国同城货运仍以B端服务为主,占行业市场份额的97%;C端服务的市场份额仅为3%。

几组数据对比下来,不难看出,无论是公路货运还是同城货运,目前平台覆盖的市场规模仍非常有限,大量分散的公路运力仍在各地货运公司及个人手中,并没有全面的接入数字化平台。

这一方面对于平台来说有足够大的市场空间和未来可期前景,同时解决行业分散、同质化严重、收费不标准、安全保证等问题也是摆在同行面前不可回避的考验。

03 巨头入局,新战场点火

目前的同城货运市场,货拉拉、快狗打车声称已经占到了近80%的份额,但整体行业年交易量也不过千亿出头。

面对如此大的市场空间,满帮、滴滴、顺丰等巨头也正前赴后继的加入进来。满帮的优势是掌握庞大的B端资源,滴滴和顺丰,除了资源外,还有钱。

我们行驶在路上,也不难发现那些车上贴着车标的货运车辆。

如果只做同城拉货、搬家业务,难免会触顶碰壁,毕竟搬家需求虽然在,但并不是一个高频需求,大部分的C端用户在用不上的时候会卸载app,因此并不能为平台带来长期的营收增长。更何况在很多热门小区的附近,那些私家货车是更容易触达的。

因此同城货运的主要营收仍在B端服务市场上,建材市场、蔬果批发市场,这些早就是被司机瓜分过的领域,而“城市运营新服务”则有可能成为同城货运新的增长点,比如社区团购。

在招聘网站上,多家社区团购平台的招聘职位里可见送货司机,且平均薪资都能过万。这也是随着社区团购的发展而带火的。

我们可以想象的未来的货运行业,仍将长期处于一个不饱和的竞争状态,因为它太大,但数字化的太慢。玩家看到行业的前景,会纷至沓来,一个个的整合、管理、标准化仍需要数年的时间,当然,到最后,小玩家被耗死,头部企业会合并,721市场格局仍是跑不掉的结局。

快狗也好、货拉拉也好、满帮也好、滴滴货运也好,改造传统行业是他们共同的社会化使命。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仍需要烧钱、补贴,仍需要修正商业模式,毕竟不赚钱的企业即使到了二级市场也是上市即巅峰的瞬间璀璨。

写在最后

作为亲历者,我们见证过的互联网改变传统行业的例子并不少。但像货运市场速度这么慢的并不多见。

归根究底,是市场的分散化运行了太长时间,结构化的改变,还要让司机们保持好的收入水平,中间还要被平台收走一部分费用,这是一场并不容易结束的博弈。

本文经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欧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货拉拉